57芷.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鹿仗客死了,鹤笔翁是第一个发现的,他们是同门师兄弟,武功要合在一起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几乎天下无敌。所以几十年来他们二人从未分开过,就只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各自寻欢作乐,也绝不会消失超过一天。可这次当鹤笔翁醉酒醒后不仅没看到鹿仗客的踪影,反而听花楼的人说两个花魁被人迷倒了,鹿仗客也不知所踪。

    鹤笔翁登时一个激灵,冲到花楼里里外外的找了一通,什么痕迹也没有,没有挣扎、没有打斗,但他知道鹤笔翁不可能无故失踪,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鹤笔翁也被迷倒了,所以才毫无防备的被人抓走。他们兄弟二人一辈子仇家无数,这种情况下绝对是凶多吉少,汝阳王府封锁了大都派兵搜寻,结果一无所获。鹤笔翁听了他们回禀,一掌拍碎手边的木桌,怒火冲天,眼神阴鸷不已,“再去查!竟敢对付我们兄弟,胆大包天,让我抓到定将你抽筋扒皮!”

    赵敏走过来看到他这般动怒,奇怪的问道:“出什么事了?鹿仗客呢?”

    鹤笔翁略低了低头,拱手道:“郡主,不知何人将鹿仗客在花楼迷倒带走,鹿仗客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赵敏大惊,“鹿仗客一向小心谨慎,竟然有人能把他迷倒?你可查到什么眉目?到底是你们的仇家还是来对付汝阳王府的?”

    鹤笔翁气道:“这帮饭桶一点线索都查不出来。”

    旁边几个禀报之人俱是不满,但碍于鹤笔翁武功高强,只得低下头任其训斥。赵敏烦躁的摆摆手让他们下去,双手环胸踱起步来。她脸色有些苍白,这几日听闻张无忌真的要娶殷离,她是吃不下也睡不着,心里堵得难受,已经决定和家里断绝关系去和张无忌在一起。可偏偏在这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让她走也走的不安心。

    汝阳王府确实招揽了不少武林高手,可玄冥二老在其中却是武功最高的,可以说是他们出入江湖的依仗,如今少了鹿仗客如同断一臂膀,将来汝阳王府的地位还能保持吗?最重要的事他们查不到是谁做的,若暗中之人继续针对他们,恐怕还会有更严重的损失。

    鹤笔翁看了她一会儿,见她什么办法都没想出来,沉不住气的道:“郡主,那帮废物找不出来,我亲自去找,告辞。”

    “等等,鹤笔翁?鹤笔翁你站住!鹤笔翁……”赵敏眼看着鹤笔翁失去了踪影,怎么叫都不肯停下,心中恼怒不已,“蠢货,这时候出府岂不是自投罗网?”

    赵敏连忙叫人去追鹤笔翁,她自己也带上人赶去花楼仔细查找线索,但鹤笔翁武功高强,哪里是一般人能追上的,等赵敏一无所获的回到汝阳王府后,鹤笔翁已经不知去哪了。

    鹤笔翁在大都东蹿西蹿的,看谁都像仇家,却又看谁都没发现破绽,心中的怒意越来越大。宋青书找了个人少的地方,一跃而起,全力拍出一掌。鹤笔翁匆忙回身以掌相抵,宋青书只觉一股阴寒之气从对方掌中蹿出,立即旋身后退。鹤笔翁一人发挥不出玄冥神掌的最大威力,宋青书的武功又至刚至阳,所以并未受伤,倒是鹤笔翁突然被偷袭毫无准备,一下子气血上涌很是不适。

    鹤笔翁都多少年没受过伤了?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给偷袭了,当即大怒,劈掌就要杀了宋青书。宋青书和他对了两招,假意不敌,转身飞快的逃跑。鹤笔翁在他身后冷哼,“定是你这小贼害了鹿仗客,今日休想逃走!”说罢紧追其后从无人的城墙跃出去了郊外,直到追进深山。

    宋青书跑到与苏雪云定好的位置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好整以暇的看着追杀而来的鹤笔翁,一改先前逃命的姿态,分外悠闲。他嗤笑一声,道:“从前听闻鹿仗客奸诈,鹤笔翁愚钝,我还当是假的,没想到今日一见,你果然愚钝不堪。”

    鹤笔翁脸上满是凶狠之色,“死到临头还敢羞辱老夫?哼,老夫今日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苏雪云从鹤笔翁身后的树上轻飘飘的落到地上,无声无息,她拍拍手笑道:“生不如死?这主意不错,不如你先来尝尝滋味如何?”

    鹤笔翁一惊,回头就看见一个面容普通衣饰普通的女子稳稳的站在那,他竟连她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不由的警惕起来,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将鹿仗客怎么样了?”

    苏雪云歪了歪头,似乎在回想一般,“你说和你一样丑的那个老头吗?他死了呀!你是不是想去陪他?我们两个今日就是来成全你的,鹿仗客说一个人在地底下太孤单,要找你作伴呢。”

    “放肆!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受死吧!”鹤笔翁已经怒到极点,直接朝苏雪云飞去。

    苏雪云半点不惊慌,还有空对宋青书笑了笑,“我们武功提升不少,却没遇到过高手过招,今日就拿他练手吧。”

    宋青书刚与鹤笔翁交过手,心中有底,笑着应道:“好,此人乃鞑子走狗,恶事做尽,我们两个也算替天行道。”

    宋青书引人过来的时候特别注意,起码一日之内是不可能有人找过来的,两人自然是放心的与鹤笔翁动手。宋青书练的武功是逍遥子的自修功法,比北冥神功还要更胜一筹,且至刚至阳,专克鹤笔翁的阴寒功夫,打起来有如神助。而苏雪云刚刚吸了鹿仗客的内功,已然与鹤笔翁的功夫在同一高度,他们两个打一个完全是压制般的狠虐。

    宋青书在过招中渐渐的将所学招式融会贯通,身形功法愈发飘逸起来,充满逍遥之感。苏雪云也慢慢的将上辈子那些招式熟练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看出了无需再拖延的意思,下一瞬他们便同时加大了攻势,各自拍出一掌与鹤笔翁双掌对上,鹤笔翁直接喷出一口血倒飞了出去。

    宋青书趁胜追击又一掌拍在鹤笔翁心口,接着就跃至他身后挡住他的退路。苏雪云轻飘飘的一掌过去,鹤笔翁急忙出掌,却发现内功全部涌了出去,手掌想收也收不回来。鹤笔翁用另一手出招,宋青书在旁边接下让他丧失了最后逃跑的可能。

    苏雪云如今内力深厚,再次吸收内力的速度加快了许多,只半个时辰,鹤笔翁就成了白发苍苍的垂死模样,丹田内空空如也。他练了近七十年的内功一朝尽丧,心中满是惊恐绝望,可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时候与这二人结过仇,强撑着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宋青书看着苏雪云已经收功,二话没说的将鹤笔翁给结果了,如同上次一般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这次苏雪云却没有立即融合内力,而是对宋青书说道:“师兄,你跟我来。”

    宋青书运起凌波微步跟着她快速移动,什么也没问,不管她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他只要陪在她身边就好。苏雪云带着他去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个山洞,别人也找不过来,她拨开山洞外密集的藤条走了进去,回身对宋青书笑道:“师兄,来,我把鹤笔翁的内力传给你。”

    “传给我?”宋青书震惊的看着苏雪云。

    苏雪云笑着点头道:“我们修习的功法都是绝世功法,假以时日说是天下无敌也不为过,这次吸别人内力只不过是想省些时间罢了。我有鹿仗客一身内力尽够了,今日这鹤笔翁的内力就传给你,待你收为己用之后,我们起义抗元事半功倍。”

    宋青书的眼神带着炙热,定定的看了她半晌才缓缓点头,“多谢师妹。”

    苏雪云随口开了句玩笑,“我们俩一起打家劫舍,好处当然要平分。”

    宋青书好笑的摇摇头,盘膝坐在地上摆好了练功的姿势。这么久他已经越来越习惯苏雪云的性子,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充满了乐趣,也充满了潇洒恣意。

    苏雪云闭上眼同样盘膝而坐,却突然升到半空中倒立过来,正对着下面的宋青书。她伸出一掌轻轻抵在宋青书头顶穴位,将体内尚未融合的内力试探的传递过去。一般武功高强之人都会本能的自保,传功这类的事情多少会遇到些阻碍,不过苏雪云传递内功过去时却发现宋青书是绝对的信任她,内功毫无阻碍的传了过去,即使她加快了速度也没感觉到丝毫抵触,这让她心中生出了一些说不清的感觉。不过在传功的紧要关头,她也没心思多想。

    宋青书是第一次接受传功,苏雪云怕他不适应,一直控制着速度,整整三个时辰才将鹤笔翁近七十年的内力传完。苏雪云收回手掌在空中旋了个身站定在宋青书对面,宋青书变动了一下双手的姿势开始融合内力,苏雪云能感觉到他的内功运转很正常,没出什么问题,便坐到洞口为他护法。

    宋青书也是资质出众之人,仅用了两个时辰就将所有多出的内功收归己用,如今他和半年前的自己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睁开眼握了握拳,感受到体内充沛的内力,脸上露出笑容,脱口叫道:“芷若,成功了。”

    苏雪云一愣,回头看了他一眼,笑说:“恭喜师兄了,我们在这里休息到天亮再走吧,正好换一副容貌,小心驶得万年船。”

    宋青书点点头,笑着坐到她旁边,“师妹,接下来你想去哪里?我们刚刚杀了玄冥二老,此时想必汝阳王府已人人自危。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暂时离开,这样别人就会认定玄冥二老是死在仇家手上,即便日后我们对付汝阳王府,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

    苏雪云笑了笑,“师兄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换一下装扮,今日就离开这里,去和贝师姐他们汇合。其他地方的鞑子和恶贼也不少,我们收拾了他们同样能扬名,等徐远那边训练的差不多了就在峨眉山起义。”

    “好,我写封信回武当同他们说一声。”

    两人商定了下一步计划就开始易容,衣裳本来就很普通倒是不必换,这里离大都城门已经有些距离,天一亮他们就直接离开了。赵敏在王府中辗转反侧的等了三日都没查到鹤笔翁的行踪,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汝阳王府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但她拖延再拖延,又等了半个月,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她的父兄也说这次应该是玄冥二老的仇家所为,与汝阳王府无关。

    她父兄放弃了追查,她也无可奈何,加上惦记张无忌的事,狠狠心,同家里脱离了关系。赵敏一向在意父亲和兄长,当然不可能不管他们,不过她反感昏庸多疑的皇上,又看出明教冒出的势头,这才想出个两全其美之法。离开汝阳王府,她就是为张无忌放弃身份地位的痴情女子,张无忌一定会和她在一起。如此一来,就算日后汝阳王府出了什么事,她也可以保住父兄的性命将他们送回大漠。

    既可以和心上人双宿双栖,又给家中留了条后路,赵敏觉得这是她如今最好的选择。

    赵敏与家中决裂,不再做郡主的消息快速散播开来,宋青书和苏雪云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正坐在茶寮里饮茶。宋青书听到隔壁桌谈论此事,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这么点同江湖无关的消息却传的人尽皆知,看来那位郡主娘娘是自信张无忌看不出这其中的道道。”

    苏雪云放下茶碗,随意的道:“她当然自信了,张无忌听到这件事肯定会心慌意乱,认定赵敏是非他不可为他放弃了一切,说不定还会感动不已,哪里还会想这背后的事?”

    宋青书把玩着手中的折扇,轻轻扇动给苏雪云添了几分凉爽,“我记得鞑子皇上要把赵敏嫁给一个蒙古公子,因汝阳王几次差事办的都不好,又遭了鞑子皇上猜忌,他们家的势力已经比不上那位蒙古公子了。赵敏若不这样做,只怕过不了多久不嫁都不行了。”

    “是啊,她这也算一举数得了,不愧是聪明绝顶的郡主娘娘,不过阿蛛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背后站着从前天鹰教的所有势力呢。”苏雪云手撑着下巴,眼珠转了转,忽然笑了,“我有预感,明教绝对要乱了,他们之前本来就斗了多年,是因为六大派要对付他们,又有张无忌学会乾坤大挪移,他们才又聚到了一起。各方势力哪有那么好融合?如果张无忌专心处理教务整顿一下还好,可他对此一窍不通,教务都是杨逍处理的,根本不起作用。这下子赵敏一去,鹰王的势力不满,一旦闹起来明教很有可能分崩离析,不错不错。”

    “不知明教的亲事还会不会如期举行,我们还去不去?”

    “有人送请柬我们就去,之前我答应过阿蛛的。事情到了这个份上,阿蛛还是不嫁的好,不嫁是名声受损,但她身为天鹰教大小姐还有许多出路,若是嫁了,以她那个性子一辈子都毁了。”苏雪云轻叹口气,在古代,许多女人悲惨的下场都是因为自己不反抗,让她哀其不幸又恨其不争。

    可殷离明明是敢反抗的,那么小就知道保护娘亲,甚至长大了也不认渣爹。虽然思虑不周全,可到底不像她娘那般只会忍让。谁知有了她娘的前车之鉴,却还是栽在男人身上了,张无忌同四个女子一起出海还不足以让她清醒吗?为什么一遇到感情就像被蒙住了眼睛一般?

    苏雪云因是孤儿出身,早早的就开始为生计操心,即使是青春期也没心思玩什么情窦初开,所以她根本不理解那些真正的小姑娘爱的要死要活是为什么。她也会甘愿为心爱之人赴死,但这个心爱之人肯定是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而来的,怎么会有他们那样见个几面就爱上的呢?苏雪云摇摇头,该劝的她也劝过了,到底如何还是殷离自己的选择,她这个前情敌不好干涉。

    苏雪云和宋青书随口八卦了几句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带着峨眉和武当的弟子一起在江湖上惩恶扬善。峨眉和武当也陆续派下几批弟子在江湖中抗元行善,两派在民间的声望越来越大,已然凌驾于其他四大派之上。

    江湖各派素来讲究个平衡,地位轻易不会改变,他们两派突然崛起,其他门派自然坐不住了。偏偏他们是在抗元是在做善事,谁也不能说他们不对,没办法,各派也只得派了弟子一同抗元。不过如此一来,反倒让人觉得是峨眉、武当领头带领各派一同行事,谁让苏雪云和宋青书的武功所向披靡呢,出的力多,做的事大,自然会成为隐形的领头人,其他门派不甘愿也没办法。

    有些门派中年轻气盛的精英弟子不服气,带着人前来挑衅,苏雪云和宋青书只拿他们当消遣,空闲时同他们松松筋骨,那些人无一不惨败而归。又过了几个月,苏雪云和宋青书的名声传遍天下,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廷,在没任何人敢小看他们,个个都知道他们二人是难啃的硬骨头,惹不得。

    而在黎民百姓的心中,他们二人简直如天神下凡一般,都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峨眉山和武当山周围住满了人,城镇迅速的繁华起来,那里不仅能庇佑百姓不被鞑子欺凌,还能收他们做外门弟子教授各种各样的技艺,不管是在乱世还是盛世,都有一个活命的本事。

    这也方便了徐远招收人手,在苏雪云声名鹊起的时候,他终于觉得手下这些人足以上战场打败敌军了,立刻迫不及待的传信给苏雪云,询问何时起义。同一时间,苏雪云也收到了阿蛛大婚的请柬,她要同张无忌成亲了。

    宋青书如今对张无忌是完全不放在心上,在苏雪云面前提起也毫无忌讳,他拿着请柬翻了翻,笑道:“拖了这么久,我还当这门亲事取消了,没想到还真定了日子。”

    苏雪云不在意的道:“既然定了,那我们就去走一遭,对了,武当有没有给你传信?”

    “嗯,张无忌还真是好命,太师父虽然没出山,但亲笔题字‘佳儿佳妇’送他们当贺礼。我爹和几位师叔竟然都去,从来也没见他们对我这么上心。”宋青书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挂着笑意,显然不是真的不满,他已经摆脱张无忌的阴影了,哪里还会在意这些。

    苏雪云故意逗他,在他面前左看看又看看,惊讶道:“好大一股醋味儿啊,你几岁啦,还要在长辈面前争宠,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宋青书揉揉她的头发,好笑道:“你明知道我怎么想的,就爱捉弄我。俗话说严师出高徒,棍棒之下出孝子,我想我爹和师叔们当初对我那般严格,也是因为他们对我期望很大。反观张无忌只算半个武当的人,对长辈们来说,他就是五师叔之后,应当多加照顾之人。”

    苏雪云后退几步,背着手点头,“不错,不错,你总算明白他们严肃的外表下一颗颗关爱你的心了,让他们知道肯定既欣慰又感动。我知道你不好意思,你放心,这次去参加婚宴见到他们,我会替你说的。”

    宋青书失笑,飞跃过去假装要捉她,看着她脸上的笑靥,心中无比满足。近一年的时间他们一直在一起,并肩杀敌,互相切磋武功,他除了坚定驱除鞑虏的目标以外,最大的收获就是让苏雪云在他面前展现出了最真实的一面。他喜欢这样的苏雪云,他也希望他们俩能一直一直的在一起,永不分开。

    赶路的日子过得很快,没多久,苏雪云和宋青书就带着一众弟子到了濠州。他们不是最先来的,也不是最后来的,不过因为他们二人威震江湖的名声,还是让他们成了最受瞩目的人。两人礼貌的同张无忌见过礼,就跟着明教教众去了暂时居住的小院,再没露面。几个门派聚集是交好的大好机会,不过苏雪云打算起义,这时候并不适宜随意与人交好,干脆闭门谢客得个清净。

    张无忌时隔一年再次见到苏雪云,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他不知道他对苏雪云是什么感情,他觉得自己是愧疚,始终都愧疚曾经伤害过她。所以在苏雪云到达的第二天夜里,张无忌纠结了许久,终于避开人过来拜访。

    院子里苏雪云正在和宋青书下棋,听弟子禀报说张无忌来了,她还真没觉得诧异,只是想到这是阿蛛的亲事,她有些迟疑要不要见,她可没兴趣被人当成假想敌啊。

    宋青书落下一子,微微挑眉,“既然他来了,我们不见反倒显得对他特殊了,就当做寻常门派掌门对待好了,左右他闹不出什么事来。说起来我也很久没见过无忌师弟了,就当师兄弟小聚好了。”

    苏雪云抬头看他一眼,笑道:“也是,他这人你要是不让他说,他憋在心里还不知道会想到哪去呢。”说完她就吩咐峨眉弟子去将张无忌请进来,同时也叫了两个峨眉弟子和两个武当弟子站在一旁,如此就算被有心人乱传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

    宋青书见她将张无忌看做洪水猛兽一般,不禁笑了起来。回想当年围攻光明顶时发生的那些事,他几乎以为现在的她和过去的她是两个人,幸好当初她没有选择张无忌,而是拿着倚天剑回了峨眉,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总之是不会有如今的好日子吧。

    他看到苏雪云的茶杯空了,适时的给她添上,苏雪云对他微微一笑。张无忌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一片脉脉温情,他们二人坐在那里仿佛就是一幅画,让人不忍打扰。张无忌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同他们格格不入的外人,莫名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宋青书看向他,起身拱了拱手,“无忌师弟,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张无忌回了个礼,“青书师兄,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正想明日去拜访你呢,听说师兄对抗元兵,是民间的大英雄,无忌钦佩不已。”

    “一点小事而已,我也只是略尽绵力,”宋青书伸手示意,“无忌师弟请,不知今日师弟过来可是有事?”

    张无忌坐在石凳上,有些尴尬的看向苏雪云,“也没什么事,只是……许久没见过芷……周掌门了,想来看看周掌门一切可好。”

    苏雪云淡淡笑道:“一切都好,有劳张教主记挂了。”

    苏雪云客气了一句,张无忌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近看苏雪云发现她的容貌更胜从前,不禁就呆了一呆。宋青书瞧见他那副样子立时皱起眉,不悦道:“无忌师弟,不早了,我想师妹要休息了,我们也告辞吧。”

    张无忌回过神,很是不好意思,他不是故意的,只是太久没见,突然见到免不了有些异样的感觉。他刚想解释几句,就见苏雪云顺着宋青书的话站了起来,对他歉意的道,“张教主,方才我与师兄对弈有些乏了,就先失陪了。想必张教主忙于亲事也有许多事做,在此我先说声恭喜,望张教主与阿蛛能白头偕老。”

    张无忌看着她毫不在意的表情,听着她真诚的祝福,不知怎地,心里就泛起书酸来。明明是他们两个最先认识的,比其他所有人认识的都要早,现在却成了这样,怎么就成了这样?

    苏雪云礼貌的点点头,就带人进了屋子。宋青书在旁边道:“无忌师弟,请吧。若你还不想回去,可以去我院子里坐坐。”

    张无忌情绪有些低落,摇摇头道,“不了,我回去了,青书师兄也早些休息吧。”

    宋青书看着他走出院子,微微眯了下眼,这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苏雪云听到外头的动静,从门后探出头来,笑道:“他走了?看你下次还让不让他进来。”

    宋青书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唉,下次我肯定不让他进门,谁知道他一个即将成亲的新郎官会是这样?好在明日就是大喜之日,我们喝杯喜酒就走吧。”

    苏雪云点点头,“好啊,徐远那边还等着呢。”

    “那你休息吧,我也回去了。”

    苏雪云笑着对他摆摆手,转身回屋睡觉去了。

    张无忌离开苏雪云的院子之后,不知不觉的走到一处偏僻的荒院里,看着满目的荒凉,他觉得就如同他此时的心情一般。方才他其实很想问一问,苏雪云是不是同宋青书在一起了,可是他不敢问,他也没立场问。听着远处的嘈杂声,想到明日的亲事,他更加茫然,真的要娶表妹为妻了吗?那……那别人呢?

    这门亲事是他亲口允诺的,殷离随他回了明教之后,亲事顺理成章的就被提了出来。殷离的爷爷是他外公,外公分外高兴,说了很多次让他好好照顾殷离,还说殷离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如今将殷离交给他就能放心了。他听了是很心疼殷离的,心一软便也保证会好好对待殷离。

    可事后,他见过几次赵敏,又听闻赵敏为了他同家中决裂,放弃了郡主的身份,不禁大为感动,想起从前和赵敏相处的那些日子,他就觉得对不住赵敏。可亲事已经定了,他总不能反悔,若是反悔,表妹又怎么办?

    今日还见到了苏雪云,苏雪云比从前更能吸引人的目光了,竟让他有些移不开眼,他同芷若妹妹之间也是有过许多纷纷扰扰的,那些情谊,怎能彻底的割舍?

    还有小昭,小昭……也不知她在波斯如何了,那些人对待圣女那般严苛,小昭一辈子又哪里来的幸福?

    张无忌在荒院里胡思乱想了大半夜,什么都没想清楚,反而成了一团乱麻,更加抑郁。还是韦一笑找到了他,催促他快些回去睡一觉,明日好早些起来做新郎官。张无忌苦笑着回了房,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待娶了表妹,他就不再想从前的事了吧,只一心一意对待表妹就是了。

    翌日张灯结彩,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大红色,苏雪云带着峨眉弟子一路走过,也感受到了喜庆的气氛,嘴角不禁浮现出几许笑意。她走进大厅,看到宋元桥他们已经到了,便过去同他们见礼,然后坐在安排好的位子上等待吉时。

    武当和峨眉挨着,落座的时候,宋青书便坐到了她身边,两人小声说着话,没多久就等到新郎新娘了。

    张无忌今日脸上倒是有了些喜色,他牵着红绸,红绸的另一端是盖着红盖头的殷离,两人一步步走到前面站定。高座之上的殷天正捋着胡子笑了起来。

    殷离不肯认生父,张无忌又父母早逝,于是他们就请殷天正坐在上位,接受他们的跪拜。杨逍站在一边笑着喊道:“一拜天地——”

    众人都带着善意的笑容看着一对新人,这时厅外却突然跑来一个女子,高声喝道:“张无忌,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做三件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让张无忌心里一惊,抬头看去,果然是赵敏。他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殷离,可殷离蒙着盖头什么表情也看不到。张无忌迟疑了下,沉声道:“赵姑娘,张某说过的事自然是记得的,不过今日乃张某和表妹大喜之日,还请赵姑娘入席喝杯喜酒,有什么事待明日再说不迟。”

    杨逍道:“教主说的不错,赵姑娘,你若来贺喜,我等自然欢迎。若不是……还请赵姑娘改日再来。”他冲明教的人使了个眼色,转身便准备继续唱礼。

    韦一笑跃至门口挡住赵敏,大有再捣乱就抓她的意思,可赵敏却不甘愿看着心上人和别人拜堂,最快的喊道:“张无忌,你看这是什么?”

    张无忌反射性的看过去,瞥见赵敏手心里握着金黄色的发丝,蓦然睁大了眼,飞身而出。厅内哗然一片,殷天正更是脸色铁青。张无忌却完全顾不上他们,只用力抓着赵敏的手急问:“你怎么会有这个?你把他怎么了?”

    赵敏眼神一闪,镇定道:“我没把他怎么,但我知道他被谁抓走了,他现在正是生死关头,若你不立刻跟我去救他,他怕是就要没命了。”

    张无忌脑袋嗡的一下,双眼震惊的看着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你说什么?生死关头?快带我去!”他抓住赵敏的手腕就要离去。

    韦一笑忙拦住他,苦着脸道:“教主您这是干什么呢?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拜了堂再说啊,再说这里这么多兄弟,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亲自出马保管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