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热门推荐:、 、 、 、 、 、 、

    苏雪云再一次寿终正寝之后顺利的穿到了下一个世界,这次她醒过来的时候周围很安静,她察觉到有几个人在睡觉,四周一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苏雪云轻微的动了动手脚,嘴角微微勾起,很好,没病没痛而且武功还可以,她真是不想一换世界就当病人了。

    因为是深夜,又没感觉到危机,苏雪云便静静的闭上眼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

    当恩重如山的师父和心爱之人对立,该如何选择?她穿成了周芷若,原本是峨眉的天才,武林中的后起之秀,却偏偏路途坎坷,在一次次压抑中走错了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翻不了身。她背负着全峨眉的希望,背负着师父的遗命,一步一步走下去,拼劲所有的一切练就旁人所不能及的武功,却最终惨败于黄衫女子手上,名声尽毁,连累的峨眉再抬不起头。

    她成了峨眉最没用的掌门,成了峨眉的罪人。

    那些走马观花的记忆中带着浓到化不开的痛苦绝望,让苏雪云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下来,她缓缓睁开眼,茫然的盯着上方,好半晌才幽幽叹了一口气。周芷若对师父是真心敬重,当做自己的母亲一般,可她爱上了张无忌,那是她痛苦的开始。

    师父的不讲道理、不停逼迫让她违心刺了张无忌一剑,甚至错失了许多次与张无忌结缘的机会,之后缘分就变成了孽缘,因为张无忌身边出现了赵敏。有时候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在周芷若因师父的命令而纠结痛苦的时候,张无忌已经与她渐行渐远,同旁的女子越走越近。

    终于师父去世,虽然被迫立下那么恶毒的誓言,她还是不愿放弃张无忌,她只想为自己争取一次。可是张无忌在四个女子间摇摆不定,甚至在婚宴上弃她而去让她成为全江湖的笑话,让峨眉颜面扫地,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不禁想起师父曾经的那些教导。若是她肯听师父的话,早早断去对张无忌的念想,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是峨眉最有潜质的弟子,是江湖中最年轻有为的掌门,是天之骄女,如果她没有执着于张无忌,是不是她就能将峨眉发扬光大?

    苏雪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负面情绪渐渐淡去,才慢慢的坐起身。她走出房门到海边坐下,深夜的大海像一头凶兽,时不时呼啸出声,看着分外可怖。但她曾经在岛上生活过几十年,如今见了只觉得亲切,海面上那些波涛汹涌也成了放松神经的调剂品。

    她屈膝而坐,双手抱住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静静的看着海面,慢慢平复着心中复杂难言的感觉。之前穿越的宿主,有娜木钟那样带着强烈怨恨想要对方生不如死的,也有华筝那样带着不甘希望仇人不那么幸福的,还有刀白凤那样怨恨仇人却最想让儿子幸福的。

    而周芷若在极度的绝望之下,并没有深深的怨恨谁,她最怨的反而是自己。曾经她也是一个纯真的小姑娘,却阴差阳错变得心狠起来,那个时候如果她心不狠一些,可能峨眉会在更早的时候就完蛋了吧?没有更好的办法撑起峨眉,只能用心机手段勉强硬拼,可歪路就是歪路,走不下去的。

    周芷若最大的执念是峨眉,因为她害得峨眉名声大损,一蹶不振,将来再难起复。她怨自己没有在一开始就抛下儿女私情以门派为重,这种怨念让她无法投胎。

    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悔恨。

    周芷若希望能将峨眉发扬光大,成为武林第一门派。希望不要伤害阿蛛,不要做有损名声的事。希望与张无忌划清界限,再也不和他有任何牵扯。希望宋青书不再因为自己走错了路,她在宋青书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如果宋青书能过得好,仿佛就是拯救了自己一般。

    苏雪云轻轻闭上眼,听着海边的风声,周芷若的悔恨不少,几乎想要把一切能补偿的都补偿回来,没有怨恨灭绝和张无忌,也没有怨恨那个黄衫女子。其实后期的周芷若跟灭绝很像,但她内心深处其实并没有灭绝那么绝情,她在做了什么坏事的时候会哭,会难受,会纠结,在隐隐的后悔中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也许这是一次改邪归正的穿越?苏雪云微微勾起唇角,若论手上染的血,周芷若杀的人哪里有赵敏多呢?若论对六大派的算计,周芷若哪里有赵敏诡计多端?可是赵敏能说会道、从不认输,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找到对自己有利的东西,生生将形象扭转成弃暗投明,周芷若到底没那么多心机。

    苏雪云起身理了理衣裙,轻轻的往回走,现在原主什么坏事都没做,一切都来得及。赵敏和张无忌到底是真爱还是什么,都不关她的事了,对张无忌那种人,她真心一眼都不想看,这混蛋还不如郭靖呢,起码郭靖心里只有黄蓉一个,从未动摇过。

    若是在起|点小说网,张无忌妥妥的就是金手指打开的种|马男主啊!可惜她是晋|江的,欣赏不来这种人才。

    如今正是四女和张无忌在岛上与谢逊相见的时候,小昭已经走了。其实按照回忆里的情况,今晚应该是原主拿回倚天剑对阿蛛出手的时候,不过她穿越的很及时,当然不会去干那种事。

    苏雪云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翻阅着这次的“剧本”。这是一个纪晓芙重生的世界,纪晓芙死的太早,并不知道后面的剧情,所以纪晓芙即使重生了对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任何影响。

    纪晓芙重生后性子其实没改变多少,但是比从前决绝了许多,一醒来发现怀孕了就立马修书一封给殷梨亭取消了婚约。她自觉上一世死于灭绝手上已经把教养之恩还给了灭绝,这一世她只想为自己而活,于是她和殷梨亭解除婚约之后就跑去投奔杨逍了。

    可杨逍这个人有几分邪性,原本纪晓芙对他不屑一顾,他才整日的惦念。这回纪晓芙自己跑上门,他虽然觉得新鲜但也只是新鲜个几天就算了,根本没有情深似海,甚至还招惹了其他小姑娘,让纪晓芙狠狠的伤了心。不过他们俩大概是孽缘,相爱相杀个没完,总是断不彻底,最后纠缠到杨不悔都长大嫁人了,他们才算是消停下来,一起过完后半辈子也算是大团圆结局了。

    苏雪云微微眯起眼想了下,这个时候杨不悔还没嫁人,所以纪晓芙和杨逍还在闹腾呢,杨逍都没多少心思做明教护法了。还有一个改变较大的人就是殷梨亭了,这一世纪晓芙早早的同他解除婚约,所以殷梨亭伤感抑郁了一年就娶了别人,没再参与纪晓芙的事。

    苏雪云露出个满意的笑容,这样就好,纪晓芙跟她完全没关系,虽然灭绝那个老尼姑在死前让她清理门户,但是这件事没别人知道,她完全不打算去做。灭绝又不是什么好人,口口声声为峨眉实际根本没给峨眉带来好处,反而让江湖上许多人都对峨眉印象很差,她顶多以后给那老太太多烧点纸也就罢了,其他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原主的武功比赵敏和阿蛛高一点,苏雪云悄无声息的走近赵敏时她们还在熟睡。她干脆利落的拿起倚天剑转身出去,找了个山洞进去调息打坐。在武侠世界武功高强在是硬道理,看张无忌干了多少蠢事?就因为他武功高,从来没人跟他计较。她也得赶紧把前世的武功练起来,逍遥派的武功还是比九阴真经威力强一点的,练成了就不用怕那黄衫姑娘找茬了。

    苏雪云用九阴真经疏通经脉,改善体质,一夜很快就过去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听到赵敏一声尖叫,便慢慢收功,准备去见见那些人。

    她起身将倚天剑拔出来挥了两下,剑气的山洞墙壁上划出了深深的凹痕,不愧是神兵利器,威力很不错。等她武功大成之后,随手捡个石子也能威力巨大,犯不着执着于倚天剑,不过这剑之前一直是峨眉掌门的武器,她若拿不回来倒是有些丢人了。

    听见外头的嘈杂声,苏雪云笑了下,握着倚天剑走了出去。这会儿赵敏应该发现剑丢了,兴许正跟张无忌描述她的恶毒呢,她倒是挺想看看张无忌纠结郁闷的样子。嗯,好久没磨练演技了,她现在可是深爱张无忌的弱女子来着,要柔弱一些。

    “一定是周芷若偷走的!我就知道她跟我们一起来没安什么好心,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哼,你还说什么她心地善良,她可真善良啊,尽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我不管,张无忌,你一定要给我把倚天剑追回来,这里又没有船,她肯定跑不远的。”

    赵敏带着怒气的声音里夹杂着醋意,可惜张无忌不理解她的心情,说出的话颇有些火上浇油,“敏敏,说不定只是误会,你是不是放在别的地方了?芷若不会这么做的。”

    赵敏一下子瞪大了眼,“张无忌,你到现在还帮她说话,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是不是你的芷若妹妹做什么都是对的?”

    张无忌连忙解释,“敏敏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赵敏有些火大,“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啊!”

    阿蛛在旁边幸灾乐祸道:“那倚天剑本来就是人家峨眉的,就算周芷若拿回去又怎么了?你还有脸在这跟阿牛哥闹,你莫不是忘了你的身份?你一个鞑子死在这才好呢。”

    张无忌皱眉道:“蛛儿,莫要胡说。”

    阿蛛瞬间冷了脸,怒瞪着张无忌,“你这是铁了心要帮着鞑子郡主了?她害了多少人你忘了吗?”

    苏雪云走过来的时候由远及近听到他们在吵架,看渣男越烦恼她心情越愉快啊,不过她脸上却是一副委屈的表情。

    谢逊提着屠龙刀,耳朵微动,侧了侧脸面对周芷若的方向道:“无忌孩儿,你们别吵了,芷若那丫头过来了。”

    三人闻言立刻转过头看着周芷若,张无忌脸上一喜,“芷若,你没走?我还以为你一个人离岛了。”

    赵敏瞧见张无忌对周芷若的亲近,脸色变了变,待看到周芷若手中的倚天剑时,立马又嚣张起来,指着倚天剑喝道:“张无忌,你好好看看,她就是个小偷,倚天剑在她手里还说不是她偷的?你刚刚居然为了这种人说我!”

    张无忌表情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周芷若道:“芷若,你真的……真的……”

    苏雪云定定的看着张无忌,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无忌哥哥,你也想说我是小偷吗?”

    张无忌犹豫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眼赵敏,迟疑道:“芷若,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说出来,我们现在被困在这座岛上,实在不宜互相争斗。”

    苏雪云泫然欲泣,“你就是这么想我的?你以为我要挑起争斗?”她缓缓抬起握着倚天剑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倚天剑,轻声道,“倚天剑是我峨眉至宝,天下皆知,无忌哥哥,你说倚天剑是不是峨眉的?”

    张无忌登时一愣,张张口不知该如何回答。虽然这剑在灭绝手上弄丢了,但倚天剑是峨眉的,这件事确实是全江湖都知道。

    赵敏瞪着苏雪云,满眼的冷意,扬声斥道:“倚天剑现在是属于我的,你不问而取就是偷。”

    苏雪云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依然看着张无忌问道:“无忌哥哥,这倚天剑是峨眉派的,却落在了鞑子郡主的手中。峨眉派向来以驱除鞑虏为己任,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

    赵敏喝了一声,“够了!你们一口一个鞑子,是欺负我身边无人吗?”

    苏雪云苦涩的一笑,“身边无人?是啊,如若你身边有人的话,此时怕是已经将我们捉住关进牢里了,兴许还会给我们下十香软筋散。就像上次你抓了我们六大派的人,逼迫我们将武功教给你,若敢不从就断手断脚。绍敏郡主,即便你不提我也不会忘记的,我那时候被你捉住,若不是无忌哥哥救我,我就被你毁容了。”

    赵敏一愣,立刻去看张无忌的表情,果然,张无忌已经皱起眉肃了脸,显然是对她之前的心狠手辣十分不喜。赵敏心中暗恨,周芷若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她眼神晦暗的看向周芷若,沉声道:“你不要一直扯过去的事情,现在是你偷了我的剑,你如此顾左右而言他是心虚吗?”

    苏雪云看着张无忌,道:“无忌哥哥,你觉得我该心虚吗?师父遗命,令我务必将倚天剑请回峨眉派,以后接任掌门之位,剑在人在,剑失人亡。无忌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做?如果我拿回本派至宝算是小偷的话,那当初绍敏郡主用阴谋诡计从我师父手中抢走了倚天剑,是不是该算作强盗?莫非我峨眉的倚天剑是谁抢到就算谁的?”

    张无忌想到了烈性寻死的灭绝师太,纵使他十分不喜灭绝,但看到一位掌门人就那样死去还是觉得可惜。许多东西,人死了也就不会计较了,活着的人对死去的人总是比较包容。他抿了抿唇,轻轻点头,“倚天剑确实是峨眉派的,既然师太有遗命,你确实应该想办法拿回倚天剑。”

    赵敏不可置信的瞪着张无忌,“你说什么?倚天屠龙,谁能抢到算谁的本事,凭什么倚天剑就是峨眉的?以前倚天剑一直在峨眉放着不过是其他人没抢到罢了。不然为什么直到如今,江湖上的人还在到处打探谢大侠的下落?还不是想抢屠龙刀?照你们这么说,屠龙刀是谢大侠的,他们凭什么抢?可谢大侠不也是抢来的吗?”

    张无忌耳根子软得很,听苏雪云说完觉得苏雪云很有道理,听赵敏这么一说又觉得同样有道理,顿时头疼了。

    苏雪云垂下眼道:“谢大侠的屠龙刀是怎么来的我不清楚,但我们峨眉的倚天剑确实开山祖师传下来的镇派之宝。这剑是我们祖师的父母所铸,传给祖师再一代代传下来,又凭什么被你一个鞑子抢去?”她缓缓抬起头,盯着赵敏的眼中蔓延出仇恨,“你害死我师父,害死六大派那么多人,你真觉得你做的一切一点错都没有?”

    赵敏语塞,随即抬起下巴说道:“是你师父自己要死的,关我什么事?明明张无忌都带人去营救你们了,她偏偏不许张无忌救她,自己又没本事,死了怪谁?是她自己活该!”

    “敏敏!休得胡言!”张无忌急忙呵斥了一声。

    但苏雪云已经怒火冲天,拔出倚天剑就对赵敏劈了下去,“你害死我师父还敢出言侮辱,你找死!”

    赵敏吓了一跳,她万万没想到周芷若会突然发难,还是当着张无忌的面,难道周芷若不怕张无忌责怪?她狼狈的躲避,可周芷若武功比她高,又是手持倚天剑突然出手,她只堪堪躲过了要害,倚天剑一剑刺穿她的肩胛骨,没入了大半个剑身。

    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赵敏一下子惨白了脸,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左臂已经废掉了!

    “敏敏!”

    张无忌飞快的掠过来,出招逼退苏雪云,苏雪云顺势拔出倚天剑后退了十几米。她低头看了一眼倚天剑,剑身上的鲜血一滴滴没入泥土,无声无息的。她是峨眉信任掌门,和仇家朝夕相处怎么能没点动作?总该让江湖人知道峨眉不是好欺负的。

    张无忌在苏雪云一出手的时候就动了,但因着一瞬间的怔愣晚了一步,只能看着赵敏虚弱无力的瘫在她怀里。他点住赵敏几处穴位先行止血,抬头去看苏雪云。

    苏雪云轻咬下唇正失望的看着他,两人视线相撞,苏雪云哽咽的颤声道:“无忌哥哥,你方才……是要为了她打我吗?她伤了六大派那么多人,刚刚还出言侮辱我师父,如果换做你是我,你忍得了吗?你忍得了,我忍不了,小时候你我一别,我被送去峨眉山做弟子,是师父把我养大教我武功,甚至将掌门之位传给我。师父她老人家也许性子不好,但她对我恩重如山,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

    张无忌脸色变了变,原本眼中的责备渐渐散了,变成了怜惜和羞愧。

    苏雪云摇摇头,苦笑道:“是我忘了,你当然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因为赵敏她喜欢你,所以抓到六大门派的人之后,极其善待武当派的人,一点都没伤害到他们,你当然不会痛恨她。张无忌,将心比心,若赵敏抓了武当的太师父,间接害死太师父,之后又当着你的面出言侮辱太师父,说太师父死的活该,你能不能忍?你会不会动手?”

    张无忌咬着牙低下了头,他看着赵敏苍白紧张的脸,默默的将她抱起大步走进山洞。听了苏雪云的话,他想象赵敏侮辱太师父的样子,立即气血翻涌。他想若是他面对这种情况,也会同样动手,绝不会手下留情,何况对方还是个……鞑子!

    张无忌默不吭声的给赵敏把了把脉,想到此时没有合适的药物,不禁皱紧眉头。倚天剑本就是神兵,周芷若那一剑又刺穿了赵敏的肩胛骨,这伤势若是耽搁下去,赵敏这条手臂可能就真的废了。可他们此时没有船,若冒险用木筏离岛,原本还有些希望靠岸,可赵敏受伤,一旦在海上遇到什么风浪掉入海里,那就是伤上加伤,肯定会恶化的,风险太大。难道就这么看着赵敏废掉一只手?

    张无忌思索着有什么办法能将赵敏治好,他说不清心里对赵敏是什么想法,明知他们的身份不合适,却偏偏总是放不下,看见赵敏受伤心里就难受。可他这般尽心尽力的帮了赵敏,日后芷若妹妹还会理他吗?

    赵敏有些忐忑的观察着张无忌,见他还肯担忧自己的伤势,心里悄悄松了口气,闷声道:“喂,你干嘛不说话?难道你还在怪我?”

    张无忌避开她的视线,起身向外走去。赵敏急了,忙喊道:“喂!喂!张无忌!张无忌你站住!哎呦——”

    张无忌听到痛呼声连忙回头,就见赵敏着急的坐起来牵动了伤口,痛的冷汗涔涔。他疾步走过去扶赵敏躺好,口中问道:“你怎么样?很痛吗?”

    赵敏得意的笑起来,“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有你这么在乎我,我就不痛了。”

    张无忌红了脸,低头去看她,只见她脸上是熟悉的笑容,可苍白虚弱的模样却让她凭添了几分脆弱。张无忌一时间怜惜之情大起,声音也柔和下来,“敏敏,我自然是担心你的,我去外头找一找草药,你一向聪敏,不如想想离岛的办法。若迟迟不能回中原,你的伤势就严重了。”

    赵敏不高兴的偏过头,“哼,你不是帮着你的芷若妹妹吗?她刺了我一剑就是想让我死呢,我死了不是正好如她的意?那你就可以去讨好你的芷若妹妹了。”

    张无忌其实很不喜欢她之前出言讽刺灭绝师太的事,但此时听着她醋意十足的话语又有些忍俊不禁,脾气就发不出来了,“好了,你都受伤了就别想那么多了,有什么事等你好一些再说吧。我去找找药,找到了让……让阿蛛来给你上药,你等着我。”

    赵敏想说阿蛛对她也没有善意,但想想又不能开口让张无忌给自己上药,女孩子到底还是要点脸面,便住了口没再多说。她自己的手臂她当然在乎,这个时候听说手臂会废掉也不敢耽搁张无忌去找草药了。

    张无忌快步走出山洞之后,赵敏一改先前虚弱的样子,表情狠戾起来。该死的周芷若居然敢伤她!等她的人到了定要把这份罪在周芷若身上找回来!

    山洞外面阿蛛满脸惊奇的看着周芷若,“一路上相处这么多天,我也没见你多痛恨赵敏啊,难道你之前都是装的?”她撇了撇嘴,“你跟那个赵敏一样喜欢装模作样。”

    苏雪云有些落寞哀戚的抬起头来,双眼茫然,“痛恨?我当然痛恨?可是张无忌一直护着她,我还要带着师父的遗命光耀峨眉,我不想被他们扔下海。”

    谢逊皱眉叹了口气,“丫头,无忌孩儿不是那么无情的人,他还是很在意你的。”

    苏雪云挑起唇角,苦笑一声,“也许吧,峨眉的掌门扳指还在我这里,我不敢赌,万一我没回去,峨眉就要乱了。昨夜我只是太过想念师父了,才拿了倚天剑睹物思人,若我真的想做什么,赵敏哪里还能活到今天早上?可她口口声声骂我是小偷,想让倚天剑归鞑子所有,我忍不住就说了那些话,现在我已经后悔了,若不是我一时气愤提起师父的死,赵敏也不会辱骂师父。都怪我,师父在九泉之下还要被人辱骂。”

    谢逊在被成昆迫害之前是极其尊敬成昆的,他十分了解那种徒弟敬重师父的感情,若是谁杀了他师父,他绝对会做的比周芷若更疯狂更狠辣。即使如今他与成昆有血海深仇,他也打算在打败成昆后废掉自己的武功将一切都还给成昆。这就是师徒情义,有时候真的是“你不认我不能不义”。何况赵敏还是个鞑子!

    谢逊摇摇头,叹道:“丫头,别想那么多了,你做的没错,你师父一定不会怪你的,她只会感慨自己收了一个好徒弟。”

    苏雪云感激的对他鞠了一躬,“多谢前辈体谅,若张无忌心生嫌隙,还往前辈美言几句。”

    阿蛛立即警惕的问道:“你还觊觎阿牛哥?”

    苏雪云微怔,摇头笑道:“方才你也看见了,在张无忌的心里赵敏更重要,我以前确实喜欢过张无忌,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愿意再过这种争来争去的日子。既然张无忌对赵敏有意,我愿意祝福他们。”

    阿蛛变色一变,有些凶狠的说:“你胡说八道什么?阿牛哥的妻子是我,我们很早就订下婚约了,他绝对不会娶别人的。那个赵敏分明是自己不要脸硬要缠着阿牛哥,但是早晚阿牛哥会摆脱她。”

    谢逊突然哈哈大笑,“无忌孩儿有本事,这么多好娃儿喜欢他,你们的事我老头子就不掺和了,哈哈哈。”

    谢逊提着屠龙刀离开,苏雪云对阿蛛笑了一笑,“阿蛛姑娘,是我说错话了,总之我会离张无忌远远的,等回中原之后我就回峨眉接任掌门之位,大家将来没什么机会见面的,”她顿了顿,靠近了阿蛛轻声道,“阿蛛姑娘,你不必提防我的,师父她老人家一向不喜欢我和张无忌走得近,在去世前让我立下誓言,此生绝不再和张无忌有牵扯,所以我会谨遵师命与他划清界限。若有朝一日你们成亲,峨眉派一定会送上丰厚的贺礼。”

    阿蛛惊讶的看着她,“你真的立了誓?”

    苏雪云点头道:“是,我立了毒誓,自然要做到的。”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我去寻些野果吃,要想离开这里还是时刻保存体力的好。我担心……赵敏会暗中留下标记让她的人过来抢屠龙刀,到时候必然是一场恶战。”

    阿蛛上下打量着她,目露怀疑之色,“你不会是想挑拨我和赵敏打起来吧?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若是这个打算,我肯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苏雪云淡淡一笑,“岛上只有我们几个人,自然是越安稳越好,我不会做这种事的。何况这对我又没有好处,我只是觉得赵敏诡计多端,曾经算计了大家多少次,这次怎么可能突然就改好了?不过也许张无忌魅力无边,引得郡主甘愿放弃荣华富贵不再为她爹谋算,那就算我小人之心了。我只是随口一提,我先走了。”

    苏雪云在岛上随意的走着,感觉到周围没人,先前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立马消失了,她揉了把脸,哀怨的姿态还真不是好演的,要是能选的话,她更愿意演喜剧来着。不过喜剧里有炮灰吗?苏雪云凝眉思索片刻没想起来,她估计她穿到喜剧里的几率太小,多数的应该还是类似现在这种世界吧?

    她四处看着,对岛上的环境有些好奇,这座岛张无忌一家人也住了不少年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绕着小岛转了一圈,苏雪云就失望了,这什么破地方啊,不及她从前的岛屿百分之一,连果子都没两样好吃的,动物也少着呢。怪不得住的地方那么简陋,想来他们当初过的跟野人的生活也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张无忌性子像了谁,明明他娘告诉过他,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他为什么还是长成了这副德行?赵敏骗了他多少次了?可每次赵敏一出现他就又相信她了。苏雪云摇摇头,说不定那两人是一个愿意骗一个愿意信,天生一对。

    苏雪云去海边看了看里面的鱼,犹豫片刻还是没动手捉。她现在应该是被赵敏刺激被张无忌伤心的悲情女子,应该食不下咽才对,实在不该有兴致烤鱼打猎的吃美食。她走回林子想着还是吃果子吧,不过刚摘了两个果子,她就想到不对了。

    苏雪云低头看向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她是不应该烤鱼打猎,可她空间戒指里有做好的饭菜啊!只要不吃香味太浓的就一点问题也没有,都是上辈子经常和小辈们一块儿外出,她都没怎么用过空间戒指,这会儿正该用的时候倒是给忘记了。

    她摸摸下巴盯着倚天剑,早想到空间的话就该直接把倚天剑放空间里啊,到时候赵敏丢了剑,找不到也查不到她身上,她就可以私吞倚天剑带去以后的世界了。如今她明晃晃的抢回倚天剑,那几个人都知道了,她就只能将倚天剑留作峨眉做镇派之宝了,真是失策,这可是神兵利器呢。

    苏雪云遗憾了一下就抛开了,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包子来吃。武器虽好,能用上这一世也算不错了,她拿玉箫都能当武器,也不差这个。现在她算是名正言顺的把倚天剑又拿回来了,这事儿不管回去怎么说,江湖中人也绝不可能站在赵敏那边的,要不是忌惮张无忌,六大派未必会放弃对赵敏的仇恨。

    苏雪云笑起来,当年张无忌中玄冥神掌还是赵敏他们家弄的呢,张无忌受那么多苦也不记仇,也许他们这一对也算相爱相杀?小昭走了,她退出,以后赵敏和阿蛛不知道会怎么抢张无忌,阿蛛可没那么好打发,关键时刻照样能下的了狠手。

    不过阿蛛因为练功脸上难看,这点有些弱势,也许她可以想办法帮阿蛛恢复容貌,也算是为原主的悔恨之一略做补偿吧。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