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凤凰展翅(完)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热门推荐:、 、 、 、 、 、 、

    丁春秋微微眯起眼打量着玉佩,突然神色大变,惊疑不定的看着刀白凤,“你——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东西?”

    刀白凤将玉佩放在手中把玩,漫不经心的道:“这东西自然是师父他老人家给我的,师父收我做关门弟子,命我代他清理门户呢。”

    丁春秋瞪大了眼,“清理门户?你是小师叔?”

    众人都惊奇的看着刀白凤,阿紫更是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好几遍,眼珠转个不停。师父的事他们可不知道,这突然冒出个师父的小师叔来,还说要清理门户,明显是师父的敌人啊。不过玉箫仙子再出名也就是这两年的事,还真敢当面挑衅成名多年的星宿老仙?

    丁春秋身后的徒弟们窃窃私语,不时发出几声嗤笑,眼睛盯着刀白凤不怀好意的看,已经开始想象刀白凤待会儿要怎么跪地求饶了。

    阿紫则是兴奋起来,笑着拍手叫道:“仙子啊仙子,你是师父的小师叔,那不就是我的师叔祖了?师叔祖,今日我们能遇到就说明我们有天大的缘分,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星宿老怪为人特别阴险,专门喜欢吃人肉、喝人血、吸人内功,师叔祖,你要清理门户我一定会帮你的,我叫阿紫,我对咱们门派忠心耿耿,可照日月!”

    刀白凤偏头看了阿紫一眼,似笑非笑道:“忠心耿耿?你知道我是什么门派的?”

    阿紫亲切的笑道:“我不知道不要紧,这不是碰到师叔祖了吗?以后我跟着师叔祖肯定什么都会知道的,师叔祖,我武功不济,以后还要仰仗师叔祖多多提点。”

    刀白凤看她机灵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这是段正淳那么多孩子里脑子转的最快的了,可惜啊可惜,被丁春秋这种人给养歪了性子,心狠手辣什么都敢做。她看向丁春秋,淡淡笑道:“师父名号逍遥子,我呢,名号玉箫仙子,你欺师灭祖谋害无崖子师兄,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但师父还是交待我要来清理门户,逍遥派是不允许有叛徒的。不过你的徒弟们都被你教歪了,他们全是星宿派的弟子,可不属于我逍遥派。”

    阿紫一愣,“不要啊师叔祖,我这么冰雪聪明又对你忠心耿耿的徒孙,你怎么能不认呢?”

    丁春秋满脸不屑,“本仙名震江湖之事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也敢在本仙面前口出狂言?既然你送上门,那就留下命来!”

    “啧啧,明知道我是你小师叔,你不跪拜就算了,居然还要我留下命来,果然是欺师灭祖的东西。听说你弄了个化功*?今日你走运,让你瞧瞧什么是真正的逍遥派功法。”刀白凤气定神闲的说完,立刻朝丁春秋掠去。

    丁春秋狼狈的后退数步,被她惊人的速度骇了一跳,眼神凝重起来,发挥出全盛的实力。刀白凤吸了鸠摩智和慕容博的内力,如今她也就比老和尚差点,区区一个丁春秋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像猫捉老鼠一样戏耍着丁春秋,九阴神爪不停的落在丁春秋身上,没一会儿丁春秋就变得头发散乱,衣服破烂,比气盖也强不了多少。丁春秋武功及不上她,使出的毒粉毒虫根本近不了她的身,顿时心里发狠,拼尽一切和刀白凤对了一掌,立即运转化功*,妄图吸光刀白凤的内力。

    丁春秋感觉到灵力的震动,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哈哈大笑道:“我星宿老仙神功盖世、天下无敌,岂是你一个无名小卒能比的?”

    刀白凤挑起唇角,戏谑的看着他乱七八糟的白发,“哦?老仙?怎么我只看见了一个老怪物啊?啧啧啧,你现在这模样可真丑啊,不过没了内力的支撑你大概会越来越丑,丑成一副皮包骨满脸皱纹啊,想想就吓人,我离你这么近说不定会受到惊吓啊,不如你先给我点精神损失费?”

    丁春秋听着她的话顿时收声,惊愕的发现她是真的不怕,心中万分不解,下一刻便感觉到自己修炼了几十年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向了刀白凤,登时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瞪着她,“怎么可能?你也会化功*?不,不对,这不是化功*。”

    “自然不是,我说了要让你见识见识逍遥派真正的功法,怎么能言而无信呢,这不就是让你见识了吗?逍遥派顶级功法之一,北冥神功,感觉怎么样?”刀白凤歪了歪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丁春秋,好像当真在研究他感觉如何一样。

    丁春秋差点气得吐血,想要收手却如同被控制了一般动也动不了,简直心急如焚,回头大喊,“杀了她,快杀了她,谁能杀了她我就让谁做大师兄。”

    众多徒弟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先前那副看热闹且不屑一顾的模样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惧怕和忌惮。此时听了丁春秋的话,虽然心动但没一个人敢向前的,这可是连师父都打不过的人,他们冲上去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

    丁春秋瞧见他们那副样子,气个半死,眼中闪过狠毒之色。这帮怕死的蠢货,若他此次脱险,回去定要拿他们试毒|药。感觉到体内越来越稀薄的内力,丁春秋大急,又看向阿紫,好声好气的道:“阿紫,你不是一直想做大师姐吗?你帮师父杀了她,你就是师父最疼爱的徒弟,以后一辈子让你做大师姐,用派里最好的毒物,住派里最好的地方,管着他们所有人。快,快帮师父杀了她。”

    阿紫绕了绕肩上的发丝,歪着头笑嘻嘻的道:“师父你可是门派的叛徒,是个败类啊,我怎么能帮你对付师叔祖呢?我可是很正直的人,既然师叔祖奉命来清理门户,我当然是帮着师叔祖的啦,我看,我应该助师叔祖一臂之力!”

    阿紫说完,猛地扑过来,一柄匕首狠狠的刺进丁春秋后心处。丁春秋蓦然瞪大了眼,像是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一般,分外可怖。

    丁春秋口中溢出鲜血,艰难的转头瞪着阿紫,“你——你好狠——”

    阿紫冷哼一声,将匕首用力拔出,还滴着血的匕首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幽幽的蓝光。丁春秋顿时心生绝望,“毒——毒|药?”

    阿紫笑容满面的擦干净匕首收好,温柔的神情下是恶毒的话语,“师父,您老人家疼爱我这么多年,我怎么能不好好回报您呢?您当年杀害您师父,我这可都是跟您学的啊,只不过您那是欺师灭祖,我这可是帮师叔祖清理门户。师父您就放心的去吧。”

    丁春秋口中吐出的血已经渐渐从红色变成了乌黑色,他的徒弟们都是用毒的,见此立刻知道师父救不活了,眼看师父光滑的面容迅速衰老,他们打了一个寒颤,一声没吭转身就跑。

    阿紫叉着腰冲他们冷哼一声,“跑得比兔子还快,真是一帮废物!”

    刀白凤将丁春秋体内的内力吸得差不多了,眼看丁春秋满脸满身的黑血还老的像书皮一样,感觉跟见了鬼似的,嫌弃的将他甩到一边,虽然剩下一些内力有点可惜,但她实在觉得面对此时的丁春秋有点对不起自己。

    阿紫见她收功立马狗腿的跑过来笑道:“师叔祖,我表现的怎么样?看在我这么忠心耿耿的份上,师叔祖您也应该认下我啊。”

    刀白凤拿出一条洁白的帕子擦了擦手,奇怪道:“你不就是怕丁春秋抓你吗?现在他已经死了,你还怕什么?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师叔祖厉害啊,我从没见过比师叔祖更厉害的女人,我想跟师叔祖习武,将来也像师叔祖这么厉害,那是就再也没人能欺负我了。”阿紫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刀白凤,就像看着宝矿一样。

    刀白凤哭笑不得,听她一口一个“师叔祖”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你走吧,我不会认你的,你是星宿派的人,不属于逍遥派。”

    阿紫眼珠一转,立即说道,“那我现在就拜入逍遥派,你不肯做我的师叔祖,不如就收我为徒吧,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

    “拜”字还没说出口,阿紫就被刀白凤稳稳的拖了起来。刀白凤似笑非笑的道:“没听说过能强行拜师的,小丫头,我不喜欢心狠手辣的人,你去找别人玩吧。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善恶到头终有报,小丫头别整天想着害人。”

    刀白凤话音一落便运起凌波微步,转瞬间就消失在阿紫面前。阿紫大惊,追了好久发现不仅看不到刀白凤的人影,连她走过的痕迹都没有,不禁恼怒的跺了跺脚,“什么嘛,我这么冰雪聪明的徒弟都不要,活该你一辈子没徒弟。哼!”

    阿紫在原地发泄了一阵,闷闷不乐的跑掉了。等她走后,刀白凤从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上探出头来,笑了笑。小丫头片子还想跟她玩,道行还差得远呢。她这辈子教了段誉,也教了木婉清,顺手还指点了阿朱和乔峰,要是再加上阿紫她就成老妈子了。希望以后不要再遇到,她真没有帮小三教孩子的兴趣啊。

    无崖子、巫行云和李秋水三角恋了几十年,终于把自己玩死了,现在丁春秋也死了,逍遥派算是没什么好清理的了。刀白凤顿时无事一身轻,老天爷对她不薄啊,她才接了老和尚的任务,这些人就一个接一个的死了,真是大好事。

    刀白凤悠哉的赶路,过了两日便碰到段誉和乔峰等人。他们见到刀白凤一阵惊喜,段誉叽叽喳喳的跟她说着路上的趣事,还有些遗憾道:“娘你没和我们一起真是可惜,错过了好多精彩的事。”

    刀白凤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也不算太可惜,娘杀了丁春秋为逍遥派清理门户,还去逍遥派旧址转了一圈,逛了逛机关密室,也挺有趣的。”

    木婉清关心的道:“娘,那你有没有受伤?”

    刀白凤眼中一暖,儿媳妇就是贴心,“当然没有了,这世上能伤我的人估计只有我师父了,你们不用担心。”

    虚竹好奇的问道:“伯母,你刚刚说杀了丁春秋为逍遥派清理门户?”

    刀白凤点了点头,段誉一拍脑门笑道:“瞧我糊涂了,居然忘了跟娘介绍我的兄弟。”

    他拉过虚竹对刀白凤笑道:“娘,这是我刚刚结拜的兄弟,按年龄排我就是老三了,这是我二哥虚竹。二哥,这是我娘,我娘是逍遥子老前辈的关门弟子,所以才会去清理门户,说起来,你们好像是一个门派啊。”

    虚竹一惊,“逍遥子?师祖他老人家还在世?”

    刀白凤笑着点头,“他老人家自然是还在世的,我也是前不久才拜入他门下,不过他老人家不问事实,只想隐居,所以交待我不许再去打扰他。”她看向虚竹拇指上的扳指,笑着拱拱手,“原来你已经是逍遥派的新任掌门了,失敬失敬,参见掌门大人。”

    虚竹顿时红透了脸,连连摆手摇头,“伯母折煞我了,我和三弟结拜为兄弟,伯母就是我的长辈,怎么能参见我呢?伯母快别这样,我……我……”

    虚竹看看乔峰又看看段誉,脸上一片焦急之色,偏偏越急越说不明白,连耳根都红了。

    阿朱扑哧一笑,“二弟,干娘她逗你玩呢,咱们一行人都是不安排理出牌的人,哪里会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反正你们知道是一个门派的就行了,现在又没有敌人,这些虚礼不要也罢。你要是实在不自在呢,可以让干娘当长老啊,长老权力很大的。”

    虚竹立马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对对,大嫂说的对极了,以后伯母就是逍遥派的大长老,是我敬重的长辈,不需要对掌门行礼。”

    刀白凤见他实在紧张,温声笑道:“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不要太紧张,我一向很开明的。”

    段誉拍拍虚竹的肩膀,面带笑意的说道:“二哥,你就安心好了,我娘是天底下最开明的长辈,不如你跟大哥一样认我娘做干娘好不好?这样咱们就真正是兄弟了。”

    虚竹摸了摸刚长出头发茬的后脑勺,傻里傻气的问道:“我可以吗?”

    刀白凤微微挑眉,虽然虚竹没说应承还是拒绝,但他眼中却隐隐透出些许期盼之色。她想到这一世玄慈方丈悄无声息的死了,叶二娘和虚竹也不知道彼此的身份,虚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孤儿,难免会羡慕有父母的孩子。

    她微微一笑,“当然可以,你们三兄弟能相遇是福气,凭白让我多了两个儿子,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子孙满堂了。”

    阿朱和木婉清一下子羞红了脸,低下头去。段誉三兄弟互相笑笑,一起对刀白凤叫了声“娘”。

    刀白凤看着几个孩子,眼中盈满笑意,没想到这辈子有了三个儿子,算上虚竹即将拐回来那个西夏公主,她也有三个儿媳妇了。想到儿媳妇,她笑着开口道:“虽然我很想子孙满堂,不过做我的儿子有个要求,就是不能纳妾。选好了再娶妻,娶了妻必须对妻子一心一意,不可生二心,谁要是犯了错我就打断谁的腿。”

    阿朱和木婉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她们都不是什么有野心的人,一辈子所求不过就是和心爱的人幸福一生。即使她们本来就对夫君充满信心,但有了刀白凤这句话,还是让她们心里暖暖的。

    虚竹左右看看,又摸了摸后脑,傻笑道:“大嫂和弟妹都已经进门了,只剩下我一个了。”说着他又露出苦恼之色,不大自在的说道,“干娘,我其实,其实……”

    段誉用胳膊肘撞了撞他,“你其实什么?难道你已经选好了二嫂?”

    虚竹脸上微微发红,羞赧的点了点头。

    段誉顿时睁大眼,连乔峰也好奇的看了过来。段誉问道:“二嫂是谁啊?既然你选好了那就赶快娶回来啊,二哥,做什么都要快很准,你选的女子肯定是好的,晚了说不定就被人抢去了。”

    虚竹怔了怔,“会被人抢去吗?”

    “我的意思是让你快点下手啊,你怎么搞不清重点!”段誉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又问,“二哥,你告诉我们二嫂在哪,让娘帮你去提亲。”

    虚竹茫然的看向远方,脸上露出落寞之色,“可是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我不知道要怎么找她啊。”

    几人面面相觑,什么都不知道是怎么看上眼的?天底下还有这样选老婆的?

    刀白凤和阿朱对那个女子是谁都心里门清,刀白凤看了阿朱一眼,想着自己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暴露穿越者的身份,这么点小事更没有暴露的必要,这事儿还是让阿朱去管吧。就算阿朱也不管,那位西夏公主招亲的时候她也会让虚竹去的,武力高就是好啊,就算那位西夏公主不招亲,她也能在公主嫁人前让他们一对鸳鸯见面。

    刀白凤突然觉得自己穿越到123言情文库还真是件好事,比真正的穿越好多了。她虽然是数据,但她能先拿到剧本,对世界发展都有个整体的把握,安全性提高太多了。反正活着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成了数据要金手指还方便了呢,也许哪一天她立了大功还能跟那位客服要些更好的东西。

    阿朱见众人沉默,犹豫了一下看向乔峰。乔峰问道:“怎么了?你想到了什么?”

    在乔峰眼里,阿朱是十分聪慧的,也知道很多事情,这会儿一见她的表情就感觉她应该知道些虚竹的事。

    其他人也看向阿朱,阿朱说道,“我是想着可以让二弟多说一些线索,我们这么多人,总能想到什么的。早日找到二弟妹也好早日把她娶进门啊。”

    虚竹说道:“我是被大师伯带去的,那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到处都是冰,好冷好冷。那几天我感觉像做梦一样,所以我叫她梦姑,她叫我梦郎……”

    几人等了一会儿,段誉迟疑道,“没了?”

    虚竹点了点头。段誉顿时一阵无语,“这就没了?这样你就爱上二嫂了?那你怎么知道二嫂有没有看上你?”

    虚竹没什么底气的说道:“梦姑她对我很好的,说想和我永远在一起,我觉得,梦姑不会骗我的。”

    段誉觉得这么点点线索根本没法找,天下之大,能遇到二嫂的几率太低了。谁知阿朱突然一脸沉思的开口道:“巫行云带你去的?”

    乔峰问道:“阿朱你想到了?”

    阿朱高深莫测的说道:“我们都知道巫行云和李秋水有仇,而且这仇恨不共戴天。当时李秋水正在追杀巫行云,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说巫行云会不会带二弟去了西夏皇宫?”

    “西夏皇宫?”段誉闻言摸了摸下巴,“如果是皇宫,那冰窖倒是肯定有,若大嫂的猜测是真的,那二嫂莫非是西夏皇宫的人?”

    虚竹紧张的看着他们,把找到梦姑的全部希望都放在他们身上了。

    阿朱继续道:“巫行云是个很骄傲的人,她没杀二弟说明她对二弟还有几分欣赏,那她应该不会故意侮辱二弟,何况她眼光那么高,宫女丫鬟应该也看不上啊。除了宫女之外,那就剩下妃嫔和公主了。”

    虽然这猜测无边无际,听起来有几分荒诞可笑,但阿朱这么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几人还有往那个方向去想了。段誉看向虚竹问道:“二哥,你能分辨出二嫂是公主还是妃嫔吗?”

    虚竹慢慢红了脸,像个煮熟的虾子,“我……我……能,梦姑肯定还没嫁过人。”他们曾经同床共枕,肌肤相亲,他当然知道梦姑还是个黄花闺女。

    段誉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通红的脸,“二哥你知道就知道,脸怎么红了?你很热吗?”

    刀白凤勾起唇角,见虚竹越发秀囧了,心善的拯救了他,“好了,既然有了目标,咱们就去西夏皇宫探探,是不是公主见一面就知道了。”

    段誉又纠结了,“可是二哥说不知道二嫂长什么样子啊?”

    刀白凤笑道:“他们不是说过话吗?还相处了好几次,总能听出梦姑的声音来,而且真心喜欢肯定会有熟悉感。”

    “这倒是,二哥,这事宜早不宜迟,我们马上动身吧。”段誉一点不见外的把行程安排了。

    他们这一堆人其实跟无业游民也差不多,整天没什么事做,想去哪就去哪,一边玩还能一边寻找习武的机缘。管管闲事,做做善人,悠闲无比。

    几人果然都没有意见,虚竹看着他们,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他知道说谢会显得很见外,所以只把这份情谊记在了心里。他虚竹前二十年活的懵懵懂懂,没想到如今多了这么多亲人,再也不会寂寞了。

    他们一行人骑马赶路,很快就赶到了西夏,进入西夏成都时,他们听到众人都在议论公主选亲的事,听说是刚刚决定的,邀请帖才发出去,很快就会有许多江湖好汉和朝廷俊杰来西夏应选。

    刀白凤挑了下眉,来得还真巧啊,刚好提前了一步,赶在所有人没来之前。慕容复这会儿大概还拿着邀请帖偷着乐呢,可惜等他赶到这儿黄花菜都凉了。

    他们找了间客栈住下,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西夏皇宫。他们所有人都蒙着面巾,段誉抓住一个御膳房的人,用匕首抵着他的喉咙问道:“你们公主的寝宫在哪?”

    那个宫人看见他们这么多黑衣人,吓得腿都软了,没骨气的给他们指了方向,“在……在那边……大侠饶命啊。”

    段誉推了他一把,“带路,别出声!”

    刀白凤在后头笑,自家儿子还挺有做盗匪的潜质的,不过这种装一装就算了,可不能真去干坏事。

    几人跟着那个宫人七拐八拐,因着他们功力深厚,每次遇到巡逻的都能安然避过。那宫人一见更不敢动什么歪心思,很快就带他们走到了公主的寝宫。

    段誉一个手刀将宫人劈晕了过去,几人一个接一个的潜入寝宫。快到里面时,刀白凤抬手阻止了他们,轻声道:“我去将公主带出来,你们隐藏起来等着,不要惊动人。”

    几人点了点头,虚竹的眼睛在黑夜里格外明亮,又激动又忐忑。刀白凤快速点了守夜宫女的睡**,在公主醒来的瞬间点了她的哑**,问道:“你是不是梦姑?是就点点头,梦郎让我来找人的。”

    公主原本惊惧的盯着她,一听到她的话顿时瞪大了眼,急忙点头。刀白凤笑了笑,“那你就跟我走,他在外面等着呢,不过待会儿我解开你的**道时你可不要太大声,不然把人引来我们就走不了了。”

    公主又点了点头,刀白凤就带着她去了外面,虚竹一见她们出来忍不住踏出一步激动的看着公主,“你……你是……”

    公主听到他的声音,确认了他的身份,喜极而泣。刀白凤解开她的哑**,她便扑到了虚竹怀里,哽咽道:“梦郎,我找你找的好苦。”

    虚竹紧紧的抱着他,“梦姑,我也是,还好干娘他们帮我,我终于找到你了。以后我们就能一辈子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公主连连点头,“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段誉和乔峰面面相觑,颇有种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感觉,这种虚无缥缈的猜测居然也猜中了,难道他们真是受老天爷眷顾的人?段誉摸摸鼻子,嘀咕道:“想不到二哥也会说甜言蜜语,我还以为他是个木头呢。”

    乔峰淡笑道:“二弟也成长了。”

    他们找到了人,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西夏皇帝对这位公主当真很宠爱,听闻她选好了心爱之人,便只要求她走个过场,让虚竹参选随便转一圈,就当做选中了虚竹。这样其他受邀之人也说不出什么了。

    皇帝的要求合情合理,所以选驸马的事表面看起来和原文没什么区别。不过大概是因为段誉没有纠缠过王语嫣,所以这一世慕容复虽然想竞选驸马,却也没生出害死王语嫣的心思,只是把她软禁在房中,不许她出来。

    王语嫣没人帮忙当然逃不出来,只能在屋子里流泪伤神一直到事情结束。慕容复觉得输给了虚竹,心中很是不服,但虚竹与乔峰、段誉结拜,他们三人在江湖上是最强的势力,他也得罪不起,最后憋屈的带着王语嫣回去了。

    王语嫣没有备胎当然只能跟着慕容复,而且慕容复没选上驸马,她心中还是有些期盼的,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这种感情不是轻易消散的也不是谁都能取代的。

    刀白凤他们在虚竹成亲后就离开西夏,一起前往灵鹫宫。虚竹对大家很是真心实意,知道灵鹫宫里有奇妙的密室画壁可以钻研武功,就想着带他们回去住。刀白凤也想要扩充门派,将收藏的书籍传下去,自然欣然应允。

    几人回到灵鹫宫,三对小夫妻如胶似漆,只羡鸳鸯不羡仙,整天除了练功就是一起玩乐。刀白凤则是经常呆在书房里默写书籍,说是默写,其实是在有旁人在的时候默写,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是抄写。

    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逍遥派密室中所有的书册都抄了一遍,然后召集了三对小夫妻,说明这些东西是逍遥派所有,他们应该将逍遥派发扬光大。六人面对成堆的书籍十分惊奇,对刀白凤的记忆表示了惊叹。虚竹还内疚自己没想到门派,实在是太失职了,当即对刀白凤的计划言听计从。

    刀白凤也没指望虚竹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他们几个人一起合计,决定将逍遥派的名号打出去。虽然因为虚竹接受传承的事,江湖中人已经知晓了逍遥派,可他们到底没在江湖上呆多久,从前灵鹫宫名声也不算好,没起到什么效果。

    这一次他们命令灵鹫宫所有人出行都要自称逍遥派门人,并且不许杀一个无辜之人,还要多多行善,不停的救人。当然,遇到坏人还是一刀杀掉才对,那是侠义风范。

    这些门人慢慢在江湖上闯出名声的时候,逍遥派开始对外招收弟子了,天赋高适合习武的收做内门弟子壮大逍遥派势力。天赋低不适合习武的就留在山下几个分部,学习逍遥派中的杂学,也就是刀白凤写出来的那些书籍。

    那些东西在逍遥派是杂学,在百姓眼中却是大大的好东西,就算学不会,起码还能学会认字呢,这对普通百姓来说是个天大的机缘。刀白凤命令他们在学习的时候抄录书籍,多出的书籍就送往各个地方的书院和书局。书是很贵的东西,而这么多珍贵的书更是世间难求,如此一来,当真造福天下了。

    逍遥派因此名震江湖,成为江湖中最神秘最强大的门派,门中弟子遍布天下,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几乎都属于逍遥派。

    几年过去,乔峰、段誉、虚竹都有了儿子,他们三人也越发稳重了,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而在大理做皇帝的段正淳却是醉生梦死,几乎不再过问政事。他努力了多年,后宫妃嫔已经有几十个,却始终没一个儿子,连女儿都没有,后来才知道是康敏怨恨他给他下了毒让他绝育了,那毒十分罕见,所以太医才没看出来。

    一个没儿子又绝育的皇帝还能做什么皇帝?段正淳去天龙寺对段正明哭诉的时候,段正明也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抢来的东西终归是要还回去的,阿弥陀佛。”

    段誉是段延庆的儿子,段正淳怎么也做不出把皇位传给段誉的决定,索性醉生梦死,不问世事。他的那些女人都被他接进了宫,于是宫里的勾心斗角愈发厉害,毁容的、下毒的、莫名死掉的,灾难换着花样来,最后连大臣都不敢让自家的姑娘进宫了。

    几十个女人的勾心斗角让秦红棉等人渐渐消磨了对段正淳的爱意,曾经最美好的回忆一旦变质,那就是无边无际的恨。可坚持了二十多年的感情,她们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只能悲哀的沦为后宫的一员,每天都像活在刀山火海之中。

    这样的日子一长,大臣和宗室们都忍不了了,几位德高望重的宗室之人知道了段誉真正的身份,说起来段誉是当年的太子的儿子,这么算一算也算皇家正统了。何况段誉母子能力那么高,交好的也都是非凡之人,让段誉做大理皇帝绝对是对大理有好处。

    宗室之人请了枯荣大师做主,直接下旨传位给段誉,勒令段正淳去天龙寺出家。大理的太上皇出家已经成了惯例,所有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就是可怜了他那一大票后宫,只能去尼姑庵了。秦红棉等人会武功有本事,当然不肯做尼姑,在段正淳出家后立马遁走,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次大概是真的隐居了,就是不知道心情怎么样。她们也是应了段正明的那句话,“抢来的终归是要还回去的。”

    段誉意外的接任皇位,第一时间下圣旨罢黜后宫,表明此生只有木婉清一个皇后就够了。众臣刚刚经历了段正淳混乱的后宫,颇有些心惊胆战,对这个圣旨接受度极高,且段誉已经有了继承人,他们没一个对此提出异议的。

    段誉将刀白凤奉为太后,封乔峰和虚竹为一字并肩王,与外祖的摆夷族紧密联系起来,渐渐扩大地盘,才刚刚为皇就显现出了前两任皇帝都没有的手段,顺利的收服众臣坐稳了皇位。他的人脉极广,很得民心,武功极高,在江湖上混得开,又跟刀白凤学了不少东西,很有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意思,于是大理在各个方面都开始稳定而快速的发展起来。

    刀白凤没想到她跑到武侠世界最后还是混成了太后,看来她跟太后这个位置真是特别有缘啊。不过她这辈子开宗立派,恩泽天下,成就绝对比皇帝还高,也许等以后穿到什么乱世,她可以去混个女皇当当,到时候娶个男后回来也是挺好玩的嘛,肯定青史留名,震惊天下。

    刀白凤继续竭尽所能的做善事,顺手搜集一些金银珠宝、武器药物等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为下一世的穿越做足了准备,有了这些东西,她就算穿成乞丐也不怕了。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无穷无尽的岁月,其实并不无聊,还是很有意思的,她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穿越了。

    希望下次能穿成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没儿子、没夫君、没未婚夫……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