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热门推荐:、 、 、 、 、 、 、

    阿朱看出乔峰不再难过,急忙说道:“乔大哥,段公子说得对,上一代的恩怨不关你的事,你想想,你养父养母将你养大,你师父也尽心教你,若他们在意你契丹人的身份,又怎么会如此诚心的待你?所以,真心对你的人不会介意什么血脉,假意对你的人,不结交也罢,我倒觉得乔大哥可以趁此机会看清楚很多人,比如白世镜,比如那些不曾为你说话的长老。”

    任何人都能看出阿朱眼中的担心,乔峰心下感动不已,“多谢阿朱姑娘,也多谢二弟,你们说的都有道理,我只是……唉,我一直以为我是中原人,所以对契丹人深恶痛绝,曾经多少次带领兄弟们去杀契丹的兵。可如今却告诉我我是个契丹人,那我不就是在杀戮同胞?我在契丹就是个……罪人,而中原人不再信我,也容不得我了。”

    乔峰越说声音越小,感觉前路茫茫。阿朱劝道:“乔大哥,不知者不罪,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心里不能帮着契丹攻打中原,而中原人又不信你不接受你,那你干脆就不要管契丹和中原的战争,世间的是非那么多,你哪里管得过来呢?”

    段誉点头道:“是啊大哥,你可以像我一样,在江湖行走时看见不平事就管一管,你帮助了别人自然无愧于心,至于别人怎么想,呵,何必在意?像我在大理的身世尴尬,所以我生父和养父的争斗我便不管,也许涉及性命时我会出手救助,但其他的,我谁都不会帮。大哥你也一样啊,契丹就像你的生父,中原就像你的养父,如今他们打起来,你大可以避开,说实在的,这种天下大事少了谁都不会有多大影响的。”

    “乔大哥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我会易容,我可以给你换一副容貌,悄悄的去做你想做的事。”

    乔峰皱眉,“我乔峰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能改名换姓不露真容?”

    阿朱有些生气,“这有什么?乔大哥你是瞧不起易容术?任何技艺都有存在的道理,恶贼用了那是偷鸡摸狗,正义之人用了那是计策!既省力又办成了事,怎么就不行了?”

    乔峰摸摸鼻子,虽然他从来不做这种事,但对着阿朱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何况以他如今这种情况,想帮忙人家还会拿他当奸细,确实是费力不讨好,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到时候再说吧,如今还不需要改名换姓。”

    “那乔大哥你可要好好想想,你虽然是大英雄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你还有养父养母要照顾呢,一旦你成为众矢之的,他们才是最危险的。”阿朱想着乔峰身边的人越多便越能感到温暖,开始尽全力想要保住和乔峰有关的人,心里对乔峰的亲爹生出一股怒气,那是什么爹,报仇不会自己报?逼儿子算什么本事?简直神经病一个!

    段誉疑惑道:“大哥,你的养父养母现在在哪里啊?”

    “他们在少室山那边的村子里,”乔峰顿了顿,看向阿朱,“阿朱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有养父养母?”

    阿朱随口说道:“我知道很多事嘛,这也不算秘密,我当然知道了。我本来想做江湖百晓生,卖消息给别人,但今日白世镜和康敏他们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弄死我,我想想我还是把秘密都放在心里算了,不要胡乱说出去,不然有钱没命花就麻烦了。当然了,乔大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的。”

    乔峰点点头,又诚挚的向阿朱道谢,然后道:“今日劳累许久,阿朱姑娘也先去客栈休息吧,我和二弟喝些酒,会晚些回去。”

    阿朱看看段誉,觉得他和印象中完全不同,好像挺靠谱的样子,便起身笑道:“那我就先走了,段公子你再劝劝乔大哥。”

    段誉点头应了,看阿朱离开后笑着打趣道:“大哥,艳福不浅啊。”

    乔峰无奈的摇摇头,“说什么呢?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声誉,阿朱姑娘只是心善罢了。”

    段誉好笑道:“是啊,心善的管你叫乔大哥,管我叫段公子,这差别可够大的,说实话,大哥你以前真不认识她?会不会是你一时忘记了?”

    乔峰略想了想,回道:“从前并未见过。”

    “哦~那就是一见钟情了,大哥好福气,我看阿朱姑娘一心为你,刚刚在杏子林还不惜得罪小人,据理力争,若不是她武功实在不行,估计都能直接去教训那些人了。”段誉一边说一边为两人斟酒,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

    乔峰哭笑不得的饮尽一杯酒,将酒杯放在桌上,“我现在头上一堆官司,哪有心思想这些?不过阿朱姑娘确实帮了我不少忙,将来若有能为她做到的,我也会尽力而为。”

    段誉也知道他这会儿没心思谈情说爱,和阿朱能不能成还是以后的事,想到阿朱提过的阴谋,他想了想说道:“大哥,你的养父养母不会武功,住的地方也不安全,若你信得过小弟,不如先将伯父伯母接到大理皇宫,那里有高手护卫,绝不会有危险的。若不习惯呆在皇宫,也可以去天龙寺暂住,如今其他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但天龙寺有枯荣大师坐镇,一定能护住伯父伯母的。”

    “大哥自然信得过你,但……太麻烦你了。”乔峰对他的提议有些心动,却也很迟疑。

    段誉笑道:“这有什么,倘若今日你我互换,大哥也肯定会帮我的。”

    “既如此,先谢过二弟了!”乔峰点了下头,不再推辞,端起酒杯同段誉碰了一杯,两兄弟你来我往,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心里倒是痛快了许多。

    阿朱回到客栈之后并没有回房,而是敲响了刀白凤的房门,刀白凤开门见是她有些惊讶,“阿朱姑娘?找我有事?”

    阿朱笑道:“是啊伯母,方才你帮了乔大哥,我是特地来感谢你的。”

    刀白凤看到她手里提的点心笑了笑,“进来吧,其实你不必谢我的,乔峰是个好孩子,可惜身世悲惨了些,即使我同他不相识也不会看着不管的,何况他还是誉儿的大哥,我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阿朱笑意加深,将点心放在桌上,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说出来不怕伯母笑话,我以前没见过乔大哥的时候就经常听说他的事情,心中十分仰慕,我本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的说法,可是在我看到乔大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想一直跟在乔大哥身边,想让他开心,想帮他完成一切他想做的事,我觉得这是缘分,也是老天爷赐给我的福气,我不想错过。”

    刀白凤喝了口茶,微微挑眉,“阿朱姑娘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阿朱顺了顺耳边的发丝,微微一笑,“伯母,方才你成全了段公子和木姑娘的亲事,阿朱厚脸皮的在旁边听了个清楚,我觉得伯母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也是个慈爱的人,我对乔大哥是真心的,我希望伯母能帮我。”

    “哦?”刀白凤笑了笑,“誉儿是我的儿子,他喜欢了婉儿,婉儿也喜欢他,我自然能为他们出头做主。可是乔峰有他的养父养母和师父,怎么也轮不到我来插手,万一你们将来成了一对怨侣,岂不都是我的过错?”

    “怎么会?我有信心,这世上的女子绝对不会有比我对乔大哥更真心的了,尤其是乔大哥的身世尴尬,其他女子怎么可能像我这般一直鼓励乔大哥?”阿朱笑容不变,脸上满是自信和坚定。

    刀白凤心道,怎么没有呢,阿紫对乔峰也绝对是真心的啊,同生共死是肯定的。不过阿紫那样心狠手辣的性子,和乔峰是三观不合,还不如眼前这个呢。刀白凤没想到阿朱会跑来跟她说这些,但她真心绝对这种事不能随意插手,想了想,她开口说道:“阿朱姑娘,不是我不想帮你,若有朝一日我看出乔峰对你也有意,那我不介意做个媒人帮你们推一把。可如今乔峰还没这份心思,我也不能多做什么,阿朱姑娘,反正你是要同我们一起的,你这般聪慧,想必没什么能难住你的。如若你努力了都不能让乔峰动心,那我做什么都是多余的,反倒会令大家尴尬。”

    阿朱不甘心的低下头,仔细想想她说的也确实有道理,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乔峰实在不喜欢她,她硬嫁给他做什么?但她仍旧信心满满,她会一直陪着乔峰,一直一直支持着他,乔峰一定会感动的,没道理不喜欢她。

    阿朱笑起来,“我会努力的,乔大哥这个人没什么风花雪月的心思,若想同他在一起注定得我来主动,我希望伯母看出我使什么小手段的时候不要拆穿我。”

    刀白凤笑道:“只要不是对乔峰有害,我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千里姻缘一线牵,若你们真正有缘,我也乐见其成。”

    “那我就先谢过伯母了,将来乔大哥可能会遇到不少危机和麻烦,还望伯母能出手相帮。”阿朱端起茶壶给刀白凤斟茶,态度十分恭敬。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刀白凤笑着点头,她看着阿朱和阮星竹有三分相似的面容,问了一句,“你不打算认你爹娘了?”

    阿朱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她,嘴边的笑意很是勉强,“伯母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的父母已经过世了。”

    刀白凤看了看她,“你和阮星竹长得有些像,今日他们没留意到你,再相处几日就不一定了。钟灵被段正淳封了郡主,你不想做郡主?”

    爹娘的名字都被点了出来,阿朱也不好再继续装傻,冷哼一声,“他们也配当爹娘?我只当他们死了,这辈子都不想同他们有牵扯!”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多谢伯母提醒,看来我要稍微改动下容貌,我可不想被他们认出来。伯母也同他们撇清了关系,定然能理解我的心情,还请伯母为我保密。”

    刀白凤点了下头,“你的父母已逝,请节哀。”

    阿朱淡淡的笑了下,起身告退,虽然没寻到助力,但是她知道段誉他们也不会是阻力,莫名的安心了许多。刀白凤笑着摇摇头,端起热茶喝了一口,穿越女嘛,总要经历许多事才能慢慢把身上的优越感磨平,有时候认不清自己是会害死人的,就连她也是在后宫里经历过九死一生才终于认清了事实。这是真实的世界,机遇与危险同时存在,比她优秀的人比比皆是,只有不断努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刀白凤微微眯起眼,没有任务要做的穿越女,真幸福啊。

    众人休整了两日,岳老三已经命人买下宅子布置得喜气洋洋了。双方按照订亲的程序一样样的走,规格都是按照皇家办的,什么都不少,大家也换上了喜庆的衣服,摆了两桌饮宴为段誉和木婉清庆祝。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管互相有什么恩怨,这一日都维持了面上的和气,连乔峰在饭桌上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自此,段誉和木婉清就正式成为未婚夫妻了,古代订婚和成亲也没多大差别,悔婚有损双方名誉,极少生变,他们两个也算是定下来了。

    喜事过后,刀白凤等人要同乔峰一起去少林寺寻乔峰的师父问一问身世,还要去接乔峰的养父母,而段正淳不能离宫太久,只得回大理皇宫继续做皇帝,要接康敏做皇妃的事早就被他抛在脑后了,这次回宫他却是直接带了阮星竹入宫封妃。秦红棉性子太冲动,甘宝宝还有个丈夫,她们俩就被段正淳找个宅在安顿在宫外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她们还是只能做个外室,无名无分。

    刀白凤等人把马车留在宅子里骑马赶路,他们的武功都不低,一路疾行,没几日就到了少林寺。乔峰的事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他不好直接上门,就想着要等入夜再去拜访师父问个清楚。阿朱知道萧远山就等着乔峰呢,只要乔峰一入少林寺,定会杀了乔峰的师父嫁祸于他,当即急得不行。

    等待天黑的时候,阿朱想来想去,沉声说道:“乔大哥,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觉得我们应该行事更周密些。”

    “哦?阿朱姑娘有什么好办法?”乔峰疑惑的看向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紧张。

    阿朱说道:“那些人之前诬陷你杀了马大元,结果脏水没泼成,以他们的性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能陷害你一次就能陷害你第二次,乔大哥,我们不得不防。”

    段誉问道:“阿朱姑娘觉得我们应该怎么防?”

    阿朱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反复想了几遍的计划说出来,“我们这么多人,没必要一起进少林,我看不如让段公子和木姑娘还有岳老三去接乔大哥的养父养母,我和乔大哥易容潜入少林寺去找乔大哥的师父。伯母武功最高,就悄无声息的先一步进少林寺,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

    在场的只有刀白凤明白阿朱是什么意思,所以她在众人没开口之前直接应下,“阿朱姑娘想的很周全,就这么办。誉儿,江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尤其是小人更不能小觑,你们立即动身将乔大哥、乔大嫂接到安全的地方,我现在就去少林寺,乔峰,你和阿朱姑娘就易容吧,见到你师父再说,阿朱姑娘心思细腻,你晚上同她潜入少林寺时多听听她的建议,若真出了什么事,立即离开,绝不能暴露你的身份。”

    几人都微微皱眉,乔峰忍不住问道:“他们真的会这般不顾情义跑来陷害我?伯母,你是说他们会对我师父和父母不利?”

    刀白凤看了阿朱一眼,缓缓点头,“很有这个可能,小心驶得万年船,越是非常时期越是不可大意,希望只是我们多虑而已。好了,走吧。”

    刀白凤在众人心中一向是最可靠的长辈,听她这么一说,纷纷动身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乔峰犹豫片刻也答应让阿朱为他易容了。

    刀白凤避开人从后面翻墙进了少林寺,乔峰将少林寺中的布置跟她说了个大概,所以她很轻松的就在少林寺里走了一圈。乔峰的师父还很正常的在房中练功,剧情虽然变了,但她不确定萧远山会不会改变计划。其实她真不觉得萧远山是在为亡妻报仇,哪有利用唯一的儿子去报仇的?她做了几世的母亲,很了解一个爱护子女的长辈应有的心理,若萧远山对乔峰有父子之情,想必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让乔峰背负这种痛苦,他弄这么多事出来,更大的可能是为了契丹。

    刀白凤摇摇头,见乔峰的师父没有发现她,就悄悄潜伏在一个有利的地方,只有出现刺客,她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护住这位玄苦大师,她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实力确实很强,至少比乔峰的师父强,心里隐隐有些高兴,北冥神功真是超强作弊器啊,看来下一世她也能悠哉的成为高手了!

    玄苦大师一直在练功,刀白凤百无聊赖的把房间每一处细节都记在了心里,确保万无一失之后,天色终于暗了。她隐藏在阴影里,调整呼吸,几乎与房间融为一体。众僧已经休息,黑夜显得特别安静,突然房间里出现了极细微的声响,刀白凤眼神一凝,向那边看去,一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一掌就向玄苦拍去。

    刀白凤十指齐动,银鱼鳞片呈扇形疾射而出,转瞬就到了黑衣人面门,黑衣人大惊,不得不收手回护,狼狈的躲开鳞片。玄苦已经睁眼,惊疑不定的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来此杀我?”

    刀白凤几乎要翻白眼,正道人士为什么总喜欢问来问去?要问也等抓住人再问好吧?她飞身而出,手中的碧玉箫高速旋转着冲向黑衣人,黑衣人见势不妙,转身便逃。玄苦看着他们二人,终于反应过来对黑衣人使出龙爪手。

    刀白凤武功比黑衣人高,玄苦武功也不弱,两人同时出手,黑衣人想逃也逃不了。刚过了几十招,乔峰和阿朱也赶到了,乔峰见他们三人打斗顿时大惊,二话不说就使出降龙十八掌对黑衣人攻去。刀白凤压力大减,运起九阴真经发起凌厉的攻势,终于点住黑衣人的穴道将他定在了那里。

    刀白凤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人命,玄苦大师,先让外边那些人散了吧,我们有话慢慢说。”

    玄苦皱眉上前扯掉了黑衣人的面巾,猛地瞪大了眼,看看黑衣人又去看乔峰,虽然徒弟这会儿易了容,可任谁都能看出黑衣人这张脸与乔峰真容一样啊,“这……这……”

    乔峰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两步,扯下脸上的面具,神色复杂激动的道:“你是谁?”

    萧远山冷哼一声,“我是你的亲爹,还不将我放开!”

    乔峰站在原地没动,脑子几乎转不过来,“你是我爹?怎么可能?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你为什么要杀我师父?”

    萧远山哈哈大笑,脸上满是嘲讽,“恩重如山?恩重如山?他对你哪来的恩?你问问他你娘是怎么被杀的?我是怎么被逼跳崖的?他们假仁假义把你扔到一农户家又来教你武功,不过就是做了亏心事想要补偿罢了,全都是伪君子!”

    乔峰僵硬的转过头看向玄苦大师,声音都有些颤抖,“师父……”

    玄苦大师脸色变来变去,十分难看,这时外头有声音传来,“师弟,你这里出了什么事?可是有人打斗?”

    先前玄苦大师说不必进来,小僧们也就没有开门,却还是很不放心去通知了方丈。玄苦一听到师兄的声音,脸色突变,忍不住朝萧远山看去,萧远山眼神凌厉的扫过他,冷哼道:“既然我被你们抓住,那今日就做个了结,你们的罪孽,念多少佛都洗不清了!”

    乔峰感觉要有什么比他身世更令他接受不了的事发生了,若真如萧远山所说,难道他从小到大尊敬的师父竟是他的仇人?

    阿朱没想到刀白凤真的把萧远山抓住了,还这么巧撞见了玄慈方丈,心里也担忧起来。她默默的挪动脚步走到乔峰身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喜欢乔峰,她不能让乔峰在这时候孤零零的承受痛苦。她的行为在古代很不妥,但乔峰转头看看她,又看看站在身边的刀白凤,心里一点一点的冷静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始终不是一个人在面对。

    玄苦看了萧远山半晌,觉得解铃还须系铃人,恩怨终有一日是要解决的,便开了房门将玄慈方丈请进门,但还是拒绝了其他人入内。玄慈在外面就察觉到有什么不对,此时一见萧远山的面容登时怔住,“你是萧……”

    萧远山满眼恨意的盯着他,“看来你还记得我。”

    玄慈看了一眼众人,立即想到萧远山是来杀玄苦的,不禁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师弟,叹息的念了一声佛,问道:“乔施主今日为何易容来此?”

    乔峰低声道:“丐帮汪帮主给马副帮主留了一封信,说我是契丹人,我来是想问师父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玄慈闭上眼沉默许久,缓缓开口,“你确实是契丹人,是萧施主的亲子。”

    乔峰深吸了一口气,“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娘……我娘是怎么死的?”

    萧远山冷漠的表情渐渐化为悲痛,“你娘,她是中原人,当年有了你之后我们便带你到中原来,打算拜访你的外祖父。谁知这位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却带着江湖好手先行埋伏,来杀我这个契丹人。若他们只杀我,一条命而已,我萧远山给得起!可他们居然连女人稚儿都不放过,你娘……你娘就是死于他们之手。就算我是契丹人,可你娘有什么过错?他们一个个道貌岸然,居然做出这等阴险之事,我只恨没练好武功将他们屠戮殆尽!”

    萧远山的声音中透着强烈的恨意,让人听了都背脊发冷。

    玄慈叹了口气,“萧施主,当年是我的错,不止害了你们一家,也连累了不少江湖好汉,那是我一生都要背负的罪孽。”

    “哼,你以为你出家当和尚就能洗清罪孽了?你以为我会信你?呵,你若真心悔过想赎罪,怎么会当这劳什子方丈?从前在江湖上你是带头大哥,如今进了少林也要当个方丈,你不过就是为了权势,你若真有心赎罪倒不如此刻自尽在我面前。”萧远山直直的盯着他,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玄苦忍不住在旁边说道:“萧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师兄愧疚,费心照顾峰儿长大,便是想偿还当年的债。”

    “若不是他,我的峰儿自有亲生父母教养,以为随口吩咐几个人照顾就是大慈大悲了?你们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峰儿,你看到了吧,什么和尚,就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东西,你敬重这种人将亲生爹娘置于何地?他们根本不配!”萧远山面无表情的看着乔峰说道。

    阿朱上前一步挡在乔峰身前,冷淡的道:“萧前辈,既然你没死,你怎么不亲自教养乔大哥?你扔下他,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收养,被什么仇人收为徒弟,可是你从来不露面,如今却来责怪乔大哥敬重师父?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要乔大哥敬重你这个从未养过他一天的爹?”

    萧远山眼睛一瞪,“臭丫头滚开,峰儿是我契丹汉子,留着我契丹人的血,不需你来指手画脚。”

    阿朱半点不惧的瞪回去,“你不过是不讲理而已,养恩大过天,若没有人教乔大哥武功给他饭吃,说不定他早就去街头乞讨了,乔大哥如今的功夫都是他师父所教,凭什么不能敬重?至于你们有什么仇恨,既然你没死你就自己报仇,利用乔大哥算什么契丹汉子?莫不是你口中的汉子全都如此冷血无情?”

    刀白凤双手环胸靠在墙边,有些意外的看着阿朱。之前她看得出阿朱面对这么多高手还是有些害怕的,但这会儿为了维护乔峰却勇往无前,当真有一种真爱无敌的感觉。真心换真心,阿朱如此为乔峰着想,她已经可以预见乔峰对阿朱动心的那天了,若阿朱真能改变乔峰倒也不错,悲情英雄什么的真没什么好。

    萧远山被阿朱气得不轻,眼中似乎能冒出火来,若他此时能解开穴道怕是第一个就要将阿朱拍飞。刀白凤慢慢走到乔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朱说的对,既然长辈还在,这些事就让长辈去解决,你看着就好。”

    萧远山对这个抓住自己的女人更是痛恨,怒道:“你又是什么人?既然知道这是我们的家事,你来插什么手?”

    “我啊……”刀白凤手中的碧玉箫转了两圈,看看乔峰,忽然笑道,“我是峰儿的干娘,别当你不疼峰儿就没人疼他了,我是不会让他被你利用的。”

    “玉箫仙子?”萧远山看到她的碧玉箫,想起江湖传言无双公子与乔峰是结拜兄弟,那玉箫仙子及人乔峰做干儿子也极有可能,有些不满。可他武功不及对方,如今无法反抗,竟是有心无力了,他看着乔峰,沉声问道,“峰儿,你当真不顾你娘的死,不肯为你娘报仇?”

    乔峰神色痛苦,这句话简直诛心,应不应他都会成为无情无义之人。

    阿朱气坏了,指着萧远山就骂,“你怎么这么阴险?刚才还说别人假仁假义伪君子,我看你就是最伪的伪君子,你凭什么逼乔大哥?你就是个不负责任没担当的人,你当初若把乔大哥带走回你的契丹当官去,乔大哥会面对今日这种选择吗?你根本就是自私,完全不顾乔大哥死活,乔大哥长这么大遇到多少危险,你救过一次吗?你现在不过是看乔大哥武功好,才想起他来,你利用他报仇问过你死去的妻子了吗?你妻子若知道你这么对乔大哥,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的,到了黄泉也不会再见你!”

    “啊——”萧远山怒吼一声,浑厚的内力将穴道冲开,一掌就拍向阿朱。

    乔峰立即带着阿朱旋身避开,他们原本所站的位置地板寸寸碎裂,阿朱吓白了脸,紧抓着乔峰不放手,乔峰也是心有余悸,没想到阿朱关心自己说的几句话竟让对方动了杀心,莫非真是丝毫没为自己想过?

    刀白凤闪身挡在他们前面,对着萧远山淡淡道:“你的仇人在那边,别对自家儿子的朋友动手,不然我保证会废掉你的武功让你一辈子报不了仇。报仇的机会稍纵即逝,如果你今日还不解决,恐怕将来你也没什么机会了。”

    玄慈深吸了一口气,叹道:“罪过,罪过。萧施主,莫要牵连无辜之人,你我之间的恩怨,今日就一次算个清楚吧。玄苦,无论今日结果如何,少林切不可将乔峰等人视作敌人,切记。”

    “方丈师兄……”玄苦看到玄慈坚定的表情,默默住了口,虽然担心,却仍旧没有阻止。

    玄慈带头出了门向后山而去,萧远山紧随其后,乔峰自然也得追去看看。阿朱落后一步对刀白凤说道:“伯母,你进少林后可有去过藏经阁?那里应该还藏着一个人,就是已逝多年的慕容博,方丈当年做错事也是慕容博那个小人挑拨陷害,所以他才是罪魁祸首。伯母,你能不能抓住他?”

    刀白凤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阿朱低头道:“我也是巧合知道的,只知道这些罢了,其他江湖上的事就不清楚了。”也许是刀白凤身上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相处这么久,她在刀白凤面前完全感觉不到危险,不自觉的就有了一点依赖,说了更多。若能得到刀白凤的帮助顺利解决这件事,江湖上就能省去不少麻烦了。

    刀白凤微微一笑,“你的消息很准,之前我去藏经阁确实感觉到有人隐藏,既然你说他是罪魁祸首,那我这就去捉他。”话音一落,她已经飞快的向藏经阁掠去。

    慕容博早已知道今晚少林有人闹事,怎么可能冒险留在原地?刀白凤赶到的时候扑了个空,慕容博已经不知去向了。刀白凤片刻未停,直接找到了那位神秘莫测的扫地僧。

    “前辈,不知藏在藏经阁里那个恶贼去哪里了?若今日捉不住他,想必江湖中要死不少人啊。”

    白眉白须的扫地僧淡淡的看着刀白凤没有开口,刀白凤笑道:“前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家不是讲缘法吗?既然今日我找到您就说明您同这件事有缘,好歹您给晚辈指个方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