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段誉特别喜欢热闹,听娘亲说要出发去其他地方看看自然高兴起来,忙里忙外的收拾东西,还要时不时打发岳老三去帮忙跑跑腿买些路上要用的东西。等他收拾的差不多,出门就看见木婉清靠在树下,怀中抱着剑有些落寞的样子。

    段誉走上前关心的笑道:“木姑娘,你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木婉清摇摇头,“我没什么可收拾的,”她顿了下,说道,“这几日打扰了,就此告辞。”

    段誉一愣,“你有事要做吗?打算去哪里?”

    “我……”木婉清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段誉看着她这样的表情,竟看出了她隐藏的脆弱,感觉她并不像每次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势。心中忽然浮现出木婉清两次遇险的情景,一个姑娘家在江湖走动还不知要吃多少苦、遇到多少危险,他忍不住脱口道:“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话说出口,段誉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笑道:“我和我娘其实也没什么事做,就是想走遍大江南北到处去看看,既然你不知道要去哪,干脆就和我们一起,路上热闹也能互相照应,比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好多了。”

    大江南北?木婉清心里顿生向往之意,又疑惑道:“你……你不怪我曾经想杀你娘的事吗?”

    段誉随手扯了几根柔软的细枝条,十指灵活的编起来,口中笑道:“当时是有点怪你的,觉得你是非不分,都不认识我娘就凭别人一句话来杀她,对她太不公平了,我娘受了那么多苦,我替她觉得委屈。可是后来我知道你也是被你师父蒙在鼓里的,尤其是去过万劫谷之后你大受打击,完全放弃了你师父的命令,我就不再怪你了,反而有点担心你,怕你跟你师父闹翻了会受罪,这次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看样子你没出什么事。”

    木婉清低头苦笑,“是没出什么事,因为我不敢当面质问师父,所以就一个人走了,这一年我一直四处乱走,已经很久没见过师父、师叔他们了。”

    段誉惊讶的看向她,想不到她居然会离家出走!不过对她这样的性子他倒是有些欣赏,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因为师父的恩义就帮着师父去做恶事!他开口安慰道:“暂时不想见就不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什么时候你的心结解了,不那么难受了,再回去见你师父好了。大家都在江湖中,说不定哪一天就碰到了呢?我娘说多帮帮别人能让自己感到开心,你也试试,我们在路上遇到什么不平事都可以管一管,也许不久后你就不会这样不开心了。”

    “嗯。”木婉清点点头,想到段誉不计前嫌的安慰自己,有些不自在的又说了句,“谢谢你!”

    “没什么的,喏,这个给你,高兴些!我去看看我娘有没有要帮忙的。”段誉手一伸,掌心里赫然是刚刚用枝条编好的蚂蚱!看上去十分精致可爱,木婉清一眼就喜欢上了。

    段誉跑去刀白凤的房间帮她筛选带走和不要的东西,木婉清手中拿着小蚂蚱,唇角微微弯起,整个人的气质都从冷淡变成了温暖。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礼物,小时候她看见别的小孩子在野地里玩耍,好些男孩子都会用草棍编蚂蚱,可惜有一次她扯了几根草棍试着自己编,被师父发现了。

    当时师父大发雷霆,罚她一天不许吃饭,说她玩物丧志不肯用心练武,早知如此就不该把她捡回来。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看那些小孩子玩了,每天呆在山谷中不停的练武,只希望师父不要再生气,也不要扔掉她。

    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段誉为了安慰她会给她编蚂蚱,手中的蚂蚱比那些小孩子编的好看多了,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蚂蚱!木婉清越看越喜欢,轻轻的将蚂蚱放进了随身荷包里,眼中的笑意久久未散。

    段誉进屋的时候,刀白凤正坐在窗边喝茶,见他进来,笑着打趣道:“娘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编那些小玩意?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讨姑娘欢心的!”

    段誉脸一红,“娘!你说什么呢,我只是顺手而已,刚才我不是看木姑娘不开心吗,我,我这也算做好事了。”

    刀白凤笑看着他,“木姑娘是个好孩子,你自己怎么想的自己知道就好。切记娘教过你的道理,除了亲娘和唯一的妻子,对其他女子都不能靠近!”

    段誉正色道:“娘你放心,我会注意的,绝不会让你失望。”

    “嗯,好了,那些东西都是不带走的,你拿着去送给街坊邻居吧。”刀白凤指指旁边一个箱子,里面装了不少东西,都是他们这些日子添置的,走时自然不能都装马车上带走,送给街坊邻居也算物尽其用。

    段誉出门叫了岳老三一起帮忙送东西,心里想着再遇到街坊里的姑娘们,一定要离她们远点。在他看来,娘亲提这个要求肯定是因为被段正淳伤透了心,段正淳见一个爱一个,一入江湖就乐不思蜀,娘亲肯定是深受其苦才不愿再看见女子伤心。这么想着,段誉就觉得自己若是对不起将来的妻子,那实在是个混蛋!

    东西很快都收拾好了,第二天清早用过饭,他们就跟房东说了一声,上马车离开了这个地方。刀白凤和木婉清坐在马车里,段誉和岳老三坐外面赶车,累了就停下休息,饿了就美餐一顿,不紧不慢的速度和游玩也差不多了。

    段誉谨记刀白凤的话,对待陌生女子越发冷淡,原本他是见人三分笑,如今却给人几分疏离之感,衬上一身气质,凭白多了点高贵冷艳的感觉,更像出门游玩的世家公子了,绝对配得上他“无双公子”的名号。

    遇到女子落难时,段誉通常都让娘亲和木婉清出手,这么久以来他救过那么多人,不乏想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的女子,他从前拒绝之后总觉得有些伤人,对不住那些姑娘。可如今冷淡惯了,发觉对所有姑娘好才是最大的恶!不想娶回去自然不该给人希望,如今这般冷淡直接断了别人的念想,反倒对人对己都是好事。

    刀白凤同木婉清相处这段日子也发觉这姑娘心思单纯,有些认死理,尤其是感情方面,认准了谁,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她觉得做母亲的应该都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因为儿媳妇认准的那个人是她儿子,会一辈子极尽所能的对她儿子好,绝无二心,这对一个婆婆来说,简直不能更满意。

    眼看着段誉和木婉清在相处中越发默契,刀白凤乐见其成,偶尔还会指点指点木婉清的武功,教教她做饭,四人相处的分外和谐。

    一个月后,马车赶到林间小路,段誉忽然听闻前方有打斗声,停下马车道:“小徒弟,你在这守着我娘和木姑娘,我过去看看!”

    岳老三立刻跳下马车,“小师父,我去就行了!”

    段誉忙叫住他,斟酌的说道:“额,小徒弟你的名声还是很大的,别人一见你说不定会误会你是敌人,还是我去吧。”说完他就运起凌波微步快速朝前跑去。

    岳老三靠在马车上嘀嘀咕咕的,“敌人又怎么样?我岳爷爷会怕?哼!”

    段誉跃到一棵树上,看到旁边地上趴着一对受伤的夫妻,不远处还有个翻倒的马车,而另一边一个布衣汉子正在同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打斗。

    片刻后布衣汉子一掌打飞对方,沉声道:“听说这条路常有山贼拦路抢劫杀人,你的同伙在哪?”

    那人爬起来吐了口唾沫,“呸!敢惹你爷爷我,今日就叫你有来无回!”他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往天上一扔就发出一道烟雾,竟是向同伙报信了。他得意洋洋的看过来,似是想从几人面上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

    那对夫妻确实有些惊恐,但布衣汉子神色未动,转身将那对夫妻扶起来,安抚道:“你们不要怕,清点一下损失了多少财物,等我抓到他们送官,只会赔偿给你们。”

    夫妻俩对视一眼,惭愧道:“大侠,今日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命,但听说山贼都是心狠手辣不要命的,他们人多势众,大侠你一个人恐怕难以抵挡。我们夫妻遭此大难也是我们的命,实在不敢连累大侠,大侠你还是趁人没来快跑吧!我们夫妻俩会永远记得你的恩情的!”

    布衣汉子微微一笑,“大哥大嫂不必担心,这些宵小之辈,我还是对付得了的,来再多也一样抓他们见官!”

    安抚了受惊的夫妻之后,布衣汉子转头朝段誉的方向看来,朗声道:“何人在此?不妨现身一见?”

    段誉惊讶他竟能发现自己,当即笑着飞身而下,“大哥好功夫!为人也令小弟佩服,今日有缘相遇,不如小弟助大哥一臂之力,抓了他们如何?”

    布衣汉子瞧见他的轻身功夫就是眼前一亮,笑道:“自然是好!此等恶人为非作歹,除了他们也算为民除害,有兄弟相帮是乔某的荣幸。”

    乔?段誉眼神微动,猜测着他的身份,还不待细想,那山贼的同伙已是大批赶到,定睛一看,竟有四五十人之多。段誉神色冷下来,这么多人拦路做尽恶事,想必没少害人,当即道:“乔兄,不如看看我们谁除的害多!”

    “好!输的人请客喝酒!”布衣汉子大喝一声就扑向最近的山贼。

    段誉同样不慢,与布衣汉子的大开大合想比,他的来去身法更偏向飘逸,下手却同样又狠又准,点穴、劈晕、踢飞……一下一个,那对夫妻互相搀扶着绝望的看着众人,渐渐的却从绝望变为了震惊。只见段誉同布衣汉子一左一右快速穿梭在山贼之中,所过之处,山贼遍地!

    没一会儿的功夫,所有山贼都倒在地上哀叫不止。段誉和布衣汉子相视而笑,段誉道:“看来酒是喝不成了,平手。”

    布衣汉子却摇头笑道:“我比小兄弟痴长几年,却只与小兄弟比个平手,已是输了。我请你喝酒!”

    段誉极欣赏他这般爽快大气的性情,立刻应道:“恭敬不如从命!”

    这时岳老三听见声音将马车赶了过来,一看见地上几十个人,立马哇哇叫道:“小师父,打架居然不叫我,你太不够意思了!你是师父怎么能亲自动手?”

    布衣汉子侧目,这人一把胡子看着年纪不小,居然管小兄弟叫师父?不过待看到他手中的大剪刀时,微微眯起了眼,南海鳄神岳老三?四大恶人之一?

    段誉歉意的对布衣汉子笑笑,回头道:“小徒弟,为师这不是有更重要的事要交给你办吗?打架算什么本事?让他们不再为恶才算本事呢!为师交给你的任务就是把地上这些山贼送官,查清他们做过的恶事,依法惩处。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岳老三挺起胸膛大力拍了两下,“小师父你放心!那官要是敢不判,我就把他咔嚓了!”

    旁边的夫妻俩吓得一哆嗦,瞪大了眼。段誉气道:“岳老三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教你的?”

    “是老二!岳老二!”岳老□□驳了一句,消了气焰,“我记得我记得,不可滥杀无辜,不可作恶,小师父你放心吧。”

    段誉这才点点头,端着师父的范儿让他去找人来押送山贼。布衣汉子挑了下眉,意味不明的说道:“看他的样子凶神恶煞的,没想到竟很听小兄弟你的话啊。”

    段誉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笑道:“岳老三说到做到,认了我当师父就什么都听我的,一路做了不少好事了。”他知道岳老三那副打扮瞒不过谁,江湖里有点本事的都知道四大恶人,便想着替小徒弟说句好话。

    布衣汉子也没多说,既然有人接手剩下的事,他也不需要再通知属下了。他看着一些山贼身边散落的财物,让那对夫妻把自家被抢的东西取回先走一步,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还是先进城看看伤休息一下的好。

    等他们走了,布衣汉子笑道:“小兄弟,正当饭食,不如现在就去痛饮三百杯,如何?”

    “好!乔兄如此豪气,小弟自不会推却!马车内乃是家母与同行的朋友,自当一起同行,不知乔兄介意否?”

    “当然不介意,我来带路。”

    刀白凤见事情都解决了便没下车,木婉清也只是掀开帘子看了几眼没现身。段誉赶着马车跟在布衣汉子身后,很快就到了城里最好的一家酒楼。等刀白凤和木婉清下车,布衣汉子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迟疑道:“莫非小兄弟便是江湖上颇负盛名的无双公子?”

    段誉微笑道:“乔兄客气了,小弟姓段名誉,名号只是大家给些面子罢了。”

    四人落座,布衣汉子拱拱手笑道:“在下乔峰,久闻段兄事迹,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段誉惊讶道:“原来是北乔峰南慕容的乔帮主!失敬失敬!”

    乔峰一挥手,直接叫小二上酒,“那些都是虚名,喝酒才是真的,今日你我兄弟不醉不归!”说完又对刀白凤和木婉清拱手示意,“在下性子糙,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莫怪。”

    刀白凤淡笑道:“乔帮主肝胆过人,英雄豪气,哪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今日相聚也是缘分,我看对面有家客栈,等会儿我与木姑娘用过饭便先去客栈休息,不打扰你们饮酒了,让你们喝个尽兴。”

    乔峰本以为段誉带着女眷,今日定是喝不好了,没想到段誉的娘竟如此开明,顿时朗声笑道:“如此就多谢夫人了!”

    刀白凤与木婉清默默用饭,乔峰则同段誉大碗喝酒,没一会儿,刀白凤就带着木婉清离席了。木婉清担心的回头看了两眼,犹豫道:“伯母,段誉他似乎不善饮酒,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出什么事?”

    刀白凤笑道:“男人之间的事,我们不需理会,难得誉儿遇上和脾气的朋友,我们若留下总会让他们束手束脚。”她见木婉清还有些担心,便小声道,“你忘了誉儿的六脉神剑了?誉儿喝多少都可以解酒,不会醉的。”

    木婉清惊奇,六脉神剑还有这等用处?但刀白凤是段誉的亲娘,肯定不会开玩笑的,这么一想,她也放下了心。转念又有些羞赧,人家亲娘都不担心,她在这担心什么?谁要管段誉醉不醉了?

    刀白凤轮回几世,又最擅长微表情,瞧见木婉清神色变化就知道她这是动心了,只不过和段誉一样尚不自知罢了。刀白凤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儿子和准儿媳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什么好担心的,看他们少年少女磕磕碰碰的靠近,慢慢走到一起,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事。

    刀白凤和木婉清各自回房,这边段誉有些醉了,眼珠一转就想到用六脉神剑来解酒。如同原文那般,乔峰喝了个痛快,跟段誉又说得来,兴致一起,两人就到郊外去比武。这次不单是比了轻功,两人还实打实的切磋了一场。

    乔峰的降龙十八掌颇有些一力降十会的意思,而段誉以九阴真经为主,加上六脉神剑、一阳指和桃花岛武功,身形飘逸,灵巧非凡,攻势却丝毫不若,两人足足打了两个时辰,待天黑时才双双停手,畅快的哈哈大笑,竟又是一局平手!

    乔峰真心佩服道:“小兄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身手,假以时日定会超过为兄。”

    段誉笑道:“乔兄是全靠自己练出的实底子,小弟却是得了些许机缘阴差阳错才有此造化,实在比不得乔兄。小弟行走江湖不足两年,今日得以同乔兄切磋实乃一大快事,只不知将来是否还有此机会。”

    乔峰笑道:“你我兄弟投缘,自当常来常往,来日你到丐帮做客,为兄定会好生招待你。”

    两人聊了许久,都有相逢恨晚的感觉,段誉灵机一动,提出了结拜之意。乔峰听闻大加赞同,两人当即跪下叩头,口称“大哥”、“二弟”成了异性兄弟!结拜后必须得庆祝,乔峰又拉着段誉去酒楼里痛快的喝了一场,才去刀白凤早就定好的客栈休息。

    翌日一早,木婉清踏出房门正好看见段誉从对面的房间出来。

    段誉笑道:“木姑娘,早。”

    木婉清点点头,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发现他神清气爽,果然像刀白凤说的那般什么事都没有,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段誉也不知为何,有了高兴的事第一时间就想跟木婉清分享,此时见了木婉清立时笑说:“昨日我同乔大哥一见如故,已经结拜为兄弟,将来他就是我大哥了!”

    “结拜?恭喜你。”木婉清有些惊讶他和丐帮帮主结拜成兄弟了,不过想想也觉得北乔峰南慕容和无双公子应该是一个级别的。她忽然想,自己听他们在一起也许久了,若是和段誉结拜为兄妹或者认刀白凤为义母,是不是就能永远和他们在一起了?

    不过刚想到这个可能,她却心里不舒服起来,觉得堵得慌,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想想只好把结拜的事放下。

    段誉一直注意着她,见她蹙眉,忙问:“木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帮你看看。”他心里一急,直接就伸手拉起了木婉清的手腕细细诊起脉来,疑惑道,“没什么事啊,难道是马车坐久了不舒服?”

    木婉清只觉段誉的指尖十分烫人,烫得她手腕都火热起来,脸也通红一片,一下子就把手抽出来背在身后。

    段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干了什么,想到娘亲说过的不许同其他女子接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暗骂自己是猪脑袋,不会让娘亲给人家姑娘看病吗!动什么手!动什么手!!

    两人靠的很近,忽然沉默下来,气氛莫名变得有些暧昧,让段誉都忍不住有点脸红了。木婉清轻咳一声,低低的说道:“我没事,吃饭赶路吧。”

    段誉摇头道:“不行,你还是休息一天,我们又没急事,不着急赶路。我去买两匹好马,到时候我陪你骑马。额……我,我是说,怕你坐车不舒服,一个人骑马又无聊,我……你休息吧,我去买马了!”

    段誉转身就一溜烟的跑了,像谁在后头追他似的。木婉清好像看到了他通红的耳根,忽然很想笑,慢半拍的冒出一句,“还没吃早饭呢。”不过段誉已经没影儿了,她只好自己下楼用饭,心里却有些甜丝丝的。

    几人在客栈休整一日,再上路时,乔峰、段誉和木婉清都骑马,只有刀白凤依旧坐着马车,岳老三自然只能乖乖的赶车了。刀白凤也不理岳老三不甘不愿的嘟囔,这人性情还有得磨,要压着训才能把骨子里那些坏的都剔除干净,她使唤起人来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段誉得知乔峰要去杏子林处理些事情,似乎还和慕容复有关,顿时来了兴趣。他们一行人本来就没什么事,去哪都是去,一听大哥遇到些麻烦事自然要跟去助阵,就算看看热闹也好啊。而且北乔峰南慕容齐名,段誉与乔峰这般投契,也想趁此机会看看南慕容是什么样子,说不定还能再结交一个兄弟。

    刀白凤在这武林中转悠,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一见如故就结拜什么的,她觉得她肯定做不出来,然而乔峰和段誉都极为真心,估计把对方当亲兄弟为对方犯险都在所不辞。她虽然没什么机会体会这种肝胆相照的情谊,不过不妨碍她欣赏他们,特别是段誉因此高兴了许多,让她这做娘的也很欣慰。

    路上又遇到了两次恶贼欺负弱小、抢夺女子之事,都被乔峰和段誉轻易解决了。不过刀白凤隐约觉得从山贼到如今遇到的事隐约有些熟悉,她仔细想了想,忽然想到已经忘在一边许久的123言情文库原文!原文里乔峰就是在前头遇到穿越女阿朱的啊!

    阿朱练了武功,虽然天赋不强,顶多算二流高手,可加上易容术自保是没问题的。便开始隐晦的打探乔峰下落,听闻乔峰解决了一伙山贼之后,便匆忙赶到前面的路上等着。正好发现路上有抢夺女子的恶贼,她心生一计,故意在乔峰即将出现之时被恶贼欺负,然后顺理成章的被乔峰救下,用报恩的名义跟在了乔峰身边。接下来乔峰突遭变故,阿朱不离不弃的一直跟在他身边,不止出谋划策还帮他抢占先机救下义父义母和师父,让乔峰慢慢的接受了她,最终成为夫妻。

    刀白凤闭目靠在车厢上,在脑子里把这段原文又翻了一遍,发现还真是巧了!原本撞见也就撞见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关键就在于阿朱为了做戏逼真,事先服了春|药!虽然乔峰不可能帮她解药,最终只是让她在冷水中泡到清醒,可男女之间经历这种事本来就既尴尬又暧昧,穿越女做这个决定正是为了突破乔峰心防,顺便也解释了为什么她明明武功不低还被恶贼给抓住了。

    可那些都是原文里的发展啊,现在乔峰不是一个人,而是和他们几个一起,尤其她和木婉清都是女的,她还会些医术,穿越女设计的那些暧昧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了,会不会因此结仇啊?

    “救——救我——”

    刀白凤一下子睁开眼,掀帘子一看,前面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个女子,身后两个恶贼穷追不舍。她眼尖的发现那女子在看到他们时脚步顿了顿,表情有细微的崩裂,随即又继续向乔峰跑去,双眼半睁半闭,一副不太清醒的样子。

    乔峰眉头一皱,飞身下马,扬声道:“木姑娘,你照顾她一下,二弟,我们今日又要为民除害了!”

    段誉下马笑道:“若有一日将这些害虫都除掉才好,一点也不辛苦。”

    不过这次岳老三抢了个先,冲上去哈哈笑道:“小师父,这两个害虫让我来除!再不让我动动我的剪刀就生锈啦!”

    乔峰和段誉只见岳老三玩一样的戏耍恶贼,不一会儿就将人生擒,二人摇摇头干脆由着他去出力。这边被木婉清扶着往马车走的阿朱却满眼愤恨,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木姑娘!什么二弟!不是还没到乔峰结拜的时间吗?之前乔峰明明是一个人行动的,怎么忽然和这么多人一起了?

    刀白凤微微皱眉,之前她一直想井水不犯河水,可如今看,这位穿越女性子不大好啊。她想想原文里穿越女为了跟乔峰在一起用了不少心计手段,她本来是觉得既然乔峰喜欢,说明他们都是真心的,这会儿却有些不寒而栗。若连感情都是靠一步步算计着接近得到的,那还叫感情吗?追人也该光明正大的追吧?哪有用手段的?

    这穿越女今日做的事和电视剧里故意英雄救美的纨绔有什么区别?先雇一帮混混欺负女孩子,然后纨绔就冲出去打跑混混救下女孩子,从此得到女孩子的感激进而得到女孩子的芳心。而这穿越女假装被抓,然后被乔峰救下,怕乔峰不理她还直接给自己下了药想拉近距离……

    刀白凤觉得她若是乔峰铁定喜欢不起来,这样的人谁知道哪天会不会把自己给卖了?不过她又不是乔峰,不可能知道乔峰的想法,这会儿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穿越女治病了,还好她空间里什么药都有,见过的全都备了不少,也算免了穿越女泡冷水之苦了,虽然人家不会感激的。

    乔峰和段誉已经将恶贼打倒在地,刀白凤意思意思的给阿朱把了脉,便拿出一粒解药来,说道:“这位姑娘中了春|药,刚巧我这里有解药,服下一刻钟之后便可恢复正常,其余无碍的。”

    乔峰和段誉同时皱眉,地上的恶贼被打怕了,连声嚷嚷,“大侠!几位大侠这不管我们的事啊!我们还没抓到她就被你们撞见了,我们可真没给她下药,这不是我们干的!”

    乔峰道:“难不成这附近还有其他人在为恶?你们知道多少?”

    两个恶贼一愣,面面相觑,“这……这……好像没有啊……”

    段誉拿过岳老三的大剪刀抵住恶贼的脖子,斥道:“是不是在包庇你们的同伙?知道的快点说出来,不然我手一抖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两人吓得瑟瑟发抖,“大侠饶命啊,真不知道,我们也没同伙啊,不信你问她!对,问她,她肯定知道是谁害她!”

    几人的目光都落在阿朱身上,阿朱紧张了一下,就咬唇露出一副倔强的表情来。这倒是让人没法问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姑娘家不愿意提,谁能追着问?

    木婉清直觉的不喜这个女子,虽然看着好像很可怜的样子,可她还是不想接近。见阿朱服下解药,她干脆就松手退回马旁,这倒让段誉对阿朱皱了下眉,觉得能让木婉清不喜的女子大概不是什么好性子。

    乔峰心没那么细,解决了这桩麻烦,便招呼众人继续赶路。他们问阿朱什么她都不说,却一直默默的跟在他们马车后,因此,待进城到了酒楼,他们便一同进门吃饭,阿朱极其自然的同他们坐在了一桌,好像他们本来就是一起的一样。

    阿朱等酒菜上来,先倒了碗酒,眼中含泪的对乔峰感激道:“多谢大哥救命之恩,不然小女子今日恐怕……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想跟在大哥身边做些丫头的活计以报恩德,求大哥成全!”

    众人皆是一愣,乔峰满脸莫名的道:“姑娘,只是举手之劳,实在不需如此。”

    “不!大哥,小女子孤苦伶仃不知吃了多少苦,家父家母尚在时便教导我要知恩图报,大哥若不让我报恩,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阿朱神情郑重,一脸正色,让人看了都不忍心拒绝。

    结果正埋头猛吃的岳老三突然回过味儿来了,一拍桌子道:“不对啊,今儿个明明是我收拾的害虫,你怎么报恩要找乔帮主?你瞧不起我?”

    阿朱猛然怔住,看向在座各位,不可置信道:“救我的不是乔大哥?”她当时虽然神志不清可也是朝乔峰跑去的,乔峰居然没出手?

    岳老三瞪眼,“救你的是你岳爷爷我!你不是要当丫头吗?正好,爷爷我缺一个跑腿的,你现在就去买两份点心来,给你银子,快去!”

    刀白凤每次到城里都会改善一下伙食,买些糕点之类的小吃尝尝,每次跑腿的都是岳老三,这次岳老三算是逮到人了。报恩的不跑腿谁跑?难不成当小姐供着就算报恩了?

    刀白凤瞄到阿朱有些发青的脸,几乎忍不住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