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古代家族背景还是很重要的,段誉是段延庆的儿子,即便身份再尴尬那也是皇室身份贵重之人,长辈们也许会厌恶刀白凤,却不会迁怒到段誉身上,该提携照顾的同样不会少。其实大理皇室的长辈几乎全出家了,许多事在他们眼中都不算什么事,就刀白凤做的那件事来说,有段正淳风流成性不受信诺在先,就算刀白凤做错了,那些高僧们也只是念一念“孽债”,事情过了就算过了,根本没有厌恶的情绪。他们唯一在意些的恐怕就是段正淳那所谓的“儿子”在哪里。

    刀白凤跟段氏闹得很难看,她也不进天龙寺给众人添堵,母子一到天龙寺门口,她便主动说道:“誉儿,寺里有大事发生,想必十分紧张繁忙,我进去不大合适。你自己去吧,枯荣大师阅历丰富,有机会的话多同他请教请教,你若心里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也可以跟他说,大师德高望重又是你的长辈,他会指点你的。”

    段誉心里一动,突逢大变,他虽然尽量往好的地方想,可心底最深处仍旧有那么点酸涩,若能在枯荣大师那里讨教些禅机指点,也是他的造化。他对刀白凤点了下头,关心道:“娘你也趁此机会好好歇一歇吧,这段日子为了陪我你都很久没休息了,别担心我,有几位大师在,我不会有事的。”

    “好,我在客栈等你,若有危急之事你便发信号通知我,不过我只能在寺外,不然传出去会被人说天龙寺靠女人,反倒不妥。还有一事……”刀白凤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天龙寺有段氏绝学六脉神剑,鸠摩智来此必定是想要抢夺,以枯荣大师的性子,怕是宁可毁掉也不会交出去。到时你若是有幸看到六脉神剑的图谱便用心记下,一旦有个万一把图谱毁了,事后你也可以默画出来送给枯荣大师。”

    段誉踌躇道:“娘,你是要我偷学六脉神剑?这……这不大好吧?”

    刀白凤对他笑笑,“娘不是这个意思,君子端方,有所为有所不为。枯荣大师不让你练,你便不练,若让你练,那也是你的机缘。娘只是怕那么好的功夫会失传,所以你记下后再还给大师就是了。就像娘手里有许多秘籍,但并不是每样都练的,我希望能将它们传承下去。”

    段誉刚刚习武,尚不懂武学秘籍在江湖中的重要,也不懂武者对武学失传的那种遗憾。不过他听懂了刀白凤的意思,这也算是做好事了,当即就应了下来。刀白凤又给了他一些防身的药物和武器之后,才让他进了天龙寺。

    她抬起头看着大门上方龙飞凤舞的“天龙寺”三个大字,心里叹息一声,一个吐蕃的番僧而已,居然这般明目张胆的抢秘籍欺负到中原来,中原却没人出头将他赶出去,甚至都没几个是他对手的人,也算可悲了。武林中那些名门正派的人一天天勾心斗角,实际上根本没干什么正事。

    不如……她帮忙使使绊子?就是不知道她如今的武功行不行。刀白凤眼珠一转,露出几许笑意,回身就去了药方。出其不意总是容易制胜的,等鸠摩智从天龙寺出来心情暴躁的时候正适合暗算!

    段誉一一拜访几位高僧,众人都是淡淡的,他们对皇帝和对百姓都是如此,无人例外,段誉也早就习惯了。等枯荣大师得空时,他便求见枯荣大师,在房中听大师讲禅。

    枯荣大师一见他就是眼前一亮,“你修习了高深的武功?”大师迅雷不及掩耳的拍出一掌,段誉敏捷的旋身躲过,大师接着试探了十余招,虽只为试探未出全力,但段誉每每都能躲过,那身轻功更是前所未见。

    枯荣大师登时笑了,“好!短短时日便能在我手下走过十几招,如此天赋,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段誉不好意思的拱拱手,“大师谬赞了,我也是因为我娘替我寻来增强内力的小银鱼,才走了个捷径罢了,比不得旁人苦练出的功夫。”

    “哦?原来你的内力是这样得来的?你娘对你也算是一片慈母心了。”枯荣大师感叹一声,并没有问那神奇的小银鱼,到他这个境界,已经不会再对那些神奇之物好奇了。

    段誉想到刀白凤就露出笑容,“这段日子我虽然不是世子了,但我娘似乎要将过去十几年的关爱通通补给我,对我千好万好。此事了结,娘她还要同我一起去四处游历,让我增长见识,有时候想想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

    枯荣大师眼中透着些许慈爱,“既已满足,你心中还烦恼什么呢?”

    段誉一愣,“大师看出来了?我,我只是……段王爷和我的生父似乎是仇人,且我的生父在江湖上还是四大恶人之首,我……”

    “你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

    段誉点点头,面上浮现出苦恼之色,“我对他们所做的事都有些不赞同,我娘显然也并不想再同他们有任何接触,可是我一个晚辈又该如何?若我的生父要认我……”他不太想人段延庆,从他娘跟他说了段延庆这些年做过的恶事,他就不想认了。段延庆为了夺回皇位不择手段,那些被害死的无辜性命算什么?

    枯荣大师捋了捋长须,淡淡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红尘烦恼万千,只要遵从本心便不会左右摇摆,须知你尚有一位慈母真心相待,比之无父无母的孤儿总要幸运许多。何况,大理段氏的族人,也许有争斗,却不是绝情绝义之人,未必会有人让你为难。”

    段誉仔细想着过去的事、现在的事、将来的事,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些庸人自扰,还没发生过让他为难之事,他却先将自己给为难住了。与其为此郁郁寡欢,倒不如恣意行事,真到碰上难事再做抉择也不迟,他有一个那么护着他的娘,事事都为他打点妥当,还有什么好烦扰的?

    想通后的段誉又恢复了开朗的性子,脸上的笑容让人见了便会生出三分好感。他恭敬的行礼向枯荣大师道谢,“今日有幸得大师指点是晚辈之幸,晚辈也是段氏族人,还望大师允许晚辈留下略尽绵薄之力。”

    枯荣大师略垂下眼,沉默片刻才极轻微的点了下头。这是他们段氏近三代最有武学天赋的后人,此次六脉神剑可能不保,若能传下去一星半点也是好的。尤其是段誉能在此时特地赶来助阵,让他对段誉的印象极好,比那个不知人在哪里的段正淳要好上不少。如此维护家族的人,即使不是正经的世子,也有资本让他们提携。

    段誉在天龙寺住下,他牢牢记着刀白凤的话,一得闲就跟在枯荣大师身边,有时候不说话只是看枯荣大师行事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即便是枯荣大师闭目静静的坐在那里,他都能感觉到周围变得宁静了,仿佛枯荣大师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禅意,有让他学不完的东西。

    其他人见段誉如此,嘴上不说,心里却都给他加了不少分。段氏没出家的族人在他们眼里都是一视同仁的,段誉显然各方面都比旁人要好,他们自然也愿意给他一些指点。

    段誉对此简直是受宠若惊,他辈分小年纪也小,从前跟着皇伯父来寺里的时候都是跟在后头默不作声,听他们讨论武功禅经也是似懂非懂,甚至还觉得众僧人太过严肃,有些害怕。这次却受到了这般礼遇,他从心底里就觉得兴奋,更加坚定决心要尽全力去对付鸠摩智,同时也在心里把娘亲教过他的各种对敌手段念叨了好几遍。

    第五日,段正明也赶了过来,并且已经写好了禅位诏书,此次为了退敌便提前剃度出家了。段誉本来不知道他的打算,知道枯荣大师出手为段正明剃度,他才反应过来,眨眼间浓密乌黑的头发就一丝不剩的落在了地上,段誉惊讶的瞪大了眼,“皇伯父你……”

    段正明对他笑了笑,“誉儿,我早就有意传下皇位进天龙寺出家,此时也不过是提早一些罢了,无需惊奇。”他上下打量了段誉几眼,叹道,“几日不见,你已有如此造化,看来你娘将你照顾得很好。”

    “娘亲在外面客栈等我,这些日子我学会不少东西。”段誉笑着点点头,想通后再面对他也不会尴尬了,不管娘亲对别人来说是对是错、是好是坏,都是天底下对他最好的人,且娘亲从未害过人,他因为有这样一位娘亲而幸福,自然不会再露出羞愧之色来。

    段正明有些叹息又有些欣慰,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还是希望段誉能越来越好,至于段正淳惹下的那些是是非非,如今他已出家为僧,再不会管世俗之事了。

    简单寒暄了两句,段正明便端坐在一旁开始学习六脉神剑中的少阳剑。段誉被安排在枯荣身后,他怎么说也是个小辈,鸠摩智成名已久,枯荣没有让段誉和鸠摩智对上的意思,叫他来也只是想让他见识见识罢了。不过,想到段誉习武的天赋,枯荣大师看向墙壁上的图谱,说道:“誉儿,你也来看一看这些图,听他们讲讲六脉神剑的奥义。”

    其他人都惊讶的看过来,枯荣大师却没再说什么,只是闭目坐在那里。于是段誉就像一位旁听生一样,在其他人讲解了六脉神剑的每一剑是如何发出的时候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并且因着刀白凤那些话,他很认真的将图谱全部记下,还反复记了好几遍,但是他并没有练习。

    等外头的小僧通报说鸠摩智到的时候,枯荣轻声的问了一句,“如何了?”

    段誉回道:“晚辈将图谱都记下了。”

    枯荣一愣,还没等说什么鸠摩智已经走了进来。双方客套的寒暄了几句,鸠摩智便打着讨教的旗号开始挑战众僧,妄图将六脉神剑的图谱带走。枯荣原本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会儿听段誉说全记下了更是毫无后顾之忧,在鸠摩智步步紧逼的时候一把火就将图谱烧了起来。

    鸠摩智大惊,拼命想去抢下,段誉见段正明和两位僧人受伤,再也坐不住了,飞身拦住鸠摩智就使出九阴神爪,招招凌厉,逼的鸠摩智步步后退。

    鸠摩智从未见过这种武功,一时间找不到破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看着图谱被烧光,眼中顿时凶光大盛,将怒气全转移到段誉身上,竟是想要他的命了!

    武林中名门正派尝尝有个规矩,就是打斗要一对一,不然就是以多欺少胜之不武,所以其他人虽说有些焦急却并不出手。段誉日日同刀白凤过招,招式没一点花哨,全是直冲要害,气势逼人,让枯荣和段正明都有些吃惊。但段誉毕竟才学了没多久,对上鸠摩智还是有些勉强,渐渐被鸠摩智占了上风。

    段誉眼一眯,故意露出个破绽,等鸠摩智上当攻过来时,一把辣椒面就撒到鸠摩智眼睛上,鸠摩智顿时捂着双眼后退大声惊叫,“你竟然下毒?”

    段誉趁机旋身踢出一脚,正中鸠摩智头部,落地时双掌齐出,直接将鸠摩智打飞了出去。他收功笑道:“什么毒|药?我可不会!哎呀我知道了,莫非是我袖中的辣椒掉了出来?真是抱歉抱歉,我一时好玩才随身带了些,比武时竟忘了拿出去,真是对不住大轮明王了,不过大轮明王德高望重,想必也不会跟我这个小辈计较。”

    鸠摩智一听是辣椒,感觉双眼火辣辣的涕泪横流,顿觉颜面尽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话都被段誉说的,人家道了歉又说不是故意的,他再追究也追究不起来,总不能硬说一点辣椒是暗器吧!鸠摩智冷哼了一声,“大理天龙寺的待客之道,小僧算是见识了。”

    段誉故作疑惑的道:“咦?明王这是对我大理有何不满?我看这其中定有误会,不若明王暂时住下,让我等好生尽尽地主之谊,晚辈对明王高深的武学也甚是欣赏,不知能否请教一番?”

    鸠摩智脸色一变,他本就是仗着武功来抢人家秘籍的,现在听段誉这么说,立时觉得段誉也想趁他受伤来夺他的武功。当即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匆匆忙忙留下一句“下次再来拜访”便转身离去。

    段誉松了口气,擦擦额上的汗珠,回身扶住枯荣大师道:“如今图谱烧了也好,由鸠摩智的口传出去,外人还以为再也没有这份秘籍了。我这就将图谱重画出来,大师日后还是秘密藏着较为安全。”

    枯荣大师原本不屑于此,才未事先准备,不过此时听段誉说什么兵不厌诈,自己的东西凭什么因为别人丢了之类的话,慢慢的竟也觉得有几分道理。想到若六脉神剑失传,大理段氏的后人便会实力大减,他终于松了口,让段誉去画。

    段誉精于琴棋书画,近日闲暇时刀白凤也会指点他,绘出的图谱与先前烧毁那些一般无二。段誉不仅智敌鸠摩智,还帮忙复原了六脉神剑的图谱让段氏绝学得以传承下去,如此,他也算是对大理段氏的后人有恩了,在段氏族人中的地位再无人可以动摇。

    这些结果刀白凤早已预料到,她自己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但段誉成被当做皇位继承人教养,必定十分在意段氏族人。这般能够让族人去忽略他身世的瑕疵,何乐而不为?至于六脉神剑,段誉若练成了可是将段氏绝学发扬光大,她觉得凭段誉的天赋,枯荣大师不可能不让他练。

    不过这些小算计她是不会教给段誉的,段誉本就机灵通透,奈何心性不定,这些接触过多说不定会移了性情往邪道发展。她还是教导段誉君子端方的好,将来无论走到哪里耍什么小聪明,都不会失了正义。

    刀白凤自鸠摩智进了天龙寺便埋伏在外头了,鸠摩智被段誉打伤,眼睛又红肿不堪,十分狼狈,根本没注意到后头跟踪的刀白凤,甚至还暴躁的发了一顿脾气,将随行之人尽数打发了。

    刀白凤悄悄的跟着他,这一带她早就走了好几遍,对地形很熟悉,不用跟的太近就能知道鸠摩智往哪个方向去了。等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处无人之地时,刀白凤突然发难,六支袖箭同时射出,鸠摩智立刻警觉的躲避,右腿还是中了一箭!

    “什么人?出来!”鸠摩智大怒,中原之行竟如此不顺,今日他定要将胆敢伤他之人毙命,以泄心头之恨!

    刀白凤一身老汉装扮,头戴帷帽遮的严严实实,手上带着手套,持一把极为平凡的长剑快速刺出。鸠摩智怒气冲天,招招都是狠手,但刀白凤这些日子的武功也不是白练的,对上鸠摩智绰绰有余,半点都没被鸠摩智伤到。

    反观鸠摩智,动作越来越慢,刚开始还不明显,几十招之后却生出了一种力不从心之感,手脚都跟不上要出的招式了!鸠摩智大惊大怒,“你给我下了毒?”

    刀白凤见状立即加大了攻势,抓住鸠摩智一个破绽瞬间点了他的穴道。她仔细听了听,确认附近无人,便拎起鸠摩智躲入山林中一处拐角,在这里即使路上有行人经过也看不到里面。

    鸠摩智直到这时才慌乱起来,可他被点了哑穴,别说威胁了,连求饶都做不到。他急得冒出一头冷汗,不停的往下流,刀白凤将他扔在地上,盘膝坐在一边运转了一下内力,然后直接与鸠摩智对掌,立刻感到源源不断的内力如潮水般涌入自己的经脉!

    这是她第一次用北冥神功!之前教段誉修习的时候,她也一同学了,只是路上没遇到什么大恶之人,她也没有去吸别人内力。这次听说鸠摩智要来,她立马想到这个主意,鸠摩智可是武林中的高手,只要将他一身内力化为己用,她在这个世界当真就没几个对手了!

    刀白凤一边吸鸠摩智的内力,一边控制着所得内力运转九阴真经。所以虽然有点难受,但并没有原文里段誉那么难受。鸠摩智不停的用内力冲击穴道,可另他惊骇的是内力已经不受他控制一直在迅速消失,他想到了丁春秋的化功*,再看对方一身老汉装扮,眼中顿时迸发彻骨的恨意,丁春秋竟敢偷袭他?待他得到自由养好伤,早晚要找丁春秋报仇!

    刀白凤丝毫不知道鸠摩智已经脑补到丁春秋身上去了,她真没那个意思,她只是觉得老汉的装扮不容易怀疑到她身上,所以才弄了这么一身,没想到竟被鸠摩智想到丁春秋身上去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鸠摩智脸色苍白,满脸惊惧的表情,因为他体内空空如也,已经感觉不到内力的存在,他被废了武功!

    刀白凤收功略略调息片刻,起身就走。从头到尾她都没发出一丝声音,也没露出任何惹人怀疑的地方,眨眼间就消失在鸠摩智面前。鸠摩智腿上的只是麻药,穴道也会在两个时辰后自动解开,之后他能不能回到吐蕃去就看他自己了,他在中原的仇家可是很多的。

    刀白凤找了个没人的山洞换回自己的衣服,将那身老汉装扮烧的一干二净,然后快速回了客栈,开始融合增长的内力。她并没见过这种武功,也不知道怎么融合才会更容易,所以只有自己试过找对方法才敢让段誉去试。心法运行了两个周天之后,刀白凤意外的发现九阴真经对融合内力有极佳的效果!

    她心中一喜,专心运行九阴真经的心法,一夜入定,到第二日清晨她已经完全将鸠摩智的内力收归己用。她睁开双眼,手指微动就将一片银鱼鳞片射出,这次鳞片直接穿过了厚重的木凳射入墙壁,比之在琅嬛福洞那时已然是天上地下的差别了!

    刀白凤将鳞片取下收了起来,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九阴真经可以和北冥神功搭配着用是再好不过了,段誉练得也是九阴真经,日后段誉使用北冥神功有她在旁边护法,一点危险都不会有。

    成了江湖一流高手的刀白凤心情格外的好,跟小二点了不少好菜为自己庆祝。上辈子她身为和五绝平手的存在早已经习惯了那种高度,这一世一下子变成三流的程度总觉得没有安全感,还好有北冥神功这种类似作弊的武学,如今她总算安下心了。

    饭菜刚上来没多久,段誉就找了过来,见到满桌子菜难掩惊讶,“娘,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好吃的?”

    刀白凤摇摇头,脸上还笑意满满,“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不过我昨日去做了一件特殊的事,高兴罢了。”

    段誉立马好奇了,“什么事啊娘?我不在这些日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好玩的事了?怎么不等我啊?”

    “机不可失,等你就来不及了!”刀白凤瞧见小二退了出去,外头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才招手让段誉靠近些,悄声道,“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娘昨日跟踪鸠摩智暗算了他,将他的内力给吸光了!”

    段誉瞪大了眼赶紧捂住嘴才没有惊呼出声,他不可置信的悄声问道:“真的?那个大和尚废了?”

    刀白凤点头,段誉立马拍了下桌子笑起来,“娘!真是大快人心!你不知道,昨日他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还用两国开战来威胁枯荣大师,实在可恶至极。最可恶的是他趁着比武竟想要皇伯父的命,我昨日就想给他点颜色看看了,可枯荣大师一向慈悲为怀,比武就是比武,我若是太过分却不行,鸠摩智的天龙寺出事也不行。我原本还打算哪日碰着他再同他算账呢,没想到娘你已经把他收拾了!”

    刀白凤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再无一丝郁气,便知他在寺中定是得了枯荣大师的提点了。脸上不由也露出笑来,她虽有万千办法,可终归只是个做娘的,如段誉这般心思细腻之人,到底还是要有男性长辈提点才能想通。枯荣大师的话在整个段氏一族都是及有分量的,有大师开解,段誉什么烦恼都没了,等将来若能同乔峰、虚竹结缘,他们三个还能互相开解学习,也是妙事!

    刀白凤有些不理解穿越女阿朱让乔峰错过两位兄弟是什么心思,爱情再美,兄弟也同样重要,结果原文中描述的穿越女和乔峰情比金坚,阿紫也被拆穿了恶毒的心思,没任何机会靠近乔峰,可乔峰也没有任何朋友兄弟,只是和阿朱一起纵情山水。刀白凤想想乔峰的性格,总觉得让乔峰放弃一切江湖事去纵情山水有点悬,也不知道故事结束后,乔峰能不能一辈子都像阿朱想的那般不理江湖事和朝廷事。

    鸠摩智的事情解决了,段誉临走时又去天龙寺同众僧道别,这次枯荣大师明确的说了让他修习六脉神剑,希望他多用心将来能有所造诣。段誉很激动,在段氏被允许学六脉神剑就是对他的肯定!如今段氏一族提起他段誉不再是谁谁谁的儿子了,而是段誉独立的个体,脱离世子之位仅仅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被所有族人记住,这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而这些全是娘亲带给他的。自此,刀白凤在段誉的心里成了最重要的存在!

    他们母子离开之后段正淳才带着四大家臣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枯荣大师并没有见他,段正明一身僧袍,看着他摇了摇头,只交待他一番继位需重视的事情就回了禅房,表示从此皈依我佛,红尘俗世都不要再来找他。

    段正淳有些呆愣,心里又有一丝喜悦,他不耐烦当皇帝,要管那么多事根本无法自由自在的出宫玩乐。可同时,刀白凤走了,皇兄出家了,他成了皇帝!往后再也没人管他了!这让多年时常被管束训斥的段正淳有些飘飘然,继位后第一道圣旨就是封了钟灵做郡主,名义上是他认的义女。

    此举惹来不少闲言碎语,大臣们尤其不满,不过如今大理没什么激烈的内斗,旁支根本没有出色的人物能争皇位,大家不满也只能忍下去了。段正淳随便寻了个借口,派人加大力度去寻找他的儿子、女儿,他现在成了皇帝,迫切的需要一个继承人,若儿子有出息,他直接退位做太上皇照样逍遥世间,岂不比做皇帝更好?

    而大臣们也注意到了这件事,纷纷上奏请求段正淳广纳后宫,为皇家开枝散叶。段正淳自然拒绝,他在外头还有好多心爱的女人没接回来呢,怎么能娶妻?不过他想得很好,却在一次两次三次偶遇到世家贵女们之后,把那些心爱的女人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又有了新的爱人。这次先后纳入后宫封妃的四位贵女居然相处得十分和睦,比起从前那些动不动又恨又杀的江湖女子不知好了多少,还个个精通琴棋书画,能与他琴瑟和鸣,段正淳毫无反抗的就沉浸在了后宫的温柔乡,没再记起苦苦等着他的阮星竹和甘宝宝,还有怨恨他却也同样在等着他的王夫人、秦红棉等等等等……

    段正淳不进江湖捣乱了,刀白凤和段誉慢慢也把他忘在脑后,段誉从前听书哪里哪里的风景优美,可从来没出过远门,这会儿想起什么地方,便同刀白凤一起去看。路上遇见不平事总要管上一管,好事做多了,人心也跟着快乐许多,而段誉碰见恶霸、山贼,便将他们的内力吸光,虽然不多,但融合起来也方便,用来熟练功法最适合不过。

    积少成多,段誉如今的内力加上实战经验,身手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了。因为他们俩总做好事,名声传的也快,竟还得了两个好听的名号,人称玉箫仙子和无双公子。刀白凤对别人叫自己“仙子”感觉很囧,但是武林里就爱叫这些东西,别人还全是尊重示好之意,她也不好说什么,时间长了慢慢也就淡定了,想起上一世被人叫“罗刹”,这一世就成了“仙子”,世事还真是多变,她不还是那个她么!

    这日他们两人闲下来就去湖上垂钓,一小天下来收获颇丰。段誉拎着鱼篓一边走一边跟刀白凤说着从坊间听来的趣事,刀白凤脸带笑意的听着,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回去是蒸鱼、炖鱼还是烤鱼呢?

    结果没走多远就听见一阵淫|笑声:“你这娘儿带着面纱作甚?莫不是伤了容貌?毁容也不怕,单凭你这身段也够味儿了,今日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快活!”

    刀白凤眉头一皱,运起凌波微步赶上前去,这种人最恶心,仗着女子柔弱尽做些龌龊事,不知害了多少人命!段誉紧随在后,还没到就听见了有些耳熟的声音,“哈狗不挡路,滚!”

    等他们绕过拐角到了近前都有些惊讶,那道熟悉的声音竟是木婉清?两人对视一眼,这是第三次碰到了,还真是巧!

    刀白凤扫了一眼白的像鬼一样的淫贼,皱眉道:“他就是四大恶人里的云中鹤,誉儿,对这种人不用客气!”

    云中鹤正游刃有余的和木婉清过招,听到好听的女声忙回头看,顿时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又来了一个娘儿,这般美貌端庄,像观音娘娘一般,来得好!来得好啊!”

    刀白凤看他一眼都嫌多余,干脆转身去收拾被段誉丢在地上的鱼篓和钓鱼竿。木婉清瞧见他们母子心情极为复杂,可段誉救过她一次,上次她刺杀刀白凤又是她理亏,这会儿她着实说不出什么冷冰冰的话了。只是抿紧唇招式更加凌厉的攻向云中鹤。

    段誉的武功已经今非昔比,他一加入云中鹤立时大惊,知道今日遇到硬茬子了,又仔细看了一眼他们的打扮,待看到刀白凤腰间的玉箫时恍然惊道:“你是无双公子?她是玉箫仙子?”

    段誉冷笑,“像你这样的人我不知收拾过多少个,今日你也别想跑了!”

    叶二娘到的时候正好听见云中鹤的话,她往刀白凤的玉箫上扫了一眼,冷哼道:“我来试试你有没有传说的那么厉害!”

    刀白凤眼神一冷,一个转身已经抽出了玉箫,回手使出玉箫剑法,看上去飘飘似仙,却只用三招就逼的叶二娘节节败退。叶二娘脸色一变,“想不到中原竟出了如此高手!”她扬声道,“老四,你挺住,我去叫老大来给你报仇!”说完拼命击出一掌,借着掌力向后跃了一大截,飞快逃走。不过她也没讨到好,刀白凤那一掌足以让她养伤三个月了。

    这时云中鹤也被段誉抓住,苍白的脸色更白了,还没求饶,就发觉体内的内力飞速流失,登时惨叫出声,绝望至极!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