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侠骨柔情(完)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雪云,我找到你了……”黄药师定定的看着苏雪云,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安定。

    苏雪云抬头看到他眼中的坚定,心里也有了底,对他绽开一个笑容,起身迎了上去,“药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黄药师看向她怀里的杨昱,笑道:“多亏了这个小娃娃,我记得你说过要做他干娘,所以一听说杨大善人的儿子出生便猜到你会在杨家。只不过我以为杨家还在牛家村那边,多绕了远路,来的晚了。”

    苏雪云轻轻摇了摇杨昱,小孩子嗜睡,这会儿功夫已经睡着了。她放轻了声音,对门口愣住的杨康说道:“昱儿要睡了,叫奶娘过来看着吧,我们别吵到他了。”

    “啊?哦,好,我这就去……”杨康重生后大概第一次这样惊讶,他离开时忍不住又看了黄药师一眼,人还是那个人,可怎么就感觉哪里不对呢?原来堂堂黄岛主也有温言笑语的时候,华筝这一世还真是……比他这重生的还像重生的!

    杨康找到奶娘吩咐了几句,笑着摇摇头,不管是因为他无意中改变了华筝的命运,还是华筝本身有什么秘密,都不关他的事,华筝是他儿子的干娘,永远都是。

    苏雪云将杨昱放到小床里,叮嘱奶娘和丫鬟细心照顾着,便同黄药师一起出了门。苏雪云感觉黄药师一直在看她,莫名的感觉有点脸热,“你总看我干什么?”

    “雪云,待孩子满月后,我们就去四处走走可好?”黄药师轻咳一声,说了句隐含暗示的话,神情是难得的认真。

    苏雪云笑看着他,轻轻点下头,“那你可要跟紧我,不要半路走丢了啊。”

    黄药师终于等到她点头,眼中露出笑意,一手扣住她的腰跃出院墙,几个起落便深入到山林里。黄药师将她带到山顶,看着群山连绵的风景,浑身都放松下来。黄药师低头轻声问道:“你想去哪里?只要这天地间可以去的地方,我都会陪着你,绝不会走丢的。”

    苏雪云绕着肩上的发丝,微微偏头,“我想……去看天山雪莲开花。”

    “好,不过天山雪莲长在极寒之地,且不知哪一年才会开花,我们不如先寻到一朵,布下阵法守护,再去其他地方游玩,待花开之时我们再去看。”黄药师想也不想的应下,还将行程都安排好了。

    苏雪云道:“我还想走遍山川江河,看遍天下奇景。”

    黄药师微勾唇角,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只要你喜欢,哪里都可以去。”

    轻柔的声音就在耳边,苏雪云能感觉到他的坚定,第一次放任自己的感情靠在了他的怀里,“药师,这可是你自己应下的,若将来有一日你反悔了,我就……我就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让所有同你有关的人都不得安宁!你怕不怕?现在再考虑考虑还来得及。”

    黄药师的胸膛轻轻震动让苏雪云清晰的听到了他的笑声,“云儿,我就喜欢你这样恩怨分明的性子,上天让我遇到你着实是对我的眷顾,我自当珍惜。”他低下头在苏雪云的耳边轻声道,“这次找到你,日后我们再不分离。”

    温润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让苏雪云觉得耳朵痒痒的,微微红了双颊,她伸手环住黄药师把脸埋在他胸膛里,忍不住扬起了笑容。江湖侠客、冷血帝王,她几乎什么人都见过,但这是她自穿越后第一次动心,也许是因为黄药师救了她的命,也许是因为他们相处时黄药师给予的包容,她在他身边就能感觉到安心,仿佛尘埃落定、看尽繁华后携手归隐的闲适。

    穿越这么久,她解决掉的麻烦越来越大,学会的东西越来越多,常常对周围的人和环境有一种格格不入之感,可当她和黄药师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摆弄琴棋书画,可以切磋武功互有助益,还可以纵情山水赏花看月,她仿佛被黄药师从虚幻中拉了出来,真真切切的感受着所有的喜怒哀乐。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动了心才会牵引情绪,还是因为牵引了情绪才慢慢动了心,她只知道,这一刻,她爱上了这个人,她想和他度过往后的朝朝暮暮,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相爱,她希望他们能一起到白发苍苍,当成为老头老太太的时候还能给对方最真心的笑容。

    两人在山巅相依而立,风吹的衣摆轻轻飘起,远远看去,好似一对神仙眷侣,好不快活!

    黄药师陪同苏雪云一起在杨府住下,苏雪云每日都要哄杨昱一会儿,她虽然前两世都是当娘的,但穿过去的时候儿子都老大了,只需和他们一起战斗,夺到应有的地位便成。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一个婴儿出生,然后一天一个样的长大,软软糯糯的,可爱无比,有时候看着小杨昱可爱的样子,苏雪云都想将他抢走自己养了!

    黄药师除了练功基本都是和苏雪云在一起,自然也没少同杨昱相处,且他亲手养大过黄蓉,对小孩子反倒比苏雪云还有办法。就像这日苏雪云正抱着小杨昱逗弄,谁知小杨昱突然哇哇大哭,苏雪云直接就愣住了,忘了自己是个武林高手,完全不知所措的举着孩子看向黄药师,“他怎么了?怎么哭了?我一直很轻很小心,没有碰到他啊,怎么回事?奶娘呢?快叫奶娘来啊!”

    黄药师好笑的走上前接过杨昱,将他放在了小床上,看孩子还在哭,便试探的解开襁褓看了看,然后笑道:“没事,孩子只是尿湿了不舒服,换掉就好了。”

    “真的?”苏雪云担心的皱着眉头,弯腰在小床边看着却不敢再伸手了。

    黄药师有些手生的给杨昱换了尿布,指着襁褓给她看,“里面都湿了,只不过冬天包得厚些,你才没感觉到。”

    苏雪云有些脸红,仔细想想方才好像确实感觉到手上一热,毕竟九阴真经不是白练的,就算包了几层,里面出现变化她也是能感觉到的。只是她从没照顾过小孩子,被吓了一跳惊慌的什么也顾不上了。

    奶娘就在隔壁休息,一听见哭声连忙跑了过来,苏雪云脸上有些讪讪的,她不懂照顾孩子让人家的宝贝疙瘩哭了半天,实在很不好意思。

    “还是你来看着昱儿吧,我就不捣乱了,往后我来看昱儿的时候你也别走。”

    “是,苏姑娘,我记下了。”奶娘恭敬的应了一声,拿起个拨浪鼓在床边轻轻摇晃,没一会儿就吸引了杨昱的注意力,慢悠悠的转动小脑袋想要寻找是哪里发出的声音。

    苏雪云松了口气,拉着黄药师跑出房门,“还好不是什么别的事,不然杨康和念慈说不定不给我吃饭了。”

    黄药师原本他对那个小娃娃是没什么感觉的,只等满月宴后就可以带苏雪云去寻天山雪莲,不再被任何人打扰。但这阵子看见那孩子多了,倒也生出了几分喜爱之情,他看着苏雪云微微挑眉,雪云如此喜欢孩子,照顾起孩子却是惊慌失措,不知将来等他们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苏雪云扯了片树叶回手就往黄药师鼻子上放去,黄药师脚步一错就转到了她另一边,苏雪云笑瞪他一眼,“想什么那么出神?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自然听见了,你说昱儿很好,将来要把你会的都教给他。我只是在想我要不要教他点什么。”黄药师心想他刚才想的那些自然不能在这会儿说,不然惹恼了苏雪云再跑得不见踪影,他就有苦头吃了。不过说起教授孩子,若他们将来有了孩儿,便把他和云儿的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到时定能教出个惊才绝艳的传人,想起这个他忽然有些期待。

    黄药师想着苏雪云的性子,必定不会轻易松口嫁人的。便在心里盘算开要做些什么事能让她高兴,若同他在一起日日都过得快活,那苏雪云还有什么理由不嫁给他?看到杨康对穆念慈的百般呵护,黄药师忽然想快一些让苏雪云成为黄夫人。

    没多久,杨铁心和包惜弱就被杨康接来杨府参加杨昱的满月宴,杨康对杨铁心纯粹只是面子情,依着他的想法是永远不见才好。但穆念慈是把杨铁心当亲生爹爹的,孩子满月这么大的事自然是想一家人在一处欢欢喜喜的,于是上一代那三个人又碰了面,吵吵嚷嚷的互不相让,夹杂着包惜弱的哭声,当真是一出闹剧。

    穆念慈抱着杨昱回房间里叹了口气,喜悦的神情淡了下来。苏雪云在旁边安慰道:“今日是昱儿的好日子,要开心才对,别想那么多了。”

    穆念慈无奈的摇摇头,“我知道想让他们放弃恩怨不大可能,可是起码不要在这时候吵。同阿康做生意那些宾客就快来了,让人家看见了像什么样子?之前阿康跟我说爹给昱儿取的名字是‘过’,我还不信,没想到他当真不在意昱儿。”穆念慈低头亲亲杨昱的额头,有些伤感,“雪云,说真的,父亲他千不好万不好,可对阿康和昱儿却真的很好。而阿康亲生的爹娘……也不怪阿康一定要奉养父亲。”

    苏雪云伸出食指碰了碰杨昱的小拳头,被他一把抓住,笑着道:“反正也不是天天这样,你听外面不是已经静下来了?杨康有办法的,杨康虽然奉养了六王爷,但他一直也不肯帮六王爷做那些违背道义之事,你也可以同他一样啊,杨大叔将你养大,你奉养他也是应当,只是不合情理之事不做也罢,长辈的纠葛无法可解,事事顺从只会更累。”

    “只能如此了,若我这个做母亲的拎不清,将来昱儿更要受苦。上一辈的恩怨传到我们这就算了,我不能让昱儿也牵涉其中。”穆念慈看向杨昱的眼神充满了慈爱,也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为母则强,穆念慈为了让儿子无忧无虑的长大,终于下定决心做些改变。苏雪云笑了笑,拿出个精致的小荷包塞进了杨昱的襁褓。

    穆念慈忙道:“你这又给的什么?昱儿才丁点大,你给的礼物都要用小箱子装了,哪有这么宠孩子的?”她也不把苏雪云当外人,直接将荷包打开来看,只见里面大大小小的宝石有十几颗,成色俱是世间罕有。她赶紧把荷包系好推给苏雪云,“使不得!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

    苏雪云手腕一转又将荷包塞到了襁褓里面,笑道:“又不是给你的,这可是给我干儿子的,你只管替他收好,等他长大了准会喜欢。念慈你也别推,你知道我的,在一个地方呆不住,今日过后我便会同药师四处游历,将来也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我喜欢昱儿,自然想在见着的时候多疼疼他,你且当我将日后数年的礼物都送了,这总行吧?”

    穆念慈好气又好笑,“我总也说不过你,道理一大堆,什么不知何时再见?我可听说了,你还要教昱儿不少东西呢,还能跑到哪去?行了,你想给就给,倒想我拦着你们娘俩亲近似的,往后啊我可得对昱儿加倍的好,不然他说不准只认得干娘,不知道亲娘了。”

    两人说笑了一阵,穆念慈先前的抑郁已经全部散去了,待她回过神来自然知道这是苏雪云怕她烦闷故意说话来安慰她呢,心里感动,也庆幸着能结识苏雪云这样的好姐妹。想到黄药师这些日子同苏雪云形影不离的样子,她笑着打趣道:“你的喜事也近了吧?可别忘了给我发喜帖,到时我带着昱儿去恭贺你大喜。”

    苏雪云才不像她那么容易害羞,这里又没别人,大大方方的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反而张口就打趣回去,“都还没影儿的事呢,你等着吧,说不定啊到时候你不止抱着昱儿,这肚子里兴许还再揣一个呢,哈哈哈!”

    穆念慈果然红透了脸,拍她一下,佯怒道:“你一个姑娘家也敢来羞我,真真找打!”

    杨昱似乎也感受到她们的愉悦,小手摆来摆去,不时发出“啊~啊~”的喊声,白白胖胖的特别招人喜欢。

    来往宾客见着杨昱张口就是一大串夸赞之词,杨康的生意越做越大,本人却没入商籍,甚至还参加科考弄了个挂名的闲职,不论大小是有官职在身了。官、商、江湖,杨康眼看着是飞黄腾达的命,将来还不知能走到什么高度,他们此时攀附些说不准就能讨到个将来的靠山。

    苏雪云知道黄药师不喜热闹,便拉着他坐在最角落的一桌。她远远看着杨昱风光无限的满月宴,心想这一世杨昱的一生是彻底改写了,只不知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不过无论如何,杨昱都不会再被人欺负被人虐打,有了这么多人的庇护,怎么样都会幸福吧?至于杨昱会不会养出纨绔的性子,苏雪云是半点不担心,有穆念慈在,想长歪都不行!

    等杨昱被抱回房里,苏雪云就和黄药师离席去跟小杨昱道别,苏雪云轻轻亲了亲宝宝的小拳头,笑着说:“你要快快长大啊,干娘还会来看你的。”

    黄药师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心里想要个孩子的心思更重了。离开杨府后便给洪七公传了消息,通过丐帮打探到几处可能有天山雪莲的地方,然后迅速带苏雪云去寻找,称得上是尽心尽力了。

    苏雪云并没发现他的小动作,只觉得他们真是幸运,这般顺利就找到了天山雪莲,虽然还没有开花,但是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的东西还是让她很欣喜。之前穿的那几个世界可没这种好东西,她忽然有些小郁闷,穿了这么多世这么就没个能储物的东西呢?那个123言情客服都说她是一串数据了,加个储物空间的数据也不难吧?

    苏雪云在心里想了又想,决定下次见到客服99号的时候一定要提这个要求,珍宝什么的还在其次,存些救命的药和防身的武器才是重中之重啊。就像那次她差点被黄蓉害死时,如果自己身上有救命的药哪还需要求别人?以后也不知道要穿去哪里,但炮灰总不可能每次都有显贵的身份,万一穿在什么危急的时刻,有个储物空间总是给自己多加了一层保障。

    苏雪云决定之后就开始搜集难得的好东西了,她也不知道这一世能不能入梦看见客服99,不过先准备出来总是好的,若在临死时得到储物空间也来得及把东西放进去。

    黄药师发现她开始搜集东西,自然投其所好,在给天山雪莲布下阵法守护后,就带着她去看各种难得一见的景色,顺便搜集了许许多多的宝贝。对于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这些事做起来当真简单,也就只有天山雪莲这样的东西才算难得一点了。

    一路上朝夕相对,黄药师将苏雪云照顾的无微不至,苏雪云觉得他若真心想对一个人好的时候,根本没人能拒绝他。整整半年的时间,两人心里越发亲近,常常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心意,让苏雪云既能感觉到恋爱时的甜蜜又能感觉到一种老夫老妻的默契温馨。所以当黄药师在雪山之巅突然开口向她提亲的时候,苏雪云心里再没半点犹豫,笑意盈盈的点下了头。

    柯镇恶等人住在桃花岛,黄药师没打算再回去,干脆和苏雪云出海又选了一座合适的岛屿,重金请人建造出一座庄园,他想再选一种树来做护岛大阵,不过苏雪云觉得他身上淡淡的桃花香最适合他,如果换了什么其他的树反倒不美。至于桃花岛的名字,只要他们幸福安乐,何必在意这些小事?

    东邪黄药师再一次广邀群雄,这次却是他自己的婚事。江湖得到消息顿时震惊,之前半年隐隐有传言说东邪和玉面罗刹结伴同游,他们还当是谁不要命了敢传那两位的瞎话,没成想这竟然是真的?东邪和玉面罗刹?一个魔头一个魔女,若哪一日他们夫妻想要对谁不利,江湖上谁能阻挡?

    可是不管众人心里怎么想,接到帖子的人还是立即备下重礼,谁也不愿意得罪两位煞神。除了江湖中人,还有得了信主动前来贺喜的,托雷、大宋重臣还有被苏雪云救下的百姓中闯出些名堂的,全是真心前来贺喜,毕竟战神公主保住了无数百姓,对朝堂中的人来说,是最值得敬重的。

    黄蓉看着比她成亲时多了两倍的宾客,心中气愤不已。苏雪云竟然真的嫁给她爹了!他们还另选了一座岛安家,建造的丝毫不比桃花岛差,她爹这是干什么?不满她留在桃花岛所以连家也不回了?黄蓉趁人不注意就闯进了苏雪云房里。

    苏雪云脸上一冷,斥道:“没人教过你礼数吗?连敲个门都不会?你当这里是你的地方?”

    黄蓉怒瞪着她,气道:“这里是我爹的地方,我自然哪里都去得!你好本事,我才刚刚成亲,我爹就丢下我走了,我还当他是生我的气,如今看来他定是被你找去了。也不知你用了什么手段,不到一年就能让我爹娶你,你以为你在我爹心里能比得过我娘?”

    苏雪云不怒反笑,坐在桌前仔细挑选着首饰,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我为什么要跟你娘比?从我认识你爹开始,陪在他身边的人就是我,以后几十年和他朝夕相处的人也只有我,我需要和任何人比吗?我在你爹心里重不重要就不关你的事了,郭黄氏。”

    “你!你不要得意,我就算嫁人也是我爹的女儿,我爹不会不听我的,我……”

    “去啊,你不就想说你爹会听你的跟我悔婚吗?你去跟你爹说就是了,来找我做什么?”苏雪云嗤笑一声,打断她的话,“你有件事猜错了,你爹可是很喜欢桃花岛的,可惜你这个嫁出去的女儿把夫家都给带了回去,明知道柯镇恶是什么德性还让你爹步步忍让,依我看,你爹没杀了他们已经是看重你了。”

    “你胡说,我爹一向最宠我的,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反对。他知道我在郭家……当然会帮我。”黄蓉听了苏雪云的话心里有些慌乱,却不肯承认自己在郭家过得不好,只咬牙认定爹爹永远都会迁就她。

    苏雪云拿起一支珠钗对着铜镜比了比,漫不经心的道:“那是你的事,我现在还不是你后娘,管不着。就算我当了你后娘,我也不会管你,像你这么自私到连爹都伤害的人,我可没本事管。”

    黄蓉眼神闪烁不定,阴测测的说道:“你凭什么顺风顺水的得到一切?你以为我真没办法破坏你的亲事?”

    苏雪云动作都没顿一下,跟她玩心计,黄蓉还不够格,“我若是有什么不顺利,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你说……若是我求郭大娘休了你这个儿媳妇,她会怎么做呢?”

    “你敢!”黄蓉猛地上前袭向她后心。

    苏雪云坐在椅子上旋身一躲,连人带椅子瞬间就退到了一边,笑着摇摇头,“好歹我也有个玉面罗刹的名头,你有什么?黄药师的女儿?啧啧,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对我出手。黄蓉,别把我惹生气了,只要我想,你永远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黄蓉呼吸一窒,动作停了下来。她不敢赌!不敢赌郭靖和婆婆对苏雪云的愧疚和在意有多深,她甚至不知道郭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苏雪云,但她知道,就她从前做的那些事,只要苏雪云再爆出什么她的坏事,她和郭靖就完了。与感情无关,只因郭靖不会接受一个心肠歹毒又不思悔改的妻子。

    黄蓉深吸了一口气,恨恨的看着苏雪云道:“我不会认你的!就算你嫁给我爹,也别想让我承认你的身份。”

    苏雪云对她这些不痛不痒的狠话嗤之以鼻,外头那么多宾客都见证的身份,需要她黄蓉来承认?再说她苏雪云一向随心所欲,对这种不在意之人,连说话都浪费时间。

    苏雪云起身走到窗前去看喜服,淡淡的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只会自取其辱。记住,什么时候你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不痛快一辈子!”

    黄蓉被她忽然散发出的气势和冷意惊得后退了几步,站稳后心中惊疑不定,这还是当初那个被自己打落山坡的华筝吗?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气势?是了,她早就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华筝了,她是赫赫有名的战神公主,是江湖中声名鹊起的玉面罗刹,还是能让东邪黄药师动心的黄夫人。

    黄蓉第一次这般明显的感觉到她根本不是苏雪云的对手,那种感觉太奇怪,就好像对方高高在上,而自己则完全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似乎对方随随便便一挥手就能折磨得她生不如死。

    黄蓉打了个寒颤,有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但她是个聪慧之人,冷静下来之后不得不承认苏雪云的威胁起到了作用。她不敢再与苏雪云为敌,她不敢赌那一点点可能性,她费尽心力和郭靖成为夫妻,若再闹出什么事成了弃妇,到时她就真的是江湖中最大的笑话了。

    苏雪云有一句话说对了,黄蓉她什么名头也没有,洪七公对她和郭靖的心性不满,只当他们是徒弟却没教他们打狗棒法也没有传位给他们的心思,所以他们如今在江湖上是一点点名声都没有的。黄药师的女儿……黄药师的女婿……他们夫妻的名声大抵就是如此吧?怪不得苏雪云看不起她。

    黄蓉从小到大的自信在这一日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她一向当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却没想到一个成被她抢走未婚夫的人如今能有这番成就。不止江湖上流传着苏雪云的传说,就连各国史册也将记载战神公主的一切,甚至那些被救下的百姓还自发的塑造雕像供奉,苏雪云的成就她一辈子也比不上!

    黄蓉心神恍惚的走出门去,心里那点不甘心慢慢沉寂下去,被苏雪云的气势压制之后,她再也生不出半点挑衅的念头。

    “蓉儿,你怎么在这里?”郭靖抬头看向苏雪云的房间,脸色一变,“你又来找华筝的麻烦?我们来之前不是说好的不可以捣乱的吗?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黄蓉木着脸不和他对视,驾轻就熟的说着谎话,“我哪有去找她麻烦?我不过是在找我爹,没找到就准备走了,不然你去问她!对了,你来这边做什么?难道你想去找她?别忘了她马上就要嫁给我爹了,你过去见她不合适。”

    “我……我……”郭靖支支吾吾的又看了房门一眼,咬咬牙实话实说道,“我就是想问华筝一句是不是心甘情愿的,我怕她有什么苦衷,当初毕竟是我们对不起她,我实在怕她会过得不好。”

    黄蓉看着地上的影子,想起了苏雪云那句威胁。看郭靖这副样子,如果她做了什么去搅乱苏雪云的生活,苏雪云只需要把她做的一切说出来她就没好日子过了。她的软肋是郭靖,可郭靖偏偏在意着苏雪云,她一辈子也不能去找苏雪云的麻烦了。

    还没等她说话,郭大娘从转角处拐了过来,瞧见他们俩吓了一跳,“靖儿,蓉儿,你们……你们怎么在这?”

    黄蓉拉着郭靖笑道:“娘,靖哥哥是陪我来找我爹的,不过我爹不在这,我们正想去前面找找呢。”

    郭大娘不太自在的说道:“那你们快去吧。”说完也不动,似乎就是在等着他们走。

    黄蓉维持着笑脸同郭靖一起离开,心里再生不出什么捣乱的想法了。这就是她的夫君和她的婆婆,没人安慰她多了个后娘会不会伤心,他们只担心她会不会去找苏雪云的麻烦。只凭这份态度,她还能做什么呢?她的人生怎么会变成这样?将来的某一天她会不会忍受不下去而离开郭靖?如果当初她得知郭靖和苏雪云的婚约时转身就走,是不是现在的一切都将不一样?甚至,如果她当初听爹的话嫁给欧阳克,是不是现在已经被欧阳克捧着哄着在白驼山做女主人了?她为什么要抢苏雪云的未婚夫?现在苏雪云做了她后娘,当真是报应!

    黄蓉把所有心思都压到心底,看着身旁的郭靖,眼神坚定。她不会后悔的,她一定有办法把日子过好。

    郭大娘等他们走后才踌躇的敲响了苏雪云的门,苏雪云早将他们在门外的对话听了个清楚,亲自打开门让郭大娘进来,这可是刻制黄蓉的好队友呢,不能疏远了。

    “华筝,你……你当真要嫁给黄岛主?你怎么会……”郭大娘有些不知道该这么说,支支吾吾的。

    苏雪云笑道:“自然是真的,我们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后来虽然知道了,可那些事都过去了,也就不必再提。”

    “那你是真的想要嫁给他?你是……心甘情愿的?”

    “当然了,郭大娘,以我现在的武功,若我不愿意也没人能强迫我做什么。”

    “哦,那……那就好,我就是怕你想岔了,怕你……”

    苏雪云拉住她的手笑了笑,“我知道,你是怕我因为郭靖想不开,郭大娘,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明日之后我们就是亲家了。我是心甘情愿嫁给药师的,你不必为我担心,若你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的话,那以后就帮我劝劝黄蓉吧,让她想开些,即使接受不了我的身份也别因此同她爹疏远了。”

    郭大娘立即应下,“我知道,以前就是她做的不对,如今虽然大家身份复杂了些,可说开了也没什么关系。郭家的媳妇不能不孝顺,我会教她的,肯定不让她来找你麻烦。”

    苏雪云笑着点头,“那就劳烦你了,以我的身份日后还是少见她的好,反正大家不住在一处,也少了尴尬。”

    郭大娘想起郭靖有时会提起苏雪云的事,连忙跟着点头,未婚妻成了岳母,再见面儿子得多尴尬,就是她也尴尬的要命,那句“亲家”是怎么也叫不出口的,看来以后没大事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解决了黄蓉那边的问题,苏雪云成亲也没有后顾之忧了。第二日吉时一到,外头就燃起了炮竹,黄药师一身红衣,牵着苏雪云的手,脸上难得的一直挂着笑容。

    一拜天地,感谢命运安排我们相遇。

    二拜高堂,相识至今种种皆显珍贵。

    夫妻对拜,此生惟愿与你白头偕老。

    苏雪云被黄药师紧紧握着手,在红盖头下露出了明艳的笑容,前世今生,这是她第一次成亲,第一次有了要相伴一生的夫君,她相信,他们一定能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白头偕老。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