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药师回桃花岛命哑奴开始采购成婚用的东西将整个岛都布置起来,他黄药师嫁女儿怎么可以在那么简陋的小村子应付了事?既然郭家不用心,黄蓉又一定要嫁,那就先在桃花岛拜一次堂,让女儿在江湖群雄面前风风光光的出嫁,之后郭家在牛家村想怎么安排他都不管。

    桃花岛珍宝无数,如今从仓库里拿出来摆放在明面上,便是世家望族也比不上。黄药师亲笔写下帖子派人送往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人,洪七公、欧阳锋、一灯大师均在其中,另有大大小小的门派,并不指定请谁,到时那些门派派谁过来就是他们的事了。但黄药师不管是正是邪,江湖人也不敢得罪,收到帖子自然是掌门带上得意弟子前来,丝毫不敢堕了东邪的面子。

    且东邪嫁女,宾客自然都是江湖中的顶尖好手,能参加这样一场喜宴对实力稍弱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机缘。

    黄药师独自一人将黄蓉养大,如今女儿将要嫁人了,往后女儿在婆家生活,大事小事他也没法管太多,此时只想再多宠女儿一些,让她再高兴高兴。让她嫁给郭靖,也许便是帮她达成梦想了吧!

    黄药师看着满目的红色叹了口气,这些年他太宠女儿了,只想着有他看着,谁也不敢欺负东邪的女儿。却忘了女儿长大终究要嫁人,终究会喜欢上别人,心甘情愿的为那人受委屈,他这个爹……如今是想管也无处下手了。若早知如此,他当初说什么都不会骂黄蓉,说什么都不会让黄蓉在那时候离岛遇见郭靖。可惜,如今说这些也晚了。

    该做的准备都做完了,吉日没到女儿也没回来,黄药师一下子空闲了起来。他随意的在岛上走着,忽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桃花岛如此之大,景色如此之美,却又是如此空旷孤寂,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生命都变得无趣。想到过去十几年的生活和这半年和苏雪云朝夕相处的日子,黄药师第一次体会到思念的滋味。

    如果没有体会过被人关心的温暖,他也许会就这么一直孤单下去,收个徒弟作伴,打发时间。然后在将来的某一天,孤孤单单的死去,一代绝顶高手,最终也不过是个悲惨凄凉。

    幸好,他遇到了雪云,一个会同他琴箫合奏、会同他切磋武功、会对他关心体贴的女子,让他的世界再次温暖了起来。天下五绝高手,说不定他才是其中最幸运的那个。

    黄药师走到海边,看着水面上反射的阳光就想起了苏雪云晕水紧张的模样,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笑容,谁能想到赫赫威名的战神公主会怕水?被世人传颂的战神公主也有脆弱狼狈的一面,而这些只有他一个人见过,他忽然想起同苏雪云的约定,也许他们之间真的是天赐的缘分,让他们在最适合的时机相遇相识,才能一步步走到一起。

    黄药师从不是压抑本心之人,经过几日慎重的考量,终于做下最后的决定,抛弃过去的束缚,恣意潇洒的度过余生。他黄药师本就该是潇洒世间之人!

    心里有了决定之后,黄药师便有了对未来的期待,只等将女儿风光大嫁之后便去寻找苏雪云,同她一起纵情山水。

    过了几日,黄蓉终于归到,黄药师得到哑奴禀告后便亲自迎了出去,到底是一手养大的女儿,对女儿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他还是有许多不舍的。走出桃花林的阵法,黄药师一眼就瞧见面带笑容的黄蓉,还没等高兴就看到她身后跟着郭靖、郭大娘,竟还有江南六怪!黄药师登时脸色一黑,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们都来做什么?还有五日才迎亲。”

    黄蓉不在意的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甜甜的笑道:“爹,桃花岛离岸边那么远,舟车劳顿多麻烦多累呀?万一那天刮风下雨,耽搁了吉时怎么办?倒不如提前住进来,到时候就不会出意外了。”

    黄药师看到柯镇恶对桃花岛隐隐露出的不屑之色和郭大娘僵硬的假笑,只觉气冲头顶,甩开黄蓉拂袖而去。黄蓉表情僵了下,听到柯镇恶的冷哼声,“若桃花岛主不欢迎我们,我们走便是了。靖儿,同为师走!往后做不了主的事还是不要乱说,好好的喜事也闹得不痛快!”

    黄蓉眼中闪过冷意,转身拉住郭靖,“靖哥哥我们说好的!”她又看向柯镇恶,忍着厌恶说道,“大师傅,我爹不喜热闹,多年来都是这样的,并不是针对谁。您看在我和靖哥哥的面上不要生气了,亲事已定,江湖英雄过两日便会陆续到达,失了礼数不好。而且靖哥哥在岛上也能多结交一些有能之士,对靖哥哥也是好的。”

    郭大娘看向柯镇恶,对江湖什么的她根本不了解,一听黄药师要大办婚宴广邀宾客,便把事情都交给柯镇恶做主了,他想着郭靖的大师傅总是靠得住的。柯镇恶不得不承认黄蓉这番安排确实对郭靖有莫大的好处,当即冷哼一声看向别处,算是默认留岛了。

    黄蓉松了口气,郭靖也默默的松了口气,这些日子娘亲和师父们不给他好脸色看,时不时还要哄使性子的黄蓉,他如同夹心饼一样煎熬难捱,就快透不过气来了。没想到到了桃花岛又惹到岳父,他知道他很笨,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怎么做都会惹大家生气。每到夜深人静,他越来越怀念过去十八年在草原上开怀大笑的日子,如果能永远活在那个时候该有多好,所有人都不会为难了。

    黄蓉不知道郭靖在想什么,只当他面对成亲这么大的事有些紧张,心里不免埋怨爹爹不顾及她,在婆家人面前也不知道给她脸面。暗自嘀咕了几句,黄蓉立刻召来哑奴命他们收拾好房间带几人去安顿好。桃花岛广邀群雄,客房自然早已收拾妥当,哑奴们一个个虽面无表情但都客气有礼,黄蓉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大小姐的生活,浑身都放松下来。

    这些日子她为了让郭大娘和江南六怪接受她,没少受气,如今回到自家地盘,所有哑奴都听她吩咐,背井离乡的变成了江南六怪他们,又有爹爹压着,她整个人都舒坦了。对于心里那个决定,黄蓉越想越觉得好,只要想办法让郭靖他们同意留在桃花岛,她就是主人,就有办法不再受委屈,实在比什么牛家村好太多了!

    黄蓉将未来都规划好了,心情绝佳,黄药师看着她欢快的样子,摇摇头什么也不管了,只当江南六怪不存在。成亲前三日,收到帖子的江湖群雄便陆续赶到桃花岛,被安排在客房住下,互相交流切磋,桃花岛近二十年来头一次这般热闹,众人也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有机会欣赏桃花岛,心中对黄药师疼宠女儿也有了全新的认识,纷纷高看黄蓉一眼。

    欧阳锋叔侄、洪七公和一灯大师是最后来的,大家得知新郎新娘都是洪七公的徒弟后,心里也很有想法,看来下一任丐帮帮主不是郭靖就是黄蓉了。有东邪和九指神丐庇护,这两人想平凡都不行。黄蓉要待嫁不能出现在人前,于是各门派那些有些心思的弟子就把注意打到了郭靖身上,一见他就赞不绝口,企图拉近关系日后也好得些益处。

    郭靖何曾遇到过这种场面,完全就是不知所措,没有黄蓉在身边提点,他闹出了不少笑话,把黄药师气得一眼也不愿见他。江南六怪更是奇葩,莫名其妙的自傲,好似只有他们是正义之士,其实不少人都在悄悄笑话他们。洪七公帮忙打圆场,心里也有些苦,原本看中了郭靖的憨厚和黄蓉的机灵,他不仅传授武功还打算将帮主之位传给他们,结果这两个徒弟闹起来没完。

    当时他知道憨厚的郭靖抛弃了已订婚的蒙古公主就觉得自己看走了眼,没想到紧接着黄蓉就将那公主害死了!他丐帮人数众多,最讲究仁义二字,他们俩事情闹得那么大,就算他肯传位,帮众也不服啊!虽然后来那公主没死还练了顶尖武功成了战神公主,可做过的事到底是做过的,蒙古大汗也下令不许郭靖踏入草原一步,有了如此过往,这两个徒弟是当不成帮主了。

    洪七公看着满堂宾客心里叹了口气,如今两个徒弟要成亲了,也罢,最后再帮帮他们,往后他就没精力管他们的事了,他还要费心去寻个合适的人接任帮主之位。黄药师多在书房待着,而洪七公就跟在他身边不时的替郭靖说些好话,上次带郭靖来提亲,他也算是两个徒弟的媒人,还是希望他们往后能好好过日子。

    黄药师一直没对郭靖表示出亲近,但也没为难他,洪七公以为这就是接受郭靖的意思,殊不知黄药师只是不愿再同女儿起冲突,反正女儿成亲之后郭靖和江南六怪就要离开,这么两日的时间他还忍得住。

    大婚之日,郭靖想起他和黄蓉从相识到相爱的朝朝暮暮,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傻笑,说到底他们的感情是真的,终于娶到黄蓉他也觉得很高兴。黄药师见他如此才算少了些怒气,黄蓉的嫁妆十里红妆,露在外头的都是世间罕见的珍宝,让众宾客惊叹不已。

    大红花轿绕着桃花岛吹吹打打的走了一圈,一对新人才在众宾客的注目下拜堂成亲。黄药师看着一身喜服盖着红盖头的女儿,心生无数感慨,从此以后,黄蓉便是郭黄氏了,她自己选的人生,只愿她真的能快乐。

    郭大娘想着这是儿子娶亲,她这个做娘的怎么也要操持操持,可这里是桃花岛,奴仆众多,根本用不着她,且她对那些个规矩礼仪也一窍不通,连宾客都没一个认识的,最后就只能挂着笑脸撑完这一日,没人知道在面对那些武林人士时,她有多少次紧张到手心冒汗,幸好没出什么岔子。

    婚宴过后,郭大娘回到房里,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郭靖从小到大的许多事,儿子亲事这般风光让她有些高兴又有些发愁。娶妻娶妻,还是要他们夫家办一场的,到时他们兴许什么宾客也请不来,连菜色都比不上,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韩小莹多少和她有相同的想法,便来寻她说话,想开解开解她,“郭大姐,靖儿和蓉儿经历这么多事也算难得,蓉儿又一心只为靖儿着想,如今成了亲,我们也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孩子过得好才是正理。”

    郭大娘叹了口气,“我也不是想做讨人嫌的恶婆婆,可蓉儿那孩子……唉,性子实在不好,哪里是安心过日子的人啊?不说她曾经做下的那些事,单说她那个喜怒不定的爹,万一日后小两口吵架惹急了蓉儿,她爹还不得杀上门来?我只想我靖儿安安稳稳的,他们这样我实在不安心啊!”

    她也想喜欢黄蓉,毕竟成了亲就是要过一辈子的。可她只是个普通的乡下女人,不懂什么江湖也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从前郭靖和苏雪云一起即使是蒙古那也是驸马,在她的眼里做了驸马那是和加官进爵同样光宗耀祖的事,且苏雪云事事妥帖,当真是一个贤妻良母。

    黄蓉呢?自从郭靖和她在一起之后就到处遇到麻烦事,这若是在村里传开了如何也躲不开一个扫把星的名声了!她没看到黄蓉帮了郭靖多少,她只看到郭靖为了和黄蓉在一起吃了太多苦。不管黄岛主名声多大,郭靖娶了黄蓉始终还是个平民而已,他们郭家世代忠良,如今郭靖成了什么东邪的女婿,也不知往后会不会传出不好的名声来。

    郭大娘担忧的太多,哪里能高兴得起来?她只希望黄蓉能一直喜欢郭靖才好,不然哪天黄蓉不高兴了,让黄药师杀了他们,那郭家可真是绝后了,她死了也没脸去见郭家的列祖列宗啊!

    韩小莹劝了一会儿自己反倒跟着担忧起来了,最后只能安慰道:“我们几个师兄妹会一直守着靖儿的,黄药师想做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郭大姐你就放心吧。”

    郭大娘点点头,笑了笑,“多亏了有你们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日后你们就留在家里让靖儿给你们养老。”

    不管怎么样,郭靖和黄蓉还是成亲了,第二日起来敬茶时颇有些柔情蜜意之感。黄药师办完了婚宴,对宾客们也不耐烦起来,直截了当的送客,众人暗自嘀咕一番倒也不敢说什么,都顺着他的意走了。欧阳锋已经从郭靖那里拿到九阴真经,急着回白驼山闭关,来去匆匆,却不知那份九阴真经乃是颠三倒四胡乱拼凑的,练之必会走火入魔。

    而欧阳克没死,将来若欧阳锋出了什么事,他势必会找郭靖黄蓉报仇。想必郭大娘想让儿子媳妇安生过日子的想法终归是要成空了。现在在那些事来临之前,郭靖、黄蓉还是感觉很甜蜜幸福的。

    黄药师等了三日,见他们还不走,不禁皱眉。这日用饭时便问了一句,“你们何时回牛家村成亲?”

    黄蓉忙道:“爹,哪有拜堂拜两次的?既然已经在江湖群雄的见证下成了亲,自然不必再弄一次亲事多此一举。”

    黄药师皱眉看着她,“此言何意?”

    “爹,等日后什么时候回牛家村的时候,我们再摆几桌筵席请乡民乐一乐就是了,不急。”黄蓉边说边给郭靖盛了碗汤,想了想又给郭大娘盛了一碗,笑道,“娘,您趁热尝尝,这是我亲手做的。”

    黄药师一一扫过在座众人,沉声问道:“蓉儿,你的意思是你要住在桃花岛?你和郭靖住下可以,其他人必须走!”

    黄蓉心道不好,还没等开口,柯镇恶就摔了碗,“我们走!若不是为了靖儿,我等怎会留在桃花岛受你这等闲气?靖儿,去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郭靖站起身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黄蓉勉强的笑道:“大师傅,你先别气,都怪我忘了同爹说了,我爹也是不知道我的打算才……”黄蓉发现黄药师脸色越来越难看,忙拉住黄药师道,“爹爹,靖哥哥大仇未报,欧阳锋也对我们虎视眈眈,在外头实在不安全。桃花岛有山有水,对靖哥哥练武大有好处,可若娘和师父们在外头,靖哥哥肯定会分心的,我才想着不如大家都住在桃花岛,互相有个照应,等靖哥哥练好武功为公公报了仇再说其他。爹~”

    黄药师低头看到黄蓉闪烁的眼中露出些恳求,心中烦闷,好半晌才甩开黄蓉的手,大步离去,再没看众人一眼。柯镇恶冷哼一声,“黄老邪好大的架子!”

    黄蓉抿抿嘴,拉着郭靖坐了下来,扯出个笑容道:“娘,几位师父,快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当初七公师父就是贪嘴想吃我做的菜才答应教靖哥哥降龙十八掌呢。”

    她这么一说,江南六怪就想起若不是她,洪七公可不会搭理郭靖,便都不再做声,沉默的用起饭来。众人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了一点就都回了客房,黄蓉本是想新婚时在大家面前表现表现,就算他们不称赞她起码也该说几句场面话啊,哪知他们连菜都没吃几口。

    黄蓉每道菜都夹起来尝了尝,微微蹙眉,“靖哥哥,我做的菜不好吃吗?”

    郭靖闷闷的道:“好吃。”

    “那……那他们怎么都不喜欢吃?还是说他们平日吃的比这些好多了,不合胃口?”黄蓉这句话隐隐有些讽刺的意味,就江南六怪那些人整日的粗茶淡饭吃过什么好东西?

    不过郭靖没听出来,随口回道:“他们可能心情不大好吧,这些饭菜很好吃,虽然你做的没有华筝好吃,但娘和师父们应该也是喜欢吃的。”

    “什么?你说我没有华筝做的好吃?”黄蓉睁大了眼,语气中满满的怀疑。

    郭靖放下饭碗,尴尬了一下,“我……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就是……华筝在的时候,一直帮娘一起做饭的,师父们也很喜欢吃,但是你做的也很好吃的,蓉儿我……”

    黄蓉打断他乱七八糟的解释,只追着问道:“你说真的?华筝做的饭比我做的好吃?”

    郭靖摸摸后脑,诚实的点了下头。黄蓉气他不偏着自己,猛地站起身掀了桌子,不管哗啦啦一片瓷盘碎裂的声音,扭身就跑了出去。

    “蓉儿!”郭靖皱眉看着一地狼藉,有些生气黄蓉的浪费和耍脾气,但想想他们才刚成亲,还是追了上去。

    黄蓉成功的让郭大娘和江南六怪留在了自己的地盘上,但她发现她想的太简单了,媳妇就是媳妇,晚辈就是晚辈,特别是在郭靖极其孝顺极其听长辈话的情况下,她想做什么都做不成。和牛家村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的吃穿住都是上佳,又有哑奴服侍,什么琐事都不用做。可面对几位长辈的不喜她依然无能为力,而郭靖就是为了练功留下来的,自然要日日勤奋,天不亮就跑去练功,练到天黑才回房,刚成亲的柔情蜜意就这么散了,可以说黄蓉之前的打算完全落了个空。

    黄药师在书房和卧房里呆了几日,没出现在任何人面前,连黄蓉也没见。等他再踏出房门的时候,手中拿着所有和亡妻有关的东西,而关好的书房和卧房里已被布下了阵法,除了他谁也进不去。

    他避开人,拿着东西去了亡妻的墓室。墓室很大,两侧摆满了装着金银珠宝的箱子,还有许多古董字画,桃花岛的财宝大部分都放在了这里。放进来的,他就没打算再拿出去。黄药师把手中的东西都放进一个箱子里,走到棺材旁,看着画像吹起了碧玉箫,如同他过去十几年所做的一样。

    吹完一曲,他轻抚着碧玉箫,静默了一会儿,将碧玉箫放在了棺材旁。最后环顾了一下墓室,脚步坚定的走出去启动机关。黄药师背对着墓室,一面十分厚重的石门在他身后轰隆隆的落下,伴随着一声沉重的声响,这间藏有无数珍宝的墓室彻底的与外界隔绝,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打开的机关,也留给墓室中的人最后一片清净。

    黄蓉听到声音飞快的赶过来,脸色一变,“爹,你怎么把娘的墓室给封了?”

    黄药师淡淡的看着前方,“不封了墓室,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打扰你娘吗?”

    “爹!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他们都是靖哥哥的师父,怎么会来打扰娘?你难道怕他们偷里面的东西?怎么可能?爹,他们已经不喜欢我了,你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好吗?难道看靖哥哥不理我你才高兴吗?爹你根本就不疼我!”黄蓉自新婚后憋着的怒气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可即使是亲生爹娘,也没道理永远做孩子撒气的对象。

    黄药师脸色一点点冷下来,“墓室已封,多说无益。明日我便会出岛,你若硬要让江南六怪留下,随你。”

    “什么?爹!你要出岛?你要去哪里?”黄蓉施展轻功去追黄药师,却只看到黄药师的背影越来越远,消失在山林间。她找遍了桃花岛也没找到人,等第二日去海边查看的时候发现已经少了一艘船,显然黄药师已经走了,她想让爹爹帮忙压制江南六怪的想法也无法实现了。黄蓉回去看到郭大娘和江南六怪笑着关心郭靖的样子,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他们这样子……算不算是鸠占鹊巢?

    黄药师对黄蓉很失望,他觉得如今的桃花岛根本不再是他的桃花岛。那些人居然还在客房院子里开了片菜园子!就好像高雅的人间仙境被世俗之物给污染了一样,柯镇恶那种老东西也配住他的桃花岛?

    黄药师十分看不惯黄蓉对那些人好言好语的样子,干脆眼不见为净,既然女儿非要让那些人留在桃花岛,那桃花岛就当做送女儿的嫁妆好了。

    上了岸,黄药师便去茶楼和酒馆探听苏雪云的消息。苏雪云不止是战神公主,还是江湖上颇负盛名的玉面罗刹,众人难免会议论几句。他听有人说玉面罗刹在江南那边帮官府抓了一群山贼,便买了匹好马快马加鞭的赶了过去。可惜等他到的时候,苏雪云早就走了,他就这样一边打探消息一边追寻苏雪云,只是总会慢上一步,毕竟苏雪云行事很低调,等被人认出再传出消息自然要慢上许多的。

    苏雪云走了许多地方,她武功越来越好,也不愿意遮遮掩掩的,倒是不小心在江湖上留下不少传说。这日到了一个繁华的城里,她没走几步就看见了杨康开的客栈,本着照顾姐妹家生意的心思她直接去客栈里要了间上房。只是才刚往里走就迎面碰见了从楼梯上下来的杨康。

    杨康惊讶了一下,随即笑道:“苏妹妹何时来的?”

    苏雪云比他更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来巡查店铺?可念慈不是快生了吗?”

    杨康淡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巡查,我们已经搬到这里住了。相请不如偶遇,苏妹妹既然来了,去家中与念慈一叙可好?”

    苏雪云当然点头,跟着杨康去了杨家。穆念慈挺着大肚子,见到她十分高兴,“雪云你来了太好了,上次见面你还说要给孩子做干娘呢,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遇见你,这可是你和孩子的缘分。”

    苏雪云见她面色红润,显然养得极好,也露出高兴的笑容,“可不就是缘分吗?我随意走走也能碰上你们,这个干儿子我认定了!对了,你们怎么会搬到这里?”

    穆念慈表情有些无奈,“还不是三位长辈的纠葛吗,阿康去救下父亲,为放着郭靖和其他人对付父亲,当然是让父亲和我们一块儿过。这事被我爹知道了,大发雷霆,要让阿康立即杀了父亲,不然就不认他这个儿子。唉,娘一直哭,日子没有安生的时候。阿康想着这样下去三位长辈定然伤心伤身,不如搬远一点让他们见不到面,也许就好了。”

    苏雪云拍拍她的手,“你别发愁,长辈的事谁对谁错都是他们的恩怨,你们夹在中间也是没办法。还是孩子最重要,这些事都让杨康去操心,你只要当个贤妻良母就行了。”

    穆念慈仔细看看她,忽然拉住她小心的问道:“雪云,郭靖说……说你和黄岛主……你们……咳,是不是真的?”

    苏雪云诧异道:“郭靖?我还以为杨康救了完颜洪烈,郭靖就不会再登门了,怎么会提起我?”

    “也不是故意提起的,是我和阿康回牛家村看爹娘的时候,不小心听到郭靖和黄蓉在吵架,这才……”穆念慈有些不好意思说苏雪云和黄药师的事,但还是关心的问道,“你是真的要和黄岛主在一块儿吗?他可是黄蓉的爹,以后会不会对你不好?你不会是为了报复郭靖吧?”

    苏雪云失笑,“我报复他什么?他现在过得也好不到哪去,我才不爱搭理他们呢。至于黄药师,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互相都不知道身份,就是黄蓉害我差点死掉那次,我遇到黄药师,是他救了我的命。后来我在江湖上走动又遇到他,相处很久才知道对方身份的。你放心,我不会用自己的幸福开玩笑的。”

    穆念慈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我从前只是听说黄岛主脾气怪异,行事亦正亦邪,手段也很毒辣。但是知道这件事之后,阿康特地去打听了一下,好像黄岛主也没做过什么恶事,别人要是不去惹他,他根本不理会别人,这样似乎也不像是坏人。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和他相处的不错,你现在武功高强,记得不要让自己受委屈就好。”

    苏雪云觉得穆念慈和她们初见时相比变了很多,不过这样很好,想来都是杨康的功劳。她笑了笑说:“其实我们没有承诺过什么,现在还没什么关系呢,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苏雪云在杨府住下,也见过完颜洪烈一面。完颜洪烈完全没了从前王爷的威严,如今整个人都有些木然,透着一股垂垂老矣的感觉。她想着完颜洪烈与包惜弱夫妻的事,觉得他们如今虽然都活着,可他们的心里也许比死去更痛苦千万倍。尤其是完颜洪烈,眼看着金国覆灭却无能为力,身为金国皇族如今隐姓埋名的苟活于世,大概人生所有信念都崩塌了。

    而杨铁心和包惜弱,成亲不到两年,便整整分离了十八年,即使执念让同门再做回夫妻,也再无法习惯对方的一切,勉强在一起生活只是互相折磨罢了。杨康身为晚辈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尽量对他们好一点,在他们不想死的时候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而这三个人没一个想过自杀的,便只能继续这样痛苦下去了。

    没几日,穆念慈便发动了,还没等苏雪云反应过来,杨康就抱着穆念慈冲进了准备好的产房。稳婆早被请来住在客院,苏雪云直接用轻功将她给带了过来,稳婆想让杨康去外面等,杨康理也不理,只叫她动作快点,不要让穆念慈受苦。

    上辈子杨康没看到穆念慈生产,自然也不知道生孩子是这么痛苦的事,不禁皱紧了眉头不停的催促稳婆快点。有杨康一直给穆念慈输送内力,又有苏雪云镇静自若的指挥众人各司其职,穆念慈这一胎生的很快,才不到两个时辰便生了个胖乎乎的大小子!

    杨康紧张的查看穆念慈的情况,苏雪云则抱着小宝宝用内力消除了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不适。这可是她干儿子,江湖下一代的领头人呢!

    杨康和穆念慈喜得贵子,满府赏了一年的银钱,还命各城镇店铺同时降价,且广施粥粮造福百姓,当做给儿子积德。这下所有人都知道杨大善人有儿子了,得了好处的同时都不忘替小孩子祈福几句。

    杨康把喜信传回牛家村,杨铁心和包惜弱也是高兴的,但想到完颜洪烈就在杨康府上又觉得万分膈应,没多久杨铁心就传回了信,给小孩子取了名字——杨过,字改之。

    杨康看完信直接劈了桌子,觉得认回这个爹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把信撕了个粉碎,转身拿了他自己想的十几个名字,换上高兴的表情去同穆念慈筛选了。

    这一世的杨过不叫杨过,也不叫什么改之,他叫杨昱,杨康希望儿子的人生永远光明,不被阴暗所扰,不要像他一样经历那么多坎坷。

    苏雪云抱着杨昱,将蒙古最好的一把匕首塞在了他的襁褓里,轻声笑道:“昱儿,这辈子你再也不会受苦了。”

    黄药师风尘仆仆的赶到杨府,看到的就是苏雪云含笑望着昱儿的慈爱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