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人进了帐篷,托雷有些不放心,派了一支亲卫队守在门口。那些人纵使武功高强,若敢伤害他妹妹,他也让他们有来无回!

    苏雪云进门前安抚的对托雷笑了笑,心里划过暖流,不管怎么样,哥哥能够如此在意她,她这些日子的辛苦就没有白费。

    落座后帐篷内一片沉默,黄蓉心里惊疑不定,在黄药师和苏雪云之间来来回回的看,终于沉不住气质问道:“爹!你什么时候来大漠的?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黄药师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第一次见到雪云的时候,她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满身是伤。”

    黄蓉心里一跳,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苏雪云眼神落在黄药师身上,心里的感觉有些怪怪的,她第一次在黄药师口中听到她的名字,不是“华筝”,而是她的本名“雪云”。

    黄药师看了郭靖一眼,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当初雪云重伤是因为郭靖背叛,而你容不下她才……下手害她,蓉儿,此事是不是真的?”

    “我……”黄蓉张口就想反驳,可这件事是她当着郭靖的面亲口承认过的,此时看着黄药师锐利的眼神,任凭她多聪明也找不到一丝借口。想到自苏雪云出现后她和靖哥哥再也没了从前的柔情蜜意,黄蓉一下子站起来,怒道,“是我想杀她又怎么样?爹你不要被她骗了,她根本是心机深沉,说什么退婚成全我们,那她为什么要留在靖哥哥那里?只要她留一天,郭大娘就不会喜欢我,连靖哥哥也对她动了心,她让我受了这么多委屈我就要杀了她!”

    郭靖震惊的瞪着她,“蓉儿!你怎么会有这种心思?怪不得你三番两次的害华筝,我们本就对她有愧,你不和我一起补偿她反而要去害她,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本来就是这样!我爹是东邪,我想杀谁就杀谁,和你在一起我受了多少委屈?你为什么从来不肯为我想想?”黄蓉从前以为她和郭靖会幸福快乐一辈子,可当郭靖时不时出神担心着苏雪云的安危、当郭大娘和江南六怪若有若无的为难她、当看到杨康对穆念慈全心全意的爱护,她只觉自己受了无尽委屈,偏偏现在连爹爹也不帮她了。

    黄药师双手握成拳放在膝上,强压着怒气,“蓉儿,爹是怎么教你的?你离家出走在江湖上一次次惹事不肯跟我回家就是为了抢别人的未婚夫?什么时候我黄药师的女儿要去抢别人不要的东西?你受了委屈?多少次我要替你教训他们,你都用不认我这个爹来威胁我,你受的委屈要怪谁?难不成雪云对你比江南六怪还要恶毒?”

    黄药师看向郭靖的眼中瞬间迸发出杀意,郭靖一个愚蠢不堪的小子竟敢当着他的面对黄蓉发脾气,真当他是死的?就是这么一个人,先是骗了雪云当上驸马,去中原后又变心骗了蓉儿的感情,到如今竟还不珍惜蓉儿让她受那么多委屈,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过!

    黄药师一掌拍出,直冲郭靖面门。黄蓉大惊,当即飞扑到郭靖身前张开双手闭眼挡在前面。黄药师脸色一变,猛地收回内力,手掌堪堪在距黄蓉一寸处停下,怒道:“蓉儿!事到如今你还要护他?”

    黄蓉睁开眼瞪着他,“你答应过我不动靖哥哥的!我不许你伤害靖哥哥!”

    “你!不可理喻!此事分明是郭靖的错,你既然同他一起这般委屈,你们的婚约作废,你立即回桃花岛闭门思过,我自会为你选一户门当户对的夫婿。”黄药师负手走到窗边,不想再看他们,不然他怕会一时动怒伤到女儿。

    黄蓉不可置信的跑过去拉住他,“爹,你怎么能这样?我和靖哥哥已经订婚了,我绝不会取消婚约的!”

    “那好,我去替你杀了江南六怪,以后便无人给你脸色看了。”

    “不!你杀了他们靖哥哥会恨我一辈子,爹你不要管我的事了,我不会跟你回桃花岛的!”

    黄药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半晌才道:“蓉儿,你长大了,自己有主意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不要等将来嫁人生子再来后悔,我桃花岛的人永远不能后悔!”

    黄蓉赌气的道:“我不会后悔的,后悔我也不会找你。你已经不疼我了,提什么江南六怪,提什么郭大娘?你说这么多不就是不想帮我杀了华筝?若哪天我被她烧死,你才会后悔!”

    之前苏雪云一直没开口,因为人家父女吵架,她贸然插嘴不大好。但现在黄蓉口口声声说她要害人,她就不得不澄清一下了,“黄姑娘,上次一别,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三掌断前尘,所有恩怨一笔勾销,我答应郭靖绝不再提你害我之事,以后再见面只当做陌生人,是也不是?你今日来此对我大打出手是何道理?我远在大漠的家中,可没有去郭家碍你的眼吧?”

    黄蓉怒视着她,“你以为我会信你?”

    苏雪云嗤笑一声,“真可笑,我说出的话一向算话,这么久以来我可没找过你们一次,如今也是你们闯进我的部落,难道还是我的错?”

    “你为了折磨我特地去皇宫学了酷刑,我才不信你会这么轻易放弃。”

    “那不过是吓唬你说着玩的,我一个蒙古的公主会随便到皇宫去吗?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是引起大宋和蒙古的争端了?”苏雪云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黄蓉,从我到中原开始一直到回来大漠,我可有伤过你?我只是吓唬你几句,然后打伤了郭靖了却恩怨,自此再没见过你们。你说,我可有一句谎话?”

    黄蓉语塞,苏雪云从没伤过她,可她绝不相信苏雪云对她没恶意,就像苏雪云滚落山坡前喊的那句话,绝对是故意让众人不喜她的。可她没证据!她看着苏雪云,眼中满满的不甘心,“你将靖哥哥打成重伤,在床上养了两个月,伤在他身上,我心里比他痛苦无数倍。看我痛苦不就是你的目的?说不定你这几个月就藏在暗处看我们痛苦找机会对我们下手。”

    黄药师皱起眉,这几个月苏雪云的行踪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因为他们两人一直朝夕相处、寸步不离。听到黄蓉说这样的话,他心里叹了口气,也许雪云和蓉儿一辈子也无法好好相处了。更让他愤怒的是女儿的不争气,什么打伤郭靖就让她更痛苦?郭靖背叛在先,被打一顿都是轻的,黄蓉居然把这当成是苏雪云对她的报复,简直是中了郭靖的毒,无药可救!

    苏雪云轻轻挑眉,“我和郭靖恩断义绝是在了结过去的恩怨,你会不会心痛并不关我的事,若你把这也算在我头上,莫非这世上只有你们能欺负别人,别人就活该受罪?”

    郭靖忙道:“没有!华筝你不要多想,上次我们说好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欠你的,欠大汗的,只用三掌来抵已经是占便宜了。”

    “靖哥哥!”黄蓉一跺脚,暗恨郭靖憨厚的性子。

    苏雪云觉得事情已经当着黄药师的面说清楚了,其他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黄蓉就是那种“我可以负天下人,但天下人不能负我”的性子,所以他们永远也说不到一块儿去。她直接看着郭靖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虽然我没死成,但当初托雷放下的话是不会变的,只要你郭靖踏入草原,部落就会将你打出去。”

    郭靖尴尬落寞的低下头,他本来只把托雷那句话当做气话,没想到刚刚一来就被托雷打倒在地,他们是兄弟,他不想跟托雷动手,可托雷已经不认他这个兄弟了。就是因为这样黄蓉才会生气的出手,结果闹出这么多事。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听说大汗正在和完颜洪烈对阵,我……完颜洪烈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我想和大家一起上战场。”

    苏雪云这才想起原文里有这么一段,“你想利用我们的军队打败大金,杀死完颜洪烈?”

    黄蓉气道:“什么利用?靖哥哥是来帮忙的,不然就凭你们有打败大金的把握吗?靖哥哥,我们已经拿到了武穆遗书,你直接去找你的大汗,他一定会高兴的让你留下的。”

    苏雪云端起已经有些凉了的奶茶喝了一口,笑道:“托雷说过的话不能收回,我们部落是容不下你们的,你们走吧。我们不需要武穆遗书,也不需要郭靖,郭靖,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恩怨了结不代表大家还能相安无事的做朋友。”

    原文里是因为郭靖承诺会娶华筝,铁木真才让人将他找过来一起上战场,那是对自家人的信任。苏雪云本以为她和郭靖一刀两断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没想到郭靖为了找完颜洪烈报仇自己来了。这下子黄药师、黄蓉都在,什么事都能解决了,日后也不必担心大家撞上会发生什么事。苏雪云想到方才黄药师的一言一行,忽然觉得自己在黄药师心里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重要一些。

    郭靖看到苏雪云眼中的冷漠,顿时脑子发懵不知该如何是好。完颜洪烈身在王府有众多高手保护,若错过这次机会他什么时候才能为父报仇?黄蓉看不得他这样失落,当即对苏雪云冷哼道:“这种大事你说了可不算,要等你们大汗说了才算。”

    苏雪云无所谓的笑笑,“随你们,看在十几年的情分上,父汗也许愿意再见郭靖一面。”她起身理了理衣摆,看向黄药师,“我还有事,先走了。”

    黄药师轻点了下头,目送她离开帐篷。苏雪云一走,郭靖面对他们父女俩更加不自在,他对刚刚黄蓉不讲道理的话生气,也对黄药师动不动说要杀他几位师父的行为极其反感,随便拱了拱手就说要去看看旧识,面无表情的出了帐篷。

    黄蓉想要去追,黄药师立即喊住她,“蓉儿,听爹的话,回桃花岛静一静,想想你到底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像现在这样为郭靖处处委屈自己,你真的甘心?”

    黄蓉生气的看着他,“你还会管我吗?雪云雪云……你跟那女人是什么关系?爹你变了,你以前不会帮外人的。”

    “蓉儿,不要再做无礼的事,”黄药师顿了顿,又加上一句,“雪云不是外人。”

    “爹你疯了!一定是那女人给你灌了*汤,她知道你是我爹故意这样害我,我不会放过她的!”

    “蓉儿,以前你在桃花岛的时候是娇俏可爱,现在……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就为了郭靖那个蠢材?值得吗?你为了他几乎与所有人为敌,连爹也不要了跟着他到处跑,还去讨好江南六怪和全真教那些人,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吗?”黄药师叹了口气,无奈道,“爹不会让你受委屈,但也不会让你无故伤害雪云。是非对错你好好想想吧,不要为情所困落得悲惨的下场。”

    黄药师想到了林朝英,他不明白聪明伶俐的女儿为什么只对郭靖这般执着,但继续这样下去,也许真的会如林朝英一样抑郁心伤而死。明明是江湖儿女,是他黄药师教出来的女儿,曾经何等骄傲自负?为何如今却此自损颜面尽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他看着女儿生气的样子,忍不住斥了句,“你看看你把自己弄得一团糟,当初发现郭靖有婚约你就该直接杀了他或将他弃若敝屣,我黄药师的女儿难道还怕嫁不出去?在这江湖上若不是你自己甘愿,谁敢给你委屈受?”

    “好了你不要说了!”黄蓉背过身去,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只嫁给靖哥哥,我就喜欢他,我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你不许动他,不然我就……”

    黄蓉忽然想到黄药师失望的目光,生气的一跺脚掀帘子跑了。但即使她住了口,黄药师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不认你做爹爹”那些话。一次两次可以当做撒娇使性子,可三番五次让他眼睁睁看着女儿哭泣却什么也不能做,他当真有些伤心了。

    他是真看不上郭靖,习武资质驽钝,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有个不喜欢蓉儿的娘和一群乱七八糟的师父,曾经还背叛过未婚妻,这种人怎么配得上他女儿?就算欧阳克比郭靖油滑,可欧阳克绝不敢让黄蓉受委屈,就说白驼山那些姬妾,不也在提亲之前全部遣散了?怎么女儿就是看不上欧阳克非要选郭靖?

    他们父女在桃花岛相依为命十五年,本应是最亲近的人,可女儿为了个郭靖完全不顾他的感受,甚至还要让他在江南六怪那几个蠢物面前忍气吞声。他可以容忍女儿对他发脾气,可他忍受不了江南六怪的冷嘲热讽和郭靖的蠢笨。若不是遇到了苏雪云,也许他会在女儿出嫁后游历四方,眼不见为净,可现在有了苏雪云……也罢,女儿真要嫁给郭靖便是在牛家村安家,他和苏雪云留在桃花岛,长久不见也没什么好冲突的。

    郭靖满怀希望的去见铁木真,铁木真却只是冷淡的听他说了来意,便和苏雪云一样让他日后不要再踏足草原,“我铁木真的女儿,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你和你娘好自为之。”

    铁木真摆摆手,四位勇士立刻冷着脸将郭靖赶出大帐。郭靖怔愣的站在门口,心里难受的说不出话。苏雪云把他当陌生人,托雷一脸杀气的仇视他,他最敬重的大汗如今也不愿见他了……

    黄蓉看到他这副样子很担心,“靖哥哥你怎么了?大汗不让你留下?”

    一切都是因为他喜欢上黄蓉才会变成这样,郭靖知道是自己的错,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黄蓉。郭靖转身就走,到了他和郭大娘曾经住的帐篷才发现那里一直空着没人住,他走进去默默的看着帐里的一桌一椅,回想着从小到大的生活。这里是他的家,部落里的人都是他的同伴,而现在,所有人都不认他了,他无家可归了。

    黄蓉站在门口,本能的不想让他回忆蒙古的生活,便道:“靖哥哥,既然这里不留我们,那我们就离开好了。我让丐帮打探消息,一定能找到机会刺杀完颜洪烈的,到时候靖哥哥你就能报仇了!或者我们先藏起来,等蒙古和大金打起来的时候再出来帮忙,到时候你立了功,大汗就不会让你走了,我们还可以趁乱在战场上杀了完颜洪烈,总会有办法的。”

    郭靖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黄蓉面前拉住了她的手,“谢谢你蓉儿,你总是陪在我身边帮我。”

    黄蓉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那你以后就要对我好一点,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嗯,我们走吧。”

    两人打算离开,路过黄药师的帐篷时发现他正在和苏雪云说话,黄蓉立刻甩开郭靖跑了过去,皱眉道:“爹,你跟我们一起走。”

    黄药师摇摇头,“我还有些事要留在这里。蓉儿你先回中原去,这里太危险,不要逗留。”

    “爹你也说这里危险了,那你留在这里做什么?”黄蓉看向苏雪云,咬牙道,“莫非你真是为了她留下的?你忘了我娘吗?”

    “蓉儿!”黄药师厉喝一声,斥道,“不要再无理取闹,立刻回中原。”

    黄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开始口不择言,“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你就是被她迷了心窍,忘了我娘也不疼我了!你对不起我娘!”

    “住口!”黄药师高高扬起右手,落下时又停在半空,到底舍不得打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

    黄蓉瞪着他,“你打!你打死我算了!”她指着苏雪云怒道,“你为了报复我居然算计我爹,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永远也别想嫁给我爹!”

    苏雪云被她的话弄得一愣,转头看向黄药师,眼神有些闪烁。嫁给黄药师?黄蓉怎么会这么想?她看着黄药师发觉他表情变了变,却没有出言否认,原来……他跟自己来草原有这个意思?

    苏雪云想着两人相识至今的一切,忽然勾了勾唇角,如果相伴一生的人是黄药师的话,似乎也不错。

    黄药师收回手皱紧了眉,“够了!你再闹下去我就抓你回桃花岛。”

    郭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怎么也想不通苏雪云居然会和岳父……他们若是成亲,那……那苏雪云岂不成了他岳母?郭靖觉得脑子都转不过来了,仿佛一团浆糊一般,但他看见苏雪云不悦的瞥了他和黄蓉一眼,立马反应过来去拉黄蓉,“蓉儿,你忘了你答应我的话了吗?你说过不会再找华筝麻烦的。”

    黄蓉甩开他,怒道:“可是她招惹了我爹,她就是故意报复我。”

    “不可能,华筝不是那样的人。而且,那……那是他们的事。”郭靖心里也有些慌乱,完全不知道曾经的华筝妹妹变成未来岳母该怎么办,只要想想就觉得无法面对。

    黄蓉咬住唇不说话,她什么办法也没有,虽然寻常小事爹爹一向是顺着她的,可一旦爹爹做了什么决定却从不会听她的。就像当初爹爹想让她嫁给欧阳克,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能让爹爹改变主意,后来还是看在洪七公的面上才答应给郭靖一个机会比试三场,但那三场比试明显是偏向欧阳克的,顶多算走个形式。若不是最后阴差阳错被郭靖赢了,她如今已经嫁去白驼山了。

    她看着黄药师不为所动的样子,愤恨的瞪了苏雪云一眼,转身跑了出去。郭靖不知所措的看看黄药师和苏雪云,张张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留下一句“我们走了”就去追黄蓉。

    帐篷里只剩下黄药师和苏雪云两个人,苏雪云觉得这会儿黄药师应该更想一个人呆着,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你……你也早点歇息吧。”她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背对着黄药师轻声说道,“如果你想要离开,那……”

    话没说完,忽然感到手上一暖,低头就发现黄药师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心里顿时跳错了一拍。

    黄药师不大自在的轻咳一声,“我没有想要走,欧阳锋还没出现,你和金国对阵,我不放心你。蓉儿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被我宠坏了,从小到大没受过委屈,到了江湖才会闹出这许多事。我今日才知你和蓉儿……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

    苏雪云抬起头看着他,“我本来也没想再提的,你知道的,过去的事我早就放下了。”

    黄药师唇角微勾,“是,你这些日子潇洒恣意得很,这样很好。等你忙完了这里的事,我们再去四处走走可好?”

    苏雪云仔细瞧了他一会儿,就见他脸上一本正经,耳根却在自己的注视下慢慢变红了,忍不住笑起来。这人肯定不会追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是告白了吧?想必是怕她被黄蓉那些话影响才会急着在这时说出来的,她想了想,笑着说道:“还要一阵子战事才能结束,到时看看有没有好玩的地方吧。”

    黄药师见她没直接答应有些郁闷,但好歹也没有拒绝,以后还有很长时间能让她答应下来。他握了握苏雪云的手,轻轻放开,“我出去走走,晚饭不必等我。”

    苏雪云知道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便点头道,“好,你自己小心。”

    黄药师心里一暖,转身离去。他有多久没听过这最寻常不过的关心了?如今,他也只有在苏雪云身边才能感觉到温暖。骑马奔跑在茫茫草原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黄药师心里的烦闷也消散不少。同一天里,知道了心上人与女儿之间的恩怨纠葛,又和女儿不欢而散,他心里着实复杂的很。

    黄药师想过如何调节苏雪云和女儿之间的矛盾,也想过如何将她们隔开干脆不要见面,唯独就是没想过离开苏雪云此生不再相见。

    如果早几个月让他知道这些,也许他会回到桃花岛将那一点心动封存在心底,但这么久的相处不是假的,如今,苏雪云已经完全走进他心里,他再也放不开手了。

    黄药师取下碧玉箫,站在河边吹起了过去十几年时常吹奏的曲子,曲声不再是无尽的孤寂悲愁,而是渐渐变得平和淡然。这几个月他也不再回避亡妻当年的事,一个人的时候常想起过去的事来认真考虑将来的决定,如今亡妻已经不再是他的禁忌,不再是提都不能提的悔恨,而是真正沉淀在记忆中可以淡然面对的怀念。

    当年终究是他错了,妻子不适合江湖,他不该将妻子卷入江湖中,他为此忏悔了十五年,如今,他想用以后的岁月去珍惜另一个女子,他的人生也该有个新的开始了。

    苏雪云没什么时间想这些事,她忙着制定作战计划还要警惕窝阔台的算计,这些儿女情长的东西只在她脑子里转了转就被放到了一边。托雷看她半点不受影响的样子极是佩服,知道妹妹教给自己的都是好东西,当即学的更用心了。他以前对汗位没想法,直到今日看到窝阔台想利用郭靖对付妹妹时才恍然惊醒,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权势才能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对妹妹曾提出的夺位计划,他也开始上了心。

    苏雪云如今在众将士心中的地位仅次于铁木真,已经隐约有了战神公主的名头。她从没让众人失望过,接下来的战役无论金国出什么策略,她都能轻松破解,带领大家势如破竹的攻占金国城池。而因她对百姓和奴隶的善待,在民间也有了绝好的名声,甚至连中原的郭大娘和江南六怪等人都有耳闻。

    几人震惊于苏雪云的变化,想到过去那些事心情复杂,而心里最难受的莫过于丘处机了!他曾经完全不把苏雪云放在眼里,甚至还义正言辞的教训她,而如今这个小姑娘已经习得高深武功,带领将士在战场上厮杀,甚至还在铁木真的手上保住了百姓的性命,免去那些屠城的杀孽!还有那个杨康,不止有了庞大的产业,还出银子出力接济百姓得了个杨大善人的名号!他只觉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扇了几十个耳光!

    郭靖和黄蓉自那日离开后就像黄蓉说的那般藏了起来,想要寻找机会找完颜洪烈报仇。没想到竟看到苏雪云上战场统领千军的场面,即使黄蓉聪明绝顶也从来只是给郭靖出谋划策,哪想过女子也可以这般肆意张扬?郭靖更是震惊的张口结舌,那个从小到大跟在他身后的小妹妹竟还有这样的一面?

    金国屡屡让各部落上贡,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生活更加难过,郭靖不止一次看到大汗隐怒不发的神情,而如今,苏雪云带领所有的勇士为他们讨回公道了,这是他们从小到大的愿望!郭靖看到苏雪云和托雷并肩作战的时候只觉热血沸腾,恨不得冲上去和他们一起,就像从前十八年的岁月一样,可当他想到自己已经与他们毫无瓜葛又如被泼了一盆冷水般,无比落寞。

    眼看苏雪云就可以攻下金国大都让他们彻底覆灭,苏雪云却忽然命全军原地休整,不再进攻。她带着托雷直奔铁木真大帐,将几个月大大小小的战役都与铁木真分说清楚,让铁木真承认了她的实力和善待百姓的好处,最终用了三天的时间和托雷一起说服了铁木真,他们将放弃攻打大宋,转而向西部扩张领土,用自己的实力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很多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如登天,所以他们需要盟友,也需要大批物资。大事定下后,托雷亲自率人进入中原,代表蒙古与大宋皇帝结盟。只要大宋皇帝答应送给他们足量的物资,他们就帮大宋彻底消灭金国,让大宋子民免受金国侵扰。如若大宋不肯,他们便直接西移,不会再管金国与大宋的事。

    托雷开出的算是天价,但大宋若自己发兵攻打金国,劳民伤财将损失更大,还会失去结盟的机会,若哪一日铁木真反悔,趁大宋攻打金国损耗巨大时突然打过来,大宋便更无应付之力了。

    大宋皇帝考虑三日后,无奈同意了托雷的条件,他也听说过苏雪云的名头,便在大臣的建议下提出让苏雪云入宫为贵妃,以示两国联盟之谊。

    贵妃的位子在天下人眼中都是有足够分量的身份,托雷犹豫了一下没有当面拒绝,带着一半物资先行返回蒙古,将皇帝的想法告知铁木真与苏雪云。

    当时黄药师也在场,听完托雷的话脸一下子黑如锅底,冷哼道:“皇宫是天下最肮脏的地方,你怎么会想让雪云入宫?”

    托雷看看旁边没当回事的苏雪云,一脸莫名的道:“贵妃只在皇后之下,很尊荣了,再说华筝一身本事肯定不会受委屈的。华筝,你想不想去?只要有我和父汗在,皇帝也不敢欺负你。”

    苏雪云笑看了黄药师一眼,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和不确定,慢悠悠的开口道:“进了皇宫便如笼中雀,再也不能自由自在的过日子,我当然不想去啊。”

    黄药师放松下来,感觉到铁木真看过来的目光,抬起头与他对视,气势上分毫不弱。半晌后,铁木真捋着胡须笑了,他如此优秀的女儿,配这人倒也不错,当即说道:“我们蒙古的战神公主岂可送给大宋?让战场上的英雄去后宫争宠,这是对华筝的侮辱!托雷,日后不可再提此事。”

    “是,父汗,都怪我没想明白,差点害了华筝。”

    苏雪云对托雷笑笑,表示自己不在意。她知道托雷是担心她的亲事,贵妃到底是天下众多女子高不可攀的位子,这才想让她考虑考虑。不过她在皇宫呆了两辈子,对那种生活可一点期待也没有。何况现在还有人在旁边盯着呢。

    离了大帐,黄药师和苏雪云并肩走着,默契的越过帐篷走去了部落后面的河边。黄药师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很快战事就要结束,托雷如今的实力也足以应付窝阔台,你是不是能够放心了?”

    苏雪云把玩着帽子上坠下的珠子,偏头笑道:“放心了又如何?”

    “你当年说想要买座小岛,桃花岛上桃花开得正好,有山有水,风景怡人,有没有兴趣去看看?”黄药师转头看着她,眼中透着认真,“我知道你喜欢轻松悠闲的生活,雪云,随我一起走可好?”

    苏雪云被他的眼神吸引,一个“好”字就要脱口而出,忽然想到黄蓉又把话咽了下去。她扬起笑容看向河面,“当年我受重伤,刚巧被你碰到救了我。后来我了结了过去的恩怨,正打算游玩一番,又刚巧碰到你。你说,我们算不算有缘分?”

    黄药师不知她想说什么,看着她的侧脸轻点了下头。

    苏雪云笑道:“不如试试我们是不是真的有缘分,你先回中原,处理好你家里的事。我呢,留下帮托雷稳住局势便去四处游历。如果你找到了我,我就随你去桃花岛上看桃花。”

    不需细说,黄药师就明白她在担心什么,他不觉得是多大的事,但看黄蓉对苏雪云的态度,他确实应该先把一切后患都解决掉。至于能不能找到苏雪云,他有一辈子的时间。

    “好。”

    苏雪云听到了预料之中的应声,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她喜欢黄药师这样无限度的包容她,也许在这次战事之后,她就能在黄药师身边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女人了。

    几世的轮回,她也很想有个幸福甜蜜的家庭,有个倾心相待的夫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