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头号炮灰最新章节!

    完颜洪烈带兵离去,临走只给杨康留了大把银票,没再看包惜弱一眼。然而平安的众人却无半分喜色,郭靖往四周看了一眼就想冲下去救人,被黄蓉一把拉住,“靖哥哥!你做什么?下去会没命的!”

    郭靖暴怒的甩开她,瞪眼喝道:“你对华筝做了什么?”

    黄蓉心里一咯噔,看清郭靖眼中的痛苦顿时心如刀割,右手状似无力的按住了不停流血的左臂,“靖哥哥,你怎么能怀疑我?”

    郭靖看着她的刀伤一愣,柯镇恶就厉声斥道:“靖儿,还不杀了她?她是黄老邪的女儿,什么事做不出?我早教你不许见这妖女,你为何不听?如今公主出事,你如何向你的兄弟和大汗交待?”

    黄蓉一惊,转头就见江南六怪看向她的目光满是厌恶,心里又气又怒,可这些人是郭靖的师父,她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的。她咬唇看着郭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靖哥哥,你真的不信我?”

    杨康眯起眼,看向泪流满面的郭大娘问道:“大娘,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已经没有追兵,华筝怎么会掉下去?华筝为什么会大喊是黄姑娘害她?”

    穆念慈去扶郭大娘,哭道:“大娘,你说话啊,华筝那么好的姑娘,这么就……”

    郭大娘双眼无神的看着山坡,把之前发生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听起来就好像是黄蓉不小心抓痛了苏雪云,苏雪云让她放开,然后黄蓉放开的时候苏雪云没站稳就滚下了山坡。

    但在场众人包括郭大娘都怀疑的看向黄蓉,穆念慈抹掉眼泪,压抑着怒气站到黄蓉面前,质问道:“金兵都围着爹娘,追你们的本就没多少,你为何飞要跑向这边?我们定好的路分明不是这条路!”

    黄蓉气恼道:“你什么意思?我受了伤,要护住两个不会武功的人当然吃力,哪里没敌人就往那边跑,哪还能想那么多?”

    穆念慈不会吵架,杨康走过来拉住穆念慈的手,沉声道:“以黄姑娘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犯这种错?太巧了!华筝说了路不对你却不听,你手臂受伤,看你现在站也站不住的样子应该很痛吧?那么痛还能把华筝抓得紧紧的让她吃痛甩不开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且早不放手晚不放手,偏偏到了山坡边上才肯放手,看黄姑娘你此时神智清明也不像反应那么慢吧?”

    “靖哥哥,你也和他们一样不信我?因为你的华筝妹妹一句话,你就定了我的罪?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黄蓉真没想到苏雪云惊慌中还会喊出真相,辩无可辩,只哀伤的看着郭靖,“好!好!你不信我,我走,以后你再也不要来找我!”

    黄蓉按着左臂转身就走,眼泪掉了下来,她是聪明的女子,她看得出来,郭靖是喜欢苏雪云的,即使喜欢的不多,也已经动了心。没什么比这一点更令她心痛,不然今日她也不会下狠手,只没想到苏雪云那般冷静,临死还要破坏她的计划。

    穆念慈哽咽的喊道:“黄姑娘,之前你来找我让我不要和郭靖定亲,甚至说过愿意帮我和阿康在一起。当时阿康还没有放弃金人的身份,你却因着我爹一句儿女结亲的话就想让我嫁去大金。华筝是郭靖的未婚妻,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就是你害死华筝的理由,所以你说的话我半句也不信。”

    “什么?蓉儿去找过你?”郭靖一震,忽然想起苏雪云说黄蓉去威胁她的事,当时苏雪云就断言黄蓉肯定找过穆念慈,这……竟是真的?他看向黄蓉艰难的开口,“蓉……黄姑娘,你真的找过穆妹妹和华筝妹妹?”

    黄蓉被“黄姑娘”三个字一刺,瞪大了眼,“我找过又怎么样?我只是让她们离你远点,谁叫你有那么多妹妹?你问问你的穆妹妹我可有伤害她?”

    穆念慈冷下脸哼了一声,“原来你还去找过华筝!你不知道,华筝已经主动退婚成全了你和郭靖,她是个好姑娘,不同你们计较,你居然害死她?怪不得她那么好的姑娘,临死前……临死前会骂你蛇蝎毒妇!”

    “什么?退婚?”黄蓉眼神一闪,“不管你们怎么冤枉我,我没有害她,我当时正防备金兵,根本没注意到她在山坡边上,她是自己不小心滑下去的,我没有害她。”

    这时郭大娘有些松散的发上掉下来一枚金簪子,郭大娘抖着双手把金簪捧起,看着上面大大的红宝石,终于痛哭出声,“华筝——华筝啊——我对不起你啊!”

    郭靖悲痛的抱住她,“娘!”

    “华筝为了救我,扑到我身上为我挡刀,她一个刚学武功的姑娘,肩上全是血,脸白的像纸一样,她……她怎么可能说谎?靖儿,你背弃婚约,华筝都没怪你,还救了我的命,现下却被人害死,我们对不起大汗,对不起华筝啊!”郭大娘边哭边捶着郭靖的肩膀,突然斩钉截铁的指着黄蓉怒道,“靖儿,你日后再不许见她!”

    郭靖咬紧牙根神情痛苦,黄蓉见状深深吸了口气,转身便跑,哭着喊道:“靖哥哥,他们冤枉我,你也不信我,你再不要来找我了,就让我死了算了。”

    黄蓉捂着伤口的手一用力,鲜血不停的滴在地上,郭靖见了心里一抽,犹豫后还是下定决心道:“娘,蓉……她以前救过我,现在她受了伤,很可能会被金兵捉到。娘,我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你放心,我这次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日后……日后就再不见她了!”

    郭靖飞快的追黄蓉而去,柯镇恶厉喝也没能喝住,郭大娘攥紧金簪捶着地哭,“冤孽!冤孽啊!”

    杨康看了眼受伤的众人,说道:“父王答应我收手,必定不会再来,我们还是回之前的院子里养好伤再走吧。”

    杨铁心骂他认贼作父,杨康不理,走到穆念慈身旁握住她的手道:“我知道你担心,休息一下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下去找找。”

    穆念慈激动的点头,“好!我们一起去找华筝,华筝那么好,老天爷不会让她死的。”

    不过他们到底还是没找到苏雪云,只在下面找到几块划烂的衣角和一滩血迹,因血迹没有移动也没有脚印,众人悲痛的认为苏雪云的尸体已经被野兽分食了。虽没证据证明是黄蓉害了苏雪云,但凭借苏雪云那句话和种种巧合,所有人都认定了黄蓉就是杀人凶手,对她的排斥比从前更甚。

    而苏雪云此时情况的确不太好,却万幸的不是被野兽吃了,而是被那对白雕护主的带到了树林里的小溪边。她原本伤口很浅,可猝不及防被黄蓉打了一下滚落山坡,即使她用尽全力还是受了不少伤,如今只觉昏昏欲睡,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过了一会儿,苏雪云听到极轻的脚步声靠近,她微微睁开眼,朦胧中看到一个黑衣男子走了过来,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她艰难的抬起手抓住男子的衣裳下摆,虚弱的呢喃,“救我……救……救我……”随即就晕了过去。

    黑衣男子动了下,发觉她抓着衣摆的手攥得死紧,有些不悦的皱起眉。旁边两只白雕围着他不住的轻啼,并用头拱着地上的苏雪云,男子竟从它们的声音中听出了悲哀焦急之意,不禁微微动容。

    “如此有灵性的雕儿,倒是难得,也罢,我便救上一救。”黑衣男子拿出一颗清香的药丸塞进苏雪云口中,动作一点都不温柔,然后就命令白雕,“带她跟上来。”

    白雕连忙将苏雪云弄到背上,跟着黑衣男子走进了一处很大的山洞。半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就算他们迅速进了山洞,苏雪云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黑衣男子皱眉看了她一眼,似是嫌她麻烦,然后便将她扶起来用掌抵住她后心处,只运功片刻,苏雪云身上的衣服便干了,连头发也已经干爽,可是伤口泡了水却不是运功能解决的了,白雕也解决不了。

    男子先是点了火堆,然后拉开苏雪云的领口露出了雪白圆滑的右肩,伤口周围的血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但男子眼中无丝毫波动,只是拿出金创药在泡的发白的伤口上洒了药粉就不再管她。

    半夜的时候,苏雪云感觉自己像在被火烤,可身上又冷的要命,一会儿拉扯衣服,一会儿又蜷缩起来发抖,口中嘟嘟囔囔的喊冷喊热,没多久就折腾的醒了过来。她头晕的厉害,心里却越发警惕,用力一咬舌尖,痛感让脑子清醒了几分,便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看见黑衣男子靠在对面墙边闭目养神,又看见附近的一对白雕,心里暂时松了口气。

    她轻声道:“雕儿,来,到我身边来,我好冷。”

    两只白雕很通灵性,她说了三遍之后,白雕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一左一右的卧在她身边,将她紧紧的护在中间。有了白雕的体温,苏雪云终于感觉好多了,又把包袱里所有衣服拿出来当褥子被子,对自己活命的信心又增了几分。

    小命保住之后她才有心思回想之前的事,想到黄蓉暗算她那一幕,苏雪云眼中蓦然迸发出戾气,双手紧握成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她练好武功早晚要去找黄蓉算账!两辈子在后宫和人斗心计,竟忘了这个世界是用武功论成败的!

    吃一堑长一智,她习惯了掌控全局、谋算人心,这一次几乎丧命的经历如同一盆冰水将她泼醒。无论在什么世界,都必须先掌握绝对的实力才能保住性命,任务是重要,机会也重要,但命更重要,自她看过原文就知道如何进古墓寻九阴真经的秘籍,却为了破坏郭靖黄蓉在他们身边逗留这么久,直接导致她武功不济差点被黄蓉害死。

    就算她是数据死不了,身上的伤痛和心里的绝望却是真的,她绝不会再犯这种错!

    回过神来,苏雪云就察觉到黑衣男子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不过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男子却是闭着眼,她疑惑的皱皱眉,难道是错觉?身上还难受得很,她也没心思管别的,将头埋在白雕的翅膀下闭目养神,慢慢的又睡了过去。

    黑衣男子睁开眼,看着她安心熟睡的样子挑了挑眉,眼中闪过几丝趣味。一个姑娘家看到陌生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很有意思,且方才这姑娘那番神情变化显然是被人害了,不哭不闹,确认安全就开始想着报仇,性子不错。男子又闭上了眼,想到家里那个爱闹腾的姑娘,心里叹了口气,说不出的担忧。

    外头的雨下的很大,白天夜晚不停的下,苏雪云和黑衣男子就这么被困在了山洞里。第二天天黑时,苏雪云终于彻底清醒过来,烧也退了,期间她迷迷糊糊的记得黑衣男子给她吃过两次药丸,想来是那药丸起作用了。武林里的药丸真是堪比仙丹,秒杀现代一切速效药!

    苏雪云醒过来感激的对男子笑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将来若有小妹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一定开口,小妹万死不辞!”

    黑衣男子不知为什么,听了她的话眼神有些怪异,随即又恢复漠然,“不必。”

    不必什么?不必报恩?那太好了!苏雪云心里欢呼一声,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要再说些场面话。这时突然“咕噜噜”一声,苏雪云顿时涨红了脸,天呐,她什么时候因为饿肚子出过这么大丑?丢死人了!

    苏雪云肯定她从黑衣男人眼里看到了笑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眼神瞟向四周,一点能吃的东西也没有,到底是自己小命重要,苏雪云力持镇定的轻咳一声,试探的问道:“兄台,你知道哪里有吃的吗?”

    黑衣男子淡淡的转开视线,仿佛没听到一样。苏雪云觉得他肯定是个面瘫,心里嘟囔几句,连忙叫来白雕,跟它们细细叮嘱,“现在外头的雨小了些,你们去多捉些鱼回来,要是能捉到兔子、野鸡就更好啦,还有啊,看看能不能找到烧水的东西,就是像锅碗一样的,炖些鱼汤我就能补身子好的快一些了,你们听懂了吗?我再说一遍……”

    苏雪云絮絮叨叨的跟两只白雕说了一会儿,感觉胃里更难受了,又急忙催着它们快去快回,她可不想肚子再叫了,山洞里可是有回音呢!

    黑衣男子被她这番作为吸引,第一次主动开口,“小姑娘,那两只白雕能听懂你说的那些?”

    苏雪云有一种受宠若惊之感,惊讶的发现面瘫男也有好奇心,忙道:“我平时和它们玩的时候经常说这些,不过这是我第一次让它们找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它们听没听懂,它们看着那么聪明,应该懂吧。”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又不说话了。苏雪云挪到火堆旁,拿了根树枝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火,时不时看男子一眼。之前她没怎么注意,这会儿借着火光清楚的看到这男人长相十分俊美,斜眉入鬓、鼻梁挺直,风姿隽爽,眼神深不见底,黑色的衣裳材质名贵,绣着暗纹镶银边,整个人身上都透着神秘沉稳的感觉。就连苏雪云这样见过国际无数影帝的人都不得不赞一句好!

    这人若在现代,单凭这副皮囊和气质也能当影帝了。

    黑衣男子眼神淡淡的对上她,“小姑娘,你看什么?”

    苏雪云怔了下,她那么隐晦居然被发现了?随即就笑道:“兄台,还不知道你贵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你好心,我肯定在大雨里就没命了。你又不要我报恩,真是个好人,不如待会儿我做些饭食,聊表谢意。”

    用一顿饭抵了救命之恩真是太划算了!

    黑衣男子和她的关注点明显不一样,声音似是好笑,又似是嘲讽,“你说我是好人?”

    苏雪云连忙点头,“当然是好人,不说你救了我。单看你给我服的药见效这么快就知道不是凡品,你都没跟我收银子,如此施恩不望报还不是好人?”

    黑衣男子没再说话,山洞里又沉默了。幸而没多久两只白雕便带了不少东西回来,不然苏雪云觉得单独和不爱说话的冷漠面瘫在一处还挺尴尬的。

    白雕果然听懂了苏雪云的话,不仅带了十条鱼回来,还抓了一只兔子两只山鸡,连破旧的瓦罐也洗干净带回来了。

    苏雪云笑眯眯的摸了摸雕儿的头,说道:“辛苦你们了,先休息一下吧,等我做好吃的给你们吃哦。”

    她穿越过来之后经常和两只白雕相处,白雕听她要做好吃的,高兴的啼叫一声,趴到后面去休息了。苏雪云坐到山洞边拿匕首处理食物,每次用力肩膀都有些痛,她回头看了黑衣男子一眼,还是没出声求助,她觉得就算她求助,那人肯定也不会理她。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再次确定自己是个炮灰,要不然这英雄救美的戏码怎么也该来个两情相悦吧?谁知对方相貌本事是不错,性子却冷漠的高不可攀,她还想找个人来疼宠她呢,这样的高冷男神还是留给别人吧。

    黑衣男人当真没理会她,苏雪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所有食物弄干净,开始烤的烤、炖的炖,还弄了两只叫花鸡。她背过身从衣服里层拿出油布包,里面除了银票还有齐全的调料,还好她准备充分,野餐也能美味!

    苏雪云说了做饭聊表谢意,就用几辈子练出的厨艺专心致志极其认真的做了顿饭,若不看盛饭的器具,这餐着实是色香味俱全,连黑衣男人也主动坐到了火堆旁。

    苏雪云猜测他一直在山洞里大概也饿了,不过看他那副理所当然等着人伺候的大爷样,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要不等雨停就赶紧分道扬镳吧,不然总有一种会一直做小丫鬟的感觉。

    鱼烤好了,苏雪云笑着递过去两条,“兄台你先吃,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然后她就看到那人把鱼接过去尝了一口,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吃起来,神情没半点的不自在。她精通各种微表情,仔细看了一下,这人是真没有先让她这伤号吃的意思,只好咽咽口水默默收回视线继续忍着饿烤鱼。

    她没发现在她收回视线之后,男子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笑意,似是觉得她的反应很有趣。

    饱饱的美餐一顿,苏雪云终于全身舒坦了,心里暗自祈祷明天艳阳高照。她可不愿意继续在山洞里当野人,带伤做饭也太惨了。

    男子突然丢过来一个白瓷瓶,苏雪云连忙接住,疑惑的看过去,就听男子说了句,“这是金创药。”

    多一句关心都没有。

    不过苏雪云心里还是暖了一下,因为她感觉到伤口裂开了,想必那人也是注意到她衣服上的血迹才主动送她药,还不算太冷漠。在这个凶险的世界,遇到这么好心的人,她真是太幸运了。

    苏雪云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然后叫上白雕走到山洞的最里面,借着白雕和阴影的遮挡,快速给自己上了药。不止是肩膀,还有滚落山坡时身上的各种划伤。想着古代的各种忌讳,虽然白雕把她挡的密不透风,她还是放弃了换身衣服的打算,只又在外面套了件罩衫。

    上好药后,苏雪云给火堆加了些树枝,然后坐在两只雕儿中间开始运功疗伤。武侠世界就这点好,没大夫没关系,只要有药有内功,早晚能把伤养好。

    苏雪云一直疗伤到深夜才缩在雕儿怀里睡去,黑衣男人闭目养神,动都没动一下。许是老天爷听到了苏雪云的祈求,第二天果然艳阳高照,晒了多半天,林间的路就好多了,虽还有些泥泞,但对他们这些会武功的人来说连鞋都不会弄脏。

    白雕飞到了天上撒欢,苏雪云不知道自己在哪,就同黑衣男子一起走,想着见着客栈再分开。其实是黑衣男子事不关己的自己走,而她默默跟在后面罢了。

    苏雪云因男子赠药而产生的那点兴趣再次破灭,这个世界有本事的男人就那么几个,她数来数去觉得谁都不合适,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个很厉害的高手,相貌气质又不俗,她免不了就起了点心思。结果相处两日下来,这点心思已经冷冻成冰,就算找个没本事的,她也得让老公来宠她,坚决不能改变这个原则!

    两个时辰之后,苏雪云终于看到了城门,差点喜极而泣,以后不练好武功她肯定不会惹事的,再也不要体验那种狼狈不堪的感觉!她快步走到黑衣男子身边扬起笑容,“兄台,多谢你救我,大恩不言谢,日后若小妹有了本事,定想办法报答兄台。”

    “不必。”黑衣男子脚步顿了下,继续往前走去。

    苏雪云笑容不变,“那小妹不打扰兄台了,就此别过。”她对男子拱了拱手就走向街边的成衣店,包袱里的衣服都泡过雨水了,她得买些新的才成,而且行走江湖还是男装方便些,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世间罕有的美女。

    苏雪云买了三套合身的男装,又买了个斗笠暂时遮住容貌,就打听了镇上最好的客栈住进上房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擦干身子,她又给伤口上了次药,看情况只要不再裂开三两日就能好了,连个疤都不会留。这是她自己的苦肉计,肯定不会算在黄蓉身上,不过滚落山坡差点死掉的账还是要算的,就不知她最后喊那一句有没有起到作用。若郭大娘和郭靖还能毫无芥蒂的让黄蓉进门,她日后也再不会手软。

    简单休息一会儿之后,苏雪云将胸口缠住,换了男装,然后用胭脂水粉将肌肤涂暗了些,把耳洞挡住,眉毛加粗,又做了个假喉结。看着虽然有些弱书生的感觉,但完全没有女气。她清了清嗓子,开口就是低沉的声音,“小弟苏云,幸会、幸会。”

    苏雪云对着镜子露出个满意的笑容,慢悠悠的下楼吃饭。到了楼下才发现此时正是饭时,位子几乎坐满了。小二走过来招呼她,一抬头就吓了一跳,指着她惊讶道:“你是方才那位……”

    苏雪云脸一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二见多了江湖人,立即点点头,明白了她是要女扮男装。苏雪云问道:“可还有位子?”

    小二为难的看了眼大厅,忽然眼睛一亮,“姑……公子,那边有一位客官是一个人一桌,若您不介意,小的帮您去问问能不能拼个桌?”

    苏雪云犹豫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她想在大厅里听听众人都说些什么,说不定能得到点有用的消息。她跟着小二走到拐角处,有些惊讶的看到独自一桌的竟是黑衣男子,“兄台?这么巧?没想到你也是住这家客栈。”话一说完她就笑了,这人看衣着就是个会享受的,当然要住最好的客栈,他们能碰到也是理所应当。

    小二高兴道:“原来两位客官认识,那便好了,现下没有位子了,不知两位客官能否共用一桌?”

    黑衣男子上下打量了苏雪云一眼,轻轻点头。苏雪云便笑着坐在他对面,吩咐小二上几个拿手菜来。到底是救命恩人,苏雪云不想冷场,费心寻了个话题,笑道:“兄台可有养过雕儿、雄鹰?我从小得父兄教授驯养之法,却觉得万物有灵,不应将它们当做附属的宠物,所以便用心与雕儿交流,没想到雕儿当真有灵性,是我最信得过的朋友了。”

    黑衣男子闻言看向她,想到懂事的白雕,也起了养些什么的心思,“除了白雕,你还养过什么动物?”

    苏雪云想了想,“以前养过一只海东青,它很忠诚,很勇武,在空中像个战无不胜的将军。”苏雪云说的是上一世身为娜木钟时的事,想起和那只海东青相伴走过的岁月,眼神都柔和下来,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黑衣男子看着她,面色柔和了些,认真听她讲述与海东青相伴时的趣事,听她说着如何抓住海东青,如何与海东青对峙,如何在气势上征服了海东青让其认她为主,如何看着海东青打败敌人,最后如何送走死去的海东青……

    苏雪云说着说着,露出了哀伤的神色,眨眨眼压下心底翻涌的情绪,对黑衣男子微微一笑,“对不起啊,一想起过去的伙伴就停不下来了,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你嫌不嫌烦。”

    苏雪云眼中的泪水硬生生压了下去,没有落泪,眼睛却变得水汪汪的。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不像之前那样客套疏离,有些真心实意的感觉。

    “不会烦,小姑娘很不错。”黑衣男子摇摇头,看着这样的苏雪云第一次有些心软,还只是个孩子呢,不知被什么人害了,能坚强冷静不带一丝阴沉着实难得。看她对海东青和雕儿深刻的感情,想来也是个至纯至善之人。

    苏雪云深吸一口气,发现饭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好了,连忙笑道:“我说的太入神了,兄台快用饭吧,这两日都没吃什么好的。”

    黑衣男子点点头,难得的给了个回应。两人刚刚动筷,旁边突然走过来几个人,打头的看着是个身材肥硕的富家公子,苏雪云抬起头微皱眉,“有事?”

    那肥硕公子肆意的打量着苏雪云,眼睛都快黏在她身上了,后头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神情高傲的说道:“我们公子看上你了,还不赶紧的起来谢恩?这就跟我们公子回府吧,别磨蹭。”

    苏雪云瞬间石化,再看肥硕公子,可不是眼神淫邪正往她领口看呢?她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怒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调戏到爷身上,你们找死?”

    妈蛋!皇上都不敢让她谢恩,一头蠢猪也不怕折寿!

    肥硕公子笑眯眯的摆摆手,“把他给本公子捉回去,就是这么辣才够味儿,哈哈哈哈……”

    在小厮后头的四个带刀壮汉立刻动手,竟全都是练家子,武功还不算太弱,至少围攻苏雪云完全没问题。

    苏雪云脸色一变,心想拼了!回头一定要阉了那肥猪送进宫当太监!

    还没等她动手,只听嗖嗖几声,那四个壮汉已经躺在地上不住的哀嚎。苏雪云看过去发现他们每人手上都插着一根筷子,她回过头,桌上筷笼里果然少了四根筷子,不禁睁大了眼,救命恩人果然是高手!!

    “滚!”黑衣男子淡淡吐出一个字,没多大声,却无端让人感到了杀意。

    肥硕公子和小厮吓得脸都绿了,连滚带爬的逃出门外,觉得安全了才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句,“你们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们!”

    连四个壮汉也跑了,苏雪云才坐下给黑衣男子倒了杯酒,看着他举杯感激道:“多谢兄台出手相救,不然小弟今日怕是要吃苦头了,小弟先干为敬。”

    苏雪云一饮而尽,看黑衣男子也给面子的喝了,顿时笑意更深。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武功这么高的人,心里自动给对方封了个冷面男神的称号,那一招筷子穿手简直太帅了有木有!以前她只在电视特效里看见过啊!这种激动的心情简直难以描述。

    她不知道自己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了崇拜,眼睛亮晶晶的,让黑衣男子不禁感到好笑,不过是随手打发了几个聒噪的喽啰,这小姑娘又想到什么了?

    苏雪云回过神来,低头皱眉看了眼自己的装扮,仔细回忆着方才的一幕幕,奇怪的问道:“兄台,我难道装的不像?哪里能看出我是个女子?”

    黑衣男子打量她一圈,摇摇头,“很像。”

    苏雪云更疑惑,“那方才那肥猪怎么……”

    “他好男色。”

    好男色……

    男色……

    苏雪云看着黑衣男子很想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但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很怀疑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玩笑。那肥猪调戏她不是看穿了她的装扮而是把她当男的调戏了?

    苏雪云抹了把脸,表情有些纠结。

    黑衣男子看着她变幻丰富的表情,有些好奇她的想法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穿男装戴斗笠会不会很怪异?我怕遇到坏人才女扮男装,没想到男装也不安全,可是总不能连吃饭都带着斗笠,那更显眼了。难道应该扮成老太太?老头子?要不然扮成个驼背的贫穷老汉?那样店家会让我进门住上房么?”苏雪云微微蹙眉摸着下巴小声嘟囔,非常认真的开始想着换什么装扮。

    黑衣男子给自己倒了杯酒,觉得这姑娘十分有趣,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苏雪云抬头就怔住了,冰山男神笑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