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69.68||

作者:昼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回乡小农民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室内气氛一窒,包括陆季白在内的其他人都没想过报仇二字会从米迦嘴里说出来,尤其是米乐,此时已经是满脸惨白,愣愣地盯着眼前人说不出话。

    米迦平静地问:“有什么不对吗?”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别说周慈欠他和陆季白的,岂止是钱这么简单。一次一次的阻拦,到了后面对方甚至想要他们的性命。之所以没有立刻和她算清这一笔账,是他们有更重要事情要做,无暇顾及,而不是他们软弱无能,不知疼痛。

    想到这里,米迦眼中划过一抹冰冷。

    他们的行为,却给了某些人错误的信号,使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他的底线……

    这是陆季白第一次看见米迦这副模样。他当然知晓周慈针对的是谁,也明白此出是在为了给自己出气。这种被恋人维护的感觉让他心头有一股暖意悄悄升起,他伸出手将米迦的手握住,微微勾起唇角。

    “我……”陆衡欲言又止,默默将请柬放在桌上,起身告辞。

    屋内一片沉默,只剩下陆衡脚步落在地面的响声。

    走到门口,陆衡步伐微顿,垂下头低声说:“对不起。”话落,冲了出去。

    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愣愣地盯着门口发呆。

    在陆衡离开之后,米迦和陆季白也接着告辞,米乐等人虽然不舍,但也只好将他们送去了门口,这时候躲在房间里的米氏夫妇从房间里出来,笑容勉强,只是在这时候,连米乐也没工夫理会他们了。

    悬浮车里,夜风拂面,陆季白点开自动驾驶模式,转过头和米迦说话:“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米迦:“嗯?”

    陆季白:“明天是我母亲的生日,陪我去看看她,好吗?”

    我想让她见见你。

    一夜无话,第二日,两人早早便收拾妥当出门,在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米迦刻意下车,在询问过陆季白之后带上了一束百合。

    和帝星诸多叫的上名头的陵园相比,枫园显得清冷和寥落。陆季白驾驶着悬浮车,轻车熟路地拐过一个一个弯道,终于停在一座不起眼的墓碑前。

    两人下车,米迦从悬浮车的车厢中捧出那一束百合,娇嫩的花朵上仍有水滴,在阴沉的天气中显得格外娇艳。

    陆季白已经俯下身将坟头的杂草清理个干净,米迦这时候才注意到墓碑上的那张照片。随着风雨日霜的洗礼,照片的边角已经泛黄卷起,但纵然如此,米迦仍能从照片中女人温婉的笑容中感受到对方年轻时的风姿。

    “有没有觉得,我和她很像?”陆季白转过头轻声问。

    米迦点点头,眼神没有从照片移走,顿了一下诚实地道:“你不如阿姨。”

    陆季白挑眉,还没等他想好回复的话语,忽然间一只玉佩出现在他眼前。目光顺着捏着玉佩的手向上,陆季白看到了米迦认真的面孔。

    “送给你。”

    眼前熟悉的东西唤起陆季白的记忆,他笑着挑眉:“什么意思?”

    米迦抿抿嘴,慢慢地说:“我按照维尼的玉佩模样,自己雕了一块。你……收着吧。”事实上,为了弄出这一块像模像样的东西,他私底下已经做过很多次尝试,最后在几十块成品中挑选了这一枚。

    明明每一块都没有瑕疵,但米迦总是觉得,陆季白值得更好的。

    他想把最好的,送给他,让他不要难过。

    或许连陆季白自己都没有发觉,自从他进入枫园之后,眉宇间便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低落。

    陆季白伸手接过来,玉佩上还残留着米迦的体温,指间温热的触感像是一道带着闪电的小蛇,一路从指间爬到了心里,所过之处均是一片酥酥麻麻。

    抬头,陆季白发现米迦正盯着他,眼神里竟然有些紧张……仿佛他的回复能够主宰对方下一秒的喜乐。

    “我很喜欢。”陆季白低低地笑起来,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我很喜欢……”

    直到遇到眼前这个人,他才明白一个人,原来可以幸福成这样,脑海中一声一声的烟花炸开,让人眩晕、迷醉,哪怕明白这一秒总是短暂,却不愿意清醒。

    让时间走的慢一些吧。

    米迦紧绷的面孔柔和起来,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将陆季白的反应记在心底,暗自打定主意多搜集几种材质试一试,他记得上辈子父亲送给母亲的金镶玉很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陆季白开心,他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陆季白将花束摆在坟头,伸手将相片中的面孔上的灰烬擦干净,轻声说:“妈,我带着米迦来看你了。”

    “我找到了一起度过下半辈子的人,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了。”陆季白弯起了眼睛,“我们会相互扶持,不会吵架,我会照顾好他。”

    陆季白站起身,拉起米迦的手,将星卡塞到了他手里。

    米迦:“?”

    陆季白一本正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米迦:“……”

    陆季白噗呲一声笑出来,将他拦进自己怀里,低头覆上了怀中人的唇……

    ·

    陆励驱车来到枫园时,看到就是这样一副图画:天青欲雨,远处鸟雀在半空盘旋,墓碑零散地分布,显出日久无人照料的荒僻,近处,一双恋人正在亲昵,一束百合摆在墓前,和墓碑上照片中的面孔相互映照,让人恍惚间觉得,照片中的女人也在微笑。

    阿暖……

    陆励心底忽然就冒出了女人的名字。

    像是打破了某些不知名的禁锢,那些被封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一瞬间争前恐后地涌了出来,陆励怔在原地,张了张嘴,心中一片惘然。

    正在他犹豫着是否要调转车头离开时,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将恋人护在怀里,眼睛警惕地朝他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那眼神好似锋利的刻刀,落在身上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生疼。

    是陆季白。

    陆励的眼神右移,停在了那个被陆季白护在怀里的男人身上。而就在陆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陆季白已经松开了怀里的人,大步朝陆励的方向坐过来。

    “你来做什么?”陆季白站在悬浮车外,语气不善地问。

    陆励不悦:“你这是什么语气?”

    “你竟然有脸来这里?”陆季白像是看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质问:“我妈不想看到你,请你离开,现在!滚!”

    陆季白讨厌陆励,陆励对自己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也没有好感,听到对方的话,陆励的心底蓦地默冒出一簇怒火,他干脆从车里下来,站在陆季白面前,沉着脸看着他。

    “他是谁?”陆励指着一旁的米迦问。

    陆季白冷冷地道:“关你什么事?”

    “你不要随随便便把奇怪的人带到这里来……”陆励自顾自地说道,“什么时候从维萨回来的?”

    “明天晚上家里有个宴会,你也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姑娘,你年龄不小了,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任性,一发脾气就离家出走。”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看星网里的新闻,你和皇太子殿下新认回来的儿子关系很好。你最好离他远一些,皇太子殿下看似风光,但他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明天的聚会安西亚公主也会来,你弟弟和她关系不错……”

    陆季白低头看着啰啰嗦嗦说这些不着调话语的男人,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作为帝星世家的家主,这人竟然能愚蠢至此?就连他这局外人,都能看出如今局势中端倪,皇太子一反往日的低调,光明正大地向整个帝国宣告米迦的存在,怎么可能没有依仗?

    更何况这人看似一副为了他好的模样,可所作所为那一点不是为了自己?

    当初和母亲婚后接下陆家的担子,由于自身能力的欠缺一度使陆家濒临危机,最后在周家的帮助下度过了难关。而周家帮忙的条件,就是获得陆家家主夫人的位置。

    所以这人没有多少犹豫就和他的母亲离了婚,娶了对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周慈,和周家结成了盟友,在这之后才堪堪使陆家没有四分五裂。

    陆季白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个乏善可陈的男人,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母亲,让她在离婚之后郁郁寡欢,不久之后就撒手而去了呢?

    是所谓的世家公子的气度吗?

    陆季白不愿意再质疑母亲的选择,但现在,他却不愿意再让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

    “闭嘴。”他勾起唇角,划出讽刺的弧度,“我喜欢谁,和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管的真多。我劝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哦对了,请转告周慈,我们之间的账,要算一算了。”

    陆励骇然:“你想做什么?”

    “你如果还想留在陆家,你就最好不要胡闹!我警告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陆季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说话。但这副模样却比任何反驳的话语有效,陆励此时已经是暴跳如雷,恨不得把手指戳在陆季白额头上,逼迫他放弃脑海中的危险的想法。

    但陆励却不得不承认,对于眼前高大的儿子,他除了口头的威胁,没有其他别的更有效的方法了。

    ——对方在他没有发觉的时候,已经成长成了一棵不需要依靠别人的大树。

    米迦看不惯陆励这副模样,伸出手将陆励手指拂开,不悦地皱眉。

    陆励调转枪头指向米迦:“你是谁!我们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米迦平静地道:“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皇太子新人回来的儿子。”

    “那么现在,我可以插嘴吗?”

    “……”陆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瞬间哑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