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Scene2

作者:银色徽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go-->    罗曼陛下在听到轩辕小白的请求后本想置之一笑,但他突然想起黑猫那副让他恨得牙痒的样子,顿时又改变了主意。

    “伊菲,让他等着,今天我会抽空过去一趟,告诉他关于工资的最后决定。”

    “你打算给白加工资?”伊菲尔德侯爵问道。

    罗曼陛下干脆地摇头:“不。”

    “喔——”伊菲尔德侯爵挑了挑眉,一脸春|风荡漾,“公猫一有钱就学坏,我懂的!”

    罗曼陛下:“收起你那副表情。我只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只值这个价,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是是是,我懂的。”伊菲尔德侯爵从善如流地点头,“要是我是他,才不会在乎什么工资。只要让你满意,金鱼银鱼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罗曼陛下微微皱眉:“你是说只要他够聪明就会从此一味地谄|媚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是的。还有什么比皇帝的宠爱更宝贵?如果他是一般的猫,绝对会跪下来一边唱赞美诗一边舔你的脚垫。”伊菲尔德侯爵对皇帝眨了眨眼睛,“但我们都知道,白不是一只一般的猫,对吧?”

    罗曼陛下这才露出微笑:“是的。我不给他钱只是为了看看他在没有钱的时候会做什么,类似一种对侍从的考验。”

    伊菲尔德侯爵抓起自己的一缕头发,绕在爪子上:“我猜那只白化猫甜豆会主动送钱给他。”

    罗曼陛下勾了勾唇角:“那他最好快一点。”

    伊菲尔德侯爵不解:“为什么?”

    罗曼陛下:“因为我很快会把甜豆的事告诉弗雷多。哪怕弗雷多表面上感恩戴德,私底下也一定会给他一点警告。比如……冻结他的一切经济来源包括他的□□?”

    伊菲尔德侯爵微微瞪大眼睛:“可我记得初级侍从官的工资是直接发进他□□里的?”

    “真的吗?”罗曼陛下笑了起来,“那样的话可就糟糕了,变更支付方式有时候要花上好几个月呢!”

    伊菲尔德侯爵立即听明白了皇帝这句充满暗示意味的话。

    “何止?”他用夸张的语调说,“如果他不小心在变更表上填错了一个词,就又要再等上几个月啦!一只一个月在帝都只赚10金鱼的猫还得罩着一只身无分文的猫……我敢说白将来的日子一定过得很精彩!”

    罗曼陛下:“侍从训练营是包吃包住的吗?”

    伊菲尔德侯爵:“这个……突然收费的话会不会太明显?”

    “算了,那就维持原样吧!”罗曼陛下想了想,决定暂时放过黑猫。“好了,帮我叫弗雷多进来。我有重要的事要他去做。”他收起笑容。

    伊菲尔德侯爵腆着脸凑近:“我能问事情到底有多重要吗?”

    “不能,这件事目前只有宰相能知道。”皇帝果断挥爪把伊菲尔德侯爵打发走了。

    数分钟后,宰相弗雷多在门外求见。

    罗曼陛下抬起头:“进来!”

    弗雷多宰相进房间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满面春|风:“陛下金安!你的旅途还顺利吗?”

    罗曼陛下:“嗯,还行。坐下说吧!”

    弗雷多宰相在沙发上坐下,偷偷观察皇帝的表情:“陛下看起来心情很好?我听说陛下在宇宙学术交流会上震慑住了许多其他星球的科学家?”

    “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罗曼陛下的嘴角扬了扬,“我看了你的报告,我不在帝都的时候政局依然能够保持稳定,你功不可没。”

    弗雷多宰相笑了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今天让你来主要是为了说一件事。”罗曼陛下抿了抿嘴唇,“我打算公开征选皇夫。”

    “征选皇夫?!”弗雷多宰相吃了一惊,这个决定和皇帝从前对婚姻的一贯态度极不相符,让人不禁怀疑皇帝去了学院星球一趟究竟发生了什么。

    罗曼陛下表情平静:“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因为按照惯例征选皇夫的工作需要由宰相来主持。等你做好了前期的准备工作,我再公开宣布吧!”

    弗雷多宰相很快反应过来:“陛下能够想开真是太好了!凯瑟琳女皇也会为陛下感到高兴的!陛下想要什么样的皇夫?需要将女性也列入征选名单吗?”

    “不,我相信我在成人仪式上的决定。”罗曼陛下用一只爪子支着下巴说。

    “那血统呢?最低爵位要求是什么?”弗雷多宰相接着问道。

    罗曼陛下:“不需要。”

    弗雷多宰相:“不需要?”

    罗曼陛下:“公开征选的意思就是任何一只猫都可以报名征选,既不限定血统,也不限定是贵族还是平民。我说过要给平民和贵族同等的权利,是时候让他们看到我的决心。”

    弗雷多宰相:“可是如果皇夫是一只平民猫,陛下受孕会十分艰难。我认为至少他应该有携带a基因的第一、第七、第十一和第二十五染色体,也就是说他必须和十二贵族是远亲,或者使用过一次基因还原剂。”

    “不需要。”罗曼陛下坚持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只黑猫的形象。

    这样的话就连那样的家伙都有权报名征选了呢!

    当然他绝对没有可能选上。

    “好吧……”弗雷多宰相记下皇帝的要求,“那将会是一次规模空前弘大的征选,我会竭尽全力让陛下对征选的结果满意。”

    罗曼陛下点头:“很好。还有一件事,你的小儿子甜豆……”

    “甜豆?啊,抱歉,陛下!实在抱歉!甜豆一定是又惹了什么麻烦对吧?其实在陛下决定下榻在那幢别墅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糟糕的预感。”还没等皇帝陛下说完,弗雷多宰相已经瞬间切换到声泪俱下模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起来,“那个孩子从小就顽劣不堪,而且还不服管教,长大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甚至还处处为难他的哥哥。所以我才把他送去了学院星球,想要让他在那里好好反省。甜豆是个白子,智商和正常的猫差了一大截,属于典型的无心都能办坏事的猫。如果他做了什么引起陛下不快的事,请陛下把他交给我,我一定狠狠管教他!”

    “我恐怕这件事已经不可能了。”罗曼陛下相互抵住他的两只爪子。

    这一次弗雷多宰相是真的震惊了。此前他只知道别墅的管家和甜豆失去了联系,为此还将别墅的管家大骂了一顿,却没想到甜豆已经……已经……

    弗雷多宰相缓缓呼出一口气,看起来像是突然苍老了好几岁:“陛……陛下,请容许我将甜豆安葬在纳尔西斯家族的陵园。”

    “陵园?”罗曼陛下哑然失笑,“不,他没有死。我之所以说你不可能管教他,是因为他已经成了我的侍从。弗雷多,你有一个好儿子,我希望他能为我服务。”

    “皇家侍从?甜豆?”真相让弗雷多宰相一下子接受不能,过了好半天才恢复过来。“那……那可真是太好了!能为陛下效力是甜豆的荣幸!”他神色复杂地说。

    “我希望我没有看错人,不过俗话说猫父无犬子嘛……”罗曼陛下将宰相的表情尽收眼底。

    虽然在错误地推断出甜豆已死的结论时弗雷多宰相表现出了极大的悲伤,但他现在恐怕很想把这个儿子好好收拾一顿吧?偏偏自己刚才已经埋下了伏笔,不允许他管教甜豆。罗曼陛下突然觉得,有时候欺负一下他的宰相也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谁让宰相在那次运送实验品的时候表现得如此糟糕呢!

    罗曼陛下:“好了,征选皇夫的事就照我说的做吧!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

    弗雷多宰相:“是的,当然,陛下!”

    弗雷多宰相很快恢复镇定。他认为且不论皇帝对甜豆是怎样想的,只把征选皇夫的消息告诉了他一个人足可以证明皇帝依然信任他。这件事所涉及的利益太过巨大,令他把视线暂时从如何对待甜豆上转移到了如何为自己谋划最大利益上。

    “陛下,我能问一下你的择偶标准吗?当然,最后一切还是由陛下决定,仅作参考。”弗雷多宰相小心翼翼的问。

    “绝对不能是一只粗鄙的猫吧!”皇帝陛下脱口而出,然后若无其事地笑了笑,“不,其实我没有什么标准。”刚刚讲完后一句话,他突然又想起了柏塞安·蕾茜的论点,不服气地抿了抿唇。

    不!没有标准才不是因为已经有什么对象在心里呢!

    “好的,我明白了。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弗雷多宰相眼中闪过精光,不粗鄙的反义词就是性情高雅,这样看来他的儿子安德森还是很有机会的。他一定要好好弄明白皇帝突然愿意结婚的原因,那才是最大的杀手锏!

    罗曼陛下轻轻挥了挥爪子:“嗯,你下去吧!”

    直到将所有不在帝都期间被积压下来的工作处理完,罗曼陛下才想起他应该去侍从训练营一趟。此时窗外已经夜幕低垂,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叫来侍从备车。<!--ove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