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新生与灭亡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凡心情激荡,又有救人的大义。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抱住韩迎影的香肩,向着她冰凉的嘴唇吻了下去。

    “啊~”久违的温热气息让韩迎影就要融化,早已陶醉在唇齿相交的甜蜜当中。在这最旖旎的时刻,陈凡把老头塞进他嘴里的晶珠顺势送到韩迎影口中。

    韩迎影的身体瞬间就被定住,像是变成了僵硬的冰雕。陈凡退到床边紧张的看着,就看到韩迎影的身体慢慢的虚化,最后居然消失在空气当中。那颗悬在空中的晶珠失去了依托,慢慢的向床上落去。

    陈凡一把把晶珠握在手心里:“老头,这算是完成了吗?”

    “嗯。”老头一招手,把陈凡手中的晶珠招到自己的手中:“等这边事情办完了,我们再把这丝魂魄安放回韩小妞的身体里。现在我们去后面韩家的祠堂,我猜测那个极阴之地,就在祠堂当中。”

    “这还用得着猜测?”陈凡撇嘴:“来之前韩楚辉都把以前藏龙蟒袋子的地方都说了,你现在还猜!”

    穿过漆黑的走廊,沿着幽暗的花径走了不到一百米,陈凡已经来到位于韩家老宅最深处的祠堂门前。

    一股虽然看不见却寒冷刺骨的气息在祠堂中飘荡,让陈凡打了个寒颤。他拔出桃木剑,小心翼翼的推开虚掩的祠堂大门。

    一股不安的气息在扩阔的祠堂中飘荡。淡淡青烟从香案下面飘过来,把整间祠堂围绕在一片迷雾之中。在幽暗的光线下,祠堂房梁上悬挂的一根白绫分外显眼。在白绫的最下端,飘飘荡荡的悬挂着一个长衫垂落的身影。

    一头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被吹起半边。一张惨白的脸反射着幽幽的银光,显得分外阴森可怖。身影慢慢的向房门方向转过来,变成正对陈凡的方向。一双无神的眼睛直直瞪着陈凡,滴着鲜血的嘴唇好像翕动起来,低低的向陈凡呼唤着:“孩子,我的孩子……”

    “上吧。”老头话音刚落,陈凡已经闪电一般冲了上去,手中的桃木剑狠狠刺进了女尸的心脏位置。

    “啊!”女尸一声凄厉的非人惨叫,没想到陈凡动作这么迅速、手中的桃木剑杀伤力这么大。体内不多的鲜血顺着桃木剑向外淌,碰到这把看似古怪的桃木剑,居然像油料一样燃烧起来,把她的胸口烧了个大窟窿!

    “该死!”女尸使劲的蹬着腿,两手抓住桃木剑往外拔。陈凡飞身跳起,右脚在桃木剑的剑柄上狠狠踹了一脚。

    桃木剑重重的刺进她的身体,剑尖在她的背后显露出来。女尸口中喷出一团黑色的火焰,化作了一团灰烬,慢慢掉落在祠堂的地面上。

    “不好!”老头大叫一声:“这是那个老尸的替身!她的真身现在正在那极寒之地吸取精气修补伤势,我们必须马上去阻止她!要是让她强行把极寒之地的寒气吸到体内,我们就讨不到好处了!”

    “好处!”听到这两个字,陈凡好像打了一支强心剂,捡起地上的桃木剑,飞快的窜进祠堂后面的小阁里。

    这是一个方圆两丈的狭小空间。陈凡按着韩楚辉的指示按动墙壁上的一个暗格,但是并没有出现应有的变化,密室也没有显现出来。

    “密室已经被那老尸封闭了。”老头冷哼一声:“想要把老子挡在外面,看看你有没有那么深的道行!”

    在他的指挥下,陈凡飞快的从背包中掏出按老头预先指示采购的一大堆纸符、朱砂、狗血、鸡毛等等大堆物品,然后按照老头的吩咐分层堆砌在空间右上角的地面上,只在中间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槽。

    陈凡握住桃木剑,口中念诵老头教给的法决。随着他的念诵声,桃木剑上闪耀着一层淡淡的红光,然后变得越来越明亮,最后发出金灿灿的黄光。

    “刺!”老头一声厉喝。陈凡用尽全身力气,把桃木剑朝着杂物中心的坚硬石板地面狠狠刺了下去。

    “噗!”一声轻响。看上去坚硬无比的青石板地面像人的皮肤一样,被尖锐的桃木剑轻易刺了进去。

    空间地下隐约可以听到一声痛苦的嘶喊。桃木剑刺入的地面裂开一个大口子,有污浊的黑血咕嘟咕嘟冒上来。它们一接触到周围摆放的各类杂物,就像起了化学反应一样,腾的一声燃烧起来,火苗冒起两米多高。

    早已退在一旁的陈凡看着淡蓝色的火苗,感觉不到温暖的气息,却有阵阵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这是阴火。”老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那个东西用自己残存的精血布了个阵法,没想到被我抓住阵眼完全破掉了。等这里的阴火燃烧干净,估计那条老尸也只剩下半口气了。到时候我们就下去把她干掉,然后采摘胜利的果实。”

    阴火燃烧了一刻钟,这才慢慢的熄灭了。刚才还隐约听到的嘶喊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不见。陈凡等火焰完全泯灭,这才又走到机关面前,按动了开启密室的按钮。

    这次没有任何意外。一道石门在密闭空间的对面墙上无声滑开,露出一个能容一人弯腰进出的方形洞口。向下通道的墙壁上装着明亮的萤石,把整个甬道照得一片通明。

    “进?”陈凡提着桃木剑,看看老头子。

    “废话!”老头在陈凡脑海中飞起一脚,震得陈凡的脑袋嗡嗡直响:“让你跟我装逼。”

    越往下走,陈凡心里万分惊异。这条甬道居然这么漫长,向下盘旋了一千多台阶,居然还没有到底。韩家当年不知花费了多少心力,才做成了这个了不起的工程。

    不知走了多久,陈凡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寒冷。

    “难道韩家的龙蟒袋,居然放在这么深的地下?”陈凡不可置信的问老头。

    “当然不是。”老头摇头晃脑的猜测着:“这条密道应该韩家的传人根本不知道。是韩家人取走龙蟒袋、搬离老宅之后被这个老尸打破阻碍才得以贯通的。要是龙蟒袋藏在这么深的地下,韩家人就是猪也会想到这里面有问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