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挨打的货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极品透视小仙医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广把嘴边的口水吸溜回去,和丁飞交换了一个眼色。风雨 新匕匕奇新地址:www.m 他向旁边的四狗说道:“老四,一会儿办完事,这两个小娘们我们兄弟想带走玩玩,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四狗按捺住自己心头的欲火,开始介绍二女的背景:“这两个妞,一个是个高中生,家里很穷总在夜市上摆摊。另一个是超市的收款员,也是个穷孩子。”

    看着对面三双野兽般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身边的女人窃窃私语,陈凡心中大怒。他回头看了一眼身边两女,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吩咐道:“你们两个进去,不要让人家看光了。”

    “啊!”二女一低头,这才看出不妥,飞快的跑进屋中。

    这边商量完,二人也不多话,一起晃着膀子向陈凡走过来,准备一时三刻就把他拿下。陈凡冷笑着看看来人:“你们是那四条狗找来的帮手?来之前有没有去打听过我?”

    “一个小吊丝而已,还用得着打听吗?”丁飞狞笑着猛然向前跨了一步,已经站在陈凡身前一米处,右拳重重向陈凡左胸打过来:“要怪就怪你小子投错了胎,招惹了不好惹的人物。下辈子好好做人,该低头时就低头,要不然还是悲催的下场!”

    丁飞、王广二人配合日久,早有一套合击的套路。他们看似粗鲁,其实在打斗时配合精细无比,生怕自己不小心吃了暗亏。这边丁飞一拳打过来,那边王广绕到他的左侧,左腿飞起直接踹向陈凡的腰眼。

    看对手像两座大山一样压了过来,陈凡嘴角露出一丝极度危险的冷笑。这两个人想要侮辱自己的女人,已经给了陈凡不能忍的理由。既然他们非要送上门来,陈凡也不会舍不得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就在丁飞碗口大的拳头离陈凡的前胸还有一寸距离,陈凡的左手忽然动了。他细长的手掌闪电一般的挡在丁飞的拳头前面,五指如钢钩一般把袭来的铁拳牢牢锁住。

    脚下安立如山。身体下蹲,右手手肘外侧顶住王广踢来的小腿骨面,手臂已经把他的腿弯压住。

    “跪下!”陈凡一声爆喝,像是在二人的脑海中扔了一个闪光弹。王广感觉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大力量压在自己的腿弯,把整条左腿像扭麻花一样困住,骨节处发出了吱吱的响声,眼看就要筋断骨折。

    好在王广勉强算个高手,马上分析清楚形势。他腰部扭转、右腿用力,终于维持住脸朝车前大灯、单腿跪地的支撑姿势。

    陈凡右脚抬起,一脚踏在王广的左腿腿窝,脚底用力。在巨大力量的挤压下,王广的左腿向门口的泥地下陷进了二寸,顿时丝毫都不能动弹。

    丁飞使劲把拳头向后拔,想要脱离陈凡的掌控。可惜陈凡的手指如同钢筋铁骨,慢慢的向里收紧,像是要把他的手骨捏碎。

    “遇上高手了!”丁飞、王广二人一阵后悔,一丝丝的酒意也随着冷汗趟出体外,变得格外清醒。

    “装逼!”陈凡冷笑着,举起右手照着丁飞劈头盖脸打下来:“小吊丝好欺负吗?”

    一巴掌下来,丁飞的脸上像是被铁板拍过。啪的一声巨响,顿时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金花乱冒,像是得了轻微脑震荡。

    没等求饶的话说出口,暴风骤雨一样的巴掌已经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丁飞觉得自己就像钟鼓楼上的木槌,在拿脑袋撞击一口巨大的铜钟。已经撞的头破血流,却还要不停的撞下去。

    “敢想我的女人,找死!”巨大的巴掌依然在不停的拍下去。

    “别打了,要打死了!”王广发出惊恐的叫声。小溪一样的血珠滴答在他脸前的地上,很快就积起一个血洼。他使劲抬起头向上看,发现丁飞的七窍都开始向外淌血,样子比死人好不了多少。

    “差点把你忘了。”陈凡一松手,丁飞像一根木桩一样直直的跪倒在陈凡面前。陈凡一脚飞出,狠狠踹在丁飞的胸口。丁飞庞大的身躯向后飞出,重重的落在长城皮卡的前面玻璃上,把玻璃砸出了一个蜘蛛网的形状。

    四狗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凡发飙揍人,全身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这个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也不怕把人打死了!”四狗忽然激灵灵打个冷颤:“今天陈凡在警局被人接走了?会不会有什么后台在给他撑腰,所以他才敢这么胡来?”

    “现在轮到你了。”陈凡蹲下身来,在王广背后轻声说了一句,还在他的后颈吹了一口气。

    “吓死宝宝了!”王广全身毛骨悚然,不知道陈凡还会干出什么灭绝人性的事情。他的下身一松,一股腥臊的液体顺着裤管流了出来,原来已经吓尿了。

    “老天爷给你一双手,不是用来欺负弱小的。”陈凡的声音像是地狱里的招魂使者,在王广的耳边回荡。他把王广的左臂扭到身后,在手腕上用力一捏,王广宽厚的手掌已经完全张开。

    “以后不能再害人了,好吗?”口中说着,他握住王广的食指往后一扳。

    “啊!”一声惨叫,王广的左手食指已经被折到了手背,指跟处筋骨全断。

    惨叫连连。把王广的左手五根手指全部折断后,陈凡又开始依法炮制,把他右手的五根手指也全部折断。

    “我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泪水把王广弄了个大花脸。他痛苦的哀求着,像是一个被无数暴兵蹂躏过的弱女子一样无力。

    “手断了还不够。”陈凡看看他:“两条腿在外面乱跑,很容易撞伤小朋友哦。”他双手握住王广的肩膀,使劲来了个九十度逆转。

    “啊~”惨绝人寰的嘶鸣声充斥天地。被陈凡踩在脚下的那条小腿,已经跟大腿之间形成了九十度的横向弯折。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似乎可以听到筋骨被扯断的叭叭轻响。

    剧烈的疼痛让王广痛不欲生。他的身体及时采取了应激反应,干脆的关闭意识昏迷过去,以防巨大的疼痛损害他的脑神经和智商。

    “四狗~”陈凡站起身来,轻柔的呼唤:“过来,我们谈谈。”

    “我日!”四狗全身的毛孔一下子乍了起来。这要是落到陈凡手里,恐怕比死了还要难受。逃生的欲念支撑着他用超出平时两倍的速度飞窜,转眼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