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猥琐的老头子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门紧紧的闭上了。风雨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新匕匕奇中文小說xinЫqi.com阅读最新章节为了防备有人骚扰,韩楚辉还被从外面把门反锁上。

    陈凡咧咧嘴巴:“这尼玛是被软禁了。要是治不好这小丫头的病,一顿痛打是跑不了的。这些有钱人,心肠真是太恶毒了。”

    带着一丝怒气,陈凡大步走到床前,从上面看向躺在床上呆呆着他的小美女。

    韩迎影一副可怜的表情,用微弱的声音说:“大哥哥,你是来给我看病的吗?要是你能把我的病看好就好了。到时候我就可以跟小时候一样,在草地上快活的奔跑,我记得那时候我还会爬树呢。”

    “可怜的女孩。”陈凡心里一动,脸上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么狠辣:“我现在给你诊病。不过我诊病的办法有点奇怪,不管我对你做什么,你都想着我是医生就对了。”

    “好啊。”美女微弱的点点头。

    韩迎影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睡袍的口敞开了一个角,一片细腻的雪白在灯光下闪闪发光。陈凡咽了一口口水,右手伸向床上的美女,将她睡袍的腰带一把拉开。

    “你要干什么?”美女有些惊异的问他:“为什么解我的衣服?”

    “你见过隔着衣服看病的大夫吗?”陈凡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以掩饰心中的不安。

    他的语气把韩迎影吓住了,不敢再怀疑他的动作。陈凡把韩迎影身上薄薄的睡袍撩开,露出了韩迎影大片雪白的胸口。

    “该死!”陈凡的心飞快的跳动着,眼前一对雪白的小鸽子差点晃瞎了他的眼,裤子里面产生了自然的生理反应。

    “我是医生,我是医生……”陈凡心中默念着,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我不是野兽,我不是野兽……”

    在脆弱意志力控制之下,他的双手伸了出来,朝着自己的目标覆盖上去。

    一双滚烫的双手覆在自己胸前。韩迎影心里一道高墙轰然倒塌,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胸中涌出,让她苍白的面孔都多了一丝血色。

    “这感觉好奇怪……”少女的心思敏感而脆弱。消瘦的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受到这样的冲击,居然嘤的一声低吟,猛然昏厥了过去。

    “老头!”陈凡在脑海中大叫:“看看你出的歪招,把人治死了!”

    “淡定。”老头飘逸的身影有出现在陈凡面前,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病人心血上冲,才能推动她体内的血脉流通,起到消除病根的效果。”

    “这就好了?”陈凡怀疑的看着老头:“你不是忽悠我吧?”

    “想什么呢?”老头狠狠敲了陈凡脑袋一下:“摸摸胸就能治好白血病,你脑子里进翔了吧。”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陈凡没有办法,只好低声下气向老头请教。

    “嗯,这还有点学生的样子。”老者点点头:“我辛苦培养你这么长时间容易吗?还有没有一点尊师重道的意思……”

    “快说正事~”陈凡怒吼道。

    “你可以把手收回来了,一直放在人家身上占便宜吗?”老头的一句话,气的陈凡差点跳起来:“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现在默念这篇口诀,然后依口诀在身体中运行。”没等陈凡发飙,一篇口诀已经飞快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陈凡按照老头的吩咐默运口诀,顿时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在体内快速流转,最后形成了一个圆环,把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

    “这口诀不错,到底有什么用?”陈凡问老头子。

    “这篇口诀嘛,就是为了让你保持现在这种亢奋的状态,最少能够保持一个小时。”老头点头称赞:“毕竟是年轻啊,受点刺激就这么雄起……”

    “你说什么?”陈凡都快气疯了,冲着老头吼道:“是想看我出丑是吧。好了,这回你满意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头有些不爽:“我教给你的可是道家养身秘籍,能够让人保持持久的法门。记得之前有个皇帝花费一座城池的代价想要跟我换取,我都没有鸟他。现在你捡了便宜,居然还在这里怪我…。。”

    “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太监!”陈凡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冲着老头大吼。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性急?”老者看陈凡真生气了,也不再逗他,口中解释一番:“要治这女孩的病,必须有足够的阳气去打通她淤积的经脉。你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最适合治这种病。你现在体内阳气充沛,下面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好了。消消气。总有一天,你会感激我教给你这么厉害的法决。”

    病人的身体最要紧。陈凡不敢再跟老头斗嘴,按照他的吩咐先用左手握住韩迎影的小脚丫,右手在她的脚踝部位顺时针按捏九九八十一次,然后换另一只脚。

    陈凡火热的大手握着滑嫩的脚丫,不由自主的用掌心在脚底摩挲起来,品尝着玩弄珠宝玉器般的滑润快感。脚心是最敏感的,晕过去的韩迎影好像也被他的动作刺激到,身体轻微痉挛着,下面已经泛起一阵潮湿。

    “不错。”老头满意的点点头:“已经进入了最佳诊疗状态,马上继续。”

    陈凡按照老头的吩咐,对着韩迎影的膝弯、大腿根部、肾脏部位、两肩肩胛,最后是眉心一通疯狂揉捏。虽然累的要死,但是摸遍了少女各处隐秘的滑嫩肌肤,让陈凡还是感觉痛并快乐。

    “看来不给你那篇口诀,你也能维持在亢奋状态,啊?”老头摸摸下巴,满意的看着陈凡在努力工作。

    一通按摩下来,以现在陈凡修炼内功后的充沛体力,都累的像一条死狗。更何况他还被那奇妙功法控制在亢奋的状态,体力消耗不啻于连续不停做了一个小时的活塞运动,还是震动频率最高的那种。

    陈凡感觉自己就要死了,而且是那种精力耗尽之后的虚脱而死。

    “他nn的,终于知道什么叫精尽人亡的感觉了。”陈凡扑通一声跪坐在床前,正好趴在韩迎影的胸前,就那么昏迷过去。

    在韩迎影的脸上,慢慢的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粉红。她的经脉在陈凡的折腾之下终于突破了许久的堵塞,迎来了第一丝生命的活力。男人火热大手在她身体上下的抚摸和揉捏,通畅的感受让她体味到一种极其甜蜜的享受,近似于享受极乐时的无尽快感。

    终于,她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忽然觉得身上充满了力气,眼前的一切都明亮了许多。

    “都是那个小大夫的功劳吧?”韩迎影暗自思量,回忆起刚才身体舒爽的甜蜜感觉,忽然产生了一种失落感:“怎么就停下了,我还没有完呢……”

    东想西想一阵,她忽然想起来:“那个小帅哥大夫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她才感觉到胸前的压抑感。低头向下一看,她的眼神不由呆住了。

    那个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小大夫,此刻像是一个疲惫至极的死狗一般趴在自己胸前沉睡着,一丝口水从他的嘴角溢出,慢慢向下拉出一条丝线,滴在自己粉嫩的皮肤上。

    “真是把他累坏了,刚才那种羞羞的舒服感觉,就是他做的呢。”韩迎影心中泛起一丝感激之情,又有几分羞涩:“这人真是无礼。不经过人家同意,就把人家的全身都摸遍了。”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可是,我的睡衣还没有系上呢……一会儿要是他醒过来,看到人家不能让外人看到的那里,会不会起了邪心,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虽然两人已经有了极度亲密的接触,但是那种情况可以有‘看病’这个理由来解释。如果他醒过来再有别的无礼要求,那自己该怎么办?

    感觉到自己身体下面一片冰凉,韩迎影的脸红的跟苹果一般:“我要赶快擦拭一下。要是醒过来让他看见我湿成那样,以后真没脸见他了。”

    “怎么办?”韩迎影芳心慌乱如麻。如果现在把他推醒,看他累成这样实在不忍心。可是一直任由他这么趴着,那自己也太羞人了。

    她飞快的看着四周,到处寻找救命稻草。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伸伸很久都没有动用过的虚弱手臂,她忽然自己发现手臂上已经有了一丝气力。带着从死亡边缘逃回来的兴奋,韩迎影悄悄的把手伸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