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治之症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凡今晚离开姐姐的时候,并没有带走姐姐给的银行卡,没有钱就注定了今晚露宿街头。风雨 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xinЫqi.com。

    所以,陈凡也不需要矫情,答应了。

    骆小悦家租在清河老城区,都是由五六十年代建成的两层小破楼,原先的老住户已经搬走,低价转租给像骆小悦这种外来进城困难户。

    进门时,为了不惊动可能熟睡了的妈妈,骆小悦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安静。

    于是,陈凡和骆小悦蹑手蹑脚地走进屋中。

    骆小悦的房子面积不大,不到十五平米,墙体基本脱落,屋子里头摆满了老旧的家具,显得非常拥挤。

    怎么回事?陈超然嗅了嗅鼻子,屋内有一股浓烈的中药味。

    就在陈超然心中疑惑骆小悦家谁生病了时,内屋传来一个中年妇女虚弱的声音,“小悦,你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骆小悦应了一声。

    应完母亲,骆小悦赶紧转身对陈凡说:“遭了,我妈醒了,你躲一下。”

    陈凡也慌啊,大晚上的骆小悦带一个男同学回来,不得遭她母亲苛责吗?所以手忙脚乱地找个藏身之处。

    但是慌乱之中,陈凡一不小心撞着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子,“”地一声脆响。

    “小悦,你带谁回家了?”屋内,母亲又虚弱地问。

    “没谁没谁……”

    但是还未等骆小悦话音刚落,小厅内的电灯泡亮了,一个骨瘦如柴,极其虚弱的四五十岁的女人手扶着墙出来,在灰暗的电灯泡下,双眼深凹,看着恐怖。

    “妈……”骆小悦赶紧去扶住母亲,生怕其摔倒。

    这看上去大概有四五十岁的妇女,便是骆小悦的母亲林琴。

    林琴知道女儿懂事,每天晚上到闹市区摆摊为她赚医药费,而她也心疼女儿,每天晚上必须要等着女儿回来,她才能安心睡着觉,甚至这么多年,她都练成了能听脚步声判断是不是女儿,是不是女儿一个人。

    林琴今晚听到脚步声中不止有女儿,她就忍痛起来了。看到了女儿骆小悦带了个男生回来,她顿时警惕起来,“小悦,这是谁?”

    自从骆小悦成为落落大方的大闺女后,平日里有不少富家子弟对她示爱,甚至有好几个还跑到家里来,对林琴信誓旦旦,只要答应让小悦做他们的女朋友,林琴的病所花费的一切费用都由他们出。

    林琴一直担心骆小悦被这些注定坐吃山空的富家子弟给诱骗了,所以她心里一直提防着女儿的恋爱。

    林琴这一生遇到了骆小悦爸爸这个人渣,她不想自己女儿在遇到人渣。她别无所求,只求骆小悦将来的男朋友老公能一辈子善待小悦。

    “妈,这是我同学陈凡。”骆小悦道。

    “他不是智障儿吗?”林琴不加掩饰地说。她听过骆小悦说她们班里有个叫陈凡的傻子,以前还是好好的,忽然有一天就傻的故事。

    陈凡脸红,内心狂汗。

    骆小悦不好意思地看了下陈凡,赶紧解释道:“妈,陈凡已经好了,恢复正常了。来,陈凡,这是几?”

    陈凡看着骆小悦在他面前摆出“v”字手型,他当时就呆了,心念:大小姐,你能出点高深点的难题吗?

    看陈凡没有及时快速地回答,林琴道:“小悦啊,妈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们不能戏弄傻子。既然来者都是客,你就让先休息吧。明天想办法把他送回家了,估计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阿姨”陈凡叫一声林琴。

    “啊?!”林琴盯着陈凡,发现这小子眼中有光,不像是个傻子。

    在与林琴四目对视的那一瞬间,陈凡的心脏震了一下,整个人怔住了,一动不动。

    这可把林琴母女吓坏了,“陈凡……陈凡……这孩子怎么不说话了?傻了吧……”

    而此时陈凡脑海中又出现了那白衣老者,“林琴,患有白血病,已经到了晚期了,剩下时日不足一月。小子,不能放手不救啊。”

    “妈蛋。我也想救啊,但这病全世界都没办法救,你让我怎么救?”陈凡内心狂啸。

    老者扶着长须,笑笑道:“不能骂人,不是有我吗?但是要想从我这儿得到妙手回春的药方,你得先激活下炼药课程。”

    “快点说啊,怎么激活?”陈凡急了。

    “需要女人的灵气,获得女人灵气的方法,就是亲一下女人嘴巴,记得找个漂亮年轻点亲。亲完了,药方就会自现在你脑中。”话音刚落,白衣老人就像电视断电一样,消失不见了。

    陈凡浑身打了个抖索,才发现骆小悦一直用手在打他脸,还越大越重。

    “陈凡,醒醒啊”

    接着“啪”一巴掌扫过来。

    “小悦,打重点,傻子会站着睡觉。”林琴一边说。

    骆小悦难为情抡起长臂,刚要往陈凡脸上扫过来,陈凡赶紧叫住,“小悦,你们这是干嘛呢?”

    “你醒了。”骆小悦雀跃。

    “阿姨,你只有一个月的存活时间了。”陈凡直截了当地对林琴说。

    “陈凡,你是不是真的傻了?我妈说她只是小病,吃点药就会好的。”骆小悦脸上表情风云剧变,骂着陈凡。

    但是林琴呆住了,心想:这小子怎么知道的?他不是傻子吗?

    上回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也是这样对她说,她只有一个月存活时间了,医生也无能为力。因为考虑到骆小悦在高三,林琴一再哀求医生不要将噩耗告诉女儿小悦。

    想不到今天这小子一语说破。

    “小悦,你可以问问你妈是不是?”陈凡冷静地说。

    “妈,说话啊?”骆小悦急得要哭了。

    林琴想了想不能再瞒着女儿了,到时候自己忽然一下走了,小悦就会更伤心,于是她点了点头。

    “什么病?”骆小悦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白血病,晚期。”陈凡回答。

    “妈,是吗?”骆小悦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陈凡赶紧将浑身瘫软的骆小悦扶起来。

    林琴点点头,接着很冷静地问陈凡:“这些可没有人知道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陈凡回答得很淡定。

    “你不是傻子,还是个医生?”林琴简直不敢相信站在面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阿姨,我不算什么医生,但是我有能力治好你的病。”陈凡很有自信地说。

    “别闹了,全世界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你有办法?”林琴以为陈凡是在逗她的。

    陈凡肯定地点点头,经过上次半会学会奔虎拳第一式,他已经十分相信意识海中的那白衣老头。

    但是吧,那白衣老头说要亲一下异性获取灵气,才能提前获得炼药秘籍。亲谁呢?陈凡看了看苍老的林琴,胃里难免会有点不适感。

    总不能把自己的初吻献给这骆小悦她妈吧?陈凡看着身边的骆小悦,小声道:“小悦,你和我到外头来下。”

    骆小悦是相信陈凡能把母亲的病治好,因为陈凡不是那种吹牛逼不交税的人。

    门外,陈凡有点紧张,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张口。

    骆小悦首先开口,“陈凡,我妈的病,你打算怎么治?”

    “小悦,我能亲你一下吗?”

    “啊?什么?”

    还没有等骆小悦说完话,陈凡已经用嘴堵住她的嘴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