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吃她的,睡她的!

作者:扇骨木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马幽月回到山洞的时候,巫凌宇正在打坐,感觉到她回来,他就从入定里退了出来。

    “你回来了?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吗?”巫凌宇看到司马幽月问。

    “你不知道我们在哪儿吗?你不是自己到这里来的吗?”司马幽月问。

    “我只知道我到普索山脉来了,可是后来出了点事情,我就不知道自己到哪儿了。”巫凌宇说。

    “我们在普索山脉内围。”司马幽月说,“我好歹是直接被送到这里来的,你一个人,在内围晃悠,居然没被圣兽杀掉,真是幸运!”

    “居然是内围了。”巫凌宇喃喃道,“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灵兽过来找你麻烦?它们很仇视人类的。”

    司马幽月一愣,想到自己在这里这么久一直没有灵兽过来。之前她以为是因为这里没有灵兽,可是亚光说了这里有神兽的。

    难道是因为赤焰在这里,所以才没有过来吗?

    她知道在灵兽的世界等级是很严格的,从小吼的反应和自己契约晋级来说,赤焰定是什么很了不起的灵兽,它发出的气息才会让神兽都感到害怕,因此远离这个峡谷。

    连神兽都害怕,她到底契约了个什么怪物?司马幽月忍不住想。

    巫凌宇看到司马幽月沉思的样子,说:“你知道原因?”

    “我怎么会知道。”司马幽月耸耸肩说,“不要忘了我可是废物,对这些都不怎么了解的。”

    “你不是传言不可信吗?”巫凌宇说。

    “不可尽信,也不可不信。这句话你没听过吗?”司马幽月说。

    想到有他在她肯定是不能修炼了,于是拿出一口锅准备做晚饭。

    “你不是才吃了饭吗?”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瞥了他一眼,说:“不是被你和小吼吃了一大半吗?现在都到晚上了,自然是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说完,她便将东西都拿了出来,看了看封闭的环境,她又将东西收进空间戒指,来到洞外再拿出来。

    巫凌宇想了想,从床上下来,来到洞外,看司马幽月熟练的淘米做饭炒菜。

    “你在家也是这样?”他出声问。

    只听说过她废材的大名,倒是不知道她做饭也这么熟练,或者说,她做的应该比一般的酒楼大厨做还好吃。

    “算是吧。”司马幽月瞥了他一眼,这个世界的丹药就是厉害,像他肚子上的伤,要是在前世的话,怎么也得卧床休息几个月,他倒好,几个小时就能下床了。

    巫凌宇靠在洞口的墙壁上,也不说话,只是看司马幽月做饭,或者看看夜幕下的普罗山脉。

    司马幽月做好饭,盛了两份,放到桌子上,说:“你们这些实力强悍的人好像不怎么吃饭的。你要是不想吃就放那儿吧。”

    “虽然不觉得饿,不过看你做的这么起劲,我也想尝尝。”

    月光如水,两人坐在露天桌子上吃饭,不时传来灵兽的吼声给他们伴奏。

    因为天色已晚,她只熬了粥,炒了两个小菜。样式虽然简单,不过味道和这个世界的吃食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让他这个一向对吃饭没什么兴趣的人也忍不住吃了第二碗。

    司马幽月吃完就将碗往桌子上一放,看着巫凌宇说:“你刷碗。”

    “我刷碗?”巫凌宇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一个低界面的他伸手就能捏死的一个蝼蚁居然让他刷碗?!

    “对啊,我做的饭,当然就该你刷碗了。”司马幽月理所当然的说。

    “你可别忘了,我相当于你的雇主,我让你陪我,可是出了报酬的。”巫凌宇淡淡的说。

    “你说给我两粒晋级丹药,可是万一到时候你返回了怎么办?你先给我一半的报酬,那样我才能确定我们的雇佣关系。”司马幽月伸手到巫凌宇面前,说道。

    巫凌宇看着面前的小手,在月光的照耀下光滑如玉,他突然有点想知道将这手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

    不过她向来对女人谢绝不敏,你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他意念一动,一个小小的玉瓶便出现在他手里,他将玉瓶放到司马幽月手里,起身进山洞去了。

    司马幽月打开药瓶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小灵子。”她呼唤道。

    “干嘛?”小灵子应道。

    “既然你以前的主人有炼丹大师,那你应该认得晋级的丹药吧?你帮我看看这个是不是晋级的丹药。”说完,她便将玉瓶收到了灵魂珠里。

    小灵子拿到玉瓶,打开看了一下,说:“是,而且还是极品丹药。”

    “那就好。”司马幽月听到小灵子的回答,这才乐颠乐颠的去刷碗去了。

    等她将一切都收拾好了后,她又在峡谷里走了一圈消食,然后才回到山洞。

    巫凌宇躺在床上假寐,感觉到一道阴影笼罩下来,他睁开眼睛,问:“你干嘛?”

    “你睡里面去。”司马幽月说。

    “为什么?”巫凌宇问。

    “我要睡觉。你正好睡在中间,把整张床都霸占了。”司马幽月说着便坐到床上,将弯腰去拖鞋子。

    “不行。”巫凌宇拒绝。

    “为什么?”司马幽月起身,不解的看着巫凌宇。

    “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巫凌宇说。

    “我也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不过这是我的床,而我就这么一张床了,请问你有床吗?”

    “没有。”巫凌宇说。

    平时他的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哪里需要他来打点,所以他根本没有带床这样的意识。

    “那不就得了。”司马幽月说,“现在就一张床,不一起睡,我睡哪儿?要不你把床还给我?”

    司马幽月脱掉鞋子,看到巫凌宇还没动,使劲去推了推他。

    “巫凌宇,这可是我的床!”

    “现在是我的。”巫凌宇淡淡的说,看到司马幽月碰触自己,他下意识的去拍司马幽月的手。

    司马幽月条件反射的化手为刀砍向巫凌宇,两人由原本的推攘变成了打架。

    司马幽月招招快狠准,巫凌宇也不落后,即便是躺着,也和司马幽月打了个平手。

    司马幽月见赢不了他,双手一用劲,身子一扑,整个人就扑倒了巫凌宇的身上,看到他黑黑的脸,吼道:“你是有洁癖还是变态?!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咋了?你至于那么大的反应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