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全系天才!

作者:扇骨木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圣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各种颜色都有?那就是全系了啊!”司马烈说,“不过这样的情况据说已经几十万年没有出现过了,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人,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狂狼呢!对了,月儿你今天怎么想着问我这些了?”

    司马幽月听到司马烈的话,原本想告诉他自己就是那个全系的人,但是想了想,还是不要将这个事情说出来,只是将自己能感应到灵气的事情告诉了他,可是这也足够让他兴奋了。

    “月儿,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能感应到灵气了?”司马烈一下子将司马幽月抱住了,激动的问。

    司马幽月看到司马烈激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点点头说:“是的,我的毒解了,昨晚试着修炼一下,今天早上的时候感觉到有光点围着自己。”

    “什么?”司马烈突然定住了,一脸怪异的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被司马烈的表情吓住了,难道她之前不是感应到灵气,自己弄错了?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司马烈,说:“爷爷,是不是我不能修炼?那个不是灵气?”

    “哈哈哈哈——”司马烈并不回答司马幽月话,反而大笑起来,说:“我就知道我的月儿不是废物,是天才,哈哈哈,不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司马幽月看着司马烈激动的样子,虽然他没有回答自己的话,但是她却理解他的意思了,心里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司马烈笑够了,慢慢平复下来,说:“月儿你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感应到了灵气,这是从来没有人做到过的事情啊!想当初爷爷被人称为天才,也用了差不多四五天才感应到一点点光点。一般的人可能冥想半个月也不一定能坐到呢!你那几个哥哥,最短的也用了一个星期。哈哈哈,你现在不但能修炼了,还有极高的天赋!”

    司马幽月被司马烈的话惊呆了,她以为自己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算是长的了,没想到居然算是极短的!

    那这么说,自己修炼起来的速度会非常快了?!

    “月儿,你感应到的是什么颜色的光点?”司马烈想到她刚刚问自己属性的问题,问道。

    司马幽月想自己实力不强之前还是不要将自己是全系的事情说出来,以免像前世那样遭人妒忌陷害。而且刚刚司马烈说了,全系的人几十万年没有出现过,如果自己的事情暴露出去,说不定会给这个家庭带来灾难。

    “爷爷,我只能感应到红色的光点。”司马幽月回答说。司马烈和几个哥哥都是火系灵师,所以她说自己是火系的话也很正常。

    “嗯,我们家族的人都是火系的,看来你也是。”司马烈点点头说,“今晚一定要将你四个哥哥叫回来好好庆祝一下,再将你能修炼的事情说出去,以后看谁还敢说你是废物!”

    “爷爷,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说出去好些。”司马幽月劝说道。

    “为什么?月儿,我知道你虽然不说,但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以前我还看到你自己偷偷躲在院子里哭。所以你不喜欢去学院,我才没有强迫你。”司马烈不解的看着司马幽月。

    “我活了十四年,一直不能修炼,突然说能修炼了,别人只会当是在信口开河。而且那些人会为了验证我能不能修炼不断的来找我验证。那样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

    司马烈听了司马幽月的话,说:“可是你也很在乎别人说你是废物,我司马烈的孙女,岂用受这样的委屈?”

    “我之前是很在乎很难过,可是那是难过我真的不能修炼,而不是别人说的话。现在我能修炼了,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再说,我能不能修炼,那都是我的事情,别人知道了我也不能增一分实力,反而还可能会给家族带来危险。爷爷也有不少劲敌不是吗?那纳兰家族就一直对我们不满,如果知道了我的天赋,说不定会打歪心思呢。”司马幽月说。

    司马烈满意的看着司马幽月,自从上次她被人打伤后,她好像真的变了不少,不再任性,懂事了,考虑事情也比以前全面了。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你修炼的事情便暂时不说出去。不过还是要叫你四个哥哥回来庆祝一下,我们关上门来自己庆祝!”司马烈想通后又恢复了心情。

    “那我就先回去修炼了。等晚上哥哥他们回来我再过来。”司马幽月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司马烈叫住她。

    “怎么了爷爷?”

    “你跟我来。”司马烈说着转身来到书房的一角,手在墙上摸了摸,找到一个凸起的地方后,他重重的按了下去,旁边的书架慢慢移开,露出一个地洞,阶梯一直伸向下面。他拿出一个照明的珠子,看了司马幽月一眼,说:“我们下去。”

    司马幽月看着司马烈神秘的样子,跟着他走了下去,发现这是一个类似地下室的地方,长长的甬道不知道通向哪里。

    “到了。”

    走了好几分钟,他们才到了目的地。司马幽月一看,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石室,除了中间一个石台上面有一个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

    司马烈来到石台前面,说:“这是你爹当年留下来的东西,他说等你能修炼了再交给你。现在我便把它给你。”

    司马幽月听着司马烈的话,感觉怪怪的,可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她看到司马烈鼓励的眼神,来到石台前面,伸手将盒子拿了下来,想要将盒子打开,被司马烈抓住手阻止了。

    “等你回去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

    司马烈的目光很坚持,司马幽月只好点点头,准备回去后再打开。

    “好了,我们回去吧。”司马烈说。

    司马幽月离开司马烈的书房后回了自己的院子,将云月和春涧大发出去,一个人坐在床上,将盒子摆在自己面前,直直的看着盒子。

    刚刚司马烈给她说了,云月和春涧都是可以相信的人,因为她们对自己发过誓,永远不会背叛她。虽然这是司马烈要求她们起誓的,但是在规则的约束下,她们依然不能背叛她,不然就会被誓言的力量打入无间地狱。

    誓言的力量,这也是这个世界神奇的地方。起誓就如同和天地规则定下契约,如果是违背契约,那便如同违背契约,被强制打入无间地狱,永远不能离开!

    所以不管司马幽月如何对待云月二人,她们都不能背叛她。不过因为以前司马幽月的性子,司马烈一直没有将这个事情告诉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