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解毒

作者:扇骨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圣墟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修仙狂少大主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所有给你看过的医师都说你经脉阻塞,所有无法感受到空气里的灵气,因此不能修炼。当年你爹将你抱回来的时候就说过,你母亲怀着你的时候受过伤,可能会伤害到你,所有有可能影响到你发育了。你怎么想着问这个?”司马烈奇怪的看着司马幽月。

    “爷爷,我怀疑,我不能修炼并不是先天造成的,肯可能是后天的原因。”司马幽月说。

    “你是说——”司马烈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我中毒了,而且正是在阻塞经脉的毒,所以我想,我不能修炼,肯定和这个有关。”

    “砰——”司马烈惊讶的从凳子上起来,因为用力过猛,将凳子都掀倒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司马烈望着司马幽月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我很肯定。爷爷,我中的这种毒虽然比较罕见,但是并不是不易察觉的。而且这毒看样子在我身体里已经很久了,看样子像是我出生的时候就被下毒的。”

    “之前国王也派人来检查过好几次,请的都是有名的医师或者炼丹师,都只是检查出你的身体有问题,却没发现你中毒啊!”司马烈说道。

    司马幽月知道东辰国的国王邢占天一直非常器重司马烈,他派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庸俗之人,连他们都没发现,这个毒在这个世界肯定不常见。

    “可能是这个毒在这个大陆并不常见,而且中毒的人除了经脉被堵住以外没有任何症状,如果不是摸到腋下有两个小点,我也不会发现。所以其他医师没有检查出来也是正常的。”司马幽月说。

    “当初你爹抱你来的时候只是说了你娘怀着你的时候受了伤,所以他感觉到你身体不好,也只当是那个原因,没想到居然是因为中毒!”司马烈说。

    “爷爷,我出生的时候不是在家里吗?什么叫我爹把我抱来?”司马幽月觉得司马烈的话有些奇怪,追问道。

    “咳咳,你爹娘生你的时候并不在东辰国,你是出生后大半年才被抱回来,当时只有你爹一个人。他将你留下后说要去找你娘,从此便再没回来过。”司马烈回忆说。“对了月儿,你是怎么知道自己中毒的?谁给你检查出来的?快告诉爷爷,我去找他来给你解毒。”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爷爷你别急,这个没有别人给我检查,是我自己查出来的。”

    “你自己?”司马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司马幽月,说:“你别骗爷爷了,有什么话还不能对爷爷说吗?那人是不是让你保密?”

    “额——”司马幽月想起前身原本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突然这么说,司马烈不相信也正常。于是她拿出那两张方子,说:“爷爷,这是解毒的药方,你让人去抓几副药来,记得让他们保密,不然到时候我没成功的话,丢人就丢大了!”

    “嗯,爷爷知道的。”司马烈点点头,等司马幽月回去后将方子拿来看了看,看到上面的字虽然有点难看,但是那些字都是以前司马幽月不认识的,说:“我就说,怎么可能。来人,按照这个药方到外面去抓几副药回来。”

    “是,将军。”从外面进来两个侍卫,接过司马烈手里的药方便出去了。

    而司马幽月事情办完,也悠哉悠哉的回去了。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她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书,她打算有时间的时候就看看这些医书,深入学习。

    很快,司马幽月要的药材就送来了。她将那些药材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让云月将一副拿去自己院子的厨房里熬成一碗药,喝下后又让她们准备了浴桶,然后把人叫出去,自己关在屋子里,将另外一副药全部扔到了浴桶里,等浴桶里的水变成了鲜红色,她才脱了衣服慢慢沉到了水里。

    “嘶——”火辣的感觉在入水的瞬间将她包围,疼痛袭遍全身。

    “尼玛蛋,没想到这么疼!”感觉全身好像被灼烧一般,所有的神经在这一刻异常敏感,让她忍不住在心里咒骂。

    体内的药物也开始发挥药效,两者结合下,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红色的水慢慢变得清澈,她突然感觉到脑袋一晕,一股腥甜直逼喉咙。

    “噗——”

    司马幽月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那些血液喷洒在地上,如同墨染的梅花。不过吐出黑血后,她头晕的状况慢慢缓和了。

    “小了不少。”司马幽月伸手摸着腋下的小点,感觉已经小了很多了,“看来,这毒还要多来几次才能彻底清除干净!”

    她从浴桶出来,将衣服穿上后朝着浴桶踢了一脚,浴桶便晃了晃,里面的水全部洒出来不少,正好将地面的血迹全部冲干净了。

    “少爷,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云月和春涧在外面问。

    “哦,我不小心将浴桶绊了一下。水洒在地上了,你们进来收拾一下吧。”司马幽月说。

    云月和春涧推开门进来,看到湿漉漉的地面,赶紧将浴桶收拾了,再将地面的水渍清理干净。

    后面的时间,司马幽月除了去和司马烈吃饭,其他时间都在院子里看书,她从藏书阁里拿出来的医书几乎已经被她看得差不多了。

    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泡药浴。

    司马幽月将全身沉到水里,一刻钟后,吐出了一口几乎已经和正常鲜血颜色差不多的毒血。她伸手摸了摸腋下,两边的小点都已经没有了!

    她再给自己把了把脉,身体里的毒已经完全被排出来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毒解了后能不能修炼,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像前几天那样将血迹冲掉,让云月两人进来收拾,自己则拿着钥匙,再次去了藏书阁。这次,她要找一些修炼的书学习。

    她要看看,解了毒的自己到底能不能修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