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凶猛1209

作者:温煦依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媛身上承受着白迟迟的重量,心里又酸又辣,不过看到司徒清的车驶入车库,她也只能带着笑。

    “媛媛,清今天回来得真早,一定是想吃你做的家乡菜!”白迟迟随口说道。

    可是陈媛却觉得她在讽刺自己,心里也是一万个不痛快,假意笑着说:“也是啊,清姐夫一直都说迟迟姐什么都好,可就是在厨艺上有点小小的欠缺呢!”

    白迟迟一听,脸上出现了一些红晕,虽然陈媛这样讥讽自己,但是她说的却是真的。

    的确,白迟迟在这一点上还真是比不上陈媛。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跟你学习的,媛媛。”白迟迟看到了陈媛眼里的一丝得意。

    “跟我学习这个干什么,迟迟姐是少奶奶,根本就不用做这些事情的,哪像我这么命苦。”陈媛的话也是她的真心话,她一向都觉得上天待人不公,凭什么白迟迟就可以一步登天,而自己却只能苦苦挣扎在父母双亡的痛苦沼泽之中。

    白迟迟摇摇头:“不,我跟你一样出身贫寒,只是我爸爸妈妈对我太好,让我好好念书,没有怎么做家务。”

    是啊,你爸爸妈妈对你太好,我的爸爸妈妈呢?陈媛听到这个字眼就忍不住想疯狂的尖叫。

    “咦,清姐夫怎么不是一个人?”陈媛不想跟白迟迟纠缠这个问题了,指着车库大门说。

    白迟迟顺着她的手指一看,果然,司徒清身后还真是有一个人,不过因为隔着草坪和喷泉,看不大清楚。

    “是谁啊?他怎么没有提起过?”白迟迟也觉得有点奇怪,之前司徒清打了两次电话都没有说要带人回家来的。

    “会不会是罗助理,清姐夫说今天跟他一起开会。”陈媛轻轻踮着脚尖。

    白迟迟笑着说:“可能是吧,带罗哥回来吃饭是不用打招呼,都那么熟了!”

    这时候,司徒清已经看到了两个人,笑着挥起手来。

    白迟迟和陈媛同时跟他呼应,也同样的挥起手。

    虽然白迟迟敏感的看了一眼陈媛,可是陈媛眼里都是司徒清,根本就没有在意,还是继续绽放着笑容。

    “老婆,你今天还好吗?”司徒清的声音一传过来,就让陈媛的笑容凝固了。

    明明在他眼前是两个女人,他怎么可以对自己视而不见?

    “我很好,家里的人都照顾着我呢!你看看,媛媛还借了肩膀给我,真是难为她了!”白迟迟感觉到了陈媛瞬间的僵硬,知道她肯定不高兴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你要来破坏我的幸福,难道我还拱手相让吗?有时候一个人能够变得狠心,也是因为各种刺激造成的。

    白迟迟现在就是这样,她不能再一味的天真,以为陈媛真的是那个单纯的农村女孩子。

    而且陈媛自己也说得那么清楚,她对司徒清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可是这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可以随便分享的。

    “媛媛,那我替迟迟谢谢你了!”司徒清快乐的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谢什么谢,以为我愿意呢!陈媛一万个不乐意,不过还是强颜欢笑,摇着头。

    “老板,这是你太太?”吴德勇在司徒清身后说。

    “是,那个大肚子的是我太太,旁边的是我朋友,就是跟你提起过的那个灾区来的女孩子。”司徒清回头看了看吴德勇。

    吴德勇赶紧再好好的打量了一下门口的两个女人,脸上有一丝丝的疑惑。

    这时候,白迟迟和陈媛也看清了吴德勇的长相,都觉得有点讶异,这个人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啊?

    是谁,能够受邀来到司徒家?一定是个不一般的人物吧!

    可是仔细一看,这个男人长得貌不惊人,而且走路还有点一瘸一拐的,穿着打扮也都十分普通。

    司徒清很少带人回家,因为这是他的堡垒,是他悉心呵护的重要之所。

    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是不会有这个荣幸乘坐他的车一起回来的,这个原因一度让陈媛十分骄傲。

    因为她每天都可以享受这种特权,如今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有什么值得司徒清如此礼遇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人?

    “迟迟,媛媛,外面还飘着小雨,不要这么站在门口吹冷风,身体会不舒服的。”司徒清走到两个人跟前,体贴的说道。

    “没事的,清姐夫!”陈媛抢着回答,可是司徒清却一把拉住了白迟迟的手,笑得十分宠溺。

    陈媛不禁有点尴尬起来。

    白迟迟微笑着对司徒清说:“哪里就那么娇气了,你也是,带客人回来都不招呼一声。”

    “哦,对了,先进去,我再给你们介绍。”司徒清怕白迟迟受凉,赶紧拉着她向着房子里走去。

    陈媛一脸的不快,目光瞥到了吴德勇,反应非常冷淡。

    因为司徒清一看到白迟迟,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竟然没有观察到陈媛的表情。

    回到客厅,司徒清先让白迟迟坐下,然后这才对陈媛说:“媛媛,你看看这位是谁!”

    “呵呵,你们好!”吴德勇被房间的豪华气派给震慑得一愣一愣的,也没有顾得上去看陈媛,现在堆着笑容点头哈腰的对白迟迟和陈媛说。

    陈媛皱皱眉,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谁!

    “奇怪,你们不认识吗?”司徒清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种老乡见老乡的感人场面,有点意外。

    吴德勇茫然的摇了摇头,陈媛也很不解。

    司徒清不禁皱起眉,对吴德勇说:“你不是名人吗,怎么媛媛都不认识你?”

    “清姐夫,我为什么要认识这位,这位,额,先生?”陈媛看着吴德勇,土里土气的一个男人,还有点无赖相。

    叫他先生纯粹是给司徒清面子,这个吴德勇,哪里有半点先生的风范?

    黑黑的脸庞布满了皱纹,佝偻着腰,那身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是怪怪的,怎么看都不像有身份的人。

    不过因为在城市里靠着碰瓷过日子,又多了几分圆滑,所以更是特别令人不顺眼。

    “是啊,清,这位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跟我们介绍介绍?”白迟迟好奇的看看司徒清,又看看吴德勇,不知道自己的男人这是玩的哪一出。

    不过白迟迟看到陈媛那种有些厌恶的目光,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不管来人是什么样子,总归是司徒清请回来的客人,可是陈媛却比自己更加不欢迎别人似的。

    “奇怪了,吴德勇你是在吹牛吧?你居然也不认识媛媛?青山乡的美女有很多吗,媛媛这么出众你都没印象?”司徒清看着吴德勇,对他之前的话有些怀疑。

    吴德勇挠挠自己的头,讪笑着说:“还真是,我怎么会对这么漂亮的姑娘没有印象呢?”

    “青山乡?”陈媛和白迟迟异口同声的说。

    司徒清点点头:“对,这位叫做吴德勇,来自媛媛的家乡,也是灾区人民中的一员。”

    听了这话,陈媛脑子一下就热了。

    怎么回事,司徒清突然带了一个从青山乡来的男人,他在哪里遇到的?

    这个城市距离青山乡很遥远,司徒清不会是专门派人去找来的吴德勇吧,目的又是什么?

    陈媛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过她脑子转得很快,笑着说:“哎呀,原来是老乡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这记性自从地震之后就变得有些不好了,好多人的面孔都陌生起来。”

    “老乡老乡,可不是老乡吗!”吴德勇虽然一头雾水,不过现在在这么气派的豪宅里,还是顺着他们的话说好了。

    “既然是老乡,怎么你们都不认识对方?”白迟迟觉得陈媛给人的感觉有点生硬。

    司徒清看着吴德勇:“你真是青山乡的人吗?怎么你们两个见面之后却好像一点都不激动?”

    “激动啊,我这不是反应慢了一拍吗!清姐夫,我们青山乡那么多人,我也不是全部都认识嘛!”陈媛敷衍的说。

    吴德勇的眼睛转了转,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地痞无赖的生活,如今有司徒清这样有地位有身份的人肯收留他,怎么都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要是说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司徒清肯定会不高兴的,说不定还要反悔!

    他不是说替自己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源于他有一个来自青山乡的朋友吗,如果这时候说不认识,唾手可得的那些好处不是都飞走了吗?

    就算眼前这个女孩子是第一次见面,也不能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吴德勇虽然是个农民,但是也懂得一些别人的心理,他不会那么愚蠢的。

    “对对对,青山乡的人挺多的,还要那么多个村子,我也不是基层干部,哪里都认得完呢?之前说十里八乡的人都认识我,只不过是吹牛而已,嘿嘿!”

    司徒清因为已经看过了吴德勇的身份证,所以觉得他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加上陈媛说她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很老实,也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不认识也是有可能的。

    “是吗?可惜了我的良苦用心,还以为你们是认识的,所以特意安排这个会面,以为你们会激动得两眼泪汪汪呢!”司徒清有点小小的遗憾。

    白迟迟静静的观察着这一切,心里有着不一样的看法,可是她并没有说出来。

    陈媛和吴德勇很有默契的同时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