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5:此起,彼落

作者:冰公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云睿坐在书房里,整理着安子皓送过来的文件资料。

    李氏,司徒氏,潘氏,计氏,白氏……

    这些隐藏在后的大家族,主导着中国甚至整个世界的商业金融。

    易云睿眼眸锐利无比,他在下着一盘大棋!

    就在这时,张海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易首长,计氏和白氏出事了。”

    “嗯?”

    “计亦风和白氏千金的婚礼,取消了。”

    这话一出,易云睿眼眸猛的一闪!

    计氏和白氏联盟是商业战略,怎么会取消婚礼?

    “发生什么事情?”

    “计亦风搞垮了白氏。首长,我们要行动吗?”

    易云睿眉头微皱,计氏和白氏有仇?

    “不要轻举妄动,继续观望,随时等候我的命令。”

    “是,首长!”

    易云睿闭上眼睛,沉吟着……

    也就是说,白氏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了?

    三天前。

    计氏集团当之无愧是C市第一豪门,而白氏影视娱乐,在C市也是小有名气。白氏虽然不及计氏,但也只是差了些许而已。计氏少爷计亦风跟白氏千金白乐菱的联姻,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这个消息,是C市新闻的头条。

    能出席这场婚礼的,都是C市的达官贵人。而各路记者,更是差点没把偌大的教堂给挤爆。

    “我愿意。”

    一身雪白的婚纱,今天的白乐菱,漂亮得像是跌落凡尘的天使。脸上充满着幸福的表情,看着自己丈夫计亦风的眼神,更是一片痴情。

    台下是深爱她的父亲母亲,她知道父亲近期因为公司的事很是操劳,刚从医院出来的父亲,纵使是拖着病体,看着女儿的眼神却是一片欣慰。

    牧师看向计亦风:“计亦风先生,你愿意娶白乐菱小姐为妻,与她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丰富贫穷……”

    “我不愿意!”未等牧师将话说完,计亦风冷声打断。

    计亦风这话一出,教堂里所有人一片哗然!

    白乐菱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低头偷偷的拉了拉计亦风:“亦风哥哥,别开玩笑好吗?”

    计亦风冷哼一声,没再看白乐菱一眼,转身对所有人说:“谢谢各位今天抽空出席我的婚礼。没错,今天是我计亦风的大婚日子,新郎是我,但我的结婚对象并不是白乐菱!”

    场下议论声四起,白氏夫妇目瞠口呆,转头看向身旁坐着的‘亲家’,顾浩辉和沈雅萍。

    从计氏夫妇震惊诧异的脸色来看,对着儿子这样的举动,显然也是毫不知情。

    计亦风拿出一叠照片,朝众人高高举起,一瞬间,会场上的闪光灯四起,记者们竞相拍照。

    “白乐菱,你对得起我!”说着,计亦风将一叠照片狠狠的甩到白乐菱脸上。

    被甩懵了的白乐菱,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照片,眼睛瞪大!

    照片里都是她跟某些男人在一起,或吃饭,或逛街,或打闹,或亲热……按着这些照片,是个人都会觉得照片里的女人很是放,荡。

    场上再度哗声四起。

    天,温柔美丽的白家千金白乐菱,竟然是这样的女人!

    真是知人嘴面不知心啊。

    “亦风哥哥,这些照片是从哪里得来的?”白乐菱诧异不已:“里面的人不是我,我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计亦风挑了挑眉,就像听到最好笑的事情般:“白大小姐,证据都在这里了,你不会真的不承认吧?你唬谁呢你!”

    “真的不是我。亦风哥哥,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做对不起亦风哥哥的事情的……”说到激动处,白乐菱拉着计亦风的衣袖:“亦风哥哥,你要相信我……”

    “走开!别碰我!”计亦风手一扬,将白乐菱甩得摔倒在地:“你这种女人,让我恶心得想吐!”

    白乐菱倒下地时,手掌心处传来钻心的痛,她顾不得这么多,又爬过来拉着计亦风的衣角:“亦风哥哥,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那些照片都是假的……”

    任白乐菱如何的解释,任她如何的哀求,计亦风始终不看她一眼,转身朝座上的某个女人走去,拿了戒指出来,单膝跪地:“柔柔,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对着计亦风的突然求婚,周舒柔吓得不知所措:“亦风,我配不上你,菱菱她跟你才是天生一对……哇!”

    不等周舒柔说完,计亦风突然抓着周舒柔的手,不由分说的将结婚戒指戴在了周舒柔手上,大声道:“我计亦风爱的女人,只有周舒柔一个!这辈子,我只认周舒柔这个妻子!”

    计亦风拉着周舒柔,走到自己父母面前:“爸,妈,我娶的人是柔柔。你们有权力反对,但柔柔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辈子我只要她一个人!”

    计氏夫妇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白乐菱傻傻的看着这一幕。震惊得无法言语。

    周舒柔,她最好的姐妹。

    她最亲近,最相信的姐妹……

    竟然跟亦风哥哥?!

    竟然还有了亦风哥哥的孩子!?

    见父母不说话,计亦风眼眸微微一眯,嘴角勾起一抹胜利者的笑容。

    他不是窝囊废!

    他不娶家族安排的女人!

    家族安排给他的一切,他都要亲手毁掉!

    白父白司明站了起来,直直的瞪着计亦风。怒不可遏!

    “亦风,你真的太不像样了!”白司明气得浑身发抖,旁边妻子见状,连忙扶着他。

    计亦风不屑一笑:“白伯父,以你公司现在的情况,你觉得你女儿还能配得起顾家?”

    白司明脸色一变:“计亦风,你说什么?!”

    “白伯父没看今天新闻吗?贵公司股票已跌至崩盘,股东们集体宣布撤资。现在的白氏影视娱乐公司,只剩下一副空壳而已!”

    “!”白司明看着计亦风,脸色震惊,诧异,不可置信!

    到最后一片死白!

    就在这时,白司明的手机响了起来。

    白司明心头猛的一震!

    过了好一会,白司明才按了通话键,听了一会后,突然眼睛往上一翻,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司明—!!”

    “爸—!”  C市人民医院。

    “司明,司明啊……呜……司明……”何语琴伏在丈夫身上,整整哭了一个小时。

    “妈,你不要这样,别哭,爸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这样。”白乐菱抱着母亲,心里痛得揪成一团。

    母亲是柔弱善良的女人,什么事都是父亲做的主。现在父亲倒下去,母亲的天也塌了。

    父亲因为刺激过度,脑中风昏迷。经过抢救,虽然暂时脱离的生命危险,但医生说,就算醒过来,也可能会出现很严重的后遗症。

    “司明,你快醒醒啊,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司明!”哭到最后,何语琴再也哭不出来,无力的伏在丈夫身上。脸无血色。

    白乐菱连忙倒了一杯温水,递到母亲面前:“妈,喝口水,你冷静一下,爸他不会有事的。”

    何语琴眼睛布满血丝,懒懒的看向白乐菱。

    突然的,何语琴一手打翻白乐菱手上的杯子:“都是你,司明这样子都是你害的!你这个扫把星!”

    一向温柔,说话也不敢大声的母亲,竟然恶狠狠的看着她,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白乐菱当即愣在当场。

    “妈,你别气。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你别这样好吗?”听着母亲说的话,白乐菱心如刀割,却是硬忍着强颜欢笑的安慰母亲:“妈你先休息一下,你身体不好,休息一下再骂我……”

    “你滚!”何语琴一把扯着白乐菱的婚纱:“你本来就不是我的女儿,你滚!你给我消失,给我滚得远远的!”

    “妈,你说什么?我是你女儿啊,你不要这样……”

    “你不是我女儿!你是我从孤儿院收养回来的,早知道你是个扫把星,我是不会让你进白家的门!都是你,是你把司明害成这样子的!你滚—!!”

    何语琴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硬生生的将白乐菱‘扔’出病房,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白乐菱站在门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她……不是白家的人?

    她是被收养的?!

    “请问,白司明白先生在里面吗?”

    突然,白乐菱身后响起了一把男声,白乐菱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站了两名警察。

    警察?!

    白乐菱心里一提:“请,请问找我父亲有什么事吗?”

    警察对望了一眼:“白小姐,请打开门好吗?”

    白乐菱心里掠过一抹不详的预感:“两位先生,我父亲还没有醒过来。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好吗?”

    这时,白乐菱才发现,走廊里已经站了不少警察。

    警察犹豫了一会,其中一位对白乐菱开了口:“白小姐,你认识董艺雅吗?”

    董艺雅,白氏名下的一线艺人。白乐菱跟董艺雅不熟,但见过几面。

    白乐菱点了点头:“她是我父亲公司的一位艺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白小姐,请你跟我们回警察局走一趟。”

    晚上十点,白乐菱从警察局失魂落魄的走出来。

    她好后悔。

    她好自责。

    身为白氏未来的继承人,她竟然不知道公司出了这么一件大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