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捡到的包袱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芳洲和阿简顺着看过去,是一个玉色缠枝暗纹的绸缎包袱,胀鼓鼓的,包得整齐而严实,想来里边装了不少的东西。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东西。

    “不知谁那么粗心大意将包袱落下了!”连芳洲说着上前拿起那包袱捏了捏,软软的,很厚实的感觉,像是装了什么裘皮之类的东西。

    她便打开看了看,里边除了两块油光水滑的紫貂皮子、一件宝蓝色厚实衣裳,还有一踏银票,连芳洲数了数,五千两银票!还有一个绣得十分精致的银蓝色荷包,里边是两块碎银、六七片金叶子、两颗指头大小圆滚滚的珍珠。

    这可真是一笔巨款啊!

    三个人都愣住了。

    “这人可真够粗心的啊!就算家里有钱,这也不是小数目!”连芳洲想了想便道:“我看那失主多半会回来寻找,不如咱们在这儿等等吧!”

    连泽原本小脸上还有点纠结,他生怕连芳洲当机立断会将这些东西占为己有,听到她这么说大大松了口气,连忙点头道:“好!咱们等等!”

    连芳洲有多急着要钱用阿简也是一一看在眼里的,面对如此大的诱惑,她的眼神都没有变过一丝丝,说这话的时候也不见一丝的犹豫,阿简心里亦暗暗佩服,便道:“那就等等吧!不然咱们纵然不取,指不定会被什么人取走了!”

    过了大约一刻多钟,三人听到一阵马蹄声急急而来,眼前一花,便有一名青衣短褐打扮、戴着方帽的年轻小厮忙不迭从马背上滚下来一头冲进凉棚中。

    连芳洲就那么大大方方的拿着那包袱坐在那里,小厮扫一眼便看见了,顿时又惊又喜,忙奔过去道:“老天爷,总算没丢!姑娘,这包袱是我家主子的,快还给我吧!”

    说着便要伸手去抓那包袱。

    连泽和阿简松了口气,包袱的主人总算是找来了,他们也可以不必再等了!

    “慢着!”连芳洲一偏身避开了他。

    那小厮一愣,连忙说道:“姑娘放心吧,谢礼少不了你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若贪图你的谢礼,我直接将这包袱带走不是更好?”连芳洲道:“我怎么知道这包袱就一定是你的?你说说包袱里都有什么东西,说对了,自然还给你!而且,咱们顺便对一对包袱里的东西可有缺少,也省得过后麻烦!”

    万一他一口咬定少了东西,硬说自己私藏了,找谁说理去?

    那小厮顿时急了,有些不耐烦道:“我还要赶路呢!没工夫跟你瞎缠!这包袱倘若不是我主子的,我怎么就知道这儿有个包袱奔来寻找了?你放心,我们是清白正经人家,怎么会冤枉你们拿了东西!”

    连泽也回神过来了,说道:“我姐姐说得对,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

    “不过几句话的事,你说了不就完了吗?”阿简也道。

    小厮瞧了瞧阿简,心中盘算着自己硬抢是不可能的了,苦笑道:“可是,这包袱是我家主子的,我也不知道里头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啊!”

    “这简单,去问你主子就行了!”连芳洲道。

    那小厮见根本没法说动他们,只得点点头:“好吧!三位请跟我来!我家主子就在前边等着!”

    连芳洲三人同意,便与他一同前去。

    走了一小段,便看到前边的树荫下,一名穿着披裹着墨绿披风、墨发高束、长身玉立的年轻公子背对着他们站着,一匹浑身没有一丝杂质的枣红色高头大马拴在一旁的树干上。

    听到响动悠悠转身,见到自家小厮领着三个人一起过来,不由一怔。

    连芳洲抬头瞧了一眼,那男子长眉入鬓,皓月薄唇,墨绿的披风内是一件银蓝的圆领暗纹锦缎长袍,腰间束着玉带,越发显得身形修长,面如白玉,十分俊朗,浑身散发着清贵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公子!”那小厮几步上前,小声的跟那公子说明了。

    那公子听毕一怔,不由抬头朝三人打量过来。

    他通身的气质和俊朗的容貌带出来的那股气势也随之而来,连泽情不自禁的觉得有些自惭形秽,微微垂下头不敢同他对视。阿简却仍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浑然不觉,连芳洲大大方方的迎着他的目光上前两步,客气的微笑道:“这位公子,只要你说出这包袱中究竟有哪些东西,说对了,我们便还给你。”

    那公子见了他们三人各不相同的反应心下正暗暗纳闷,看他们身上的穿戴装束便知是普普通通的一般人家,这样人家出来看到大富大贵之家的人,怎么着也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那么望过去一眼,那半大少年的反应实属正常;那成年男子岿然如山,那一份稳重浑然天成,非但没有露出半点怯意,反而令他下意识的有点心生——敬畏,当这两个字浮上心头时,他自己都忍不住暗暗好笑,怎么可能嘛!

    还有这小姑娘,看样子刚刚及笄的年纪,倒是大大方方,还敢与他对视,不卑不亢,说话利落干净。

    崔绍溪不觉就笑了起来,便故意笑道:“倘若我也不记得这包袱中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呢?姑娘便不还我了?”

    此人一笑起来,真如东风拂过鲜花绽放,好看得令人不敢逼视,那双狭长的眼睛也染上了丝丝的笑意,真可谓媚眼如丝。

    连泽都不好意思看了。

    连芳洲看出他是玩笑话,便有些不耐烦起来,说道:“公子不说,想来不是公子的了!我们交到衙门便是,公子有什么话自己去衙门说道去吧!”

    说着便招呼阿简和连泽就走。

    “哎!”崔绍溪忙拦住他们,笑道:“我就是开玩笑嘛!你一个姑娘家,张口闭口衙门衙门的,你倒不怕见官!”

    连芳洲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多管闲事,当时就应该只做没看见这包袱直接走人的。

    “好好好,我说!我想想——”崔绍溪见她瞅着自己不语,神色间已经有几分不耐,自己也觉得有些没趣,摸了摸鼻子说道:“嗯,有两块貂皮、一件绸缎衣裳,还有五千两银票,荷包里头有几片金叶子和两颗珍珠、几块碎银子!姑娘,”

    他轻轻叹了口气,摊手无奈道:“荷包里的东西具体有多少,我实在是记不得了!”

    谢谢好想告诉你的打赏!老熟人了哦,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