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遇上讹诈的了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就是她!”三姑奶奶一拍手,说道:“我是在田家那边听人说的,准错不了!听说她们家在双流县那边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呢!跟你们好歹沾着亲,要是开口,多半能答应!”

    “可是,毕竟好几年没有接触过,我们都不记得那位方晴表姐长什么样子,这样贸贸然去跟人家借钱,是不是……”连泽迟疑着道。

    连芳洲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刘姥姥带板儿一进贾府的事儿来,难道,自己也要依样画葫芦吗?

    想了想,终究是种棉花的诱惑太大,她一咬牙,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明天我就和阿泽去一趟,你们好好的跟三姑奶奶在家!”连芳洲看了一眼两个小的。

    “我也去吧!”一直没有开口的阿简说道:“这路程可不近,我陪你们一起去!”

    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初见阿简那天回来的路上所遭遇的事,连芳洲也没有拒绝,便笑着道:“好!咱们三人一块儿去!”

    顿了顿,连芳洲又道:“烧炭那边,等会我跟张婶说一声!”分钱的时候,自己少拿些就也没什么的。

    几个人又商量了一阵,连芳洲匆匆去了一趟张婶家说清楚事情,回来又问了是否把炭给大伯父大伯母那边送去了?听连泽说已经送了过去便罢了。

    一宿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连芳洲和阿简、连泽三人便出门了。村子里没有哪家有马车,三人只好打算到了县城里再租辆马车。

    到了县城里,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早上的凉雾冷飕飕的。

    三人就在路边的摊子各要了一碗汤面,吃完了便去车马行挑了马车。

    很快讲好价钱,便启程朝双流县出发。

    连芳洲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那所谓的表姐根本完全没有印象,人家如今又身处富贵,自己说是借钱,将来也必定会还,可人家未必信啊!在人家眼里,自己就是个打秋风的!

    如果不是机会难得,连芳洲是无论如何也舍不下这个脸面的。

    “对了,”连芳洲忽然问道:“咱们这位表姐出阁前家境不知如何?应该……”

    连泽摇摇头,道:“具体的不太清楚,反正肯定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

    连芳洲不语,心中暗道,如此说来苏家又怎么肯将她聘给自家唯一的独苗呢?这事情也太蹊跷了点。这位表姐该不会只是个妾室吧?若是这样,那可就难了!

    连芳洲只是在心里嘀咕,连泽已经问了出来:“姐,你说三姑奶奶说苏家那么有钱,怎么会娶方表姐做儿媳妇呢?该不会是三姑奶奶撒谎吧?”

    姐弟两个猜测议论了半响也议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反而越发的疑惑了。

    最后阿简忍不住笑道:“这有什么好猜的?反正已经到了半道上了,等到了不就知道了吗?况且,咱们的目的是借银子,他们是怎样结的亲事对咱们来说又有什么相干呢?”

    一席话说得连芳洲和连泽都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到了就知道了!”连芳洲笑笑,三人便说起了些别的家常闲话,倒也不寂寞。

    突然,马车重重的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车厢猛烈的晃了一下,连芳洲挑起车帘朝外看了看,两边都是青山,这还在半道上呢!

    “怎么了?”她便问那车夫。

    车夫已经跳下马车去看车轮,摊手道:“车子坏了,姑娘啊,怕是有点不好走了!”

    “怎么会这样!”连芳洲皱起了眉头,便也下了车。

    连泽和阿简也跟着下去了。

    “坏得厉害吗?能不能修好?”连泽问道。

    “瞧小哥说的!”车夫笑了起来,道:“修是能修,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修啊!哎,我可真是倒霉,这一趟白跑了,赚这几个辛苦钱还不够修车呢,还有我的马,跑了这么一趟远路回去得歇上好几天,早知道就不来了……”

    连芳洲听那车夫又是抱怨又是诉苦,却是字字都不离一个钱字,就听出点别样的味道来了,索性不动声色,站在一旁且看他究竟要怎样?

    连泽是真着急,瞧那坏了的马车面露忧色。

    阿简却是细细瞧那马车片刻,淡淡说道:“你这马车根本没有问题,怎么说坏了呢?”

    车夫顿时一愣,没好气道:“怎么没坏?刚才你们在车上那么大动静没感觉到吗?我自己的车我还不知?这要是好的,我能停下来吗?你懂什么呀,别乱说!”

    “这样,”阿简便道:“你往车厢里坐去,我来赶车。”

    “不行!”车夫想也没想便道:“这是我的马车,马也是我的,我怎么知道你赶车会不会故意横冲直撞的折腾我的马和车呢!”

    阿简还要再说,连芳洲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目光定定的看向那车夫,问道:“你就直说你想怎么样吧?”

    连芳洲这话问得直接露骨,那车夫心里虽然打着小九九,可也禁不住她这样问,顿时有些恼羞瞪她喝道:“你什么意思啊?”

    “这话该我问你,”连芳洲笑道:“给句痛快话吧!这车你赶还是不赶了?”

    车夫心里虽然恼羞,可也只好忍了——谁叫他自己原本就存着心思呢?

    他没给痛快话,而是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大意就是马车坏了,若硬要继续前行的话也可以,但是会对马车造成比较大的损害,而且马也会更加累,他也会更加吃力,所以,价钱就不能是先前说定的了。三个字,得涨价!

    阿简和连泽目瞪口呆,连芳洲给气笑了。

    最可气的是他那语气,反而是他忍痛赶车,连芳洲他们加了价钱还得要感激他、承他的情。

    若是他意意思思涨一点也就罢了,连芳洲看在急着赶路的份上,这只苍蝇便忍着恶心吞了,可是原本说好的四钱银子变成了二两四钱,连芳洲三个人都恼了。

    “你别欺人太甚!明明说好的价钱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个人太不地道!”连泽怒道。

    “我怎么不地道?”车夫道:“加钱的原因我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到哪儿说我都占着理!多出来的二两银子我可半点都捞不着,勉强够修车罢了!”

    至于阿简刚才说的马车没坏的话,被这车夫自动忽略了。

    谢谢美蜜女神的打赏!阿简出来了啊,我说话算话吧,(^o^)/~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