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筹钱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六十两,用来买地,就买普通的,一亩四两,也能买个十五亩,这些就全都用来种棉花吧!虽然跟她原本的设想差了很大一截,但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明年一年一家子再辛苦些,相信后年便可以好许多。

    当连芳洲说要倾尽所有银钱——甚至包括还没有烧出来的炭钱在内买地种棉花时,一家人都愣住了。

    三姑奶奶第一个就不答应,又气又急道:“芳洲啊你可别犯傻!这事儿这两天大家都议论着呢,恨不得有多远离多远,没有个主动靠上去的!这要真是好事儿,官府早给了那些大地主、大乡绅们做去了,能想到咱们小老百姓?我可是听说了,哼,那些有钱的财主地主们都跟县衙商量了去呢,有的打算花钱买种子扔了不种,到时候税收照交就是,有的连种子都懒得买!哼,官府也就欺负咱这小老百姓罢了,谁叫咱没银钱没门路呢!你买地这主意不错,但不能种那啥玩意花,花能当衣裳穿,真亏那些人说得出口!当人都是傻子呢!”

    “姐,三姑奶奶说的话也有点道理,你为何想到要种这个棉花呢?”连泽也问道。

    连澈和连芳清年纪还小,光听不说话。

    连芳洲便道:“我也就是想试试,我觉得,官府是不会骗人的!这可不是小事儿啊!牵扯到这么多的百姓,他们就不怕弄出乱子来吗?而且,棉花能做衣裳,这种谎话就算想编也编不出来吧?我看倒是真的!葛麻能纺纱织布,光看那地里长的葛麻,能想得到跟布有联系吗?咱们就试一试吧!反正地买回来了,明年若是上当了,大不了后年不种便是!就是明年,咱们可能都要过得辛苦一些了!”

    连泽向来是听连芳洲的,便点点头道:“我看姐说的也有道理,试一试也没什么不行的!而且明年等天气暖和了,咱们还可以去仙藤山采蘑菇卖钱啊!我还可以打猎!阿简大哥还说如今烧炭没空,等过阵子得闲了,带我去仙藤山走一趟呢!”

    阿简便淡淡一笑,说道:“听说仙藤山是个好地方,我想去见识见识!”至于种棉花的事,他不是这家的人,是不发表意见的。

    “谁说那个呀!”三姑奶奶急得又苦口婆心的劝连芳洲,可连芳洲打定了主意哪里肯改,连泽也支持她,三姑奶奶一急,便道:“就算你真要种那么多的棉花,那种子呢?可没有那么多的种子!”

    “这还不容易!找里正买啊,反正好多人家也不想种呢!”连澈便说道:“而且咱姐送了炭给里正叔,里正叔肯定会帮这个忙的!”

    “呀!你这孩子!”三姑奶奶闻言便瞪了连澈一眼。

    连芳洲目光一闪,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给里正家送炭了?”

    虽然那天她带着两个小的装了炭,但是她并没有跟他们说过给牛氏送炭的事。她只需要牛氏记得她的好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宣扬开来。

    而且,宣扬开来了反倒不美,毕竟自家是孤儿之家啊!

    “我知道!我知道!”连芳清抢着说道:“是张燕跟人说的!”

    张燕?里正的女儿?连芳洲一愣,那就没法子了!

    她想了想,便道:“清儿、澈儿,等下你们再捡一篓炭,给大伯父、大伯母他们送过去!”

    “为什么呀?才不要呢!”连芳清撇撇嘴。连澈也不赞同。

    “好了,咱们家捡了那么多碎炭回来,整个冬天足够用了,给他们一点也算不得什么!听话!”连芳洲笑道。

    “知道了,姐!等下我和四妹去装!”连澈便道。

    连芳清嘟嘟嘴,也没再说什么了。

    “你倒挺大方!”三姑奶奶白了连芳洲一眼,正想顺着再说一句,忽然想到这是不是连芳洲故意想转移话题才这么吩咐的?便打消了念头,继续念叨道:“芳洲啊,那种棉花的事儿你真的不能出头啊!万一种不成,浪费田地浪费钱,还要被人笑话的!要不明年先试着种该着的那份,若是好了,后年再多种点也行啊!”

    这话倒是正理。连泽便看向连芳洲。不过如果连芳洲坚持己见,他也是支持的。

    “三姑奶奶,这事就这么定了!”连芳洲叹道:“你当我这两天干什么去了?我是想去借钱多买点地多种一点,可惜借不来!也就只好先种这十来亩了!”

    她这话一出,几个人都吃了一惊。

    “你可真是——”三姑奶奶忽然心下一动,便道:“你真是借钱去了?”

    “是啊!”连芳洲点点头,回答的是她后边问的那句话。

    三姑奶奶便道:“你看看,别人都不肯借钱,说明这事儿就不靠谱!偏你要执迷不悟!倒是有一家人家你可以去试一试,倘若人家也不肯借钱,那说明这事儿就真的不能做,你也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如何?”

    连芳洲没有理会三姑奶奶劝她的话,只抓住了前边部分,忙问道:“不知三姑奶奶说的是哪户人家?”没准还能试上一试呢!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要尽力去争取。

    三姑奶奶便道:“你不记得了?你还有个表姐叫方晴的,四年前嫁给邻县双流县苏家做儿媳妇!那苏家可是富贵人家,家里就你表姐夫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有良田无数,又有数不清的店铺,富得流油!她娘和你娘是表姐妹,你的外婆和她的外婆那可是亲姐妹!”

    连泽听了露出恍然的神情,便道:“从前娘好像跟我们说起过,说咱们那位表姑小的时候还跟着娘在外婆家住过一阵子,跟娘是最亲的!不过老早前些年就病死了!表姑就一个女儿,就是方晴表姐,从前娘还接济过她,后来他们家搬走了,恍惚听说嫁给了双流县一个大户人家,因为离得远,就不再联系了!”

    连芳洲听得有点儿稀里糊涂,但有两点却听明白了,一个是两家有亲戚关系,但很久没有走动了;另一个是两家这亲戚关系还挺远的……

    向一个很久没有走动的、挺远的亲戚关系的亲戚借钱,虽然从前跟上一辈颇有些渊源,恐怕还真是挺难的。

    可是,连芳洲把心一横,还是决定要试一试——也许,万一,就成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