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里正有大事宣布(3)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废话!”张里正便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瞪了一眼,没好气道:“这种子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能不要钱吗?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价钱了!对了,到秋收的时候,这一半的地收税会比种粮食少一半,这也算是朝廷大度了!”

    众人一听说要钱,又纷纷的议论起来,听说税收会少一半,非但没有开心,反而更加担忧起来,担忧这种的东西不是个玩意儿!

    想想吧,要不然朝廷会肯少收税?

    “张里正,如果有人情愿帮别人家种,这能行吗?”连芳洲高声问了一句。

    人群中便“切”的响起一阵哄笑,看笑话般看向连芳洲,心想这连家的大丫头是不是傻呆了啊,谁会愿意帮别人家种呢?巴不得全扔给别人家还差不多!

    张里正也愣了一愣,思索片刻,便点点头道:“只要是双方都自愿的,当然没有问题!”

    连芳洲“哦”了一声,又问:“那么官府有没有派人下来指导咱怎么种呢?”

    “没有!”张里正道:“不过种个东西,咱们庄稼人谁不懂?哪儿还需要官府派什么人来指导这么麻烦!”

    连芳洲做恍然大悟状,便不再多言。

    其实原本朝廷是打算派人下来指点一二的,但是一来这些种子稀罕,会种的没有几个,而这试种的事儿是西南总督大人为了讨好太子主动要来的差事,为了显出本土人才济济,当然不肯让朝廷派人下来了,不就是种地吗?新种子不也是种子,往地里一撒,认真侍弄,施肥浇水的,不就行了?

    何况,试种而已,倘若不成,自有理由解释,比如水土不服啊、气候不适宜啊等等都可以说。

    一句话,不成功,态度是积极诚恳的;而倘若成功了,那就是大功一件!

    “好了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回头别忘了上我家里领种子去!都别忘了啊!”张里正说完,一边往下走一边挥手:“都散了吧!”

    众人便议论着一哄而散。

    “就她能的,问的那些屁话,狗屁不通!也不怕叫人笑话!”连芳洲便听到乔氏在身后不远不近没好气道。

    她和连泽相视一眼,向连泽微微一笑,一道离开没有搭乔氏的腔。

    “这事儿你们也不用急,等等过几天看村里人怎么做咱们再怎么做!”渐渐走远了,见周围没人,张婶便向连芳洲说了这么一句。

    连芳洲一愣,虽然有点儿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张婶是绝对不会害她的,便先笑着应了下来。相互告辞。

    连泽这才说道:“姐,张婶说得没错,你别看里正刚才说的那么严重,我看啊,他有的头疼呢,没几个人会主动去领种子的!咱们也先看着吧,要是大家伙都不领,咱们也不领!”

    这是……法不责众?

    连芳洲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不是别的,是跟大家伙抢地啊!这是跟要命差不了多少的事儿,谁不是能顶着就顶着?

    不过,这也恰恰说明,她的机会来了啊!她问张里正那两句话,不是平白问的。

    土豆、棉花,旁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啊!那可真正就是好东西啊!

    土豆也就罢了,但是棉花,只要种出来一季,先不说那高级的棉布、棉纱,光是用来做棉衣、棉被,也足以发财啊!

    这棉花,可不是往土里撒下种子勤快照看照看就完事儿了的,最要紧的是打顶,而除非知道的人,一般的庄稼户是不会想到这么做的。

    除此之外,种植期间如何护理、什么时候摘棉花最好、摘回来之后如何处理,那也是十分讲究的。

    连芳洲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回到家里,渐渐的冷静过来,便有些泄气。

    因为,她没有足够的银子。

    机会难得,她敢肯定,到了后年,棉花的好处大家都会看出来了,到时候她拿什么跟有钱人来竞争?她只能抢占先机!

    要抢占先机,有种子和技术还不够,最重要的得有地、有人!

    要地得花钱买,要人,也得花钱雇。

    照她看来,这雇人也不稳当,最好的通过牙侩买上几个老实肯干的,这样也可以保证技术不被人那么快的偷走。

    只是这样一来,就多了好几口人要吃饭、要地方住……

    这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总之,连芳洲明白,这笔钱是她和连泽、阿简怎样努力烧炭都不可能凑够的。

    连芳洲轻轻的叹了口气,放弃吗?她实在不甘心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机会只有一次。

    连芳洲原本打算试试看借钱。可只想一想,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没有谁肯把几百上千的银子借给她的,抵押呢,她们的家底就在这里,根本也没什么东西能押得下去。

    那么,能不能试一试跟人合伙?上村周地主、祝家庄祝员外、石湾李财主、本村的王员外那都是有钱人。

    连芳洲明明知道希望很渺茫,可是她实在是不想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即便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去试一试。

    但是结果却糟糕至极。这些个员外、财主客气一点的婉言拒绝,不客气的不等她说完便让她走人,甚至有的压根就没有见她的面!

    而无一例外的,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像看一个傻子,觉得连家这大丫头是不是疯魔了!

    连芳洲甚至还去找了县城里的赵家,求见赵茹君。依她想着,赵茹君一个女子接掌家中生意完全不吃力,可见是个奇女子,没准儿见识跟旁人不一样呢!

    可连芳洲也并没有见到赵茹君,恰好她来的时候被喜鹊看见了,喜鹊直接叫住了要进去禀报小姐的门房,命门房将她打发了。还朝着她的背影啐道:“什么玩意儿,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就她也敢大模大样的上门来求见我们小姐!我们小姐是那随随便便她相见就见的吗!没羞没臊的!”

    实在没有办法了,连芳洲只得可着手里的银钱办事。

    她略算了一算,今冬烧炭能赚六七十两,加上杨家退亲花销剩下的十多两、卖蘑菇挣到的将近十两,林林总总加起来大概有九十两。

    留下三十两做明年的各种开销、连澈的学费笔墨费等,可动用的还有六十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