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里正有大事宣布(2)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当有大事的时候,各村的里正都会召集大家伙儿在特定的地方开会说一声,大房村便是在村子中间的大樟树下。比如说春耕时提醒人们赶紧耕种不要误了时节、秋季干燥提醒进山下地注意防火、秋收后宣布什么时候要交税,或者朝廷要征兵、征徭役等等,都是里正通知的。

    不过像征兵、徭役这种事情很少,一般都是成定例的春耕秋收等事,这个时候有事情宣布,还是要紧事,就不得不让人有点悬心了,也难怪三姑奶奶会叹气。

    连芳洲便道:“管他呢!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咱们家都是半大的孩子,未必摊得上什么事!”

    三姑奶奶想想,的确是这个理,便不再想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连芳洲、连泽和李叔张婶先回来,简单的洗了洗,便约好了一同往大樟树下去。

    他们到的时候,大樟树下已经稀稀拉拉的站了不少的村民,大家三三两两的都在议论着会是什么事。

    不过显然,里正的口风很紧,不到最后一刻,根本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事儿。这种议论和猜测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人越聚越多,已经密密麻麻嘈杂一片了。连立和乔氏也来了,两人看见了连芳洲和连泽跟李叔、张婶站一起,连立没说什么,乔氏却“呸”了一声低声骂了几句,便也扭头不再看他们。

    不一会儿张里正终于来了,站在大樟树下高高的石台上,扫视一眼,照例高声问了一句“人都到齐了没有?”

    众人便乱哄哄的都答道:“到齐了!快说吧!”

    张里正便咳了一下,高声道:“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听我说!”如此反复喊了好几声,下边众人终于安静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张里正。

    张里正便慢慢的说道:“县衙里刚刚下来的消息,官府有两样新种子发下来,要求咱们所有的人家明年试种——”

    一句话没说完,下边便“轰”的一下闹开了。

    “啥?新种子?这靠谱吗!”

    “试种?用咱们自己的田地?”

    “废话!不用自己的田地你种哪里!”

    “那可不行!那庄稼怎么办?不种庄稼明年等着饿死!”

    “我看也是,现在倒逼着咱们种不知啥玩意儿,到时候没饭吃官府管不管?”

    “你做梦哩,官府谁管咱老百姓的死活!”

    “哎先别吵、先别吵,还没听张里正怎么说呢!”

    “……”

    张里正听到下边闹嚷嚷闹成一团也不着急,仿佛早就料到大家伙会是这种反应似的,站在上边不动声色的瞧着,颇显气定神闲。

    “哟,好好的怎么来这么一回事儿!这也不知种的是什么东西,可什么东西能大得过粮食去呢?唉!”张婶也叹了口气。

    “这有什么办法,官府都发话了,咱能不照办吗?”李叔是个老实人,想了想又道:“大不了咱们多烧几窑炭,多攒些银子,到时候买粮食吃也饿不着。”

    这话倒有几分理,张婶便点点头,也没那么紧张和纠结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几分难过的,因为原本以为今年可以过一个肥年,可以添置许多东西,现在看来,得重新打算了。

    连芳洲便微笑道:“李叔、张婶,咱们先听听吧,没准是好事呢!”

    李叔和张婶都呵呵的笑了笑,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思:官府能有好事?是好事早有人抢着做了,至于这样嘛!

    张里正看大家伙叽叽喳喳得差不多了,这才又高声让大家安静下来,接着说道:“这两样东西呢,一样叫土豆,一样叫棉花,土豆能当粮食吃,棉花是用来,做衣裳的……”

    说到这里,下边又是“轰”的闹开了。

    连芳洲的脑子里也“轰”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向张里正,暗暗压抑着兴奋。

    土豆,棉花,那真的都是好东西啊!

    不过,再好的东西也得被人发现了好处那才是好东西!对于从未见过的人来说,那就不一定了!

    比如此刻神情激荡的众乡亲们,就听得无比的气愤。

    “种了一辈子的地从没听过豆子长土里的,蒙谁呢!干脆叫花生不就得了!”

    “肯定是没法儿跟花生比,也不好意思叫这个名吧!”

    “那啥棉花就更离谱了,花还能用来做衣裳,干脆咱都穿树叶子得了!”

    人群中就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可是哄笑过后,却是更加激动的情绪和气愤。

    众人一致认为:官府简直欺人太甚!这分明就是要庄稼人的命啊!

    “姐,不怕的,咱们和李叔他们多烧点炭,而且明年,我也可以进山打猎了!”连泽以为连芳洲是担忧吓着了,连忙小声说道。

    “姐姐没事儿!你不用担心!”连芳洲朝他微微一笑。

    大家的反抗情绪远远超过了张里正的意料,张里正也有点失去耐心了,便大声道:“都别吵了!都听我说!你们吵能顶用不?发牢骚就不用领种子了?”

    众人见他动了真火,而且这话听着虽然无奈但却是事实,便都沮丧的住了口。

    “张里正,你可得给大伙儿想想法子呀!不能这样啊!明年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不成!”有人便苦着脸求道,获得了大家伙的一致支持。

    “你们的难处我能不知道吗!”张里正便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可这是朝廷的决定,咱们西南三省每个省都挑三个县试种,咱们裕和县便是其中之一,这有什么可说的?你们找我想法子,我找谁去?我还不跟你们一样,也得种!谁要有那能耐不种,行啊,到时候被人告发到县衙里,可别怪我没提醒在前头!”

    张里正一席话下来,众人鸦雀无声,沮丧的垂下了头,眉头紧锁。

    “张里正,这每家每户该不是所有的田地都得种这俩玩意儿吧?”有人问道。

    大家精神一振,齐刷刷的抬头朝张里正望去:既然不能逃避,那就种吧,好歹给大家伙留下些余地种粮食啊!

    张里正见众人被拿捏住了,面上神情也松快了些,便道:“官府还是很为大家伙着想的,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每家每户一半的田地种土豆和棉花,剩下的爱种啥种啥,回头上我那里领种子去!土豆种子一斤两文钱,棉花种子一斤五文钱!”

    “啊,还要钱!”有人惊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