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死缠烂打的喜鹊(2)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简忙道:“她来是她的事儿,我可没说过要走!”

    连芳洲听了就“扑哧”一笑,连芳清正在一旁洗脸,便抬头脆声道:“阿简哥哥,你要走我也不许,我们家都舍不得你走呢!”

    阿简一笑,顿时放了心,便走了出去。

    “阿简!”喜鹊看到阿简,就像看到了天上掉下来的大元宝,那股子亲热劲儿令阿简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皱眉道:“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不去你们赵家。”

    喜鹊一愣,她话都没说出口,人家都拒绝了!她忍不住暗骂阿简是个呆子、木头,她今日可是特意打扮了一番,难道他就没看见?看见了他就忍心拒绝她?

    “是这样的,”喜鹊呆了呆,柔声笑道:“那****救了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向来是个有恩必报之人,所以非要我把你请家里去不可!县城里岂不是比这儿要好得多?这多少人想进赵家的门都不得,这是多好的机会呀!你放心,赵家肯定不会亏待你的!小姐说了,月钱要多少随便你开口呢!一进去就有两身新衣裳!你快别傻了!你是小姐的恩人,到了赵家,谁敢不拿你当回事?”

    阿简不等她说完便道:“你说完了?说完了我说,我不去!你请回吧!”

    说完他转身便走。

    “等等,等等!”喜鹊急了,忙奔过去拦在阿简的面前,陪笑道:“我想你是没听清楚,我们小姐说了,一个月工钱你要多少随便你开口呢!”

    阿简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仍旧是那句话:“你请回吧!”

    杜鹃急了,心里头不知道骂了他多少遍,她仔细打量了阿简一眼,一跺脚,伸手扯住阿简的袖子,脸上一红,低声扭捏道:“我是小姐身边的一等大丫头,若是你肯去了,我,我嫁给你如何……”

    阿简火烫似的慌忙将她的手甩开,后退了两步皱眉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自打阿简来到连家之后,跟人说话总是带着笑,连家人还从来没有没有听过他如此喝斥人,而且,明显隐隐的带着怒气。

    屋子里的姐弟妹几个包括三姑奶奶都吃了一惊,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愣住了。

    “这、这是怎么了?”三姑奶奶喃喃道。

    “我出去看看!”连芳洲忙奔了出去。

    喜鹊原本以为自己这么一个俏生生的漂亮姑娘主动说出这话来,阿简必定要欢喜得说不出话,谁知道反倒挨了人家的呵斥,她又羞又恼,泪水当即就涌了上来在眼眶中直打转。

    “阿简,出什么事了?”连芳洲问道。

    喜鹊顿时急了,倘若阿简照实说了,自己还有脸面见人吗?

    她顾不得恼羞,上前几步双膝一软便跪在了连芳洲的面前,拉扯着连芳洲的袖子求道:“连姑娘,我求求你了!让阿简跟我走吧!我求求你了!你们家的炭无论多少我全都买了好不好?”

    连芳洲心里顿时涌上一股嫌恶,这算是跟她提交换条件吗?她要是答应了,她成什么人了?何况她根本就没有想过答应——这里头有她什么事儿啊?

    倘若阿简要走,虽然惋惜没了一个主劳力,但是她还是半个不字也不会说!

    “我说喜鹊姑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一切由阿简自己做主,你别来问我!他是暂住在我们家,不是我们的雇工!”

    连芳洲客气的说道,想要将喜鹊的手拉开,可喜鹊那双手仿佛长在她袖子上了似的,怎么都攥不开,连芳洲脸上闪过一丝恼火,便索性站在那里不动,心道你愿意跪着就跪着,愿意拉着就拉着吧!

    这哪儿叫求人啊?简直就是无赖!

    喜鹊口里连姑娘长、连姑娘短的仍旧求着她,突然意识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顿了顿,声音便渐渐小了,再也闹不起来了。

    连芳洲猛的用力从她的手里扯回自己的袖子,道:“喜鹊姑娘,我们要上山干活了,你自便吧!”

    阿简早就不耐烦,想也没想转身就走。

    “连姑娘!”喜鹊心里一慌,忙奔上前伸开双臂拦住连芳洲,红着眼眶说道:“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家小姐发了话,说我要是请不回去阿简,就,就不要我了!呜呜……连姑娘,求求你行行好吧,就让阿简走一趟好不好?留不留的,让他当面跟我们小姐说一句,我也好交差啊!”

    喜鹊说着不停的求着连芳洲。阿简让她大感丢脸,她是臊得慌不敢去求他了。

    连芳洲皱了皱眉,看向阿简。

    阿简想了想,便道:“我就去一趟吧,说清楚了就回来!”

    连芳洲点点头,道:“早去早回!”虽然相处的日子不多,但阿简是什么性子她很清楚,赵家想要留他不太可能。

    “太好了!谢谢连姑娘!谢谢连姑娘!”喜鹊大喜,忙道:“阿简,咱们这就走吧?”

    喜鹊心中为自己这个苦肉计暗自得意,依她想来,阿简之所以不肯上赵家做工,那是因为没有去过赵家、见过赵家的排场,只要他去了见过,就肯定会改变主意的!

    阿简瞧了喜鹊一眼,十分警惕,“你先回去吧,等下我自己去。”

    “何必那么麻烦?正好我这有马车呢!”喜鹊笑得殷勤。

    阿简淡淡瞟了她一眼,有种莫名的意思,不必明言。喜鹊当着人就敢对他拉拉扯扯,没人的地方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来?阿简可不想落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声出来。

    喜鹊看懂了阿简的表情,脸上一下子涨得通红,讪讪的道:“那、那我先走,你别让我们小姐久等了!”

    说着也不跟连芳洲告别,逃似的飞奔上车去了。

    连芳洲倒没在意她的态度,却是奇怪的上上下下瞅了阿简几眼,瞅得阿简心里直发虚,勉强笑道:“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连芳洲本来想问的,转念一想瞧喜鹊那样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便“哦”了一声道:“没什么,答应了人家你快去吧!”

    “嗯,我会早点回来,还能赶得上下去进山多砍点炭柴!”阿简见她不追问了暗暗松了口气,连忙点头笑道。

    连芳洲“扑哧”笑了出声,说道:“也没说争这半天功夫,你也不用着急!下午就在家里歇歇吧!”

    阿简笑笑没搭腔,不一会便出门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