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三姑奶奶大闹乔氏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芳洲反而拦下了他,对他说道:“你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留在我们家,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若是这个时候走掉了,反而更加说不清楚了!你留下来,时间长了大家伙儿自然就知道了!”

    不知为何,阿简的面相仿佛就是现成的证据,任何见过他的人都下意识的相信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就连张婶,也没对他们家留下他说出什么好心的话来。

    连芳洲不但偏要留下了阿简,也不准连泽去找乔氏的麻烦,而是劳烦三姑奶奶出马。

    三姑奶奶巴不得有个机会上门去痛骂乔氏一顿,拍拍手向连芳洲说道:“芳洲你就等着吧!那心肠歹毒的死娼妇,她就是看不得人家好!”说着就往连立家去了。

    三姑奶奶往连立、乔氏院子门口一座,拍打着大腿哭天哭地的哭喊了起来,哭诉大哥大嫂没良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受苦不闻不问,好不容易自己在侄儿侄女家中得了个落脚之地他们又百般生事,就是见不得自己好,造谣生事,败坏侄儿侄女的名声,居心何等险恶,那里有半分血脉亲情……

    三姑奶奶嘴巴原本就是个锋利不饶人的,不然也不会在婆家跟婆婆小姑妯娌们都闹不和了,来之前又受了连芳洲一番指点,她又是豁得出来的人,又深恨乔氏,这哭闹起来哪里还会省力气?

    她扯开了嗓子自哭自骂自己的,根本不管乔氏分辨了什么,看热闹的众人越听她的哭诉越是同情,忍不住窃窃私语,瞟向乔氏的目光就有点变了。

    乔氏和连立见状又气又急又恼,情急想要拉三姑奶奶起来进屋再说。

    只是,连立虽然是兄长,但有道是男女七岁不同席,兄长也是男人啊,乡下虽然没有那么讲究,但大规矩上还是不能错的,众目睽睽之下他并不方便自己去拉扯三姑奶奶——

    先不说礼教不礼教的问题,他敢肯定,只要他敢伸出手去拉,她这个妹子肯定会趁机嚎出不好听的话来。

    没奈何,乔氏只得一个人上前去拉人,她甚至巴不得三姑奶奶能够反抗,最好动手跟她打起来。

    可是三姑奶奶这回学精了,乔氏来拉她,她只是闪避,并不反抗,更没有如乔氏所愿跟她动手打起来。

    乔氏恼了也急了,双手紧紧的握住她的胳膊死也不放,大叫道:“我说三姑奶奶,有什么话你起来说呀!你这样闹成什么样子啊!耍赖啊!不说给我们留面子,你自个也得要脸面呀!”

    三姑奶奶“啊——啊——”的痛苦尖叫起来,挣扎着大叫道:“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掐死我了,疼死我啦!”

    “我哪有——”乔氏听见三姑奶奶大喊大叫的冤枉自己,气得正要反驳,却听见“嗤拉!”一声,三姑奶奶的袖子被她给撕烂了!

    乔氏顿时愣在了那里。

    三姑奶奶慌忙夺手,叫得更加大声:“大嫂!你好狠毒的心肠啊!别以为你儿子要考秀才了你就目中无人了!我可告诉你,你这样对待自己的小姑子,这样歹毒心肠,别人要说一句‘这种家里出来的儿子能有什么好品行、也有资格考秀才吗?’,你儿子就什么也甭想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就敢暗暗下狠手掐我、拧我的肉、撕烂我的衣裳,要没人的时候你不得杀了我呀!我,我明儿就上县里学堂找教书先生说道说道去!”

    三姑奶奶心里冷笑,没做好万全的准备她敢来吗?今日乔氏不动手也就罢了,只要她敢动手,自己的衣裳肯定会裂一道大大的口子的!

    看到乔氏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三姑奶奶心里头那个乐呀!

    看热闹的众人忍不住低低的抽气,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乔氏真的是心太狠了!先头是坚决不让小姑子进门,如今连小姑子的衣裳都撕扯烂了,还掐人,真是——

    当即便有人上前将三姑奶奶扶了起来,轻声细语的安慰,又替她整理衣裳、头发。

    三姑奶奶想起连芳洲的话,忙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要哭不哭的道谢,更惹得众人叹息不已。

    乔氏是真的气坏了!她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冤枉,见三姑奶奶那样更气得血气上涌,指着她恨声骂道:“你个死泼妇你装什么可伶你!你刚才那泼妇样当谁没见着呢,装也没有用!我根本就没有掐你、也没有用力,是你自己的衣裳不结实,却来怪老娘!”

    “真是不给人活路啦!”三姑奶奶顿时掩面哭了起来,说道:“我泼那是因为对付你这种人不泼能行吗?明明是你撕烂了我的衣袖却反咬我一口,真正狠毒心肠!我明日还是上县城里书院去,问问那教书先生,这种人家生养出来的儿子也能考秀才做官吗?俗话说得好啊,上梁不正下梁歪,那要真考中了还了得,别说我了,这全村人还不得被你们一家子欺负死!”

    众人听了脸色俱是一变,忍不住更是纷纷议论、说起乔氏的不是来。

    原本众人对乔氏整天显摆她儿子在县城里书院念书成绩好、经常受先生夸奖就嫉妒不已,听了这话还了得?而且她儿子万一真的中了秀才、将来还做了官,不说他,光他这父母,就不知道怎么欺负人呢!

    连立听到这里也有些急了,上前呵斥三姑奶奶道:“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哼,你以为人家县城里的书院是你想进去就能进去的?人家先生只管念书的成绩,跟别的有什么相干?哼,有本事你就去试试!”

    “好!”三姑奶奶扬声道:“这可是你说的!我明天就去,一定去,你等着!我就不信我进不去那书院、问不到先生!”

    三姑奶奶心中不是没有胆怯,县城里的书院那是什么地方?岂是她敢去撒野的?

    但连芳洲说这样说没问题,她这才仗着胆子说了。

    连立原本是想吓唬吓唬她,他原以为自己这么说了她便会怯了,谁知反而激得她豁了出去,连立心中不由大急起来。

    特别是她想到了如今的连芳洲,不知怎地,她相信连芳洲肯定不是个怕事的主儿。

    他不禁后悔,早知道何必说那样的狠话激的三姑奶奶?

    倘若真的闹到了书院里,先不论是非曲直,对自己的儿子肯定是有影响的!更别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的妻子理亏。

    她有没有掐三姑奶奶倒有的商榷,可是,三姑奶奶的袖子的确是她撕烂了的啊!众目睽睽之下,想赖都赖不掉啊!

    如果三姑奶奶真的豁出去的,儿子的前途就真的很难说了!

    这个时候连立真是恨死了乔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