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陌生男子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泽听了连小曼这么说却忍不住点了点头,向连芳洲道:“姐,要不让三姑奶奶跟我们一起去吧!有三姑奶奶在是会好一点。”

    连泽的想法很简单,自己和姐姐是小孩子,又是头一回进城,被人骗了怎么办?三姑奶奶是大人,对方看到有大人在,总要掂量掂量吧?

    更重要的是,他忽然发现,三姑奶奶似乎也没有从前那么令人讨厌,尽管他仍然并不喜欢她。

    “对、对!阿泽说得对!有我在,保管你们吃不了亏!”连小曼大乐,一拍大腿不容分说道:“就这么说定了,都早点睡吧,明天啊,可以去早一点!”

    连芳洲无奈,便点点头:“也成,不过三姑奶奶,我可把话先说在前头,当着外人,我说话的时候你先不要插嘴,等我说完你再说,也不许拆我的台,还有,当家的人还是我!”

    “知道知道!我怎么能拆你的台呢?一家人不是……”三姑奶奶念念叨叨的,回房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人便出门了,连芳清和连澈也起来了,在门口送他们。连芳清眼睛迷迷瞪瞪的,还不忘记提醒姐姐哥哥别忘了给带好吃的回来。

    昨天王大叔简单的教了一下,这驴子也十分温顺,连芳洲便坐在前边赶车,连泽和三姑奶奶坐在车后。

    三姑奶奶一路上说不完的话,叽叽喳喳的十分兴奋的样子,连泽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连芳洲也嫌她吵,索性专心赶车当没有听见——不就是进一趟城吗?看她兴奋的那个样!

    一切都很顺利,光那两朵又大又完美的灵芝都卖了十两银子。不过这事儿三姑奶奶和连泽都不知道。是连芳洲随身用布包了藏着,寻了个借口一个人进药铺里卖的。

    她得留点儿银子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连泽罢了,但是不能让三姑奶奶知道。

    足足三大袋子半的蘑菇在酒楼里一共卖了将近四两,三姑奶奶兴奋极了,好像这银子是她的一样,笑得脸上跟开了花似的,不停的搓着手笑呵呵的说“想不到!真想不到!”

    连泽虽然没有像三姑奶奶这么夸张,心里也是十分欢喜的,眼睛亮亮的看着连芳洲笑。

    “芳洲,银子还是让我拿着吧,仔细你弄掉了!”三姑奶奶心痒痒,忍不住说道。

    连芳洲会搭理她才怪,便淡淡笑道:“不用麻烦三姑奶奶,等会儿我要买的东西不少呢,拿钱方便一些。”

    三姑奶奶还想要说什么,连泽说道:“三姑奶奶、姐,我们快点去买东西吧,也好早点回去!冬天太阳下去的早,晚了路上会冷。”

    “说的是,那就赶紧把!”连芳洲一笑。

    三姑奶奶无奈,也只得罢了。

    三个人很快就买好了东西,衣料、针线、毯子毡子、被子、油盐酱醋、面粉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连芳洲又去了两三家铁匠铺,打听打制农具的价格,家里的农具也应该换了;又打听了文房四宝的价格;再又打听了一番市场上蔬菜水果肉禽类等的价格——这些是她不知道而需要知道的。

    然后,又割了两斤肉,称了两根大骨头;买了一小包麻糖、一包瓜子给两个小的解馋。

    路过卖胭脂水粉绢花发绳的小摊时,又买了两根发绳并三对绢绒花。发绳是自己的,三对绢绒花一对是给连芳清的,另外两对分别是给赵氏和李娟的。

    三姑奶奶却以为是连芳洲姐妹和自己的各一对,心中欢喜,当即便伸出手来说道:“我的我自己收着,省得弄坏了。”

    连芳洲一愣:不是说寡妇是不可以穿红着绿的吗?还能戴这么鲜艳的头花?

    而且,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有她的份了?她这一把年纪了……

    三姑奶奶见连芳洲发怔,一看那头花自己也笑了起来,说道:“瞧你,我多大年纪了,还买这么鲜艳的,买回去了我怎么戴呀!我换个素一点儿的!”

    说着便在摊子上挑挑拣拣,挑了一对柳绿色的,往发髻上比了比,问那小老板好不好看?

    小老板当然笑着点头说好看。

    三姑奶奶便向连芳洲道:“我就要这个了!不拘退哪一对吧!”

    连芳洲笑笑,并没有退手上的,也没有跟三姑奶奶再多说什么,多付了一对的钱,便离开了。

    三姑奶奶只顾着心里美了,也没注意。

    “咱们吃点东西,等会儿就回去吧!”路边一家面馆看起来还挺干净,连芳洲便说道。

    “好啊好啊!我肚子早就饿了!”三姑奶奶说着,当先走进店里。

    “姐姐,其实咱们在路边买几个馒头、各要一碗面汤就可以了……”连泽却说道。

    这话懂事得叫人心里发酸,连芳洲微笑道:“吃一碗面也花不了几个钱,姐姐心里头都有数!”说着便拉了连泽进去。

    姐弟俩刚坐下,三姑奶奶便说道:“我刚才要了一碗酱肉面,你们俩要什么样的?”

    连泽想要素面,连芳洲按住了他,也要了两碗酱肉面。

    今日是赶集日,街上挤挤攘攘,这小店里也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一辆马车从门口经过,因为人多,马车行得十分缓慢,车夫不停的叫着“让一让、请让一让!”语气却是十分的和气,不见半点的火爆和霸道,连芳洲忍不住便多看了两眼。

    刚好小二端面过来,见状便笑道:“这是丁太傅家的马车,要说这丁太傅可真是个好人,那可是做过皇上师傅的人啊,一点架子也没有,府上的下人们待人也和气得不得了,从不见跋扈的!”

    “丁太傅?”连芳洲笑道:“咱们裕和县竟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大官呢!”

    “是啊!”小二点头一笑,又道:“可惜,告老还乡了!”

    小二说着便自去忙了。

    三姑奶奶伸着脖子朝那马车瞅了一眼,立刻没半分兴趣的收回了目光,撇撇嘴说道:“那啥傅家里只怕也不怎么样,这马车旧成这样,还不如我们村那李员外家的马车好看呢!你这小子,还看什么看,赶紧吃面,不然等下要凉了!”

    三姑奶奶见连泽目不转睛的朝外边瞅着,便笑着拍了他肩膀一下。

    “我没有看..”连泽收回目光,吃面。

    连芳洲却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由一怔,连泽看的的确不是丁太傅府上的马车,而是坐在街斜对面的一个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