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三姑奶奶被拒进门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姑奶奶?”连芳洲一怔,心中惨呼一声。

    她并不关心事情的本身,而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还有个什么三姑奶奶的存在,更不知这位三姑奶奶是个什么脾性。在大伯父大伯母家闹过了,会不会轮到她家呢?

    张婶却是“咦”了一声,忙问李娟道:“小曼回来了?她怎么会这时候回来呢?”

    张婶看了看已经黑蒙蒙的天。

    “我也不知道,”李娟想了想,说道:“反正这会儿闹得正厉害呢!连二伯、乔伯母他们不许曼姑进家门,曼姑便坐在门口又哭又骂的!好多人在那儿指指点点!哦,乔伯母还让曼姑上芳洲家去呢,说是他们家绝对不会收留她的!”

    连芳洲听到这里忍不住心里一沉:看样子,这个什么三姑奶奶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啊。乔氏那家伙,出口就没好话!万一那三姑奶奶真的上自家去,那可怎么办!

    连芳洲便有些站不住了,她得赶紧回家看看去!便匆匆应答了两句,连忙回家。

    张婶又问了李娟几句,不过李娟所知不多,她也没有问出什么来。

    张婶便叹气道:“小曼也不是个好惹的,跟连家那两口子可谓是半斤八两!唉,要是她真要上芳洲家去——,唉,真是可怜了那几个孩子!”

    赵氏一旁忍不住撇撇嘴,笑道:“我看娘您多虑了!如今的芳洲可不是个好欺负的!您想想前阵子那花家媳妇儿。只要芳洲不同意,我打赌,曼姑就算再泼也进不了他们家的门!不过我却觉得,如今的芳洲比以前的可好太多了,呵呵!”

    “你懂得什么呀!”张婶白了赵氏一眼,心道你觉得如今的芳洲好,还不是因为她如今给你东西了?你啊,就是眼皮子浅!

    你哪里懂得?连小曼不是花家媳妇,是芳洲姐弟妹们嫡亲的三姑奶奶,那是长辈!就算她再有不是,那也是长辈!

    把长辈轰出门,难免会遭人诟病!这村子里有些人指不定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尤其是花家的人,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这样一来,芳洲的名声肯定要受损,不但是她,他们姐弟妹四个的名声都要受损。将来嫁人娶媳妇儿可都要受影响的!

    可是,那连小曼也不是个好的,他们姐弟妹让她进了家门难免会受她欺负?没准儿好不容易赚到的那点银子都会叫她骗了去。

    唉,这事儿还真是——

    “不行,我得看看去!”张婶越想心中越放不下,终于忍不住放下手头的活计往外走。

    虽然这事儿两难,但她在旁边看着,合适的时候多少能够帮着说上几句。别叫他们姐弟妹吃了亏去。

    张婶急急忙忙来到连芳洲家,一看,只有连芳清和连澈在家,连澈在厨房看火烧饭。

    她不由愣住,忙问堂屋里的连芳清道:“丫头,你姐姐哥哥呢?”

    连芳清早笑呵呵的叫了声“张婶”,听见她问便道:“我姐姐和二哥去大伯母那边了,让我跟三哥在家!”

    “什么!”张婶吃了一惊,脸色都变了。

    连芳清有点奇怪,说道:“他们就是过去了啊!”

    “哎哟!”张婶不由跌足,不及再跟她说话,连忙也奔了过去。

    她心里忍不住暗暗焦急兼埋怨:这个丫头,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这种时候她避都避不及,怎么反倒自己送上门去了?真是!

    张婶却不知,连芳洲自有她的盘算。

    她从张婶家急急回去之后,顾不上别的,先问连泽关于三姑奶奶其人。

    连泽一愣,便细细的同她说了,还奇怪她好端端的怎么想起问她来了?

    连芳洲越听眉头越皱了起来,没想到这三姑奶奶也是个难缠的主儿。

    自私自利、小心眼儿嘴里刻薄……

    尤其听到连泽说她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了,她跟婆婆妯娌相处得都不太好的时候,连芳洲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这么说起来,倘若乔氏铁定主意不许她进门,十之七八她是会来自家的。

    对自家来说,她可是长辈啊!

    将她拒之门外,那就是不孝啊!在这个年代,没有谁敢顶着个“不孝”的帽子。哪怕连芳洲天不怕地不怕,她也不敢。

    一旦被扣上了这顶帽子,那就是真的完了!

    不但是她,姐弟妹几个都会受到影响。若是犯了小人运,连澈上学堂的事儿没准都要泡汤。

    可是,被动的等着三姑奶奶找上门来哪里有主动去找她更划算?起码可以博一个好名声,还让三姑奶奶欠自己一个人情。

    这样,多少还能辖制她一二,不然,岂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连芳洲是绝对不可能让任何的别人跑来自家这儿来摆出长辈样要求当家作主的。

    这个家里的主人是她,只有她才能护住弟妹们。

    心念之间,她毫不犹豫的拉着连泽出了门,直奔连立家去。

    张婶在连芳洲家扑了个空,一转身也急忙朝连立家去。她是害怕姐弟俩吃亏啊!

    连芳洲和连泽到的时候,乔氏两口子和连小曼正闹得厉害。

    只见乔氏双手叉腰挡在院子门口,连立站在乔氏身后当后盾,而连小曼跌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哭。周围指指点点站了一二十个村里人。

    只听见乔氏大声说道:“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男人死了,更该守着,好好侍奉公婆,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跑回娘家算什么回事?我们收留你,那是害了你!再说了,我们阿海还在县城里的书院读书呢,他是要考秀才、将来还要考举人的!你不顾羞耻跑回来,连累了我们门风,我们怎么对得起阿海?哼!今天说什么老娘也不会让你进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连小曼理都没理她,只是一个劲的拍着地上哭着死去的爹娘,哭自己命苦,又哭从前小的时候大哥对自己如何如何,逼着连立:“大哥你好歹说句话呀!我可是你的亲妹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男人去了之后,婆婆左右看我不顺眼,叔叔伯伯妯娌们都欺负我!我也没说要赖着不走呀,就是回来暂住几天,请大哥帮我说句话讨个公道,难道这样也不行吗!连自己的亲妹子都狠心不管的人,还好意思说什么门风不门风呀!这就是歪风!歪透了!”

    周围众人不由低声指指点点起来,有说连立不对的,也有说连小曼不对的。

    连芳洲和连泽不动声色站住了脚在外围听着。

    从只字片言中,连芳洲倒是听出了不少的信息,比如当初连小曼夫婿还在的时候是如何的嚣张、看不起哥嫂,如今落难了怨不得人家不帮忙等语。

    连芳洲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倒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

    连立跟连小曼一样,也装作没有听见。

    乔氏听了她的话气急,忍不住翻起老黄历大骂起来。连小曼不服气,又骂回去。

    双方越闹各自的火气越大,连小曼急了,尖叫一声“你这贱妇专门挑拨,我跟你拼了!”猛的起身一头朝乔氏身上撞去。

    票啊票啊妹纸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