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逼她道歉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想干什么?”花老五有气没处撒,看到连芳洲便恶声恶气瞪着她道:“要不是你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你还想干啥!”

    花老五心中怒极,心道王家我不敢惹,你连家几个小萝卜头我也不敢惹吗?要是连你们我都怕了,那今后我也不用在村子里混了。

    连芳洲冷笑道:“我想干什么你媳妇清楚,她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我正想问问她想干什么呢!你一个大男人,在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子面前充什么能?这架是你们自己打的,打不过人家是你们自己倒霉!你以为我们连家势单力薄,比不得王家,所以就能任由你叫骂是不是?那你可错了主意,今儿不把事情说清楚,咱们就找里正去,请里正主持公道,如何!”

    张婶立刻站在连芳洲身边说道:“不错,芳洲已经够可怜了,我说这亲事也是你们家的了,你们还有什么不知足,非要这么祸害人家?好歹一个村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你们这么做有意思吗?若真的把人姐弟妹几个逼死了,你们心里头就能安生吗!”

    花老五顿时一怔,说不出话来。

    母亲非要叫媳妇过来骂连芳洲,他虽然觉得不太好,劝了两句劝不动也只能算了。

    刚才他正是看到自家媳妇吃亏,这才冲过来想要把她拉走,谁知道王三媳妇又搅合进来发疯!

    好不容易王三媳妇被人劝走了,他原本以为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哪知道连芳洲又冒了出来不依不饶!

    姑娘家的名声何其重要?张婶说的逼死人命的话并不是夸张。这一点众人心下都明白,忍不住又纷纷的议论起来。

    连芳洲更是心中一阵黯然和同情:本尊可不就是被刘氏的话给逼死了吗?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她穿了过来,丢下连泽、连澈和连芳清三个不知道有多可怜!

    从这一点上说,这个刘氏要她偿命都不为过!

    只可惜这件事她根本没法说出口,也就只有便宜刘氏了。

    “那么你想咋样?”花老五深深呼吸了一口,问连芳洲。

    连芳洲冷冷道:“让她给我道歉,当着乡亲们的面把事情说清楚,说她自己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并且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做同样的事!”

    “你凭什么!”刘氏还没有从跟王三媳妇打架的怒火中走出来,听说要自己道歉立刻又怒了。

    “给老子闭嘴!”花老五一眼瞪过去喝斥,向连芳洲道:“我保证今后她再也不会胡说八道!这样总可以了吧?”

    连芳洲盯着他淡淡说道:“如果我们姐弟妹四个不是没爹没娘的孤儿,你也敢这么说吗?你以为这样就可以?”

    “就是,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唉,这没爹没娘的孩子,作孽呀!”

    花老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于领教了连芳洲的老辣和厉害。眼见含糊不过去,只得瞪着刘氏低喝道:“你还等啥?还不赶紧给人道歉?以后管好你那张嘴,少胡说八道!”

    明明是婆婆的主意,为什么要她来背黑锅?刘氏心里头几百几千个不愿意和委屈,可她不敢说出来。

    做儿媳妇的当着众人的面将责任推给婆婆,花老五不休了她才怪!

    刘氏有苦说不出,怨恨的回瞪花老五。

    花老五有些不耐烦起来,越待下去只会越丢脸,便又低喝道:“快点道歉,听到没有?”

    刘氏眼前一阵发黑,气得差点儿厥过去。在丈夫的威逼下,只得不情不愿说了句:“对不住……”

    连芳洲不说话,仍旧冷冷的盯着他们。

    花老五有些真恼了,一把揪着刘氏令她转身面对着连芳洲,骂道:“你装死吗?刚才跟人打架的精神气哪儿去啦?叫你道了歉又不是杀了你!快点,别给老子丢脸!”

    “你——花老五你这个没良心的!”刘氏委屈,一跺脚捂着脸哭骂起来。

    “要哭要骂要算账你们两口子请回去再做,别再耽搁时间了!我们姐弟妹几个今儿干了一天的活要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呢!”连芳洲冷眼瞅着。

    “你听见没有!”花老五实在听不下去众乡邻们的议论和指点,更明白刘氏的用意:她是觉得给连芳洲一个小丫头道歉失了颜面,妄想闹腾糊弄过去呢,可是连芳洲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众乡邻见了越发认定花家欺负人家满门孤儿,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你给我听着,再不好好道歉,连累了花家的名声有损,信不信我休了你!我说到做到,你自己看着办!”花老五凑近刘氏耳朵旁冷冷低声道。

    刘氏心中一凛,抬眸看到花老五冷峻的神情,顿时灰了心意,只得向连芳洲低声道:“对不起……是我,胡说八道、无中生有,我不该!以后——再也不会了!”

    连芳洲淡淡道:“这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但愿你能记住!若再有胡说八道坏我名声,无论是当着我面还是背地里,我爹娘在天之灵也不饶你!我这么说,你认吗?”

    刘氏一惊,心头“突”的跳了跳。

    “认不认!”连芳洲厉声喝道。

    刘氏吓了一跳,对上连芳洲那冷厉如刀子般的眼神,竟没来由的从心底生上来一股惧意,下意识脱口道:“认!我认!”

    “那就好!”连芳洲说着目光扫视过众乡邻,道:“众位乡邻都是见证,芳洲在此先行谢过!”

    众人都道“应该”,张婶便笑道:“好了好了!原是一场误会!没事了大家都散去、散去吧!”

    众人便都议论着散去。刘氏和花老五早就逃似的离开了现场。

    “唉,真是难为你了,芳洲!这下子也安心了,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拿这事儿来胡说八道了!好了,这天也不早了,赶紧回去早点洗洗歇着吧!”张婶爱怜的抚了抚连芳洲的头,柔声说道。票啊妹纸们

    “谢谢你,张婶,若没有你,只怕也没这么顺利!”连芳洲抬头望着张婶,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