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他是来跟花家商量婚期的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芳洲不由瞪了杨淮山一眼。这么大个人做事难道没有脑子吗?他和他娘一道,他明明知道他娘对她一千一万个不满意,却还要上前来招惹她,他这是想干什么?

    他倒没什么,可他有没有想过,她一个姑娘家,又是刚刚与他们家解除了婚约的,他这么做会招来多少闲话?

    如果不是他看起来面相老实,她都要怀疑他是故意整她的了!

    “你!”杨婆子气极,拍着大腿道:“真是好心没好报!好心没好报呀!我儿子一片好心,都喂狗了!臭丫头不识好歹,什么东西呐……”

    正是中午饭的时候,远远近近开始有不少的村民身影出现,连芳洲不由皱眉,再这么纠缠下去,只怕看热闹的就围上来了!这坏心眼的老太婆,看来不骂她一顿狠的,她是不长记性了!

    连芳洲柳眉倒竖,杏目圆睁,一股凶凶的气势腾然而出。杨淮山头皮发麻,心里暗暗失望:她从前不是这样的,她从前何等温柔,可她现在连我的面子也不给了……她是真的变了……

    “娘!娘!算了,咱们还有正事儿,算了!咱们走吧!”杨淮山赶在连芳洲出声之前,慌忙拉住了杨婆子。

    杨婆子闻言“哼”了一声,挑衅的瞪了连芳洲一眼,故意夸张道:“可不是!咱们还有天大的要紧‘正事儿’没办呢!还是我儿心里头明白,惦记着呢!我差点儿叫这臭丫头给气糊涂了!”

    她冷冷的盯着连芳洲,转而冷笑:“知道我们来大房村干什么正事儿吗?呵呵,跟我那未来的亲家商定婚期来了!瞧瞧淮山这一身的新衣裳、新鞋子,都是今儿特特换上的呐!一回也没有穿过!”

    连芳洲脸色微变,下意识瞟向杨淮山。

    杨淮山看向她满脸的焦急和羞愧之色,手足无措、神情惊慌,他张了张嘴仿佛想解释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连芳洲“嗤”的轻笑,目光转为淡漠,淡淡笑道:“是吗?那就赶紧滚吧,别挡了姑娘的道!阿泽、清儿、澈儿,我们走!”

    说毕,她扛起一头顿在地上扶着的树条,稳稳的走在了前头。

    杨婆子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淡漠,没有达到心中的预想,顿时也觉无趣,轻轻“切”了声,朝地上啐了一口,“没人要的货!”

    “娘!您少说两句行不行!”杨淮山突然绷了脸色怒道。

    杨婆子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愕然的上上下下打量他,气得哆嗦:“你、你还是我儿子吗?你、你竟然、这么、跟我说话!”说毕哭喊起来:“我可真是命苦啊!亲生的儿子叫那狐狸精迷惑得连我这个娘也忤逆起来了!狐狸精,你——你给我站住!”

    杨淮山呼吸粗重起来,鼻孔剧烈的一张一翕,猛的转身大步往回走,对母亲的呼喝充耳不闻。

    杨婆子急了,今日她好说歹说、软硬相加才逼得杨淮山换了新衣裳出门,可没想到这么晦气还没进大房村就先碰上狐狸精了。若儿子就这么走掉,自己怎么跟亲家交代?可是说好了今日中午上那花家商量婚期的呢!

    要是惹恼了花家退亲,自己的儿子就等于短短时间内退了两次亲,还能娶上好媳妇吗?

    杨婆子急了,连声叫着“站住!”小跑赶上拉住了杨淮山,气道:“你上哪儿去?”

    “回去!”杨淮山闷声回答。

    “你敢!”杨婆子怒道:“你再敢走一步,信不信你娘我一头撞死在这儿!”

    杨淮山神情顿时一滞。

    杨婆子顿时捶胸顿足满脸悲苦:“你可是我的儿子,不听我的话,叫我失信于人,我还有什么脸活着!那连家的丫头有什么好,你是鬼迷了心窍,为了一个眼睛里根本没有你的女人,连你娘的话都不听了!你这是不孝!祖宗不容,天也不容!”

    杨淮山被她一顿说教软和了下来,叹道:“娘,过去的事以后别再提了好吗?连家的亲事您都已经退了,我也听了您的话会娶花家的姑娘,您还要怎么样?芳洲她并没有得罪您,您就嘴里积点德,什么都别说了,成吗?算我求您了!成吗?”

    杨婆子从来没有见过儿子这种痛苦得近乎潦倒、绝望的表情,也从没有听过他用这种绝望得到了极致的恳求的语调跟自己说话,一时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又是无奈,胸口如同压了重重的铅石,沉沉的,闷闷的,酸酸的。

    “罢了!咱们走吧,再不走就有点迟了!”杨婆子叹了口气,拉着杨淮山仍旧回头往大房村走去。

    杨淮山瞟了她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沉默不语的跟在她的身后。

    “姐,”回到家里,将树条子放下,连泽小心的说道:“你没事吧?你要是心里不痛快——”

    要是心里不痛快又如何?连泽也不知道。所以他不知道怎样安慰连芳洲,但是他的心里十分的难过。

    于是他低声说道:“对不起,姐。”

    连芳洲正在用从水井中打上来的水在木盆里洗脸净手,闻言不禁抬头,向连泽好笑道:“瞧你,我那里不痛快了?我看你那样子比我更不痛快呢!好了,快进屋歇一歇吧,等中午吃点东西,咱们还得去把剩下的树条和那些枝枝桠桠弄回来呢!”

    她脸上明媚的笑容如同阳光般驱散了他心头的乌云,连泽心中一松,忙道:“姐姐真的不难过吗?”

    “不难过!”连芳洲笑道:“退亲的事儿是我主动提及的,我干嘛要难过?”

    “姐姐,他们是坏人,咱们不理他们!”连芳清气呼呼的说道。

    连澈也道:“等我长大了我保护姐姐,谁也不许欺负姐姐!”

    “对,那个杨婆子最可恶,我吐她口水!”连芳清点头。

    连芳洲不由“扑哧”笑了起来,心中一阵温暖,柔声道:“好,等你们长大了,谁也别想欺负咱们!都进屋去吧!”

    连芳洲的确是不痛快,但不是连泽以为的那种不痛快。

    她不痛快的是,杨淮山既然已经决定要娶花家的姑娘了,为何还不懂得避嫌?居然还往她跟前凑?他什么意思?装情圣吗?

    一边娶别的女人,一边怜惜着她,这种情圣最叫人恶心了!

    他既然决定娶别的女人,就彻底的将她忘了,一心一意跟人家过日子!他若还惦记着她,有本事就将跟花家的亲事拒绝到底!

    既然没有抗争到底的勇气和意志,就别来招惹她!

    他那天对她说,他爹娘那里他会想办法,他的坚持她看在眼里。虽然已经退了亲,可如果,如果他能够为了她抗争到底,能保护她、能为她付出,那么嫁给他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在这个陌生的古代,想要嫁一个这样的男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没有,这才几天啊,他就穿得一身崭新的跑去新媳妇家商定婚期了!

    别跟她说什么迫不得已、什么苦衷!她只看结果!结果就是:他真真切切的这么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