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也许是我娘回来找你们了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立顺着她的手指一看,也愣住了:只见大大小小二十来只鸡全部蔫蔫的耷拉着脑袋或站或卧在地上,一副呆呆滞滞的模样。

    “怎、怎么回事!”连立也变了脸色。

    “是哪个杀千刀的呀!”乔氏心疼得一拍大腿叫了起来。

    这些鸡这副样子分明就是得了病,看这样子只怕是好不了了!这大大小小二十来只鸡里头除了正在长个的十来只拳头大小的雏鸡,还有刚刚下蛋的小母鸡和用来打鸣的大公鸡呢!

    这要是全都这么死了,岂不是要把她两口子给心疼死?

    连立半响没说出话来。

    “啊!”乔氏突然叫了起来,恨得咬牙道:“我知道了,一定是连芳洲那死丫头搞的鬼,一定是她!我,我找她去!”

    “等等、你等等!”连立叫住了她,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是那丫头搞的鬼?你别又给我惹事,那丫头现在跟从前可不一样,不是个善茬!”

    “我、我就是知道!”乔氏一跺脚,在连立逼问的眼光下终于说道:“我,我气不过那死丫头的做派,所以这几天特意把鸡都赶进她们家菜园……”

    “你真是——”连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瞪她没好气道:“你就会做这些鸡零狗碎的破事儿,有什么用!她家那菜园这时节还剩下什么?你赶鸡进去又怎样?”

    乔氏顿时也觉得没意思起来,垂头丧气的说道:“我那不是,气不过嘛!哎呀不说这个了,我找她去!”

    乔氏说着,风风火火的朝连芳洲家奔了过去。

    她到的时候,连芳洲姐弟妹几个也正在做晚饭。

    不等他们开口,乔氏找着连芳洲劈头问道:“我问你,我家的鸡是不是你下药的?”

    连芳洲一呆,“什么?”

    “你还给我装!”乔氏啐了一口冷哼道:“我家的鸡全都病蔫蔫的半死不活,肯定是你干的!”

    “大伯母,你说话要讲证据吗?你亲眼看见的吗?如果亲眼看见你会容我这么做?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你凭什么这么说?那是不是以后我家的鸡出了什么问题我也去找你啊?”连芳洲冷笑回击。

    乔氏顿时有苦说不出,瞪了她片刻冷笑道:“肯定是你动的手脚!你家的菜园没围好,我家的鸡才会进去!你肯定是为这个起了坏心眼!连芳洲,你赔我家的鸡!”

    二十几只啊,万一要是全都死了……

    乔氏想到心都在滴血。

    连芳洲瞅了她一眼,心里倒有几分佩服:明明是自己不对在先找别人算账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这哪里是狡辩啊,分明就是大智慧啊!

    “哦?”连芳洲便故意笑道:“怎么原来大伯母家的鸡进了我家的菜园啊?我怎么不知道!大伯母既然看见了干嘛不跟我说一声?大伯母的心肠还真是——啧啧!”

    乔氏顿时脸上一热,立刻又挺直了腰杆:“这么说你承认了?承认是你使了坏心眼!死丫头,还不赶紧给我赔!”

    想到那十两退亲银子,她立刻道:“赔银子!”

    “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大伯母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连芳洲淡淡说道,又问弟妹们:“是不是你们干的?”

    三人齐齐摇头。连芳清还加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早就赶它们出去了,不许叮我家的菜!”

    乔氏不理她,冷笑道:“你少给我狡辩!如果不是你,还能是谁?你究竟干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才是!”连芳洲冷笑道:“你说你家的鸡半死不活,我却不知道有什么药能有这种效果?大伯母认为我知道吗?再说了,我这几天都在家,也没出去,哪儿来的什么药?你要是不相信,我们这家里随便你搜,你要是能搜的出来什么药你家的鸡我赔!你要是搜不出来,咱们就上里正家评理去!大伯母,你敢吗?”

    原本听她说让自己搜家里乔氏眼睛一亮,还真想趁机浑水摸鱼,可听到那后一句顿时又丧气。

    她不禁也犹豫起来,不是因为相信连芳洲,而是她其实也不信连芳洲有这样的本事。

    “大伯母与其在这儿抓着我们姐弟妹冤枉,还不如回去赶紧想办法,也许,”连芳洲瞟了她一眼,幽幽说道:“是我娘干的吧……”

    “你少吓唬老娘!”乔氏吓了一跳,脸色却不由得一白。

    恰好这时候刮过一阵夜风,凉凉的,寒意沁人。乔氏只觉得脊梁骨上冷飕飕的,下意识后退两步,揪着心。

    连芳洲却是镇定自若,淡淡的瞟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那神情意思是:你自己看着办。

    “你少吓唬老娘!”乔氏忍不住又说了一声,声音却微微的带着颤抖,气势也没有之前足了。

    连芳洲还是没有说话,就那样神情淡淡的看她。

    “哼!”乔氏扛不住了,她很想骂连芳洲,甚至上前揪着她打一顿,可是心怦怦的跳,却挪不动半步,嗓子眼里也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渐渐的,她觉得胸口沉沉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逼近而来,渐渐收缩,越缩越紧,把她紧紧的挤压着,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难道,真的是弟媳妇回来了吗……

    乔氏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再也站不住,她朝地上轻轻啐了一口,丢下一句“回头我再找你们算账!”转身急急跑了。脚下一软,还差点儿摔了一跤。

    “怎么样?问出点什么来了?”乔氏回到家,连立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二十几只鸡啊,能卖好多钱呐!

    “没、没什么!”乔氏的脸色很不好看,惊惶惶的。

    “真是没用!”连立忍不住一阵失望。

    “当家的,”乔氏出了半响的神,心跳渐渐恢复了正常,忍不住问道:“你说,会不会是弟妹怪咱们夺了她家的粮食,所以——”

    “你胡说什么!”连立气得差点要跳起来,指着她大骂道:“我看你这大半辈子真是白活了!无知!愚蠢!是不是那丫头拿这话来糊弄你?你也就信了!哼!真是没用!”

    乔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小声嘀咕道:“可不知怎地,我,我这心里怎么这么不安呢……”

    连立冷笑道:“我看八成就是那丫头搞的鬼!”

    “她哪有这样的本事?若说这些鸡叫她给药死了我倒信,可是,可是这副模样——这能是个啥药啊?这几天也没见她上哪儿弄药去……”乔氏的声音含糊了下去。

    连立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又冷笑道:“若真是弟妹,光弄咱们家几只鸡干什么?”

    “对呀!”乔氏眼睛一亮,心中一定,不由怒道:“那死丫头,满嘴里胡说八道,我差点儿就上了她的当了!可是,这些鸡到底是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