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你想男人了吗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芳洲笑眯眯叫了声“大伯母!”没有接她的话茬。

    乔氏忍不住抬头瞟了一眼那修得整整齐齐崭新的屋顶,心中更觉嫉妒,便笑道:“我说芳洲啊,我们家的屋顶也要修了,你们顺便多买点瓦片,先借给我们用用,等你大伯得空了,去买了还给你们!”

    “您要借我们的瓦片”连芳洲笑问。

    乔氏见她态度甚好并没有发火心中暗喜,点点头道:“是啊,当然是借的,回头一定还给你们!”

    “哦,您要多少啊?”连芳洲又问道。

    乔氏这下子喜得是心花都开了,眼珠子一转,迅速的在心里头算计了一遍,忙笑道:“也不用太多,嗯,八九百片就够了。哦不对,可能——要一千多片。”

    她心里暗自得意自己会说话,说的是一千“多”啊,至于多多少就看情况了。能多拿点就多拿点,屋顶用不了,可以盖猪圈牛棚啊……

    连芳洲这才轻叹了口气,无不遗憾的说道:“可是大伯母啊,这可真不巧,我们家昨天已经将屋顶修好了,瓦片也差不多都用了。喏,只剩下这几十片,你要是不嫌弃啊,就拿去吧!等下回我们再买的时候你早点过来啊!”

    乔氏顿时愣住,打量院子里一眼,果然,这地上干干净净的,除了那几十片瓦片哪里还有多的?

    她不由大怒,瞪着连芳洲道:“死丫头,你耍着我玩呢!”

    “大伯母,冤枉啊!”连芳洲笑了起来,说道:“这不是您问什么我答什么嘛,怎么就成了我耍着您玩呢?”忽的她脸色一沉,双眸如冰盯着乔氏冷冷道:“你们家是去年才盖的新房子,你却跑过来要跟我要上千片瓦片,我看你才是耍着我玩吧?”

    乔氏顿时哑口,哼道:“什么‘要’?是借!借而已!你不愿意就拉倒,偏有那么多废话!”

    “哦——”连芳洲拖着长长的尾声,无不讥诮道:“原来是‘借’啊,就不知道在大伯母眼中借和要有什么分别!我看是没有吧!”

    乔氏气得倒仰,鼻孔几乎要冒烟。自打出娘胎,她从来没有这么气过!

    尤其是从前都是她欺负二房一家子,如今被人家留下的一窝小崽子欺负,这种不平衡的落差更甚,令这股气愤更加强烈些。

    “你就得意吧!”乔氏冷笑道:“被人退亲的货,有什么好得意!我看你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

    “大伯母,请你出去!”连泽大怒冲上来。

    “阿泽,”连芳洲一把拉住他,向乔氏淡淡一笑,说道:“你说吧,我不在乎!我嫁的出去嫁不出去也不是你说了算的!不就是找个男人吗?容易得很!这世上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

    “你、你——”乔氏圆睁了眼睛,一跺脚“哎哟”一声:“你可真、真不要脸!”

    连芳洲不理同样错愕目瞪口呆的连泽,“扑哧”一笑,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瞧向乔氏逼视过去,笑眯眯道:“大伯母啊,你脸红什么呀?连娃都生过了你当你还是大姑娘呐,害羞啊?还是说,你也想找男人了?我劝你省省吧,就你这样,倒贴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要的!”

    “你、你!”乔氏眼前一阵眩晕,只觉眼前金星直冒,气得差点儿要晕倒,心里抓狂得简直要不知怎样才好!

    “你你什么你?”连芳洲哼道:“我告诉你啊,赶紧把我们一千斤粮食还回来,不然的话,哼!我娘说了,她一定会去找你们的!”

    “你、做梦!”乔氏一口气终于回转了过来,恨恨的朝地上呸了一口,顶着一张红红白白又发青的脸,逃也似的跑了。

    连芳洲瞧得有趣,不由掩口哈哈大笑得弯了腰。

    一声幽幽的“姐姐”传入耳中,连芳洲一怔暗呼“糟糕!”,她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连泽。

    抬头朝他看去,连泽脸上有几丝可疑的红晕,既狼狈又尴尬,还有——气愤和难过。

    “姐姐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连泽难过得说不出来。

    “怎么可以说那些话对不对?”连芳洲自己接了下去,迎着他的目光轻轻一叹,柔声道:“阿泽,姐姐不过说说罢了,就是想吓唬吓唬大伯母!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姐姐也就嘴里说说,比那些心里龌蹉的人可要强多了!难道,你会因此看不起姐姐?”

    “不、不!”连泽连连摇头:“我怎么会看不起姐姐!我也知道姐姐是想气走大伯母,可是,万一大伯母宣扬开去,岂不是坏了姐姐的名声?”

    连芳洲“嗤”的一笑,笑道:“你放心吧,那些话她怎么对别人说得出口呢?会有人相信我一个没嫁人的姑娘家说那种话吗?姐姐以前说过类似的话吗?既然如此,她说了,谁会信呢!”

    想起乔氏那狼狈样,连芳洲忍不住又嘿嘿呵呵的笑了起来。

    “……”连泽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好了,”连芳洲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笑道:“姐姐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说这些话便是!”

    “嗯!”连泽点头,脸上这才露出几分笑容。

    乔氏逃出了连芳洲家里,仍然觉得脸红心跳浑身都不对劲,直到回到自己家中,这才长长舒了口气缓过劲来。

    “你怎么了?”连立问,有些奇怪的瞧向她。

    “我——”乔氏一跳,忙支支吾吾道:“没、没事、没事!”

    虽然她跟连立是几十年的夫妻了,可是那些话她还是说不出口,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没事?没事你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干什么!”连立不满瞪她。

    乔氏心道,比见了鬼还可怕!连芳洲那丫头十之七八是鬼上身了,要不然就是彻底疯了,要不然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怎么说得出那种话来。

    “那连芳洲实在欺人太甚,哼,我不过说跟她借些瓦片,她竟然戏弄于我!”乔氏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气愤的跟连立说了事情的经过。

    连立听毕也生气,“真是岂有此理!这丫头是真的无法无天了!她不给就直说不给好了,竟然这么说话!你也是,咱们家才刚翻的屋顶你说这话,不是自个送给人奚落吗?我的脸都叫你丢尽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做饭去!”

    乔氏哼了一句:“你那么能你怎么不找她算账去?真是!”自去厨房淘米下锅不提。

    把锅架上,乔氏便到院子里去喂鸡、关鸡。

    看到那些鸡的时候,她突然一愣,“啊”的尖叫了起来:“当家的,你快来、快来看!”

    “你鬼嚎鬼嚎什么呀你!”屋子里的连立被她这么一吼吓了一大跳,怒气冲冲的从屋里出来。

    “你看、你看!”乔氏根本没有理会他说什么,尖声指着院子里的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