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乔氏眼红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芳洲心里微微有些后悔,她答应试算之后才想起来这个国度上还没有阿拉伯数字,此时见石老材果然这么问了,便淡淡一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就是我自己随手使用的一些符号而已。”

    “哦……”石老材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忍不住又问道:“连姑娘是用什么法子这么快算出来的?”

    连芳洲“扑哧”一笑,道:“心算啊!”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的人天生就会心算,这并不是不可能之事。石老材便笑叹道:“小老二今日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活了这大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心算如此厉害的人,连姑娘真是好样的!”

    “雕虫小技,可当不起您这么夸!”连芳洲忙笑着谦虚,又道:“这数也算清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呵呵,稍候,稍候!”石老材爽快的答应,一挥手招来两个工人,吩咐将他们需要的瓦片点出来,帮忙装上了车。

    一大车装不完,估计得跑个三四趟才能装完,一共是二两银子,打了八折便是一两六钱,连芳洲笑着道谢生受了。

    石老材笑呵呵的直道“应该”,直夸她懂礼数。

    因为家里那边也需要人手帮忙卸车,连芳洲和连泽便跟着牛车回去了,回程姐弟俩自然没在车上,而是跟在一旁走路。

    李大木原本叫他姐弟俩一道坐在车沿上,连芳洲和连泽都坚持不肯。

    李大木过意不去,本想叫她们上车,可连芳洲说什么也不肯:“今日一整天都要麻烦李大叔了,而且这牛也矜贵着呢,若累坏了别说是您,我们也会心疼的,还是省省吧!”

    李大木一下子竟说不出什么话来,叹了口气笑道:“罢了,芳洲你可越来越会说话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我也陪着你们一起走吧!”

    说着也跳下了赶车的位置。

    连芳洲和连泽不便多言,三人相视都笑了起来。

    牛车走得缓慢,又要装车卸车,一直忙活到太阳落山才忙完。这还是张婶、李娟和赵氏也来帮忙卸车。

    “明天应该也是个晴天,索性就别耽搁了!明日我和你三合哥就帮你们把这新瓦片都换上吧!顺便把老瓦片也捡一捡。

    所谓的捡一捡,就是检修的意思。

    连芳洲笑着道了谢。

    次日又是足足忙活了一整天,方才将屋顶全部修捡好了。

    “这糊窗户用的厚麻纸要在县城里才有卖,等月底你张婶要去赶集,顺便一块儿去,看看还有什么别的东西需要买的,一起买回来!”李大木道。

    连芳洲也是这么打算的,便笑着答应,谢了又谢。

    抬头看看崭新的屋顶,一种满满的成就感和踏实感油然而生,连泽也舒了口气,不由说道:“这下可好了,再也不怕下大雨了!冬天也不怕了!”

    连芳洲微笑道:“是啊!等把窗户弄好,再买两床棉被、扯些厚实布料回来留着做冬衣,冬天就不用愁了——不着急,如今才九月底呢!还有时间!”

    “嗯,”连泽笑着点头:“什么都听姐姐的!只是,棉被是什么东西啊?”

    连泽有些困惑的问道。

    “什么?”连芳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眼睛瞪着他道:“你说什么?”

    “我——”连泽被她的神色有些吓到,一时说不出话来。

    连芳洲意识到,忙放缓了神色道:“你再说一遍?”

    连泽有些奇怪的瞟了她一眼,便道:“我是问姐姐棉被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是不是……很贵的东西啊?”

    棉被?很贵?

    连芳洲有些欲哭无泪,忙道:“你从来没有听说过棉被吗?那你知不知道棉花是什么?”

    “棉花……”连泽摇摇头,问道:“那是什么花?好看吗?结的果好不好吃?”

    连芳洲呆掉了,难道说这朝代没有棉花?她摸了摸身上的衣裳,是细麻料子。似乎那被套、床单也都是这种料子,那么——

    “那咱们盖的被子里头装的是什么?”连芳洲忙问道。

    连泽更奇怪的瞧了她一眼,不过仍然回答道:“当然是木棉、芦花和粗麻了,不然姐姐以为是什么?姐,你总不会连这个常识都忘了吧?”

    连芳洲脑子里乱糟糟的,没有理会他话中的疑惑之意,忙又问道:“别人家的被子里头填充的也是这些东西吗?”

    “当然了!”连泽理所当然的点头,又道:“也不都是,听说那有钱的财主老爷家里,被子里头填充的是蚕丝。”

    看来,这年代果然还没有棉花这种植物。这可真是……

    连芳洲顿时有种心里头空落落的感觉,就是那种熟悉的东西被抽空的感觉。

    她不由得脱口说道:“那样的被子,盖着暖和吗?冬天能过吗……”

    “扑哧!”连泽一下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姐,这么多年你不是也过来了吗?”

    连芳洲一愣,自己也哈哈的笑了起来,点头笑道:“可不是!我都糊涂了!看我说的是什么话呢!”

    入乡随俗吧,她在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

    “这两天咱们都累坏了,明天歇息一天,后天我和你一块去地里收红薯芋头。”连芳洲笑道。

    连泽虽然也累,可是好像不太愿意休息,说道:“要不,明天姐姐在家休息,我自己先去。”

    “不行!”连芳洲断然拒绝,笑道:“你年纪还小,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劳累过度了。要是万一伤及根本,落下了什么病根子,这辈子可就毁了,再也干不了活了!”

    连泽听她说得严重,不像是糊弄自己的,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两天连芳洲他们这边买新瓦、修捡屋顶,忙得热火朝天,乔氏知道了,嫉妒得满腔恼怒,不停的在连立旁边嘀咕:“神气什么,没见过这么眼皮子浅的人!手里头得了两个钱就这么大张旗鼓的显摆,好像谁没有似的!哼,被人退了亲拿的银子,也要意思拿出来花,也不怕丢人!这辈子嫁不出去那才叫好看呐!”

    连立听她反反复复的嘀咕念叨都是这些话不由也有些心烦,便哼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也是个没用的,连个丫头也对付不了!还好意思在这说嘴!“

    乔氏知道他说的是自己没能将那十两退亲银子拿到手这事,既恼火懊悔又肉痛,气得叫道:“你光会说我!你那么能当时你怎么不去!”

    连立指了指自己道:“我去?我怎么去!大伯父从侄女手里抢东西,叫人知道了怎么说?”

    乔氏不以为然,哼道:“怕什么!关起门来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那几个小萝卜头还敢往外嚷嚷去不成?就算是他们嚷嚷了,小孩子家家的话又有谁会信!”

    乔氏越想越后悔,小声嘀咕道:“说到底是你自己不敢罢了……”

    她又气道:“十两呐!抵得上大半年的开销了,就算被人说道几句又怎么样?不行,不能太便宜她们了!我得去看看!”

    乔氏径直来到连芳洲家,不酸不凉的道:“哟,你们姐弟妹几个越来越能干了,这连房子都修整上了!啧啧,真是了不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