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退婚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泽大怒,脸上隐忍的怒气如同暴风雨来临前夕那压得低低沉沉的云层。

    可还没等到他发作,便听见连芳洲闲闲笑道:“大伯母您的婚书不在您自己家里吗?怎么找到我们这儿来了?瞧您这心急火燎的,急着找婚书想要改嫁吗?”

    乔氏和连泽都是一怔,连泽随即忍俊不禁,咬咬唇扭头低咳了一声,乔氏则神色恼羞成怒,朝地上狠狠“呸”了一口,冷笑道:“怪道这两天传得沸沸扬扬说你变了个人似的,果然中了邪!你满嘴里胡说八道些什么!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也不怕闪了舌头!”

    “长辈?”连芳洲冷笑道:“我差点还以为家里来了强盗呢!原来是长辈!我不怕闪了舌头倒怕您闪了腰!”

    “你!”乔氏从未挨过她如此抢白,一时气得要说不出话来。片刻方哼道:“你少跟老娘装蒜,你跟杨家的婚书呢?快拿出来!”

    连芳洲不由火了,气道:“凭什么!”

    “凭什么?”乔氏双手叉腰,蹬蹬蹬来到她跟前凶道:“就凭我是你大伯母!你爹娘没了,我和你大伯就是长辈!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应该交给我们保管!”

    “用不着!”连芳洲冷笑道:“我爹娘没了,如今这家里我就是长辈!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们来管!”

    “岂有此理!你这是什么话!”乔氏气急败坏。

    “大伯母还是请回吧!我姐姐说的没错,如今她就是我们家一家之主,我们家的东西不用大伯母操心。”连泽也淡声说道。

    乔氏找不到东西又遭抢白拒绝,心里正恼火着,不甘正想要说什么,却听得外头一个婆子叫道:“有人在吗?连芳洲呢?连芳洲你出来!我杨家来退亲了!”

    连芳洲和连泽下意识交换了个眼神:难怪乔氏会过来找婚书!敢情是冲那十两银子!

    连芳洲轻轻一哼,扬声答应“来了!”便走了出去。

    连泽瞧了乔氏一眼,也走了出去。

    连芳洲看了一眼高高瘦瘦甚是精明利落的杨婆子,淡淡道:“银子可带来了!”

    杨婆子鄙夷的瞅了她一眼,从怀中翻出一张银票晃了晃:“十两,一个子儿也不少!不过,我要先见到婚书!”

    “那是自然!”连芳洲坦然笑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最公平不过!”

    杨婆子哼了一声,不屑答她。

    连芳洲转头看向尾随出来了的乔氏:“大伯母,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你的事了你请回吧!”

    “慢着!”杨婆子傲然道:“你大伯母必须得留下来做个见证,省得万一有人说我们杨家人欺负你们几个没爹没娘的丫头小子!这话啊,可不好听!”

    连泽脸色一变,冷冷瞥了她一眼。

    连芳洲也不由暗怒,这婆子的嘴跟花家那个女人的一样臭,难怪她们要做亲家!

    “听见没有?今儿我还就不走了!”乔氏得意洋洋,索性搬过一张凳子来,大模大样往上边一坐,瞟了连芳洲一眼,再瞟了瞟杨婆子手里那张银票,恨不得一下子抢过来。

    连芳洲心里头斟酌着,她可不敢保证等会儿婚书拿来之后乔氏会不会抢银票。

    这杨婆子定是对于原先的连芳洲数次不肯退亲之事怀恨在心,指不定藏着什么坏心眼儿呢,万一等会儿再使点儿坏,银票落入乔氏手中,她可哭都没地儿哭去!

    “见证吗?说的也是!有个见证也省得有人说我们姐弟们耍赖!”

    连芳洲一笑,便道:“不过大伯母做这个见证人并不太合适呢!她是我们连家人,得避嫌啊!阿泽,你去把张婶子请来,让张婶做这个见证人,最合适不过了!”

    连泽瞅了乔氏一眼,点点头立刻就去了。

    乔氏目瞪口呆,却说不出半个反驳的字来。

    杨婆子冷眼瞅着,不由暗暗冷笑:果然是个又穷又刁的丫头!当初老头子真是瞎了眼才会做下这门亲事!

    不一会儿张婶来了,见状暗暗叹气,乔氏充满敌意的瞅了张婶一眼,张婶只做没看见。

    连芳洲一笑,这才进房间去拿婚书。

    乔氏立刻起身想要跟进去,连泽猛然闪身挡在她面前:“大伯母既然要做见证,还是在外边等吧!”

    连芳洲很快便拿了婚书出来。

    只见乔氏眼睛一亮,不动声色蓄势待发,猛的朝连芳洲扑了过去想要抢她手里的婚书,连芳洲早防备着呢,闪身一避,乔氏倒差点摔上一跤。

    “拿来我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乔氏心中甚怒,索性绷着脸伸手向连芳洲道。

    连芳洲“嗤”的一笑,冷冷道:“跟你有关系吗?又不是跟你家退婚!”

    眼见连芳洲朝杨婆子走过去,这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可就没有她什么事儿了,这白花花的十两银子可就没她的份儿了!

    乔氏不由发急,厉声叫道:“连芳洲!你这死丫头想要闹哪样?你一个姑娘家还要不要脸,竟然自己退亲!你不要脸,我们连家还要呢!识相的赶紧把婚书给我拿过来!这种事长辈出面才是正经!”

    连芳洲目光冷冷盯向她,面色一沉,冷声道:“你少在我面前充什么长辈!说到底你不就是想要这十两银子吗?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这是我自己的亲事我为什么不能自己退?杨婆子,你到底退是不退,若是不退就赶紧滚蛋,准备八抬大轿来抬姑奶奶过门!”

    “你、你简直无耻,这是个姑娘家说的话吗!”乔氏恼羞成怒气得哆嗦。

    张婶见状忙打圆场道:“乔嫂子你别急,咱们既然是来做见证的,只管安安静静的看着就是了!这事儿啊早完早了不好吗?”

    “张婶你看看,满村里那里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姑娘!”乔氏气急败坏诉苦道:“我可是为她好呀!这么不知羞耻自己退婚,还能有什么好名声?将来还有谁敢娶她呀!可是你听听,她满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

    “这个不用你操心,”连芳洲冷笑道:“姑奶奶这辈子不嫁人也不会上你家去赖着,用不着你管!杨婆子,这婚你到底是退还是不退!”

    杨婆子原本的确是恼着连芳洲,宁肯将这银子给了乔氏也不愿意给她,可见了眼前这场景,不禁目瞪口呆,哪里还有什么想法?只想此事早早了结以免节外生枝,于是连声道:“退,当然退!这是十两银子,你把婚书拿来!”

    有张婶在做见证,两人都还比较放心,一下子便将东西交换好了,各自打开一看,各自满意。乔氏只能一旁干看着。

    “从此两清了,请吧,好走不送!”连芳洲满意的将银票收好。

    “这话正是我要说的!”杨婆子盯着连芳洲道:“以后离我儿子淮山远点!不要再勾引他!”

    连芳洲笑道:“我只对银子感兴趣,对你儿子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你最好管好他,别让他来骚扰我才是真的呢!”

    “你!”杨婆子听见她如此言说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儿子不由气结,狠狠瞪了她一眼收好婚书转身就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