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传说中的未婚夫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泽一怔,连澈、连芳清也是一怔。

    连芳洲汗颜:原来她一直以来就是个吃白食的……

    这个连芳洲,也太不靠谱了!就为了那不招人待见的亲事自怨自艾成这样?

    “这样,我去摘菜吧!清儿,你陪姐姐去好不好?”连芳洲在六只眼睛的注视下有点儿汗颜。

    “好、好!我陪姐姐去!”连芳清脆生生的答应着,漂亮的眼睛笑得眉毛弯弯。

    连澈也忙道:“哥,等下我去找老母鸡。”

    连泽有些发傻,愣愣的“哦”了一声,看着姐妹两个提着菜篮子出去了。

    “哥,你觉不觉得咱们姐姐有些不一样了呢!”连澈仰起小小的脑袋看向二哥。

    “嗯。”连泽点点头,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问道:“那你说现在的姐姐好不好呢?”

    连澈想了想,点点头:“好!”

    “那就好!”连泽笑了笑。

    连家的菜园就在屋子东边不远处,六七分的菜地上,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时值九月底,正是一年中蔬菜最匮乏的时候。因为连芳洲先前无心活计,连泽一个半大小子哪里懂得怎样种菜?

    到了这时节,这地里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豆角、辣椒、黄瓜等都走到了生命的末期,半干的茎秆藤蔓上除了几片半青半黄、稀稀拉拉的叶子和羸弱不堪的零星果实一无所有!

    好不容易看到半畦红薯,那叶子也是不健康的绿色。

    这令农业专业出身的左梅十分感慨。

    连芳清倒是很淡定,说道:“姐姐,我们挖几个地瓜吧!早上二哥还说今晚吃地瓜粥呢!”

    这满园好像也只有这个能吃了,连芳洲轻叹点头:“好吧!”

    这红薯结的也很瘦小,而且连芳洲一眼便看出来,这是整个红薯种下去后结的果实,而不是像后世那样用红薯藤插芊结的。

    这样不但浪费种子,产量还低。也不知别的人家知不知道插芊的法子……

    她在心里暗想。

    姐妹俩挖了五六个红薯,连芳洲又摘了一把瘪瘪的豆角、几个小小的辣椒,便回去了。

    这豆角是死透了,只能拔掉。辣椒若是立刻松了土、浇了肥,或许还能够再返青开一次花结一次果。

    她打算明天就过来整理整理。

    正如张婶所说的,这日子还得过啊!

    可不就是!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方,这日子也就只能往前过了。

    回去的路上,连芳洲便顺口跟芳清打听家里的田地情况。

    芳清年纪还小,有说得清的,也有说不清的。连芳洲只好作罢,还是慢慢的问连泽吧,那孩子早熟,啥都懂!

    “芳洲姐,清儿,你们回来啦!我娘让我给你们送了两把豆角和一节冬瓜,我交给连泽了!”

    两人刚到院子门口,便看到一个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圆脸小姑娘从里头出来。

    连芳洲笑着道谢,连芳清却已经笑着脆声叫道:“娟姐姐!”

    连芳洲便明白这便是张婶的女儿李娟了。

    “婶子真是太客气了!”连芳洲笑笑。

    “甭客气,咱们两家素来亲厚的!我先回去了!”李娟笑笑告辞。

    “哎,你慢走!”连芳洲笑笑,看她去了便和妹妹进去。

    粥已经煮得差不多了,淡淡的米香味从那口黑黝黝的铁锅中传出来,隔着木头的锅盖也能闻得到。连芳洲是真觉得有些饿了。

    姐弟几个将红薯洗干净、切成块,放进锅里。

    连泽便去劈柴,连澈看火,连芳清把在院子里乱转的两只老母鸡“咕咕咕”的企图往鸡笼里引诱。

    连芳洲瞧了瞧,便拿起扫帚进屋扫地收拾屋子。

    “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出去!”

    连泽的声音突然在院子里响起,语气生冷充满敌意。

    连芳洲一怔,跟着又听到连芳清稚气的叫道:“不准你欺负我姐姐!”

    她忙丢开扫帚出去,问道:“阿泽、清儿,谁来了!”

    “姐!”连泽有些慌乱,仿佛想阻止她看到来人,却哪里能够。

    那穿着半新不旧竹青色袍子的年轻男子已经又惊又喜叫了声“芳洲”朝她走了过来。

    “你干什么!我叫你出去没听见吗!”连泽大急,奔过去欲挡着他,冷冰冰瞪着他。

    “阿泽!”连芳洲微微蹙眉,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姐,你还见他做什么!杨家没一个好人你还见他做什么!你忘了你今天刚刚说过的话了吗!”连泽既着急又恼火,还带着几许心疼的愤怒。

    “芳洲你放心,退亲是我爹娘的意思,我不会同意的!我刚刚跑马帮回来就听说了这件事,特意过来告诉你一声。我一定会娶你过门的!”

    年轻男子看着连芳洲郑重说道。

    连芳洲呆住,这就是本尊的未婚夫杨淮山?长得还挺顺眼的,眉眼脸型都不错,看起来挺精神,颇有两分气质,除了皮肤有点儿黑。

    而且对她也不错,难怪原先的连芳洲舍不得这门亲事。

    可惜,她不是原先的连芳洲,所以这门亲事注定是成不了的了。

    “不必了!”连芳洲脸色微沉,毫无感情的漠然说道:“婚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爹娘已经另给你说了人家,你还是听他们的话吧!”

    “芳洲,我——”

    “你听我说完!”连芳洲淡淡道:“如今我父母双亡,在我弟妹们没有长大成人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嫁人的!况且你爹娘既然不喜欢我,我可不想嫁到你家整天对着他们的冷脸!所以,这门亲事就算了吧!不过呢,你今日来的也正好,我就直接跟你说了,退亲的事是你们家先提出来的,想要回婚书得拿十两银子来换——我的要求不过分吧?”

    杨淮山整个人呆掉了,愣愣的瞧着连芳洲仿佛不认识一般。

    连泽也怔住了,似乎想说什么,动了动唇终究没说,只是往连芳洲身边靠近站了站,无声的表示支持姐姐。

    “呵呵!”杨淮山面色灰白笑得自嘲,淡淡道:“十两?这就够了吗?你怎么不多要点?”原来在你心里咱俩的亲事不过仅仅值得这么点钱!

    连芳洲望着他,坦然说道:“我倒是想多要点呢!就怕你娘你爹说我狮子大张口一气之下一个子也不肯给我,那多划不来!”

    “你!”杨淮山气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失望且痛。

    他不肯相信,满含期盼的看着她,说道:“芳洲,这不是你的心里话,这是气话对不对?或者,你是有什么苦衷?你放心,我已经回来了,我的事我能做主,我爹娘那里我去说!”

    连芳洲心中暗叹,却是摇摇头,丝毫不避讳他的目光,道:“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可以发誓,这就是我的心里话,好了别多说了!天不早了你赶紧走吧,你一个大男人这时候还在我们家可不太妥当!听你爹娘的话好好过日子吧!还有啊,别忘记拿钱来取婚书!”

    杨淮山垂在身侧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心中难过之极,也气愤至极,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