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1.第1191章 旭儿找娘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旦离开,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重新回到这个地方,那么这块心病这辈子也不可能解的开!那种闷闷的痛,郁郁的气,着实难以消磨……

    胡大海霎时间心乱如麻,两种意识几番争斗,忍不住身子往前倾了倾,压低声音问李赋道:“侯爷,你跟我说一句实话,你到底带来了多少亲兵?”

    李赋一怔抬眸,对上他坦然直视过来的两道目光,没有说话。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胡大海慨然道:“我留下!这口鸟气憋在心里真正叫人憋屈死!老子跟他们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条命!”

    李赋笑道:“这条命咱们还要留着回京享福呢,胡大哥定要珍惜才是!”

    “对、对!”胡大海哈哈大笑,心中一片豁然开朗,顿时轻松起来。

    此时他方知,其实自己一点也不想就这样离开南海郡,一点也不想!所以,自京城中消息传来之后,他虽然在暗暗盼着李赋早一点到达,然内心深处,却总莫名的郁郁不快。

    原来如此!

    二人抛开顾忌,开诚布公,交谈起来越说越是兴奋,竟不知天光何晚。

    直到瞟见春杏在门口仿佛急得打转,胡大海猛然想起时候不早,便笑道:“改天咱们约了许兄,一同细细的商量个章程出来,此事须得设想周全,急不得!侯爷,时候不早在下便告辞了!”

    李赋也看见了春杏,想着时候不早,便笑着称是,起身送了胡大海出去。

    胡大海出了院门就笑着让他止步,李赋便命萧牧送出大门去。

    看胡大海去了,李赋转身看向春杏,目露征询。

    “侯爷!”春杏苦笑,道:“小少爷一直哭闹着要夫人,谁也不要,奴婢们和奶娘怎么哄都哄不住,请侯爷过去看看吧!”

    她已经来了好几趟了,看到李赋与胡大海谈得畅快并不敢轻易打扰。

    “旭儿!走!”李赋的心猛的一揪,大步朝正房方向走去。

    进了天井,便看见那灯火通明的屋子里人影憧憧,显然一屋子人都在忙乱,听着儿子的啼哭声,李赋心中暗叹,心情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两人一进来春杏便吩咐将这穿堂门结结实实的关紧了。这院子里都是从京里带来的自己人,到了晚上,这儿原本伺候的奴婢是一个都不许放进来的。

    “旭儿!”李赋进屋便叫了一声,向儿子走去。

    众人看见李赋来了,忙唤着“侯爷!”齐齐松了口气。

    “爹!”旭儿眼中湿漉漉的,浓密而长的眼睫毛也打湿了泪水濡结成一片,脸上还挂着泪珠。他挣开奶娘张开双臂扑进李赋怀中。

    李赋一矮身将旭儿抱了起来,坐在罗汉榻上,温热的大掌替他擦拭掉脸上的泪珠泪痕,柔声笑道:“爹的旭儿怎么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旭儿小嘴一扁,吸吸鼻子闷闷委屈道:“我想娘!爹说咱们到了南海郡就能见到娘了,还说娘在南海郡等我们,可是娘呢?为什么我没看到娘!”

    李赋一僵,心里没来由酸涩起来,勉强笑道:“你娘……她还有点事没办好,所以没回来!等她忙完了,就会回来了。旭儿乖,乖乖的睡觉……”

    “不要!”旭儿突然恼怒起来,气呼呼道:“我再也、不相信爹了!我要娘、我要娘、现在就要!”

    “旭儿!”

    “我要娘!我要娘!”旭儿“哇”的一下又大哭了起来,捶着李赋非要娘不可。

    一路上大家都这么骗他哄他,说到了南海郡就能看见爹娘了,爹娘在南海郡等着他呢,加上霍青、洛广等不时又带着他骑马,一路上赶路并不寂寞,他也没怎么闹。

    即便有的时候到了晚上他会哭闹,也是闹一阵子奶娘和春杏、碧桃、红玉等哄哄就好了,闹得像这么厉害的,还是头一次。

    众女轮番上阵,焦头烂额,结果都败下阵来,春杏不得不去请李赋来摆平。

    谁知旭儿看到李赋也不买账!

    好不容易到了南海郡,也看到爹了,旭儿对娘的思念便再也抑制不住,他年纪还小,本就是离不开娘亲的阶段,偏偏之前大伙儿都是那么跟他说的,他也当了真,这时候岂能不闹?

    李赋抱着他手忙脚乱、狼狈不堪,手无足措的哄着他,只不过效果甚微。

    春杏见众人瞪大眼睛呆呆的瞧着侯爷的笨拙样,心里又好笑又叹息,使了个眼色,或者将袖子衣襟轻轻一扯,便带着众人都悄悄退出去了。

    碰上这么个较真的儿子,李赋也没辙了,天知道,他跟他一样记挂着他的娘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赋只知道自己抱着挣扎哭闹的儿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拍拂着、语无伦次的安慰着,直到小家伙哭累了、困倦了,哭闹声才慢慢的消停了下来,沉沉睡去。

    他哭得太伤心了,便是闭上眼睛睡了过去,时不时还会抽泣一下,听着叫人心疼。

    看着那满脸的泪痕,李赋低低叹息,唤了奶娘进来,小心的将旭儿交给了她。

    “把小少爷放到卧室大床去吧,今晚我陪他!”李赋叹着吩咐道。

    “侯爷,”奶娘一怔,随即轻声笑道:“老奴知晓侯爷这是心疼小少爷,只是小少爷半夜里没准要把尿、要喝水,有的时候梦靥哭起来还得起来拍拍他哄哄,有时肚子饿又要起来用粥或者点心,侯爷男人家哪里会这些呢!还是让老奴看着吧!侯爷放心,老奴会照顾好小少爷的!小孩子都这样,一到了晚上就开始找亲娘!哭过一阵便没事了……”

    李赋听得怔住,他实在想不到带个孩子居然会这么磨人,只得叹息摆手,命奶娘将旭儿抱下去。

    看着旭儿躺下,枇杷又打了温水绞了手帕,小心翼翼的帮他擦拭干净脸上花脸猫似的泪痕,李赋出了会神,慢慢踱回卧室。

    坐在那雕花嵌螺钿的红木大床上,李赋百无聊赖,心头一点一点的又沉了下去,芳洲,到底在哪?又遭遇了什么?没有她在,他和儿子都不习惯啊……

    但愿洛广会给他带回来好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