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这次的太精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次,恐怕真的不简单……”姥姥幽幽的说着,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丹,你有没有对别人家的坟墓做出不礼貌的事情,最近是不是上山去玩了?”

    我连连的摇头,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呢,我连山上都很少去呢,那上面都是坟,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上去干啥啊。

    “那就奇怪了,没有理由啊。”姥姥好像自言自语一般的念叨着。

    我从惊吓中缓过来,看着姥姥“姥姥,下回还会不会这样了,我真的话呢害怕啊。”这要是我放学的途中有人这么砍我,我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姥姥皱了皱眉,看样子也是十分的担心我“从明天起,姥姥接送你上下学,你玩儿呢,也别出这个院子了。”

    我一听就连连的点头,打死我也不会出去的,这么惊险的事情,我可不想再来一回。

    “对了,姥姥,刚才我在红红家的屋子里,她在外面砍门,然后我听见你喊我的声音,我就感觉没事了,可我打开门,居然是红红站在门外骗我的!这个跟以前的不一样啊。”我想起这个,赶紧跟姥姥说,千万不能再第二次上当了。

    姥姥听完后,眉头紧紧的锁着“这一次的这个不简单,一定小心为上,等我抓到它的,一定灭了它!”

    我第一次听姥姥说灭了什么的不感觉害怕,只感觉姥姥要是不灭了它,我就要被灭了,这典型的冲着要命来的啊。

    我呆座了一会儿,姥姥见我没事,就去忙活别的事情了。

    我坐在炕上,第一次如此的乖,只感觉这冒着热气的炕才是我最温暖安全的地方,我家有这么多的神明,我什么都不用怕了。

    不一会儿,我听见家里的大门有响动,神经质一般的扑到窗前看向院子里,要是有什么陌生人,我第一件事就是把屋里的门锁上。

    进来的是董玲玲,她急匆匆的跑进屋,一脸担忧的看着我“丹阳,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看着她“你不是跟你爸陪着红红去医院了吗,她怎么样。”

    董玲玲皱了皱眉“医生说她的胳膊特别严重,直接送去市里的医大了……”

    我一听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董玲玲“那么严重?!”

    姥姥闻声也走了进来,看着董玲玲“玲玲,你爸回家了。”

    董玲玲点点头,姥姥看着她“你在我家陪陪丹阳,我去跟你爸说两句话,马上就回来。”

    我一听就不行“姥姥你别走啊……”姥姥就好像我的守护神,她不在我身边我实在虚的慌。

    姥姥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儿,在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俩都别出去乱跑,我马上就回来啊,尽量别出屋啊。”

    我只能点点头,看着姥姥走了出去。

    董玲玲坐上炕,拉了拉我的手“没事儿丹阳,我在这陪你呢。”

    我抬起眼睛看向她,一脸的心有余悸“刚才你都不知道,我让你回去找姥姥,你前脚刚走,红红就拿着菜刀要砍我呢。”

    董玲玲听我这么一说也是一脸的害怕“她是被鬼上身了吧。”董玲玲经过她妈妈那么一出,对这些事情也算是有些经验了。

    我点点头“可能是吧,我姥姥还问我有没有去死人的坟上玩过,我也没去过啊,上次上山,我眼睛都不敢乱看。”我喃喃的说着,真不知道自己这是得罪谁了。

    董玲玲看着我“一定不可能是我妈妈的,我妈妈不会砍你的。”

    我点头,知道她一定是看我说到山上什么的有一点多心了“我知道不能是你妈妈,现在都没有人敢说你什么了,我姥姥说你妈妈都已经化解了怨气了。”

    董玲玲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头“丹阳,你说会不会是你姥姥给别人看这些事儿的时候没看好啊,然后就有过来报复的。”

    我一听就急了“怎么可能啊!我姥姥是大好人,我姥姥说了,就算死了也是要讲理的!”

    董玲玲看我的态度马上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向我道歉“对不起啊丹阳,我也就是着急瞎说的。”

    我摇摇头,表示不怪她“红红一直都没醒吗?”我想要是红红醒了的话兴许事情就会知道一点点了,最起码得知道她怎么突然那样了啊。

    董玲玲摇头“没有,医生说她是失血过多,好像叫休克,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垂下眼,没心情搞懂那些个名词了,只知道红红还没醒,我还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吓到就对了。

    姥姥回来后,董玲玲就回家了,姥姥也告诫她平时要少出门,要等这个东西弄清楚了才可以。

    后来,警察也来了,听说是红红的爸爸妈妈去医院看她这样非要报的警,可查了一溜十三遭,问了我半天,一无所获的就走了。

    那天晚上,风呼呼的吹着,冬天的风本来就大,我也不太想在意,可那天晚上的风好像尤其大,啪啪啪的好像有人用力的拍打着窗户,我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反正就是不睁开眼睛,怕自己又看见什么惊恐的画面。

    这件事情在第二天以光的速度迅速的传播开来,红红还在医院,她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姥姥说上午要去看看,中午再赶回来接我回家,一路上,总有人上来问询姥姥,一时间,所有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家长领着去上学的了。

    董玲玲的后妈居然也跟在董玲玲的身旁送她上学,听姥姥跟她的聊天我才知道她叫李琴,李琴看着姥姥倒是一副和善的样子,走到了校门口还叮嘱玲玲认真的听讲。

    我拉着玲玲的手一走进教室,同学们立刻就围了上来,他们问的五花八门,最离谱的居然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我不是已经被红红砍死了吗?怎么还完好无损的来上学了!

    我气的恨不得揍他,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传的,董玲玲不停在我的旁边安慰着我,我也只能无奈的屏蔽掉他们近乎于弱智一般的问题,跟那种看热闹似得好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