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孙宇翔会遭报应的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班长当然不会说谎,老师还是把我跟孙宇翔叫了出去,在办公室里,我把吵架的原由一五一十的都跟老师说了,所以,我很快的就回了班级,等到升旗前孙宇翔回来的时候,他明显的哭红了眼睛。

    我暗暗的在心里说着,该,谁叫你胡说八道。

    我以为孙宇翔长记性了,不会在跟我说这个了,谁知道上课的时候孙宇翔给我传来了纸条,上面写的,王丹阳,你真不知道跑破鞋什么意思?

    我懒得搭理他,纸条也没有回,直接撕了扔进凳子旁挂着的垃圾袋里了。

    他好像还不放弃,又给我传了一张,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你知道了,也不会再跟董玲玲玩了。

    我真是无语了,还真有这样的人,董玲玲怎么得罪他了,他这么的看不了我跟董玲玲好?

    第三次,他的纸条传了过来,我看都没看,直接撕巴撕巴扔进了垃圾袋里。

    他还是不放弃,我咬了咬牙,心想着,这次我打开纸条他要是在写什么破鞋的话我就直接告诉老师,这个孙宇翔,老师要是不严厉的批评批评他,他还真不知道悔改了!

    等纸条一展开,上面的几个字瞬间的冲击着我的大脑,‘跑破鞋就是跟别的男人睡觉’。

    我虽然不知道睡觉是什么意思,可那个时候要是电视里有什么亲嘴的镜头姥姥都不让我看,我想,一亲嘴,可能就要睡觉了,男女睡在一起,就会生孩子,我爸爸妈妈睡在一起,所以生出了我。

    女人结婚了,就不能跟别的人睡觉,那样不好,究竟怎么不好,我不知道,我看着那几个字,我好像知道为什么董玲玲的爸爸那么生气了,因为她妈妈跟别的男人睡觉,我听过邻居说,那叫做带绿帽子,可我没看见过他爸爸带绿帽子啊。

    脑子里乱的要命,一上午的课都让孙宇翔给我耽误的没有听下去。

    终于到了中午放学,我拉着董玲玲的手向着学校外面走去,虽然想不明白她妈妈为什么要陪别人睡觉,可这并不耽误我跟董玲玲的友情,我一直就认为,董玲玲就是董玲玲跟她的妈妈,没有什么关系。

    我俩刚走出校门,孙宇翔就冲了过来,冲着董玲玲大声的说道“董玲玲!你妈妈是破鞋!养汉的!”喊完他转身就跑了。

    “孙宇翔,你放屁!!”我大声的回应着。

    孙宇翔并不知道,他的这种行为会引来什么后果,当然,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只是单纯的觉得董玲玲需要保护。

    若是那时候孙宇翔知道自己那么喊会遭遇到可以说是改变人生的事情,那可能打死他,他都不会在那么喊了。

    “玲玲,你不用搭理他,我下午告诉老师,他以后不会在那么喊了。”我冲着孙宇翔的背影喊完,转过头来安慰董玲玲。

    董玲玲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丹阳,破鞋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说我妈是破鞋。”

    我愣了愣,想起自己告诉红红的那个答案,又想起孙宇翔的标准答案,不知道要说那个。

    “算了吧丹阳,你跟我一样都是小孩子,不能知道的。”董玲玲闷闷的说着,一个人低着头向前面走去。

    我看着她的样子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跟在后面,慢慢的走回了家。

    姥姥已经做好午饭在等我了,看见我,满脸含笑“丹啊,快来吃饭,今天上午都学什么了?”

    学什么了,我都不知道学什么了,我闷闷的想着,抬眼看着姥姥“姥姥,玲玲的妈妈为什么要跟别的男人睡觉。”

    姥姥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好像不相信这话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半晌,才反问道“谁告诉你的?”

    我垂下眼“是孙宇翔,他说,跑破鞋就是跟别的男的睡觉,姥姥,不是只能跟结婚的那个男人睡觉吗。”

    姥姥听完我的话一脸的生气“这个丽香啊,怎么什么都跟自己的儿子说啊!”丽香是孙宇翔的妈妈,姥姥以前给她算过命,她也来看过事儿,所以我也知道她。

    “丹,你听姥姥的,大人的事情呢,你小孩子是不懂的,但是可以肯定,这件事情玲玲的妈妈做的是不对的,就是大人也有做错事的时候呀。”姥姥缓过劲,看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点点头“为什么玲玲的妈妈做的不对还要去做呢,做的不对改正过来就好了,我也经常做错事,可姥姥不也原谅我了?”

    姥姥被我问的一愣一愣的,招架的险些有点吃力“大人呢,不像小孩子身旁有别的人管,大人都是自己管自己的,所以,大人自己做错了,她也没有意识到错了,所以,周围的人看见了,才说她做错了,知道了吗。”

    我点点头,不过还是一知半解,只是可以肯定一点,就是董玲玲的妈妈一定做错事情了,跟别的男人睡觉是不对的,所以大家才这么说她,一想到这,我觉得董玲玲真的很可怜,是她的妈妈做错了,为什么大家都要说她呢。

    姥姥看我点头,连忙给我盛饭,我坐在饭桌前吃了起来。

    我正吃着,就听见院子里有人喊姥姥,姥姥应和一声就出去了,我透过窗户一看,居然是孙宇翔的妈妈丽香来了,赶紧把碗里的饭啪啦到嘴里,猫着腰躲在门后,想听听她跟姥姥说什么。

    “大姨,我听说你家小丹子这学期跟那****的女儿座一起了,你可得注意点啊。”丽香她妈一进院子就貌似关切的跟姥姥说道。

    ****这词儿我知道什么意思,一般都是形容狐狸精什么的,所以,我对孙宇翔她妈用这样的词儿说董玲玲的妈妈感觉很生气。

    “行了,你别说了,你这婚都离了,还老骂人家干嘛,明明就是你男人不对,去市里扯这些事,碰上了人家,非要跟人有一腿,你要怪就只能怪你那个离婚的丈夫不正经。”姥姥张嘴回应着,口气里明显的不悦。

    我知道有一腿是什么意思,就是那两个人好了,这么一听,难道董玲玲的妈是跟孙宇翔的爸好了?

    原来如此,所以孙宇翔一看见董玲玲就非得气她,原来是气她害的他没爸爸啊。

    “大姨,你可不能不向着我,要不是她我能离婚吗,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卖也不能卖到自己人的头上啊。”丽香越说越气。

    “好啦,别说了,让孩子听见不好,要不是你回来非得到处讲说她在市里当小姐,谁也不知道啊,她孩子是无辜的啊,现在小孩子在学校都不好抬头啊,还有,我告诉你,你这方面的事情,少跟你儿子讲,那么小的孩子就知道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还能有好吗?”姥姥沉声说着,刻意压低着声音不想让我听见。

    小孩子的耳朵好使,听着是费劲点,但基本上也都听个全乎了。

    “我也没说什么,儿子恨那个女人有错吗,那段时间,那个女人给他迷得像个狗一样,家里的钱可没少搭她,她全都买新衣服给她女儿穿了,你说,我能不来气吗,我儿子能不来气吗,我告诉你大姨,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就别让你家小丹跟她掺合,我听我儿子说,你外孙女儿为了那个董玲玲差点跟他打架,你可得好好说说,我儿子可是好心。”丽香说着说着谈谈到了我。

    我在门后皱眉,哼,好心,这种好心我压根就不需要,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子,说话太难听了,她妈妈犯错董玲玲及也得犯错,没道理。

    我先里想着,也听不下去,愤愤的走回饭桌,心里暗想着,下午的时候一定要跟孙宇翔好好的说道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