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陈远文究竟怎么死的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的事情我给你办,不要缠着他,马上走!”

    姥姥又是一声大喝,我看着陈远文擦着眼泪站了起来,点了点头,有看了我一眼,转过身,好像往前走了一步,人就不见了。

    姥姥闭上眼睛,好像在闭目养神一般,我知道,她是在送仙了,等姥姥再睁开眼睛,她眼里的神色已经跟以前一样了。

    她两步走到黄小强的床前,伸出手在黄小强的头上摸了一摸,转过脸,看着黄小强的父母“他没事了。”

    黄小强的父母有点战战兢兢的走过来,立刻满脸的惊讶,我望过去,黄小强的脸色整个已经恢复正常了,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一般。

    “呀,大姨,谢谢你了,这刚才也太吓人了。”黄小强她妈说着,似乎还心有余悸。

    我皱皱眉,这一家人的胆子真小,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吓成了这样,少见多怪。

    姥姥摇头“这事情还没完呢,你们还有一件事情得办,之后,才算是彻底的完事了。”

    黄小强的父母一听,一脸着急的看着姥姥“您说,什么事情,我们一定去办,小强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啊。”

    姥姥轻轻的笑了笑“你俩不用这么紧张,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去西面的丧葬用品杂货店,买一个穿绿衣服的女纸人回来,再带点冥纸元宝,我算个时辰,晚上烧了就行了。”

    “纸人?”黄小强的妈妈一听就张大了嘴巴,看着姥姥“这事情是不是跟老陈家有关系,是不是老陈家的那小子祸祸我儿子,太过分了,我一定要跟他们家说道说道!”

    姥姥叹口气“你就按我说的做吧,不要想那么多,事情弄大了对你没好处,你也不想自己家里运气差吧,赶紧把事情了节了吧。”

    一听姥姥这么说,黄小强的妈妈就消停了,一旁黄小强的爸爸瞪了她一眼“一天天的,你现在能耐了,老陈家愿意自己儿子遇见这种事啊,咱们是命好,这赶上大姨在家了,要不然,你能赖谁啊。”

    姥姥摆摆手,意思让他们别因为这点事呛呛“赶紧去买我说的东西吧,我现在回去算时辰,买完了去趟我家找我就行了。”

    黄小强的父母连连点头,我拉着姥姥的手走了出去。

    路过陈远文的家,我看见他家的大门紧闭,有一种莫名的悲凉之感,看向姥姥“姥,陈远文究竟是怎么死的啊。”

    姥姥叹口气“人走都走了,就不要老提了。”

    我撅了撅嘴,不明白为什么姥姥不愿意告诉我。

    走回了家,姥姥先是上香,然后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我想,她应该是在算时辰的吧。

    我一人趴在炕上,泱泱的总觉得一件事情你越想知道就越觉得它神秘。

    姥姥忙活完了给我拿了干净的衣服让我换上,然后拿着我的埋汰衣服去院子里给我洗上了。

    我听见院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趴在窗户上一看原来是李奶奶跟红红来了,我兴致缺缺,继续穿着衣服。

    红红兴高采烈的跑进屋子里,看着我“丹丹姐你干什么呢。”

    “换衣服呢呗。”我说着,慢慢的系上扣子。

    红红一转眼看见我放在一旁的新书包,立刻奔了过去“丹丹姐,这是你新书包啊,真好看,我奶奶今年没给我买。”说着,一脸羡慕的用手摸了摸。

    我应了一声,看着她“你明天就上学了,今天下午还出来找我玩啊。”

    红红看着我笑“我刚才就跟奶奶来了,可是你跟你姥姥都出去了,听对面的刘姨说去老黄家了,然后我们就回去了。”

    我点点头,忽然想到这个李奶奶跟我姥姥差不多,基本上附近发生的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的,红红跟我一样,都爱偷摸听大人的话,说不定,她知道陈远文的事情。

    我一想,立刻笑呵呵的看着红红“红红,我新书包借你背背吧。”

    红红一脸惊喜的看着我“真的?”

    我点头“你背背看看好不好看,到时候也让你奶奶买个这样的。”我说着,下地穿上鞋,就把书包挂在红红的肩膀上。

    红红比我小两岁,小孩子的两岁差距还是很大,所以红红从外表看就比我瘦小很多,我的书包对她来讲有些大了。

    不过红红是还是很高兴,一张脸笑的跟朵花一样,对着镜子不停的照着,果然爱美的女孩子的天性啊。

    我一见时机成熟,立刻开口“红红,前段时间我跟我姥姥去农村了,你知道那个我同学陈远文死了吗?”

    红红点着头,对着镜子继续臭美。

    知道就好,知道我就放心了,然后我继续问道“那他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红红一听这话,本来还在对着镜子臭美的脸立刻拉了下来,小声的嘟哝“我奶奶不让我说。”

    我一听心里暗喜,看来全都知道啊,果然天助我也,对付红红我还是很有办法的,我想着,佯装一副受伤的表情“我还以为我跟你最好呢,这周围的人都知道,连玲玲都知道,她说她一会儿来找我玩,要跟我说,你来了,我就不跟她玩儿了,可你又不说,我新书包都借你背了,我自己都没背呢。”

    红红一听就急了“丹丹姐,你别跟那个董玲玲玩,她妈是跑破鞋的。”

    ‘跑破鞋?’这又是什么意思,我看着红红,她这一天的信息量也太大了,“谁说的?”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似得问道。

    “今天中午他爸不是在你家拉她回家,我正好在我家门口玩,听见邻居说的,不过丹丹姐,跑破鞋是什么意思啊。”红红说着说着,一脸疑问的看着我。

    敢情她也不懂啊,这就好办了,我装着一副明白的样子“你小孩你什么都不知道,跑破鞋就是修理破鞋的,你鞋子破了她妈妈就会修。”

    红红一脸似懂非懂的点头“那跑破鞋为啥不好啊。”

    “不好听呗。”我直接回应,说着,拿下红红肩膀上的书包“好了,我要去找玲玲了,你这半天了你也不告诉我,我去找她,玲玲指定告诉我。”

    “别,丹丹姐,你在借我背一会儿,我告诉你,你别跟你姥姥说就行。”红红的一双小手死命的护住书包。

    我点头“你放心吧,我要告诉我姥姥我就是小狗。”

    听见我发誓,红红这才点头,一脸神秘的凑过来看着我“他是突然死的。”

    我皱皱眉,这不跟没说一样吗“怎么突然死的。”我不依不饶的追问。

    “就是睡一觉就死了,不过,我奶奶说,他是去阴间做童男童女去了。”红红依旧一脸的神秘。

    “做童男童女?”我想着过年时我姥姥往墙上贴年画,告诉我上面的画的小人就是童男童女,仔细一想,好像他们的衣服的确就是陈远文穿的那种的。

    “我偷摸的听我奶奶说,前两天老陈家的一个什么亲戚去世了,他们带着陈远文去参加丧事,然后陈远文就在办丧事的院子里乱跑,一下子弄坏了人家扎的纸人,谁知道,那纸人居然……”

    “你俩说什么呢!那么神神秘秘的。”姥姥进屋拿衣服挂子一瞬间就打断了红红的话。

    我的一颗心被红红吊的老高,看着姥姥“我们再说女孩子的小秘密。”

    姥姥听完后笑了笑,摇摇头,“这么小就有秘密了,哎呀。”说着,又走回院子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