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真相如此让人心疼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意识还很清醒,可我分明已经不受我自己控制了,连看着的人都感觉有些模糊,只隐约的能分辨出谁是谁来。

    我感觉我的腿大步的走到那个女人的身前,抬起手,猛地一用力。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到了女人的脸上,我想我的手一定很痛,但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只是听见一声很清脆的声音。

    女人被我打得大叫,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她,而她的丈夫显然也没有反应过来,待在原地一脸呆愣的看着我。

    “不孝子!!!”

    我冲着女人大声的说着,尽管是我的声音,但是我根本就不受控制喊出了那些话。

    “要不是你,我哪能搬走,我现在哪都疼啊,我胸口疼啊,我胳膊疼啊,我腿疼啊,都是你这个不孝子啊……”我带着哭腔说着,感觉眼睛也湿了起来,可我看着他们都被蒙上一层红色的液体。

    我用手抹了抹眼睛,拿到眼前一看,果然,一流泪,流出来的就是鲜血。

    “还不跪下,是你爸爸回来了!”姥姥在一旁看着傻眼的女人喝到。

    听姥姥这么一说,女人的大哥‘噗通’一声跪下了,对着我“爸,我是老大啊,您遭罪了,都是老大没出息啊!!”女人的大哥说着,伸手扇了自己两个巴掌。

    我摇摇头,确定的应该是老人摇头,走到老大的身前,慢慢的抚摸着他的脸“老大,我不怪你,你困难哪,可我也没有对不起你小妹,我只是没想到自己会走的这么早啊,我有太多的话没有交代啊。”

    “爸,我想你啊,爸,我真的想你啊。”老大听着我说的话,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不停的说着。

    我转过脸,看向一旁的女人和丈夫,女人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我瞪着她“小妹,你是想让我死不瞑目吗。”我的声音冷冷的,好像从地狱发出一般,事实上,的确是从地狱发出来的,只是那时候,实在是不像一个孩子的声音。

    女人一听,双腿立刻的软了下来,跟着她的丈夫一起跪了下去,看着我“爸……真的是你?”

    我看着她,只觉的泪不停的流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客厅的瓷砖上,红的触目惊心“为什么那么逼我,非让我倒房子,我房子倒完了,就想你跟你大哥以后可以和和睦睦的,不要再打了,不要再吵了,可你们,就是没完没了,我死不瞑目啊……”

    “爸,你别再说了,我害怕……”女人也吓得开始哭起来。

    “当年你就是因为你发高烧,你大哥连夜照顾你,一宿没合眼,第二天才会在单位出事故,残了一条腿,从此,做什么都不方便,你说过,你会照顾他一辈子的,可你现在因为一个房子,就这么跟你大哥过不去,你是想在气死我一回啊,我走的实在不甘心啊……”我压根不顾她的反应继续的说道。

    女人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看着我“爸,我不是怪大哥,我是怪你,你有钱为什么不借我,就为了给大哥买房子,那我呢!”女人的一句话又把话题抛了出去。

    我听见自己的心底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只觉得身体一轻,脚下一软,一下子躺了下去,姥姥好想知道我要倒,一下子就接住了我,我感受着姥姥温热的胳膊,感觉身体慢慢的变回了自己的了。

    动了动手指头,也好使了,看着姥姥“姥姥,我刚才是不是……”

    姥姥点头“你害不害怕,这屋子里就你的八字最弱了,他能上来,求我借十分钟,我就怕吓到你啊,你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也许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你什么都会看见啊。”

    我想起姥姥在车上看着我的眼神,知道姥姥一定特别的挣扎,因为她是最心疼我的,我想着,连连摇头,看着姥姥“我不怕,姥姥我什么都不怕。”

    姥姥听我这么说,这才呼出一口气,一脸欣慰的笑了。

    女人看着姥姥“大姨,我爸走了?就这么走了?什么时候是不是还会再回来?”

    我看着女人,猛地想起了什么,站起来,“姥姥,卧室的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有东西。”我指着卧室里面的床头柜说道,隐隐约约感觉这好像是老人留在我脑子里的记忆。

    小奇皱了皱眉“不可能啊,我住进来后这屋子我收拾了一遍,没有我姥爷的东西了啊。”

    我摇头“就在抽屉里面,你去看看,一定有的。”

    小奇半信半疑的走进去,拉开抽屉,一阵翻找,半天拿出一个单子走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啊,刘丽是谁啊。”

    姥姥接过来,单子上居然写了一个名字,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旁边还有一个类似小区名字的东西,叫做,什么花园,原谅我那时的学历,那两个字实在是不认识。

    正在一堆人在那疑惑的时候,居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女人好像惊弓之鸟一般,整个人都要挂在自己的丈夫身上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

    我不禁在心底发笑,我还真没见过哪个鬼是敲门进来的,就是有也不可能已经走了自己又那么文雅的回过头来敲门的吧。

    小奇走上前去开了门,“林涛叔叔?”看着门口的人,小奇不禁开口叫道。

    我皱皱眉,来的人他认识?

    不光他认识,可能除了我跟姥姥之外,这家人全部认识他,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看就是很有文化涵养的样子,看着屋子里的人“咦,今天怎么大家都在这里,老师呢?”

    一听他这么说,女人跟女人的大哥又止不住流上了眼泪,从他们的寒暄我听出来,原来这个林涛是老人的得意学生,基本上快变成半个儿了,刚从美国学术交流回来,还不知道老人已经去世的消息。

    “老师走了?老师怎么走了?我去年走的时候他身体还很硬朗的啊!”林涛一听见这个消息当时就受不了了,对着女人跟女人的大哥大声的说道。

    我们大家都半垂着头,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林涛掉着眼泪,慢慢的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存折,放到了桌子上“老师走了,这存折里的钱也就不能放在我这里了。”说着,看向女人“小妹,老师给你买的鑫淼花园的房子你去看了吗?”

    女人愣了一下“什么房子,我爸什么时候给我买过房子啊。”

    我也暗自咋舌,原来那叫鑫淼花园啊,长知识了。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老师临走了还没有说?”林涛看着众人一脸的不敢相信。

    女人的大哥看着林涛“我爸他走的太急,什么都没有留下……”

    林涛点头,重重的叹口气“老师本来到了最应该享福的年纪啊,真是天意弄人,那我就告诉你们吧,我出国之前,老师跟我说,他在去年初学别人买了一张彩票,没想到一下子中了六十多万……”

    “你是说我爸买彩票中了大奖?!”没等林涛把话说完,女人就一脸惊讶的打断了他。

    林涛点头,不做过多的解释接着说道“老师种完奖后,去掉税,还剩了五十多万,他跟我说,想给大哥和小妹一人买套房子,可大哥的家里困难,得给大哥稍微大一些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花了三十多万,剩下的钱,也不够买个相等的了,老师很着急,在当时为了买彩票又花了一万多块进去,我拦住了他,把存折给拿了过来,怕他给乱花了,后来我出国了,老师说他在鑫淼花园给小妹看了房子,就等她去看后拍板了,可全款还是不够,他想找我借一些,我劝他等我回来再说,没想到,我回来了,老师已经不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