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借我的身体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壮听了连连点头“我一进去你好像就变成爷爷了,跟我说身上好疼,吓死我了,我长这么大还没碰上过这样的事情呢。”

    小奇一听二壮这么说,也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坐起身子看向姥姥“奶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姥姥叹口气“他一定是有心愿未了,明天你让你妈回到他的老房子,还有二壮,你让你爸也回去,你爷爷可能有事情要说。”

    二壮跟小奇点点头,姥姥看向小奇“别跟你妈说是你姥爷的事情,要不然的话她可能不敢来。”

    小奇连连点头“恩,我知道了。”

    天已经完全就要黑下来来了,小奇跟二壮也走了,我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憋的一泡尿已经神奇的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小奇就开着车跟二壮来接我跟姥姥了,我的身上已经完全没事了,就是头上还粘着一个四方的纱布,伤口隐隐的发痒,老想用手去挠,姥姥一见到我有动作,就用手打掉我的手告诉我那是在长新肉,不让我碰。

    等到了市区,姥姥才问小奇跟二壮他们的爸妈来没来,两个人都点头说应该到了。

    “我跟我妈说我有事要跟她和大舅说,让她早点去,这个点她应该到了。”小奇一边开着车一边答着姥姥的话。

    姥姥点点头,看着我,好像要说什么,看了我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感觉到姥姥的眼神不对劲,看向姥姥“姥姥,怎么啦,是不是我头上的纱布让我挠掉了。”

    姥姥摇摇头,看着我“咱家丹啊也不是小孩子了,也经历过一些事情,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害怕的,对吧。”

    我点头,看着姥姥傻乐“当然不会怕了,有姥姥在身边我什么都不会害怕。”我想起为了找粉衣女我还在地府走了那么一遭,要不是姥姥的声音一直在我的旁边,我的魂早就吓的不知道飞哪去了。

    姥姥点点头,伸手搂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觉错了,总感觉姥姥好像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了昨天上午来的小区,小奇停好车,我跟姥姥下了车,姥姥看向二壮“你先领着我孙女上楼,我随后就到。”

    二壮听完也没有多问,点点头,拉过我的手就上楼了,我回头看着姥姥,看见她好像从包里拿出来什么东西。

    小奇也在我们的身后跟上我们,我们上到三楼,门没关,二壮拉着我就走了进去。

    我担心后面的姥姥,看着她也慢慢的上了楼,然后在门口两边好像划拉了两下,忽然一个身影一闪,我打了一个激灵,那身影分明就是那个老人啊!

    转过脸,心跳也有点加快了。

    “小奇!你上哪去了你!你这孩子怎么天天乱跑啊。”一听见我们进来的声音,女人就从卧室走了出来,一看见小奇就开始大声的叫嚷着。

    小奇牵了牵嘴角“妈,我这不出现了,我一个成年人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女人连连点头,看见我不禁一怔“这孩子,这不是?”

    正说着,女人的丈夫跟大哥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女人的大哥看见我倒是没有惊讶,应该是昨晚二壮都跟他说了。

    这时,姥姥也进屋了,女人一看见姥姥更是一脸的不解,看向小奇“这不是我昨天请来看房子的大姨吗,怎么跟你一起来的?”

    小奇看向女人和他的丈夫,知道也不用再瞒下去了,就把挂遗像的事情跟女人说了。

    女人听完后,睁大了眼睛,瞪着小奇“你是说,这从头到尾都是你搞的鬼?这屋子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么邪乎?”

    小奇点点头“恩,我就是想让你跟爸不要这房子,所以,才想出这样的辄。”

    “胡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吓唬父母啊!”女人的丈夫一听就急了,要不是二壮在旁边拉着,差一点就动手打小奇了。

    “白眼狼啊,我没想到我精心培养的儿子是个白眼狼啊!”女人扑在自己丈夫的怀里,眼泪开始涌了出来,一想到自己这两天的担惊受怕都是无中生有的更是窝火的要命。

    “你看看,你把你妈都吓成什么样子了,怎么能生出你这样的儿子,还吃里扒外的啊!”女人的丈夫越说越生气。

    姥姥摆摆手,示意他别说了,看向小奇“你把你昨天傍晚在我家遇见的事情跟你父母说一遍。”

    “你昨天去这大姨那了,你去那干嘛,誰让你去的。”一听姥姥说完,女人就连珠带炮的问着小奇。

    小奇被噎住,看着女人不停的说“妈,你先听我说!”

    女人压根不听,质问完了小奇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看向她的大哥“是不是你指使的,你指使我儿子偷偷挂我爸的遗像吓唬我,然后又让二壮带着小奇去找这个大姨,我就说你这个人心机重,你就是给我挖坑呢,然后,让我把这房子倒出来,我说昨天你怎么突然出现了,是不是这大姨都是你突然安排好了的!!”

    我不禁有些吃惊,不是吃惊于女人突然进好像泼妇骂街一般的质问她的大哥,而是她神奇的推理逻辑,姥姥明明是她自己找人打听到的,怎么说是她大哥安排的,她大哥要是这么厉害,也不至于现在过的这么清贫啊。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让小奇去挂过遗像!你别跟这胡咧咧行不行!”女人的大哥一听就急了站起来就指着女人大声的骂道。

    “谁胡咧咧,你假正经还不让人说了你,我呸!你等我死了,这房子我也不会让给你的!!”女人毫不示弱,恨不得跳起来骂她的大哥,要不是她的丈夫拉着她我猜她都得站凳子上骂。

    ‘砰’!!

    不知从哪刮来了一阵凉风,本来开着的门忽然被风吹的重重的关上。

    屋子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因为我们都站在客厅里,没人去关门,而且是八月末,三楼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大这么凉的风啊。

    我咽了一口唾沫,直觉是老人回来了,女人也好像很害怕的四处看了看了,往自己丈夫的身边用力的靠了靠,抱起胳膊感觉感觉有点发凉。

    “算了算了,不说了,咱们走吧!”女人好像很想快一点离开这,拉起她丈夫的手就向门口走去。

    我一口凉气一下子直冲头顶,一下子紧紧的握住姥姥的手“姥姥!他回来了!!”

    女人听我这么一说,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我“小朋友,你不要瞎说啊。”

    我摇摇头,抬起胳膊,指着女人的前面“你爸爸就站在你的身前。”

    “啊!!”我话音刚落,女人就大叫一声,转身扑到了丈夫的怀里。

    我没有瞎说,那老人就站在门口,挡在女人要开门的位置,女人的手之哟啊再往门锁伸那么一点点就会碰上,她又看不见,有什么好怕的。

    “你有话就快说吧,就这一回,没有下次。”姥姥冷冷的开口道。

    我望向姥姥,不知道她的话什么意思,只觉得老人的脸迅速朝我贴近,吓得妈呀了一声,只感觉眼前一黑,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