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人买的还算齐全,按照姥姥说的,点了三根香,姥姥帮着在一旁念叨着,并让那个面容粗犷的男人对着遗像说道“爸,我们回家吧。”

    然后用黑布将遗像包起,准备让他把遗像拿走了。

    一切都完事后,女人还是心有余悸的看向姥姥“大姨,不会再回来了吧。”

    姥姥摇头,“应该是不会了。”说着,看着女子的面色沉了沉“怎么说都是你父亲,生前你稍微做的好一点,死后也不会这么麻烦。”

    女人一听,脸上的不服气又上来了“我以前也不是对他不好,我小的时候我爸也很疼我啊,谁叫他偏心的!”女人愤愤的说着,不满意的白了她大哥一眼。

    粗犷的男人哼了一声,懒得在打理她,也碍于姥姥在这,不想在吵架。

    姥姥叹口气“儿女都是老人家的心头肉,哪有那么多偏心之说,你也年纪不小了,怎么就什么都看不开呢。”

    “我当然看不开了,我现在是条件好了,当初我跟我丈夫两个人吃了多少苦啊,我大冬天的跑来找我爸,可我爸就愣说没钱,可是去年,三十多万的房子说买就买还是全款,那钱他是一天攒下的吗?!”女人一上劲就开始没完没了了,还质问起姥姥来了,好像自己多冤屈一样。

    “你扪心自问一下,就算你觉得你爸不可能一下子攒下这么多钱,你有好好的跟他聊一聊吗?”姥姥继续的规劝。

    我暗暗的在心底替姥姥着急,觉得姥姥的心也未免调好了一些,这次比以前哪次说的都多,但是我就算小,也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有什么好聊的,他做都做了,聊那些还有什么用,反正这房子现在是我的了。”女人压根就油盐不进了。

    “可不是你的了,你要不那么过份也不至于爸被车撞死。”女人的大哥一听她这么说也忍不住开始上脾气了。

    “哼,我过份什么了,你才过份,从小到大我对你怎么样,你又怎么样,老拿条件不好说事情,假正经,就看不上你那样吧!”女人口齿伶俐的还击。

    我彻底无语了,大人怎么吵架也跟小孩子一样,只不过小孩子也就会说,我不跟你玩了,大人也是那样,只不过理由更丰富一些罢了。

    “行了,行了,别吵了,看来跟你也说不明白了。”姥姥看着女人出口道,慢慢的站起身,拉起我的手“这房子没事情,我这就回去了。”

    女人一听姥姥要走,连忙皱起了眉“哎,大姨,您先别走啊,没什么东西那这遗像咋回来的啊,要不,您给写道符,我们贴墙上,也算避避邪。”

    姥姥眉头再一次的皱起,看着女人“本来没事的屋子贴上符以后会招惹厉害的东西而变的不干净,你确定你还要?”

    这么一说,女人被说的噎住了,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也不知道是不是继续开口求符了。

    “那就算了吧,麻烦你了大姨,我送你回去吧。”女人的丈夫说着走到姥姥的身前。

    姥姥摇摇头“不用了,我也挺长时间没到这里来了,领我的小孙女到处去逛逛,有什么事就去家里找我吧。”说完,领着我就向外面走去。

    “哎,等一下,大姨。”女人的丈夫赶紧出口拦到,然后用手掏向兜里,我知道他是要给姥姥钱了,姥姥伸手压住他掏钱的手“无功不受禄,我也没有帮什么忙,就不用打赏了。”

    女人的丈夫愣住了,手放在兜里也不知道掏不掏,姥姥没有在说话,拉着我就向门外走去,女人的大哥也跟着我们一同走了出来,刚走出去我就听见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也不知道她行不行,看了半天还说没事,要不然明天咱再找一个,是不是看的不准不敢要咱钱呢。”

    “你别说了,门还没关呢,别让人听见。”女人的丈夫应着。

    我一听肚子里的火气就上来了,不要钱还出错了,什么人,有本事别来找我的姥姥,乐意找谁找谁去,也不出来送送,真是不应该来!

    女人的大哥也听见了,有些尴尬的看向姥姥“大姨,我小妹那人现在就那样,您别往心里去啊。”

    姥姥没什么表情,看着女人的大哥,淡淡的笑了笑“我往什么心里去,又不是我家里的事情,我只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女人的大哥一听,只能点了点头,出了楼道以后,他就回自己的家了。

    我看向姥姥“姥姥,我们去哪啊。”

    姥姥看着我“不是要开学了吗,姥姥去给你买个新书包,好吧。”

    我一听新书包,眼睛里立刻就放光了,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扫而光,连连的点头“好,谢谢姥姥。”

    姥姥笑着,轻轻的摸了摸我的额头“我家的丹啊就是懂事,大人有的时候真是比不了小孩子啊。”

    我看着姥姥,“姥姥,你是说找咱们来的人吗?”

    姥姥摇头“你现在岁数小,好像懂,又好像不懂,等你再大大,就什么都懂了。”

    我有些懵懂的看着姥姥“可我不想在长大了,我就想这样,再长大我就要回沈阳去了。”

    姥姥笑着摇头“哪能呢,姥姥要是不同意,谁也不能把我的孙女接走。”说着,拉了拉我的手“走啊,姥姥带你买新书包,吃好吃的去。”

    我一听连连点头,跟着姥姥就像大街上走去。

    中午姥姥领我在市里吃完东西我们就坐上了回家的车,我还背着姥姥给我买的粉色带有卡通图案的新书包,我有些累了,坐在车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居然又梦到了那个老人,他这次并没有穿着他那一身新西服,而是一身的已经被染上血迹的衣服,远远的看着我就说疼啊,疼啊……

    我吓得一激灵,一下子醒了过来。

    姥姥坐在我的旁边正在打盹儿,感觉到我浑身一抖也睁开眼睛,看向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丹啊,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呢?”

    我哭丧着脸看着姥姥“姥姥,我又做噩梦了,又梦见那个老爷爷了?”又一想到那女人是自己吓自己的,就算有,他们也看不到,可我看到的可是真真切切的,今晚上的厕所还是不敢上啊。

    “没事的,他可能借你当个传播的媒介,让你告诉姥姥他的事情,并不会真的伤害你啊,他说什么了。”姥姥看着我,语气轻柔。

    不会伤害我,一听这话我就放心了,看向姥姥“他说他疼……而且,他也没穿那身新衣服,好像是旧衣服,上面还有血……”

    姥姥点头,附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没事的,人虽然是死了,但是有时候会有想让活着的人知道他所受痛苦的想法,还有,他没穿新衣服也正常,因为人走的一瞬间穿的什么衣服,到下面那一刻就是什么衣服,换上新衣服他也能收到,但是,他的原来样子跟衣服,却是死的那一刻的。”

    听见姥姥说完,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正想着,车子的到站了,我跟姥姥下了车,我拉着姥姥的手“姥姥,虽然我不是那么害怕,可我一下子看见还是紧张,特别是上厕所的时候……”我说着说着就慢慢的放低了声音,这个上厕所以后得是个大问题了!

    姥姥笑了笑“丹啊,记得姥姥跟你说过的话吗,一个人能力越大,责任呢就相对要大一些,别人有事呢,也就会来找你,他们也不知道你怕不怕啊,只是知道你有这个能力,你说对不对,你就想他们是来找你帮忙的就好了。”

    我点点头,有时候我会暗自窃喜跟别人不一样,这样我好像就比别的小朋友多了拯救世界的能力,但是,有时候我又真的很怕,这种感觉特别的矛盾,甚至自己也说不清楚。

    想着,想着,我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一边拉着姥姥的手就走到了门口,我抬起头,居然看见两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正一脸焦急的等在我家的门口。

    我皱了皱眉,心想,他们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