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住院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www.630book.la),最快更新我的姥姥是半仙最新章节!

    暑假尾声了,我难得抓紧时间最后的逍遥,像我这种学习成绩既不是尖子又不是老末的孩子是最喜欢理直气壮的玩了,别人一问你怎么还玩啊,你学习好吗,我就可以牛哄哄的回答,还行,这样,也就没人再管我问我了。

    姥姥的预测总是那么准,她总是叮嘱我出门一定要小心,因为我每一年都会受一次重伤,幸好是在姥姥的身边,出门的时候她也是紧紧的领着我,我受伤她也会第一时间给我处理,所以,我属于好了伤疤就忘了疼那伙的。

    一疯玩起来姥姥说的什么话我都会直接的扔到脑后。

    那天和我家邻居一帮男孩子玩,玩到兴头上,大家争相的开始爬树,比谁会爬的更高,我本能的想引起大家的注意,但是,我终究是女孩子,怎么爬都不会爬的太高,男孩子开始嘘我。

    跟我说什么去找红红玩吧,去跟红红玩洋娃娃去吧,当时听了心里特别的愤怒,一着急脱口而出道“爬树有什么了不起,我有一个高难度的你们谁也不会!”

    小孩子的好奇都被我勾起来了,大家望着我“什么啊,你快说说,要是吹牛的话以后就别再跟我们玩了。”

    我看着他们,心里憋了一口气,脸上故意露出得意的表情“倒着爬,你们会吗,从上往下爬。”当时心里还为自己突然这么有新意的想法儿暗暗得意。

    男孩子们互相看看,都摇摇头,竞相尝试,都失败告终,发现重力太大,而双臂根本就支撑不住。

    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说不行,我更得意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觉得自己一定行,也许在每个小孩心里自己都是最棒的,也许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我开始给他们演示,说的有模有样的,结果,一头就从树上栽下来了,戗了个狗吃屎,我啊的一声,都还没来的急感觉疼痛,红色的血就已经溢满了脸,头撞破了,胳膊和大腿因为抱着树都有擦伤。

    男孩子们吓坏了,谁也没见过这么多血,我吓得直哭,有一些年纪大的,跑到了姥姥家,姥姥大老远的就喊我的名字,走近以后,看着我像一个血葫芦似得,差点没吓得昏厥过去,直接叫车把我送到了医院。

    慢慢的,我开始感觉很困,很累,现在想来就是失血过多,我嘟哝着“姥姥,我困了。”

    姥姥抱着我,喊着我“丹啊,别睡觉,来,跟姥姥说话,姥姥问你,你想要什么,姥姥给你买。”

    我想着,可大脑很累,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只想睡觉,闭着眼睛,好像在一放松,我就能永远都这么舒服的睡觉了“丹啊,丹!来,姥姥做了你最爱吃的烧排骨,姥姥给你盛,你醒醒!”姥姥还在叫,我想着烧排骨,想着啃一块,但是眼睛还是睁不开,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头很疼,身上哪都疼,姥姥坐在床边,见我醒了“丹啊,没事了。”

    我看着姥姥,龇了龇牙“姥姥,疼。”

    姥姥点头“你说能不疼吗,你还上不上树了。”口气里有一丝责怪。

    我摇摇头“不上了,太疼了,姥姥我以为我快死了。”姥姥笑了笑“不会的,我怎么能让我孙女儿死呢,就算是黑白无常来了,我也把他们打走,我的孙女只能陪着我。”

    我笑了,点点头“恩。”心里一下就有底了,感觉姥姥是最厉害的人,她要是说能赶走,我就谁也不用怕了。

    突然听到一阵呼天抢地的声音,我跟姥姥转过头,发现隔壁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头,此刻他的儿女们正趴在他的身上痛哭,我愣了愣,看向姥姥“他怎么了?”

    姥姥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小声的说“那个爷爷他今天被车撞了,刚从手术室推出来,情况不怎么好。”我点点头,难怪他的儿女哭的这么凶呢。

    医生走了进来,拉上了我们病床之间的帘子,我看不见那边的事情,但看见又涌进很多的护士,他们抬着一些仪器,开始在那边鼓动起来,半晌,我听见医生说“节哀吧。”

    然后就是震耳欲聋的哭声,我愣住了,看着姥姥,姥姥也是一脸的哀伤,叹口气,轻声说道“老了老了,还不得好死,作孽啊。”

    我一直不明白不得好死的这个词的意思,后来,慢慢的理解到,不得好死其实就是不是正常老死的意思,自杀或者一些他伤,都属于横死的,横死的人就算变成了鬼,都不能进自己的家,只能一直在外面飘荡,很可怜的。

    “爸!你就这么走了我可怎么办啊!!”一个女人凄厉的声音传出,我想应该是他的女儿,要不然不能叫着爸还哭成这样。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爸死了还不是因为你!!”又是一记粗犷的男声,我皱皱眉,应该是老人的孩子,但怎么这么说话啊。

    “我有什么错,爸有两套房子,给你一套大的了,在给我一套小的有什么不对啊!!”女人为自己辩解。

    “你着什么急要,天天就知道闹,好啦,爸把房子让给你了,搬到郊区去住,那么远,骑自行车能不危险吗?爸死都是因为你!!”男人粗着声音继续说道。

    “你还说我,那为什么不把爸接你那!你凭什么说我!!”女人继续喊。

    “爸嫌我那吵,我那孩子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不能晚一些在跟爸要房子,现在爸老了老了,死的这么不舒服,就是因为你!!”男人的声音极其的愤怒。

    “好啦,大哥,你不要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肇事司机索要赔偿啊。”又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我爸都死了,我要钱有什么用!!”粗狂的男声继续说道。

    “哥,你不要是你的事情,爸现在走了,我必须把我该得的拿回来!”女人也大喊道。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粗犷的男声极其愤怒“我出去给爸买衣服,你俩看着办吧!”说着,粗犷男声的男人走出了病房,我看着他在我的面前走过,一条腿还微微的有些瘸,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女人的声音传出“一定得多要点,什么都得除以二,你看我的大哥说不要钱到时候指定一分都不带让我的,哼,我就看不上他假正经那样!”

    “行了,这地方不是说那个的时候!”男人继续说道。

    姥姥叹口气,我看着姥姥,压低声音“姥姥,他们在说什么啊。”

    姥姥摇摇头,摸摸我的头“你是小孩子,不懂。”

    我看着姥姥,其实我什么都懂,就是那女的跟她大哥因为他们的爸爸死了才吵的,不过,我有点讨厌那个女的,就像她大哥刚才说的,钱钱钱,一张口,就是钱的。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