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情难割舍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姥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狗声鼎沸。

    姥姥皱了皱眉,转过脸看向笑笑的姥姥“家里养狗了?”

    笑笑的姥姥愣了一下,点了一下头“是啊,我儿子当兵之前喜欢,养了一条,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着的,可能这些畜生都知道我儿子对它们好都争先恐后的跑来,县里的这些流浪狗晚上就过来讨东西吃白天就都一溜烟的跑了,我打过,可是还来,我儿子喜欢,我也没办法啊。”

    姥姥点点头“那行了,我知道了。”说着,点了一根烟,闭着眼睛站在仓房的门口不知道想什么。

    狗在里面叫的着实凶狠,好像随时要破门而出把姥姥撕烂,我吓的直哆嗦,乍着胆走到姥姥旁边“姥姥,你别待在门口,要是它们冲出来就把你咬死啦。”

    我拉了一下姥姥的手,可姥姥的手冰凉,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拉了一下,她也没动,我不知如何是好了,只好哆嗦的跟姥姥站在那里。

    笑笑的姥姥可能也是见狗叫的太凶,捡起一块石头就砸到仓房门上“叫什么叫!再叫就把你们都宰了吃肉!”

    “汪汪汪!汪汪汪汪!吼~~~~吼吼~~~~~汪汪汪!!”里面的狗叫的好像要把狗嗓叫破。

    仓房的门开始嘎吱的响,里面的狗似乎分分钟都能冲出来,我吓的脚都发软,看着姥姥,真想她立刻牵着我走,我可不想被狗咬,还得打针,最重要的是,现在听那声音我都吓得要尿裤子了。

    姥姥忽然睁开了眼,拉过我的手,快步走到笑笑姥姥的身边,我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姥姥拉着我,看着笑笑的姥姥“快进屋,进屋说。”

    笑笑的姥姥见我姥姥一脸的认真,连忙点头,关键是仓房里的狗好像是炸了窝,随时要冲出来,院子里的人谁都有些发虚。

    几个人急急忙忙的进了屋,关上门,我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安全了,这下可安全了。

    ‘咔嚓!’院子传来一声巨响。

    完了,仓房的门坏了,我头皮开始发麻,隔着屋里的门看见成群的狗涌了过来,打眼一看,至少二十来条,它们奔出来却不出大门,就在院子里,对着大门叫,我在屋里看着,腿肚子又开始发抖。

    “这些畜生,真是白喂了,回过头敢咬我!”笑笑的姥姥说着就拿起厨房的扫帚就要开门出去。

    “妈,你别……”笑笑的妈赶忙拦着,看向姥姥“姨,这咋回事儿啊,这帮狗咋突然乱了性了?”

    屋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期待和焦急的看向姥姥“是啊,这怎么了啊,以前没这样过啊。”

    姥姥看着门外的那些狗,表情凝重“你儿子养的那条狗呢。”

    笑笑的姥姥皱了皱眉,看了看门外“没在,我儿子养的那条是条黄色的大狗,我儿子说那叫金毛,可通人性了,不会这样的。”

    姥姥点点头“那狗是不是跟你的儿媳妇特别好。”

    笑笑的姥姥点点头“恩。”

    说完好像猛地想起什么似得,一脸吃惊的看着姥姥“你是说…她是跟那…不可能!人怎么能跟畜生呢,我儿子走的时候特意怕她一个人没意思才养的,不可能。”

    笑笑的姥姥说完自己还在不停的摇头,好像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话。

    姥姥的嘴角浮起一丝在我看来特别诡异的笑“有什么不可能,你想一想,你们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是跟你儿媳妇闹矛盾,那狗是不是第一个就上了。”

    笑笑的姥姥皱着眉,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外加不相信。

    “哎呀,可不是!”

    笑笑的妈妈好像是想起什么,一拍大腿“妈,你记得不,上次我跟志伟领着笑笑过来,那天三舅也来了,三舅就跟着志伟喝酒,结果都喝多了回不去,你就让我领笑笑住弟弟那屋,然后我就领笑笑过去了,晚上的时候,那狗就上炕上趴着,我嫌埋汰,就打它下去,弟媳妇就拦着我,然后那狗就冲着我直哼哼像要咬我似得,那眼神,太凶,可第二天一早我们都着急上班我就把这事儿忘了,后来再有什么事一打差我就把这事放下了再说我当时也没太当回事,就合计可能是因为我打它了,它记仇,谁知道,哎呀,咋整。”

    笑笑的妈一口气说完,屋子的人都抽了一口凉气。

    笑笑的姥姥听完后感觉有凭有据的,这下算是相信了,气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孽做的哦!我报警也不是,怎么也不是,可怎么办哦。”

    姥姥叹口气,口气颇为无奈“我算出那狗是你儿媳妇上辈子的丈夫,这辈子它还想找你儿媳妇再续前缘,所以,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笑笑的姥姥听着急的眼泪都出来了“那我儿子咋办,我总不能跟他说,哎呀,我张不开嘴啊,现在邻居都知道了,老脸丢净了哦。”

    “我去说说,这事儿,没个办法。”说着,姥姥打开了门。

    我惊的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姥姥会一下子拉开门,吓得连忙退了几步,生怕那些狗冲进来。

    可也奇怪,姥姥一拉开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些狗,挥了一下手,那些狗便‘嗷’了一声,掉头跑了,不一会儿,院子就清净了。

    姥姥回过头,看着我们“你们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回来。”说着,走向仓房,我要跟上去,姥姥看了我一眼“你待着吧,这个没什么好看的。”我看着姥姥的样子,只能点头。

    不多一会儿,姥姥就回来了,看着一屋子的人,叹口气“一会儿你儿媳妇进屋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该吃吃该喝喝,什么也不要问,不出两日,她就走了。”

    笑笑的姥姥点点头“好,也只能这么办了,哎,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姥姥看着她,满眼的安慰“你就跟你儿子说你儿媳妇得了急症,我想,你儿子还年轻应该可以再讨一个老婆的,还有,那狗,也好吃好喝的,别打别骂,就让他俩待着吧。”

    说完,姥姥拉起我的手“丹啊,咱们走吧。”

    我微微有些发愣,我听着姥姥说笑笑的舅妈会走,我还以为去别的地方,后来在仔细一品姥姥的话,才明白,原来是要死啊,一想到这,头皮开始发麻。

    姥姥牵着我的手走进院子,拿过自行车,我座了上去,伸着脖子想看看仓房里笑笑舅妈长什么样,可是只看见一条黄色的大狗,冲着我们的方向,我望着它,不知道为什么心抖地打了一个冷战,那狗居然有着人一样的眼神,此刻,正眼含泪花的望着我们,一脸的悲壮。

    笑笑的姥姥跑了出来,往姥姥的手里塞钱,姥姥摇着头,死活不要“这种孽缘我能说动就已经算是好事一件了就不要在折我寿了。”说着,把钱塞回笑笑姥姥的手里,跨上自行车载着我走了。

    我看着笑笑姥姥一脸的老泪纵横,想着,她现在肯定是郁闷死了,抱住姥姥的腰,想起这种不伦恋,还是感觉怪怪的。

    后来,我还是从红红的嘴里得到了事情的结局,没想到,姥姥说的真准,笑笑的舅妈在第二天就猝死了,谁也找不到原因,不过诡异的是笑笑的舅妈是特意穿上结婚时的那件衣服,还喊来了笑笑的姥姥,对她说“妈,我对不起你。”

    然后,就没气了,那狗就趴在脚边,闭着眼睛,谁也不敢动,后来等到殡仪馆的人来的时候狗都都硬了。

    我想着,怕是笑笑的舅妈去阴间跟那只狗也许变成了她前世丈夫的模样举行婚礼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