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完美结局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想怎么样。”姥姥的声音很冷,她看着舅姥爷冷冷的开口道。

    舅姥爷发出尖利的笑声“嘿嘿嘿嘿嘿!我要他死,他全家都死,嘿嘿嘿!!”

    我看见舅姥爷脸皮下的粉衣女脸色惨白,笑的一脸猖狂。

    心中不禁一颤,紧紧的拉住了姥姥的手。

    姥姥冷哼一声“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魂魄,你的真魂早已走了,你还不跟随而去,等着我让你神魂俱灭吗。”

    舅姥爷一脸的不屑“哼,你有什么本事,你让我看看啊,你来啊,你来打我啊,哈哈哈,看看是谁的肉身,折磨他而已,我高兴还来不及!”

    姥姥点起一根烟,我看向她,又要请神了。

    姥姥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忽然睁开,伸出手掌就像舅姥爷拍去,粉衣女立刻就跑了出来,我看着她,怕她在跑进我的身体里,马上躲到了姥姥的身后,姥姥拿起桌子上的白酒,问道“她在哪!”

    我指了指姥姥的前面,她就站在姥姥的前面,惨白的脸几乎跟姥姥的贴在了一起,‘濮’!姥姥吐出嘴里的白酒用力的一吐,同时一只手扔出一块红布在她的前方一兜,那粉衣女立刻就不见了。

    我睁大的眼睛看着姥姥“姥姥她不见了!”

    姥姥点点头,指了指手里面的小红袋子“被我收了。”

    我看着眼前的红袋子,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粉衣女嘿嘿嘿嘿尖利的笑声,突然感到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你们进来吧!!”姥姥喊了一声。

    大舅妈和舅姥连忙走了进来,看着一旁的舅姥爷已经浑浑噩噩了,姥姥摇摇头“人被上身总是会伤些元神的,煮点补元神的中药给他。”说着,递给舅姥一个符纸“顺便把这个放在中药里给他一起喝了,喝完以后我们再来,要是他还不愿意讲怎么回事,我就真没辙了,我现在只能暂时的困住她,但是,怨气不消,你们家永远都不会好的。”

    舅姥点点头“你放心吧,妹子,我一定会好好的劝劝他的。”

    然后姥姥拉着我就回大柱舅舅家了,晚上的时候,姥姥算到说村长舅姥爷应该醒来了,刚要领我去舅姥家,没想到,舅姥爷自己到来了。

    大舅妈一看见舅姥爷就问“爸,你没事了吧,我妈呢。”舅姥爷摇摇头“我没事儿,你妈不舒服,我让她在家休息了。”说着看向姥姥“大妹子,我昨晚真的鬼上身啦。”

    姥姥点点头“信不信由你。”

    舅姥爷这个时候态度不强硬了,他点点头“我信了,我怎么能不信呢,昨天晚上,外面风声大作,我就想着出去看看,刚走出去风就停了,然后我就发现院子里的树上吊着一个人,我乍着胆上前一看,居然是老梁的女儿,小玉啊,那丫头,得死了有十五六年了,哎呦,当时我就昏了,哎,我亲眼看见的,我还能不信吗。”

    姥姥看着舅姥爷“你说的小玉是不是穿的粉红色的衣服?”

    舅姥爷点点头“可不是,那衣服还是老梁跟我借钱给她买的,我当然记得清楚啊。”

    姥姥点头“那好吧,你一五一十的把你和他家的事情说清楚,千万不能有所隐瞒。”

    舅姥爷点点头“我和老梁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我们是发小,铁哥们,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后来,我们各自娶妻生子,渐渐的也都老了,我当上了村长,芝麻绿豆大的官,忙得却跟什么一样,他则沾上了臭毛病,在城里赌钱。”

    舅老爷说着,好像又回到了那时候“有一回我碰到了,就骂他,他当着我的面发誓再也不玩了,可是,有一天晚上,下着大雨,他来到我家,问我借钱,我一问,他欠了很多,仇家上门了,我根本没那些钱啊,只好挪用村里的公款给他,而他为了顶账也把他家的地契给了我,用作顶公款的亏空用,可是,那帮人是放高利贷的,他们逼着老梁还利息,老梁哪里还有啊,地契都给我了,就逼着跳河了,他老婆见他跳河也一起跟着去了……。”

    舅老爷说着,眼里隐隐的还有泪花“当时,他家丫头小玉不知道这事,还在城里上学呢,等一回来,村里的人就说他爸死之前来过村部,这姑娘就来了,非得问我怎么回事,我不能让她知道老梁赌博啊,就不说,这姑娘回去以后就吊死了,后来,我慢慢的还上了村里的钱,就把老梁的地给种上了,放着,也是荒着啊,咱庄稼人,心疼地啊,可村里的人开始怕我,都说,是我把他们一家弄死的,为了抢这地契,哎,我冤啊,我向谁说去啊。”

    姥姥望着舅姥爷“那我上次去找你你怎么不说。”

    舅姥爷叹口气“说了,不等于把老梁给卖了吗,他那人脸皮薄啊,他就这一个闺女,心疼的跟什么似得,我哪敢说啊。”

    姥姥摇摇头“地契还在吗。”

    舅姥爷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递给姥姥,其实,就是一张纸上面盖得戳。

    我突然想起自己那天的那个梦,她先是蹲在地上哭,突然穿的衣服,后来找什么东西,一定是找这个地契,然后没找到,上吊了,想着,我默默的摇摇头,可惜了。

    “你知道她的坟地在哪吗?”姥姥继续问。

    舅姥爷点点头“知道,她一家的坟都是我埋的。”

    “这些年,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去烧过冥纸?”姥姥接着问道。

    舅姥爷想了想“前一两年还有,后来就没有了。”

    姥姥点点头“先去买些冥纸,然后再买些祭品,去好好地祭拜祭拜,然后,你把地契烧给她,这样,大概就可以化解她的怨气了。”

    舅姥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然后,他就动身去准备这些东西了。

    第二天,我没有跟他们一起上山,舅姥爷的全家一起出动了,据说,舅姥爷极为动情,烧纸的时候泪流满面,我想,大概这位老梁真的很好的少时老友吧,据说舅姥爷不停说对不起,不停地道歉。

    后来烧地契的时候居然神奇的刮起一阵大风,等舅姥爷去草地上捡起地契要放到火里重新烧得时候,大风又一次吹跑了地契,姥姥当时微笑的点了点头,据说,就这样,怨气就化了了。

    我总觉得事情结束的太过于简单,但是,姥姥说,其实早就该这样,如果舅姥爷愿意早一点说,事情就不会变的这么的复杂了,但是,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办完了这件事我跟姥姥就回到县城去了,一年后我们接到大舅妈送来的桃子,据说大柱舅舅已经喜得贵子了,姥姥成了他们最想感谢的人,我当时吃着桃子心想着粉衣女的模样,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她尖利阴冷的笑声‘嘿嘿嘿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