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村长出事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未等我醒来,屋子里就已经炸锅了。

    村长的老婆,大舅妈的母亲,我叫舅姥的老太太一大清早的就来了,进门就哭,拉着姥姥的手就要姥姥跟她走。

    大舅妈看她的样子,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一脸紧张的望着舅姥“妈!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啦。”

    舅姥也不回答她,就是一个劲拉着姥姥往外走,嘴里说着“求求你,快跟我去看看吧,再不回去,我男人就要死了!”

    姥姥没有多问,任由着她拉着走。

    我一骨碌的从炕上起来,穿好衣服就跟了上去。

    一路上,舅姥就是哭啊,惹得很多村名都议论纷纷,但是,人家毕竟是村长的老婆,谁都不敢上前询问,远远的看着,交头接耳。

    不过,我倒是从她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听出了一个大概,原来昨晚,不知从哪刮来了一股子邪风,吹得窗户是呼呼作响。

    舅姥爷和舅姥正在家里睡觉呢,心想着,怕是要下雨,也没有太在意,没成想,那声音越来越大,简直要把窗户击碎,舅老爷就想着起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了,等出门一看,回来就不是他了。

    据舅姥的描述,舅老爷回来后,脸色煞白,舅姥怎么问他话他都不回答,舅姥就有些害怕,她看着舅老爷,舅老爷开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不知道要找些什么,舅姥上前拉扯他,谁知道舅老爷的力气惊人,一下子,便把舅姥甩到了墙角,这么大的岁数那经得起这么折腾,只一下,舅姥就站不起来了。

    舅老爷还在屋子里翻腾,不一会,就把屋子搞得一片狼藉。

    不过好像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骂骂咧咧的又到外面去了,舅姥真的很怕他出事情,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跟着舅老爷去到院子里,舅老爷就在院子里打着转,也不知道要找什么,舅姥就问,你要着什么啊,我帮你找。

    谁知道舅老爷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样,吓得舅姥脚一软,差点又瘫座到地上,也就不敢多问了。

    这次,却是直接奔到了院子里放杂货的仓房,舅姥对那个眼神心有余悸,也就没敢跟过去,谁知道舅老爷扛个镐头就出来了,舅姥吓得心一哆嗦,她现在感觉那个舅姥爷根本就不是舅姥爷了。

    舅姥爷扛着镐头,就出了院子。

    舅姥担心他,但是刚才摔的那一下根本就走不动,只好磨蹭的跟在后面,舅姥爷走的飞快,快地就像是在飞一样,很快的,就把舅姥甩在了后面。

    好在,那是一条通往后山的路,就算舅姥爷不见了,舅姥自己也能找到,她磨磨蹭蹭的跟着,胯骨疼得厉害,咬着牙上了山。

    结果,却惊呆了。

    舅姥爷居然上了她们自己家的果园,她到那的时候舅姥爷不但打伤了两个雇来看果园的人,连带着已经刨了五六棵果树了,那两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舅姥吓得心都哆嗦了,她不敢上前,转过身,想起了姥姥就来了,可惜,胯骨太疼,走的太慢,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那你是带我去上山?”姥姥听完舅姥的话问道。

    舅姥点头“是啊,那老头子不知还要祸害多少棵果树啊。”

    姥姥摇头“不上山,走,去你家。”

    舅姥愣了一下“去我家有用吗,老头在山上呢啊。”

    姥姥又摇头“太阳升起的时候,阳气开始高升,再加上会有很多人上山打理自家的果园,自然人气就旺,那东西,说白了,就是一丝青烟,她已经死了那么久,待不了的。”

    舅姥抽了一口凉气“什么东西。”

    姥姥看向她“就是我们说的鬼。”

    舅姥听完赶忙拉紧了姥姥“那我们快走吧,我真怕他出事啊,我就说那不是他,他什么时候打过我啊,还那么毒的眼神望着我,吓死人啊,快走啊,妹子啊,咱家就靠你啦。。…。”舅姥一边说着,眼泪掉了一路。

    姥姥没有说话,加快了步伐,连着看了一眼大柱舅舅“大柱,你快去后山你丈人家的果园,看看那两个人有没有事,顺便处理一下那边的果树,我想,那东西一定给祸害的不轻。”大柱舅舅听了,点点头,转头跑了,我跟着,姥姥和舅姥还有大舅妈继续向舅老爷家里走去。

    一走进院子,大家都愣住了。

    一楼的玻璃全部被打破了,院子里也是一片狼藉。

    舅姥妈呀一声就要往屋子里冲,完全不顾及胯部的疼痛,姥姥一下子抓住舅姥的手,眼神凌厉“别去,那东西还没走。”

    舅姥愣了一下,带着哭腔说道“那咋办啊。”

    说实话,我能理解她的那种心情,要是屋子里的是我姥姥,我一定也会特别的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姥姥看向我“丹啊,你跟姥姥进屋。”

    我愣了一下,点点头。

    姥姥又望向大舅妈和舅姥“你们在外面等着。”大舅妈和舅姥也点点头。

    姥姥拉着我的手,走了进去,屋子里乱得厉害,衣服鞋袜乱糟糟的满地都是,舅姥爷蜷缩在沙发上,目光呆滞。

    我看着舅老爷,赫然发现,舅姥爷的脸皮下面隐隐约约的还浮着一个女人的脸,好像,就是那个粉衣女的脸,我仔细的看,对,一定是她,她在舅姥爷的身体里,我甚至看见她冲着我嘿嘿嘿嘿的冷笑,然后舅姥爷就会发出一种不属于他的冷笑声,这种传播模方式令我毛骨悚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