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桃园有问题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舅听了“啊?啊。”好像反应慢了半拍一般应着,点点头,“大姨,用带什么不。”

    姥姥摇摇头,看着我“丹啊,你跟姥姥一起去。”我愣住了,没想到姥姥居然会带上我,我自然是高兴的,连忙穿上鞋跑到外面洗了把脸,一行人就向后山走去,没想到那个李大夫也跟了上来,用他的话说他必须整个明白。

    因为这次就是为了弄清楚粉红衣来历上的山,所以,我的心多少有些突突,但是看了看姥姥,难得姥姥如此器重我,还带我一起上山,不由得挺了挺腰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的害怕!

    清晨的桃园好像别有一番风光,每个桃子上都有着晶莹的露水,看上去甚是喜人,如果不是为了那个目的而来,我一定会撒欢儿的。

    姥姥当然没有欣赏风景的性质,她点了一根烟,闭上眼睛抽了一口,我对她为什么抽烟是问过的,姥姥说,因为在外面的话点香很不方便,只好抽烟来请出家里的老仙,我看着姥姥,一定是在请仙了。

    那个姓李的大夫则一脸好奇的盯着姥姥,大舅和大舅妈也显得有些害怕。忽地,一阵风吹过,所有的桃叶都在簌簌地响着。

    姥姥闭着眼“丹!!快找他!!”

    姥姥突然大声的喊我,我心里一惊,找谁?

    但还是四处的望着,比较茫然,忽然,在右边的桃树上我居然看见了那个粉红色衣服的人,这次看清了,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面容清秀,但是,她居然是站在桃树尖上的,上面也没有借什么力,就这样轻飘飘的站在桃树尖上,我的心里有些发愣,她的脸很白很白,就好像掉进面缸,她看见我在看着她,又招起了手“来啊~~来玩啊~~~”

    我哆哆嗦嗦的望向姥姥,用手指向那个树尖“姥姥,她,她在那。”

    姥姥的眼睛突然睁开,望向我指着的地方,快步向那跑去,我也想跑过去,但是腿瞬间有些迈不动步,待姥姥一跑过去,那穿粉红衣服的女的‘嗖’!地就不见了,但是声音还在那里‘来啊~~哈哈哈~~~来啊~~~’

    我简直都要尿裤子了,远远地看着姥姥走到桃树下,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刀,在树干上一划,鲜红的血顺着树哗哗地流淌下来。

    我看见了感觉很惊奇,硬迈着双腿走到跟前。

    那个李大夫看着冒血的桃树不住的摇头“奇闻啊,居然有会冒血的桃树?”姥姥不看他,伸出手一只手兀自在算着什么,闭上眼睛。

    我也盯着那个冒血的桃树,就好像被人划开了小腹,血一直潺潺的向外面流淌着。

    姥姥算完,睁开眼睛,望向大柱舅舅“这桃林你们干了多久了?”

    大柱舅舅神色有些紧张“干了好些年了,一直没有过问题啊。”

    姥姥皱皱眉“不可能,这桃林煞气很重,好像是有冤情,相必那东西是要到了日子先找替身,所以,才会拿生子开刀?”

    大柱舅舅仍旧摇着头“说这桃林一直就是我们的,我们也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冤情从哪而来啊。”

    姥姥叹口气“她已经跑了,我现在也没有办法,不知道原因是劝不走她的。”

    大舅头上的汗都流了出来“那就直接收了她吧,我怕生子在有事啊。”

    姥姥摇摇头“我们虽不是正门出身,但也不能滥杀无辜,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规矩,这么多年你们不都是平安无事?我倒是很想知道她现在闹腾的原因。”

    大舅点点头,他现在紧张也没有用,只能听姥姥的。

    说着,我们一行人就下了山,李大夫还在研究那个流血的桃树,听说还要弄点回去化验,但是纱布刚沾上,血就离奇的没有了,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

    刚进院子,就看见生舅坐在院子里想着什么,大柱舅舅跑了过去,拍拍生舅的肩膀“生子,你没事吧。”

    生舅看着他,摇摇头“哥,咱桃园奇怪的紧啊。”

    大柱舅舅叹口气“我知道奇怪,今天要不是大姨在这,你就去会阎王了,我早上起早想去山上看看,结果你就倒在地上,唉呀妈呀,浑身就好像那赖蛤蟆都是大疙瘩,一个个铮亮啊,我把你背回来的,本来老李说得送医院,大姨说她知道什么病,就给你治好了。”

    生舅一脸不可置信的听着,他自己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但还是冲姥姥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大姨,我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听我哥这么一说,真谢……”姥姥突然一挥手,打断了了生舅的话

    “你昨晚在桃园看见什么了?”姥姥问道。

    生舅愣了一下,随后拍了一下大腿“哎呀!大姨,你可问着了,我昨天晚上差点吓死。”

    姥姥看着他“说吧。”

    我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他,这种真人真事的灵异奇谈最符合我的口味了。

    生舅看了一圈,见我们都等着他的下文,点点头,缓缓道来了

    “昨晚,一入夜,我也睡不着,就拿着收音机在那搜着频道,可就是搜不来一个台,全是沙沙声,我就挺生气的,就调着着收音机的天线,结果一调,真来台了,一个女的,在述说自己的故事,我一听,其实挺没劲的,但是也没别的啊,就听啊,听啊,越听越不对,那说的不就是我哥这个村的事情吗,然后,就一直说,我好惨啊,我好惨啊,我吓得赶紧关收音机,可怎么都关不上,待不住了,就寻思上别人那待一会,刚走出去,就看见一个女人蹲在桃树下呜呜的哭……”

    “是不是穿的粉红色衣服啊!”我听着赶紧问道。

    生舅看了我一眼,点下头,一脸的不可思议“就是穿一个粉衣服,你见过?”

    我连忙点头,姥姥瞪了我一眼“让你生舅说。”

    我撅撅嘴,不说话了。

    生舅摸摸我的头,继续说道“我看她一直在那哭,主要怕她是小偷,就拿着手电照着她,我说你大晚上的在这干嘛啊,回家去吧,然后,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抬起头,看着我,那脸色,怎么那么白啊,白得渗人啊,我壮着胆说,你没事吧,然后她冲着我张开了嘴,那大舌头一下子就垂到地上,我看的腿都软了,转身就跑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完,望着惊愕的众人,叹口气“我这辈子没见过鬼,也不相信那个,只是,这次的事儿实在奇怪,我一直想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哎,弄得我这心里很不得劲。”

    姥姥的面色沉着,看着生舅“看来,一定是桃园有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