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生舅得病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姥姥是半仙最新章节!

    大柱舅舅的房子果然很大很宽敞,说是这村子里的富户有一个很大的果园,听说主要是借的大舅妈的光,因为大舅妈的爹是村长,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院子,因为姥姥家虽然也是院子平房,但是毕竟太小,这么宽敞的院子我一进来就撒欢了,早把那个粉衣服的事情给忘脑后了。

    大柱舅舅看见姥姥来了也很高兴,不停的问长问短,还一个劲的问我燕子妹子的病好了没有啊。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姥姥是为了给妈妈治病才搬到城里去的,当时她应该是想一边打工一边给妈妈治病的,没想到就安定了下来。

    姥姥便把这些年的遭遇跟大柱舅舅唠了,大柱舅舅听了连说神奇啊神奇啊。

    我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大柱舅舅就说“舅这有果园,领你去吃啊。”

    我一听就乐了“好啊。”

    姥姥不同意“不行,那是你大柱舅舅要去卖钱的,你就别糟蹋了。”

    大柱舅舅有些胖,看起来十分的和蔼,比生舅好多了,他笑着“没事,大姨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咱们就是铆劲吃儿也吃不完啊。”

    “还是不要去了。”姥姥还是别扭,可大柱舅舅已经把我们拉出去了,一边拉还一边喊“生子,你快点啊。”生舅在屋里应了一声,我没管他,兀自的跑在前面。

    又是那座山,我突然有点害怕,握住了姥姥的手,姥姥看着我“怎么了?”我怕说了姥姥就不让我去果园了,就摇摇头“没事,我走累了。”我好像小时候说谎就比较自然。

    大柱舅舅说果园在后山,我心里放了放,绕着山根走到了后面,一路上看见许多的村民路过,看见大柱舅舅都是一脸敬畏的打着招呼,我看了感觉纳闷,他们这么怕大柱舅舅干嘛,又不是大柱舅舅的爸是村长,应该怕大舅妈才对嘛。

    喝!上了后山我就震惊了,满满的一后山桃树啊,都接着粉红色的果实,一个个饱满多汁的样子,看了就让人不自觉的想咽口水。

    大舅拍了一下我“去吧丫头,挑最大的。”然后递给我一副手套“戴着,要不一会儿手好痒了。”然后还递给我一个塑料袋,我拿着塑料袋就兴奋跑了,挑一挑这个,挑一挑那个,转过脸冲姥姥喊“姥姥!你快来,好大啊。”

    姥姥冲我笑笑,摆摆手“你小心点。”我点点头,看着姥姥在和大柱舅舅说着什么,大柱舅舅在比量着这些桃树看着姥姥,姥姥不停的点着头,我看了一会儿他们,就被我的桃子所吸引,欢天喜地的摘桃了。

    等我们都从后山上下来的时候,生舅才匆忙的赶来,原来他晚上是要在这住的,因为现在桃子丰收,这几天收桃的就要来,难免会有人小偷小摸,我看着满山的桃,看着生舅“你一个人能看的了吗。”

    生舅看着我“要不你陪我?”我看着他那大胡子连忙摇头,大柱舅舅笑笑“我还有五个人那,你生舅主要是看那五个人的。”我当时不明白这是在防家贼,还一直纳闷,不是说看桃吗,怎么还看上人了。

    回去后,我吃过晚饭就直犯困,想是这一天累极了吧,迷迷糊糊的听见大舅妈在和姥姥聊天,大舅妈说“哎,大姨,你说我和大柱岁数都这么大了,咋还连点动静没有啊。”姥姥看着大舅妈,“这种事,你急不得,怕是有业障还没清完。”“什么业障?”大舅妈连问,姥姥再说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已经睡过去了。

    一早,就被人吵醒了,原来,是生舅出事了。

    大柱舅舅背着生舅把他放到屋里的炕上,我当时正躺在炕上,见他进来,连忙座了起来,生舅脸色发红呼吸急促,可怕的是整个人全身上下都起了密密麻麻的大红包,那些包一个个又红又亮,就像山上的桃子,可现在长在人的身上看着着实恶心。

    大舅妈跑出去找村里的大夫,姥姥看着生舅,突然伸出手用指甲在那些红包上一划,生舅痛苦的啊了一声,看来很疼,流出来的不是血,却是一种发黑的粘稠物体,很臭,屋子里的人都捂住了鼻子,唯独姥姥,她看着生舅,面色冷峻。

    “大夫来了,来来来,老李,快给我小叔看看!”大舅妈一边嚷嚷着,一边推开屋里的人“都走吧,去干活吧,没事了。”那些人好像很听大舅妈的话,就都走了出去。

    屋子里除了躺着的生舅,就剩我,还有姥姥,大舅大舅妈,还有那个大夫了,那个叫老李的乡村大夫带着个很厚镜片的眼睛,年纪也很大了,很瘦,背着一个很大的药箱,看上去倒是蛮专业的。

    他看了一眼生舅,生舅此时浑身鲜红,所有的小包都是鼓胀而且红润的,好像一个个都要破壳而出的样子,但是胸口的那个被姥姥用指甲划开的红包居然又起来了一个新的红包,速度惊人啊。

    那个李大夫看着生舅不停的摇头“没见过,这种病我还真没见过,赶紧送到城里去看看吧。”

    大舅的眼睛都红了,跟大舅妈说“快去叫车啊,不能耽误啊。”大舅妈应了一声,转头就要走。

    “等一下。”姥姥张口拦道。

    大舅妈一脸迟疑的望着姥姥。

    姥姥看了看生舅“他这不是实病,去医院也没有用,有个东西故意祸害他的。”

    在场的人均愣住,我倒是习惯了,听着倒也没什么。

    “笑话!”那个李大夫突然从嘴里发出一声冷笑“你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在祸害他啊。”

    大舅和大舅妈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听谁的。

    姥姥叹口气,“我昨天上桃树园就感觉不对劲,应该是那里有东西,但是,我感觉这个很厉害,它躲着我,我得在去趟桃园,才能弄清它的来历。”

    “哈哈哈”李大夫笑了起来“你这种事情,我长这么大都没有听说过,你是在跟我说有鬼吗。”说着看向大舅“还不去叫车,人命关天,难道听一个神婆在这胡说八道?”

    我一听就生气了“我姥姥没有胡说八道,她说有就有!”

    “那你看见了?鬼长什么样子的…。。”老头突然望向我。

    我心里一惊,一下子想起昨天在山上看见的那个事,于是就理直气壮的说“我见过!我昨天陪姥姥去上山给人家看风水,我姥姥不让我上山,我站在山根底下就看见了!!”

    老头嘴角仍旧是不屑的笑“那长什么样啊。”

    我底下头,嘟哝着“那没看清,就看见是粉红色的。”

    “就是她!”姥姥的眼中突然露出精光,她掏出烟点起一根,望向大舅“有白酒没!!”大舅愣住,连忙点头,从饭桌上拿过白酒递了过来,姥姥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生舅的身上,“啊!”生舅突然发出非人的叫,吓得大舅不敢再往前凑,姥姥拿过酒,喝了一口“濮!!”“啊!!!”

    姥姥把酒全部喷到了生舅身上,生舅喊完最后一声就昏过去了。

    “你!你,我现在报警抓你!!”李大夫见生舅昏倒了,气的就要去打电话,姥姥擦了一下嘴角的酒,看着李大夫“你让警察安我什么罪?”

    李大夫气的按着手机键“草菅人命,那就是证据!”说着用手指向生舅,慕地,表情就转变成一脸的惊讶“怎么会……。”

    大舅和大舅妈也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炕上的生舅,生舅就好像洗了个澡,把浑身的包全部都洗掉了,皮肤都恢复了平整,就好像从没起过任何东西,此刻,生舅地呼吸平稳,就好像一个熟睡的孩子。

    姥姥不理会李大夫的表情,看向大舅“我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带我上山,我想会会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